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台娇宠 > 第17章 (修改)

第17章 (修改)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17章

    祁墨州说完那句话之后,才惊觉自己居然对个小姑娘说这些,当真是病急乱投医了,自嘲般摇了摇头:

    “罢了,这些事情不该说与你听的。”

    语毕便转身要走,潘辰忍不住开口:“以朝廷的名义公开选拔,不计士庶,人人凭才学本领参加。士族势大,那就分散其势力。”

    祁墨州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缓缓转头看向了潘辰,只见她站在檀木梳妆台前,诠释了钟灵毓秀,祁墨州收回了脚步,转而走向了潘辰,在她面前两步处站定:

    “不计士庶?公开选拔?”这八个字是甘相为首的二十多个开创派官员在内阁日夜不分讨论了一个多月,群策群力想出来的法子,这孩子居然脱口而出,祁墨州想不惊疑都难。

    潘辰看他的表情便知道自己这个‘科举制’的法子应该已经有人提出来过,所以祁墨州初闻这个方法并不是惊喜,而是疑惑,只不过,潘辰也明白,往往都是提案容易,实施困难。果然祁墨州又问:

    “士族既然势大,如何分散?”

    果然不是问的公开选拔,如今法子是有了,可就是实施方法未决,潘辰抿唇,斟酌说道:

    “要分散其势力,也不是没办法();。只是我要说了,皇上可别跟别人说是我说的。”这种损害士族利益的事情要是被人知道是她说的,那她可就玩儿完了,所以在开说之前,潘辰觉得还是跟祁墨州把话说清楚比较好。

    祁墨州蹙眉不解,很难相信,眼前这孩子真有什么好方法,不过,就她能想出那八个字,可见其眼界与心胸就比那个潘家嫡女要高阔许多了,一时间,祁墨州对潘辰接下来要说的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颔首一顿:

    “但说无妨。”

    潘辰垂眸,长长的睫毛下,剪瞳如墨,有种烟雨江南的灵秀,肤白赛雪,丰唇若樱,一字一句,在静谧的内室中,敲打着祁墨州的耳膜。

    “士族名门自古便存于世,各族联姻结盟,势力盘根错节,以家族为基础,以门第为标准,在政治上高官厚禄,经济上封锢山泽,外人很难介入,但外部难以击破,为什么不从内部打击呢?士族之中也分三六九等,其嫡系子弟受祖辈余荫,有能之人也有,但凤毛麟角,更多是沉溺于清闲享乐,不思进取之辈,这种人目光短浅,只看重眼前利益,若是要整治士族,势必要从这些人身上找豁口,许这些无能之人于巨大的利益,让他们窝里斗去,到时时候纠乱频发,头疼的就是各族家主,皇上只需做壁上观,何需费一兵一卒,人心自会瓦解。”

    祁墨州已经完全被潘辰之言给带入了角色,此时在他面前的,已经不是什么后宫女子,只要能提出对国家有利方法的人,祁墨州一律尊重,不耻下问:

    “方法是好,但耗时太长的话,存在太多难以估计的后果。”

    潘辰点头:“的确,所以还要第二条,第三条,三管齐下。天下初定,国库空虚,士族既然打着为君主分忧的旗号聚拢势力,那么在国家有难贫困之时,是不是该慷慨解囊,救国家于水火?”

    “什么意思?”祁墨州在勤政方面,确实是个好学生。

    潘辰也不藏私,直言道:“捐钱。”

    “捐钱?”祁墨州明白潘辰的意思,要从削减士族的财富开始着手,但这件事谈何容易,有些不赞同:“不太容易实现,他们只需回一句‘没有’,朕也不能派兵直接去抄家呀。更何况,那些士族掌控地方,朕这边收钱,那边他们于百姓强征,不是更加民不聊生?”

    “皇上听我说完第三条。”潘辰笃定一笑,祁墨州立刻肃然:“请说。”

    “第三条,若是肯捐钱的士族,那皇上就放心大胆的跟他们收,三天一个急报,五天一个募捐,多多益善,而对于不肯捐钱的士族,那也好办,让他们捐地,捐房产,到时候再结合第一条,让士族内忧未解,外患丛生,这样一轮刷下来,来,必然有所收获。”

    潘辰的话让祁墨州陷入了沉思,他再次坐回了秋千椅上,心绪翻动堪比这一个月中最激烈的时候,久久不能平静,这番话听着虽然粗糙,但仔细想想确实有道理,让祁墨州被烦恼包裹快熄灭的小火苗又重新燃起,不过,震撼归震撼,却还不能完全理解这么做的目的。

    “他们捐地,捐房产……朝廷上收回了这些之后,那百姓如何耕种?百姓没有田耕,定会发生起义□□,到时候……”说到这里,祁墨州猛地开窍:“你的意思是,将地收回,再以朝廷的名义,还于百姓?”

