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12章

    潘辰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宫里住了一年多,太后都没有派人宣召她觐见,这才刚刚侍寝,皇帝前脚走,她后脚就来赐药宣召,反应速度堪比互联网啊。

    这位太后闫氏,并不是祁墨州的生母,祁墨州是祁正阳的庶长子,与其他在闫氏身边平安长大的孩子相比,祁墨州从小就跟着祁正阳在军营里长大,算是祁正阳一手教养而成的。

    潘辰不知道太后和皇帝的关系如何,不过经过昨晚的‘手续’之后,应该就已经被贴上了‘皇帝的女人’这个标签,可早上皇帝前脚刚走,太后就派人来送避子汤,并且急召她觐见,这绝对不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婆婆,甚至这种带着浓烈压迫性和挑衅的行为,充分的显示了太后对她所处环境的不安和不信任,通过她这一系列的不友好表现,潘辰推断太后和皇帝的关系应该不会很好。

    这个……关系好的话,倒是没什么,大家和和气气,笑脸相迎,只这关系不好,潘辰就面临选择题了,太后管后宫,皇帝管天下,这就好比是部门经理和总裁的区别,站队似乎成了潘辰现在的首要问题();。

    太后宣召,潘辰不敢耽搁,就算腿软也得上啊,麻溜换了衣裳,梳洗清爽后,就往太后所在的康寿宫去了。

    康寿宫里,紫檀木香,尊荣华贵,从摆设和用具来看,偏好奢靡风,想来这位太后年轻时性格应该比较张扬。

    潘辰进去的时候,贤妃,淑妃,淑媛三人都在,一副三堂会审包工头的架势,潘辰屏气凝神,一个穿着青色宫装的嬷嬷将她领到太后面前去,行礼过后,闫氏笑着对潘辰招手,潘辰起身走到她跟前,闫氏温柔的说道:

    “瞧瞧这标志的孩子,我总说潘家出美人儿,叫人见了就喜欢。”

    闫氏是个五十岁出头的女人,瘦高个儿,脸长长的,颧骨有一点高,虽涂了厚粉,但眼底依旧透着乌沉,眼角凌厉,一看就知道是个厉害角色,说话时候目光喜欢从高往低不住打量,这样的人一般功利心比较重,满脑子的算计,多疑是基本性格特征,这样的性格多伴有精神衰弱等症状,看她眼底的黑眼圈,肯定晚上也睡不好。

    潘辰是一贯的不多话,柳氏总说她不会来事,所以,对太后的夸赞,她只是娇羞的低头一笑就算是回应了。

    闫氏亲切的握着潘辰的手,就像是看着她失散多年的孩子般,说的话也是暖心:

    “昨夜你初次承宠,皇儿鲁莽,可有伤着你吗?”

    这句话一经问出,康寿宫内的气氛就不对了,潘筱还好,一如既往的冷傲,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样子,宁月如是前朝公主,天生带着贵气,生的也是花容月貌,身娇体柔,听闫氏说了那句话之后,还特意抬眼看了看潘辰,然后跟潘筱交换了个眼神,沈芸则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盯着潘辰,像是要从潘辰身上剐下二两肉似的。

    潘辰鼻眼观心,恭顺答道:“回太后的话,这是妾身应尽的,没有伤着。”潘辰规规矩矩,像个一踢一滚的木头,偏她一板一眼,又没有失了规矩,叫人想发落都找不到由头。

    闫氏从前也听说过,潘家七小姐是个没用的,在潘家的时候就没听见什么动静,容貌还说得过去,其他嘛,可真就不能和潘筱比较了,这样的女人,也就是潘家送来锦上添花的,皇上素来爱才,最烦愚钝之人,又怎么会喜欢她,不过是个玩意儿罢了。

    潘辰立刻读懂了闫氏下撇嘴角的微表情,这是确认了心中所想的意思,她眼珠往左下方瞥,食指有规律的点动,这明显就是在将她和什么人比较,不用说,这个人肯定是潘筱了,因为两人都是潘家出来的女儿,放在一起比较很正常,潘筱的出色一定让闫氏觉得危机,为什么呢?因为中宫空悬,闫氏肯定是想安排一个自己的人给祁墨州做正宫娘娘,如今的情况看来,潘筱的实力最强,出身最清贵,宁月如是宁国公主,不可能让她做皇后,沈芸出身镇国公府,勋贵之家,在野没什么名望,所以,这三个人中,就是潘筱问鼎后位的机会最大,而潘家的表现,在闫氏看来,就是潘家也对后位势在必得,送一个女儿来不够,还送第二个来,所以,闫氏才急忙宣召潘辰来觐见,为的就是看看潘辰有几斤几两,而潘辰的表现让闫氏很满意,一个软弱木讷的花瓶,不拖潘筱的后腿就已经是造化了,至此,闫氏对潘辰做出了初步评价。

    让潘辰入座,然后领导就开始讲话:

    “皇上登基以来,克己守孝,一年来未踏足后宫,这是皇上的孝心,哀家甚慰,孝期过后,昨日潘昭仪初承雨露,乃是大喜,大行皇帝西去,留哀家于世,便是要哀家将祁氏血脉流传,先帝一生戎马,与哀家聚少离多,即便如此,先帝亦留下四儿三女,皇上年幼便随先帝出入军营,身边无妻无妾,至今未有子嗣而出,如今后宫只有你们四人,实在空虚的很,哀家有意替皇上选秀,以充盈后宫,绵延子嗣,不知你们意下如何啊?”

