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台娇宠 > 第18章 (捉虫)

第18章 (捉虫)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18章

    由于皇帝第二次出走柔福殿后失踪,潘辰也再一次被后宫侦查小队‘提审’,潘辰只坚持一个方针,两个基本,方针是装傻,基本是无论太后怎么问,她都说‘妾身的错’,‘妾身不知道’,潘辰又没有犯错,也没有把柄,太后能拿一块木头怎么着呢,不了了之。

    一个月后礼部主张选秀,太后与贤妃、淑妃监管,将各州、各府送入宫的几百秀女逐一挑选,最终入选了八位佳丽,有容貌姝丽的,有身材妖娆的,有琴棋书画样样皆通的,有出身高贵举止典雅的,总之环肥燕瘦,争奇斗艳,一副组团刷皇帝副本,势要榨干皇帝每一分精力的架势,来时汹汹啊。

    月落一路小跑着进了柔福殿,潘辰的正在用绢帕给已经开出花的胡瓜互相授粉,月落过来之后,就对潘辰行礼,接过星霜递来的一杯茶喝了一口后,才气喘吁吁的将自己的勘察结果说了出来:

    “娘娘,定了定了。选了八位佳丽,其中四个封了良媛,三个封了婕妤,还有一个与您一样封的是昭仪。”

    月落的话刚说完,就见星霜站不住了,慌乱起来:“宫里一下来了这么多新娘娘,咱们可怎么办呀?”

    潘辰看了她一眼,不以为意,星霜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唉,娘娘,如今形势危急,您就别再捣鼓您的这东西,还是赶紧想想办法吧。”

    “想什么办法?”潘辰用沾了花粉的绢帕在最后一朵花上轻轻点了点,然后才掸了掸裙子上沾到的嫩黄花粉,走出自留地。见星霜急得不行,潘辰才又接着说道:

    “星霜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个心态不对,事情既然发生了,你在这里干着急也没有用,咱们急不急的,新娘娘们都已经进宫了,你改变不了,我也改变不了,与其坐立难安,不如顺其自然();。”

    星霜看着潘辰这一派悠闲的样子,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如何说好,想了半天,才支吾出了一句:

    “大道理,奴婢不懂,只是觉得娘娘也太……太不上进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星霜就忍着哭,对潘辰行礼后转身离开了,潘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对月落问道:“她怎么了,这是?”

    月落欲言又止,她胆子小,不敢像星霜那样对潘辰无礼,潘辰见她这样,不禁问道:

    “有人欺负你们了?”

    月落惊讶潘辰的敏锐,她什么都没说,娘娘就能猜到,也许娘娘不是她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傻,月落犹豫了片刻,才对潘辰说出了实情。

    “回娘娘,奴婢还好,就是星霜昨日去御膳房领前天预定下的甜枣儿汤,遇见了长乐宫的灵芝去取膳食,灵芝看中了娘娘的汤,说要先拿回去给贤妃娘娘享用,星霜没肯,和灵芝争吵起来,灵芝就当众扇了星霜两个耳刮子,还说了些难听的话,星霜素来心气儿高,据说她从前在家里也是当小姐的,家道中落才入了宫,没受过这样大的委屈,一时想不开也是有的。”

    潘辰看着月落,发现自己的关注点有些不同:“这些事情是你自己打听出来的,还是星霜告诉你的?”

    按照潘辰对星霜那种比较强势人格的分析,她在外面受了委屈,要么就是找比她强的人哭诉,月落平日里软趴趴的,绝对不是星霜的倾诉对象,所以潘辰对月落的情报来源感到好奇。

    果然,月落低头,小声嗫嚅:“不是星霜告诉我的,昨天的事情我是听内廷司的小赵说的,星霜的身世我是听尚衣局的方姑姑说的。”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月落,一个深藏不漏的打探小能手,潘辰对月落的印象彻底改观,胆小和软弱都不是天生的,有可能只是她避免麻烦的伪装。

    潘辰没有说破,点点头就要离开,月落小步跟在潘辰身后,小声问道:

    “娘娘,星霜那儿怎么办?”

