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台娇宠 > 第11章 (修改)

第11章 (修改)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11章

    王福贵退下的时候,祁墨州抬眼看了看,然后便将手里的折子放到龙案上,大内总管李顺见祁墨州动了身,赶忙躬身上前听后旨意,却是不敢说话,太后三天两头就来让皇上选秀,皇上早已烦了,这一年禁足后宫,为先帝守孝,一年期间还能以这个理由搪塞太后,可如今一年已过,这个理由便不成立了。

    祁墨州起身走出龙案,他身量颇高,秀颀如松,英武不凡,若非面色冷峻,眼中带煞,叫人望而生畏的话,实可称之为英俊男子。

    李顺亦步亦趋,不敢跟的太近,又不能太远,远了听不见吩咐,就好比现在,祁墨州走到太和殿朱漆大门前站定,抬头看了一眼繁星密布的夜空,忽然就开口说话:

    “潘家后来送的女人呢?”

    李顺微微一愣,立刻就反应过来皇上说的是什么,当即回应:“启禀皇上,那位娘娘按照规矩安置在柔福殿中();。”

    “如何?”

    祁墨州不喜欢多话的人,而他自己本身也不是多话之人。

    所以李顺更多的时候只好去猜,这也正是他厉害之处,旁人效仿不来,他是前朝的人,入宫多年,一直未受重用,直到祁氏入宫,李顺才得了机会御前伺候,因比旁的人多了几个玲珑心肝,在唯才是用的祁家父子跟前儿得了脸面,这才一路高升至大内总管。

    伺候祁家两代主子近两年,李顺知道该如何回话。

    “不骄不躁,安分守己。”

    这八个字是李顺自己总结的出来的,自从柔福殿那位入宫之后,他便捎带着关注,为的就是像今夜这般时候,应对皇上的突然问话。对于柔福殿那位,李顺觉得这八个字都是谦虚的,他就没在宫里见过她那样自在的主儿。

    李顺的评价似乎让祁墨州比较满意,一年未曾近女色,倒也不是不想,只是事情积压太多,又赶上了孝期罢了。

    祁墨州提起衣摆,跨出门槛,御前侍卫统领傅宁一身软甲迎上,对祁墨州行的依旧是振臂军礼,祁墨州点头回应,往柔福殿和长乐宫的方向看去。

    *********

    潘辰晚饭就吃了点瓜果,正坐在葡萄架下面仰头看星星,就有宫人来传话,说是让她香汤沐浴,准备迎接皇上。

    这对潘辰来说可真是个晴天霹雳,疾风骤雨啊。

    当耗子送到猫面前,遇上猫吃素,耗子以为逃过一劫,怎料……苍天饶过谁!潘辰那个想被老板遗忘在极地白领薪水的愿望,只能打上遗憾的蝴蝶结,随潘辰一起去了浴池,宣告泡汤。

    月落星霜今夜格外卖力,用她们赤诚的决心将潘辰从里到外洗的干干净净,然后美人出浴,穿上了后妃侍寝的专业制服,整个人像一个被打包好的圣诞礼物般送到了床铺之上,等待礼物主人的到来。

    潘辰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没有任何x经验,当年在宿舍住的时候,几个女生倒是凑在一起看过那些视频,生理课上也有所讲解,但那些都是纸上谈兵,实战经验为零的潘辰就连考一级心理师都没紧张过,可现在躺在床上,一颗心躁动的就要突破心房,挣脱表皮和肋骨的束缚了。

    -----------------------------------------------------------------------------------------------------

    寝殿内的灯灭了好几盏,昏暗的灯光更加营造了紧张的气氛,潘辰的目光始终盯着那扇紧闭的门,严阵以待,就像是随时那门后面会窜出怪兽,一刻过去了,没动静,两刻,三刻,四刻还是没动静,潘辰下床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好几回,依旧没动静,从窗牑外偷偷看去,院子里点着灯,月落星霜,张能李全已经在院子里跪了一个时辰了,可柔福殿周围连个响动都没有。

    是不是不来了?