    潘辰坐在最后,看着其他三个女人脸上的反应,潘筱一如既往的淡定,嘴角微动,像是有点不屑,宁月如双手缓缓搅动手里的帕子,神情有点不安,沈淑媛则暗自咬了咬嘴唇,看来除了潘筱,宁淑妃和沈淑媛都不太愿意给皇帝选秀();。潘辰心里一阵无奈,早知道太后要选秀,潘坛何苦把她送进宫来呢,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怎么,都没意见吗?”

    太后言笑晏晏,又问了一句。

    沈淑媛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发言:“启禀太后,皇上子嗣单薄,并非我等不争气,太子府里不过几个月的功夫,当时还是太子的皇上有大半时间都不在府中过夜,先帝驾崩之后,皇上登基,勤于朝政,又兼顾替先帝守孝,一年都未踏足后宫,说出来也不怕太后和诸位姐妹们笑话,至今皇上都未踏足我房中一步呢,如今太后要替皇上选秀,充盈后宫,到时候美女如云,只怕……皇上更不会踏足我宫中了。”

    潘辰有点意外,皇帝居然没碰过沈淑媛?难道当初在太子府的几个月,一直独宠潘筱?若真是那样,就怪不得潘筱吃不消了。

    太后听了沈淑媛之言,脸上露出遗憾,但微蜷的手心说明了她对沈淑媛的不耐烦,太后又看向了潘筱和宁月如,问道:

    “哦,沈淑媛的担忧哀家能理解,你们呢?贤妃和淑妃怎么看的?今日都是自家人在,有什么话都但说无妨。”

    潘筱和宁月如对视一眼,宁月如站出来说道:

    “有些话,我的立场尴尬,不应该说的,可是我也能理解沈淑媛的意思,我与沈淑媛都未曾获得皇上垂青,选秀之后,只怕更是……我也就罢了,身份在这儿,皇上冷落我是应该的,可是总不能让沈淑媛和刚承宠的潘昭仪受冷落吧。”

    宁月如的那点心计全都写在脸上了,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在耍心眼儿,其实潘辰觉得吧,一个人笨点没关系,勤奋一些就好,就怕笨不自知,总要做一些自作聪明的事情来彰显自己,殊不知却是弄巧成拙,叫人一眼就看穿,潘筱从前她关系不错,没想到竟丝毫不加提点,也是意外。

    潘辰的目光,转而又看了一眼宠辱不惊的潘筱,看来在太子府的时候,潘筱还真是专房专宠,可见祁墨州应该挺喜欢她。

    闫氏笑了:“你倒是个善解人意的。”转而又看向了潘筱,问道:“贤妃怎么说?”

    潘筱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她旁边的三个凡物,依旧捏着三分气,轻声说道:

    “皇室最重血脉,绵延子嗣是当务之急,臣妾自然是赞成的。”

    闫氏满意的点头:“还是贤妃识大体,懂事理。”

    这句话就是说淑妃和淑媛不识大体,不懂事理了,当面打脸,全是套路啊。

    想也知道太后问她们不过就是走个过场,心里肯定已经有了定论,说不定都已经让钦天监看好了时日,她们的意见根本无足轻重,赞同那就是识大体,不赞同就是不懂事理。

    从头到尾,太后也没有问过潘辰的意思,潘辰当然也不想发表意见,昨夜虽然办了手续,但潘辰可不会傻到把皇帝当做自己的私有物,皇帝这种生物,偶尔嫖嫖就好了,真要动感情那就画风不对了。

    一场没什么水花的新人见面会就在比较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了,太后传达完了自己的中心思想,四个妃嫔领会精神,然后就一团和气的行礼告退了。

    潘辰退到门后,让其他三人先走,宁淑妃和沈淑媛受了气,脸色不太好,走的也急,经过潘辰身边,有志一同的停下脚步,用蔑视的目光把潘辰洗礼了一遍,然后才翻着白眼出去了,至于潘筱……虽然两人是姐妹,潘辰还是为了替她挡灾才入宫的,可是入宫一年,别人不召见潘辰也就算了,潘筱对她也是不闻不问的,鉴于此,潘辰自然不指望在潘筱身上获得什么启示,你冷淡,我也热情不起来,完全以后妃之礼恭送,无半点姐妹亲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