    “不错。人和地才是立国的根本。”潘辰不禁为这个男人点赞了,居然一下子就想通了症结所在。

    祁墨州得到潘辰的点头回应,内心惊诧不已,再回头去想潘辰所提的三个条件,瞬间就多了几分叫人看不清,弄不明的层层雾霭,谁能想到,那些看似粗暴的连环手段最后抽丝剥茧,居然是为了掩藏最后这个目的,一直以来士族掌控了经济与土地,逐年坐大,朝廷势微,君主不得不受士族豪强要挟,使其居高位,享优策,可士族野心不断壮大,若再不加以遏制,将来必成大患。

    祁氏自北方而来,兵力雄厚,能暂时压制住士族豪强,可这种压制并不是长久的,收回土地所有权,从根本瓦解士族的经济,这个方法确实有很大的可行性();。

    祁墨州思及此,便再次转身,急急走到门边,却又猛地回头,大步流星走到潘辰面前,对潘辰说了一句:

    “你的建议朕接纳了,这便去内阁与甘相他们商议,这段时间朕会很忙,你想想要什么赏赐,想好了就去太和殿告诉朕。”

    潘辰被他突然的靠近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呐呐的点了点头:“好,我,我想想啊。”

    祁墨州不是说客气话,是真的想赏她,对于人才他从来都不会吝啬。得到潘辰回答之后,祁墨州才转身急急离开了潘辰的寝殿,连李顺都来不及招呼,恨不得用马踏飞燕飞去内阁才好。

    月落星霜刚刚燃起的希望再次被熄灭了,皇上居然从柔福殿拂袖而去两回!整整两回啊!

    星霜对潘辰痛心疾首的说道:

    “娘娘,您怎么就不知道留住皇上呢。这,这,这怎么又走了呢?”

    月落没胆子训潘辰,就独自扯着帕子角落哭去了,潘辰正在给水漏加水,回头看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星霜,无奈的说道:

    “皇上有事要忙,我得懂事啊,你们也得懂事,不能耽误皇上。”

    星霜没想到自家娘娘不仅没有认识到错误,居然理由还说的一套一套的,恨其不争道:

    “娘娘,您可千万要醒醒了。下个月就是选秀大典,一轮选秀过后,宫里至少得加二十个小娘娘,说句不怕得罪您的话,您本身的位分就不高,宫里要再来许多个年轻漂亮的小娘娘,那,那皇上还会来咱们柔福殿吗?”

    星霜虽然不是从小长在皇宫里,可在皇宫也生活几年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宫里有宠的和没有宠的娘娘,待遇就是不一样的,其他宫里的娘娘削尖了脑袋往皇上面前凑,可自家娘娘倒好,皇上主动送上门两回,她都给人放跑了。

    潘辰加好了水,走动星霜面前,傻兮兮的对星霜笑了笑,眼睛灿若星辰,笑起来,两颊还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特别特别甜,星霜忍不住别过头去抽泣,明明自家娘娘生了这么好的一副皮相,怎么就不知道上进呢?

    潘辰成功用笑容堵住了星霜接下来的抱怨,成功溜去了小书房里,继续搞她的工具创作,至于星霜她们担心的,皇帝今后来不来她这里,还真不是潘辰会去考虑的问题,要是真让她自己选,宁可皇帝今后再也不要来,她愿意做一个被老板遗忘的边缘员工,自由自在,多好啊。皇帝来了,她得陪着,俗话说的好,伴君如伴虎,就算祁墨州不是个无缘无故杀人的人,可谁能保证她一辈子平安无事呢?封建君主制度下,君子一怒,伏尸百万,这种就不说了,单是这后宫里,也是波诡云谲,心计重重的,潘辰巴不得祁墨州去宠其他漂亮小姑娘,别来她这里了才好呢,她的眼界从来就不在后宫的一亩三分地,那么多女人勾心斗角,只为争一个男人的临幸,投资回报率太低,也太无聊了,不过她既然进来了,那就只能夹缝中求生存,她不要皇帝的宠,只要皇帝的用,她今天这一番话说出去,必然会成功在祁墨州的心里解锁了她这个人的新用法。

    至于她和祁墨州说的那些话,要是被潘家知道了,估计潘坛会有把她塞回娘胎里打掉的心,不过,潘辰一点也不后悔说那些,自己反正是被家族像送一条咸鱼一样送进宫来的炮灰,谁会指望一个炮灰,一条咸鱼为家族有所作为呢?

    更何况,潘辰自己也不会愿意为把自己当一条咸鱼样送来送去的家族去谋福利,做事情,她穿来的时候,原主已经八岁,连着十日高烧不褪,潘家也没有特别重视,原主就那么死了,这才让她穿进了身体,除了对柳氏有点感情之外,潘家其他人于潘辰而言不过就是名义上的,让潘辰为他们去争宠,或者为潘筱去固宠,484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