第10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潘辰入宫第一天,就弄明白了后宫的体系,先帝祁正阳留下来一个正房夫人闫氏,祁正阳登基之后她是皇后,现在祁正阳死了,她就是太后,祁正阳留下了三个妾,现在也都变成了太妃,祁正阳在位期间没选过秀女,宫里的宫婢、嬷嬷、太监,大部分是经过一轮又一轮筛选之后才得以留下来的,还有一小部分是从宫外新招入的,而新帝祁墨州现在满打满算有四个小老婆,潘辰因为还没有侍寝,所以暂时没资格去觐见宫里的这些核心势力。

    潘筱住在长乐宫,据说长乐宫是前朝时期,宁国皇帝最宠爱的林贵妃的居所,布置奢华,仿若月宫,是宫内的一大景点,潘辰有心去看一眼,奈何自己地位有限,不受召见的话,哪儿都不能去。

    她给安置在柔福殿,与潘筱住的长乐宫离的不远,规模远没有长乐宫那么大,那么奢华,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基础设施和建设比潘辰在潘家住的地方整体好多了,一个很大的庭院,看着有点空旷,要是以后有机会,潘辰想稍微打理一下,想来应该也不错,一间主殿,七八间耳房,内饰布景有点单调,一看就知道是临时收拾出来的,不过潘辰不介意,这样的环境,要是能把柳氏一起接过来住的话就更完美了();。

    柔福殿中有六个人伺候,两个宫婢月落和星霜,两个小太监张能和李全,还有两个粗使婆子。

    月落和星霜都是十八岁,模样出落得不错,月落是瓜子脸,柳叶眉,细眼睛,说话的时候两只手总是忍不住去摸衣角,胆子不大;星霜则是小圆脸,看着挺结实的,跟潘辰说话目不斜视,应该是个自律有定力的女孩儿,她们都不是前朝留下来的老人,入宫也没几天,一直被安排在杂务司里,潘辰进宫之后,才调来的柔福殿,从今往后就负责潘辰在柔福殿中的生活起居了,要是其他人入宫,临时从杂务司里抽调过来人手,肯定会觉得受了怠慢,可潘辰觉得挺好的,两个姑娘都是笑脸儿,见着她就笑,不管真假,看着总是舒服的。

    初来乍到一个地方,潘辰前两天都用来熟悉环境了,发现宫里的生活其实挺规律的,御膳房寅时三刻开始供应吃食,也就是五六点钟,月落或者星霜领一个小太监去领饭,潘辰没有恩宠,早上能睡到七八点起床,吃个早饭,然后就是大把的空闲时间,可以去附近的花园里看看,但不能走远,潘辰问过安全距离,大概也就是柔福殿周围一百米以内,不能乱走,原因是怕冲撞了位分高的贵人……

    一听月落这话,就知道她是照本宣科说的,教她这些的肯定是前朝宫里刷下来的老宫女,老太监,可她自己也不知道动脑子想想,冲撞贵人的确是宫里的大忌,可如今的后宫,房屋入住率都不到百分之三十,就算各宫贵人一天出门两回,一天有十二个时辰,二十四小时,以皇宫的实用面积三十万平方米来算,能让潘辰冲撞到贵人的几率很小。

    不过嘛,小心驶得万年船,谁也不能保证哪一天真就霉星高照了,凡事按规矩走就不会有错,这是柳氏身体力行教会潘辰的道理。

    幸好潘辰优点不多,但耐得住寂寞算是一个,其实潘辰就很少有觉得无聊的时候,因为她总能找到事情做,就好比她入宫大半个月了,也没人召见她,理会她,可潘辰却丝毫没有受到冷落的感觉,每天都过的规律又充实。

    月落和星霜坐在回廊上纳鞋底,一会儿就抬头看一看坐在石阶上用小刀捣鼓木头的潘辰,月落人瘦,声音也细气,偷偷的对星霜问道:

    “星霜姐姐,娘娘这两天在干什么呢?总是来来回回的削一根木头棍儿干什么。”

    星霜比月落大五个月,人稳重实在,月落到了柔福殿就主动认了这个姐姐,星霜摇摇头,表示不解:“不知道在干什么,我说替娘娘削,娘娘不愿。我就担心娘娘伤着手可怎么办。”

    星霜说完之后,想了想,放下了手里的鞋帮子,来到潘辰身后,蹲下身子说:

    “娘娘,要不还是奴婢来吧,这可是刀,回头伤着娘娘的玉手,咱们都要给林姑姑责骂的。”

    潘辰用一根笔直的金簪与手里那根削的差不多的木棍儿对比,回头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星霜,安抚道:“不会伤着的,你们放心吧。”

    星霜已经被拒绝了好几回,无奈的叹了口气,将潘辰嘴角带着笑,只觉得这位昭仪娘娘和她从前看见的几位娘娘很不一样,其他娘娘全都是高高在上,冷的将人冻死在脚底,可她们这位娘娘,虽说位分不高,也没什么宠爱,但人真的是特别特别好伺候,基本上没什么特别的要求,每天也不像别的娘娘那样风雅,临窗兴叹,吟诗作对什么的,而是成天捣鼓一些让人看不懂的东西。