    潘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的两层粉色薄纱,透着内里穿着的鸳鸯肚兜,到底还是没敢换,继续爬上了床等待。

    祁墨州从太和殿出去之后,先去演武场跟傅宁打了一场,然后去泡了一会儿玉塑池,最后才往柔福殿走去,经过宫中的一干跪地宫婢太监,他直接进入了内殿,李顺跟随其后将寝殿大门关上。

    祁墨州进入寝殿之后,左右打量了一番,这房内布置简单,与其他宫里奢靡不能相比,不像是宫廷寝殿,倒像是普通姑娘家的闺房,没有华贵的装饰,却温馨自然。

    伸手掀开流苏坠帘,鹅黄纱帐中一具娇俏的身躯陈列其上,胸腹规律的呼吸,祁墨州走到床边,掀开了纱帐她都没醒,睡得两颊红扑扑的,配上她那张睡觉时都有些微微上翘的润泽双唇,完美诠释了憨态这个词();。

    潘辰是在一片黑暗里醒来的,没听见什么动静,却感觉有人在摸她……猛地惊醒,就要挺起身子往后撤,却被一双带着薄茧的大手钳住了腰,潘辰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现在是在干嘛,要是她还不知道的话,那就是个棒槌了。

    完事儿之后,潘辰就像是给两台八十吨的压路机碾压过一样,手脚都抬不起来,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直到天方鱼肚白,寝宫内有了人气儿,潘辰才揉着惺忪的睡眼,半坐起来,隔着纱帐看着那个高大身影站在流苏帘子前,张开了双臂,由宫婢太监替他穿戴朝服,玄黑底金丝龙纹,暗藏霸气,似乎感觉到潘辰的目光,那人回头看了潘辰一眼,目光冷冽,哪里还有昨夜搂着她身子的热情,潘辰认识这双眼睛,当初他在建康杀人的时候,潘辰在街上看见过他一回,冷的仿佛没有温度。

    祁墨州瞧了一眼转醒的她,昨夜灯火昏暗,没瞧清楚她的脸,只记得身子倒是极好的,穿好朝服之后,祁墨州并未有太多留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潘辰的寝殿,来到院中,身后跟着一大波太和殿中伺候的人。

    这小院子和她的寝殿样式差不多,不像是奢靡华贵的宫廷,像是私宅小院,布局没什么章法,却怡然自得。目光扫过院中央,一个貌似日晷的奇怪东西吸引他的目光,这个东西和太极殿外天坛上的日晷不太一样,太极殿外的日晷是一块石盘插着晷针,巨大无比,可这个却是用一根细细的棍儿窜插在一块木盘上,木盘两面都画着刻度和符号,祁墨州对身后李顺问了一句:

    “什么时辰了?”

    李顺恭谨回答:“刚敲了鸣钟,辰时了。”

    祁墨州看着那日晷,时间似乎差不离的样子,李顺不知道皇上在想什么,站在身后稍事提醒:“皇上,辰时一刻,该上朝了。”

    被李顺提醒之后,祁墨州也不再驻足,最后瞥了一眼这稀奇古怪的日晷,便带着人浩浩汤汤的离开了柔福殿,往太极殿去。

    皇帝离开之后,月落和星霜她们才能进来伺候潘辰起居洗漱,潘辰只觉得两条腿是借来的,月落她们扶着她起来走了两步之后,症状才稍稍缓解,两个姑娘脸上全都挂着‘我懂的,嘿嘿嘿’的神情,潘辰无奈,正要让她们去打水给她洗澡,张全就匆匆跑了进来,站在流苏帘外对潘辰说道:

    “娘娘,赐药的人来了。”

    潘辰一个脚步不稳,差点磕死在地上,穿越以来,第一次结巴:“赐,赐药?”

    没听说她是一次性的呀!用完就杀吗?

    月落和星霜对视一眼,倒是没什么惊讶的,星霜让月落扶潘辰坐到软榻上去,自己则掀了流苏帘子出去对张全说道:“请他们进来吧。”

    一个老太监,两个小太监进来,手里托盘上放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星霜拿了药送到潘辰面前,潘辰表示抗拒,星霜凑近潘辰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娘娘,这是避子汤,皇上没说留,每位娘娘都要喝的。”

    潘辰猛地醒悟,避子汤……哦,原来是避、孕、药啊!真是把她吓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早说嘛。接过药碗,捏着鼻子,一口气就把药给灌了下去,意料之中的苦。

    喝完了药之后,那个老太监检查药碗,然后点头确认后,小太监才敢将空碗收回托盘里,另一个小太监则在一本册子上,当场写了点什么,应该就是类似于交接记录之类的吧。

    老太监正是王福贵,他按例来送避子汤,顺便宣旨:“太后懿旨,宣潘昭仪觐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