    大着胆子对潘辰问道:“娘娘这是在做什么呀。”

    “日晷。”潘辰随口答道。

    这里没有时钟,看时间全都凭日晷,皇宫的太极殿外天坛上倒是有一座四五米高的日晷,可每次看时间总不能跑来跑去吧,所以潘辰就想自己做一个,其实潘辰想做这个好长时间了,作为一个有时间规律的现代人,不能总凭打更的声音来判断几点吧,所以想也没想,就开始着手用了现有的材料做起了手工();。

    星霜愣着没说话,潘辰看了一眼她,拿起地上一只还没有画刻度的木盘,解释道:“日晷,看时辰用的。”

    这下星霜有点懂了,指了指太极殿的方向:“就是天坛上的那个日晷?”

    得到潘辰的点头肯定,星霜看着潘辰手里的小木棍儿,难以置信:“娘娘,您可真厉害。”这句夸赞底气不足,带着心虚,充满了不信任……

    潘辰没法和她解释,继续将她手里的小木棍儿削成圆柱形,务必跟簪子一样直。

    日新月异,潘辰入宫已经有大半年了,从春天到秋天,也没人来理会她,夏天的时候,孙氏入宫来看苦夏的潘筱,顺便给她捎了些柳氏给她做的内衣袜子和鞋垫子,柳氏不愧是当妈的,用不着看见潘辰,也能做的精准,不过最让潘辰感觉暖心的是,柳氏在每件内衣,袜子里全都塞了银票,潘辰找出了六张,每一张都是五十两的面额,让潘辰不禁感叹,到底还是亲妈好,想着好些时候没瞧见柳氏,心里也怪想念的。

    皇上这大半年来一直住在太和殿中,都没听说进来后宫宠幸谁,并且这种趋势似乎还在继续,太后曾多番建议给皇帝选秀,皆被皇帝以一句‘父亡子孝’给挡了回去,皇帝这是要给先帝守孝了,普通人家父亲死了,儿子守孝三年,潘辰估摸着,让皇帝给先帝守三年孝,估计不靠谱,一年差不多。

    潘辰没有侍寝,就是属于手续不齐全的那种,连跟其他‘同事’们会面的机会都没有,谁也不会搭理一个手续不齐全的人啊,若是皇帝从今往后想不起来她,过个十年二十年,也许潘辰就会沦为宫里的钉子黑户吧,就是那种被老板遗忘在边界,白领薪水,啥事儿不用干的极地员工,潘辰觉得略爽。

    她从御花园里移植了两株桃树,两株桂花树,外加搭建了一个葡萄架子,一个春秋过去,几棵树上的枝叶全都掉光了,就连夏天里繁盛的葡萄藤都枯萎了,缠绕在架子上,看着别样萧条,潘辰脑子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只可惜,她在宫里没地位,有很多事情就算要求了,内廷司那儿也不一定会立刻给办,就好像潘辰想要做个摇摇椅,让内廷司给她找个车轱辘,说了好几回,内廷司都没给她送过来。

    冬去春来,潘辰在宫里独自过了一年,十六岁生辰是和月落星霜她们在暖炉旁围炉夜话渡过的,潘辰还尝试让御膳房做蛋糕,可御膳房里的太监们不愿意费心,直接给潘辰送了一盘子发糕过来,还是不加糖的,幸好月落在春天的时候藏了一罐子槐花蜜,适时拿出来孝敬潘辰,让潘辰的生辰才有了点甜滋滋的味道。

    ***

    祁墨州将最后一份奏折批阅完,挺着背脊伸了个腰,他身材高健,穿着一身玄色暗龙纹的对襟直缀,容貌英朗不凡,却冷峻严肃,目光深邃锐利,仿若天际翱翔的鹰,洞悉一切。

    王福贵是太后身边伺候的管事太监,对这位少年英主颇有惧意,不敢有任何造次之处,恭恭敬敬的将太后的意思传达而出,无非就是老生常谈,让皇帝答应选秀。

    祁墨州靠着龙椅,一边喝茶一边翻看还有些争议的折子,王福贵说完之后,他才放下茶杯,随口嗯了一声,声音沉稳醇厚,叫人油然而生一种压迫感,王福贵只觉得背心里发了冷汗。

    祁墨州放下折子,对王福贵抬了抬手,这就是要他退下的意思了,王福贵有苦说不出,实在不知道怎么把皇帝的这一句‘嗯’转达给太后知晓。想再问,可又实在没胆,皇上登基一年,拢共没杀几次人,但仅有的那几次,全都是因为‘多言’这个罪名。

    所以,宫里上下就都知道了皇帝不喜欢多话的人,谁还敢再不该问的时候出声问话呢?又不是嫌命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