    潘辰提着裙摆走入了寝殿之中,转头对月落笑了笑:“星霜被打也不能全怪灵芝吧,灵芝是长乐宫的一等婢女,星霜和你都是三等,本来就差了级别,星霜不是替我争甜汤,而是跟灵芝争一口气,这种斗气的行为,幼稚不说,还容易给自己招祸,就好像现在,明明星霜被灵芝打了,咱们都没理由去找人家算账,你知道为什么吗?”

    潘辰眼尖,瞧见了屏风后露出的一片嫩绿宫婢裙的衣角,没有说破,而是继续和月落说话。

    月落背对屏风,所以没有看出问题,想了想潘辰的问题,回道:“奴婢……知道的。因为,咱们等级不够。”

    “嗯。”潘辰点头补充:“没错,因为你们等级不够,因为你们娘娘位分不够,所以,咱们怎么去找人算账,怎么去给星霜出气?”

    月落听到这里,也明白了潘辰的意思,潘辰对她笑了笑,又瞥了一眼屏风后的衣角,默默叹了口气,便不再说什么,往小书房去了。

    星霜从屏风后走出,月落看见她就要张口喊她,却被星霜瞪了一眼,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星霜走过来探头看了一眼在小书房里写字的潘辰,然后拉着月落就去了院子里。

    月落知道星霜听见了娘娘说的话,有心替娘娘辩两句,可星霜不领情,气鼓鼓的说道:“你别替娘娘说好话了,我都听见了,我也没说要让娘娘去给我出气,可娘娘说的那些话也太让人寒心了,咱们等级不够,她位分不高,可要她真想替我出气的话,凭娘娘的身份,还整治不了灵芝那个小贱婢吗?不就是因为娘娘不在乎咱们嘛,觉得没必要为了咱们的事儿去折腾罢了。”

    月落不赞同星霜的话:“星霜姐姐,你别这样说娘娘,阖宫上下,再没有比咱们娘娘待宫女更随和的人了,更何况,其实我觉得娘娘说的……也对……”

    星霜得不到月落的支持,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不屑说道:“好好好,我说错了行不行,我活该犯贱替娘娘争东西,你等着好了,就她那种傻性子,今后柔福殿有的苦头吃呢();。”

    星霜在入宫前家里姐妹多,她从小就知道要争宠,以为这是人性常态,可到宫里之后,跟了这么一位不会争宠的娘娘,还成天把皇帝往外推,让她主动出击也不听,星霜越来越觉得待在柔福殿没前途。

    跟月落说完那些话之后,星霜不想再听月落的任何回答,转身就从柔福殿左侧的拱门去了御花园,月落垂头丧气的回来了,殊不知在殿内一角的圆形雕花漏窗后,潘辰将她们刚才的谈话看在了眼中,往星霜消失的那道拱门看了看,潘辰无奈的叹了口气。

    由于月落的小技能显露,潘辰并不打算压制,虽然她不想争宠,不想打小报告,但是后宫的走向总是要看得清,潘辰对月落的能力还是比较期待和相信的,因为如果不是月落主动暴露她的这个技能,就连潘辰这个专门研究人类心理和表情的砖家都没察觉出,还一直以为月落是个胆小易推倒的软妹呢。

    星霜这些天净往外走,潘辰也不拦她,放飞的心收不回来,想走的人留她不住,归根结底一句话,强扭的瓜不甜,蓝翔分配不了新东方的工作,专业不对口也是痛苦的,人往高处走,潘辰很理解星霜。

    有了月落的隐藏技能加持,潘辰身在柔福殿中居然也能知道一些其他宫里的情况,就好比现在:

    “娘娘,今天宋婕妤送了一碗田七人参汤去太和殿,听说皇上收下了,还让她进去请了安呢。宋婕妤生的花容月貌,宫里都在传,说是天女下凡似的品貌,还特别会打扮,身上的香味能吸引蝴蝶呢,估摸着几个新娘娘中,必定是这位宋婕妤最早侍寝。”

    潘辰正在研究她画出来的工具,听见月落说宋婕妤能吸引蝴蝶潘辰就想到了香妃,嘴角勾起一抹笑来,月落以为自己说了这些,多少能从娘娘脸上看见一点嫉妒和愤怒,谁知道,自家娘娘听了这个,别说嫉妒了,她居然还笑得出来,勾着嘴角,脸颊上一个甜酒窝,别提多好看了,在月落看来,自家娘娘的品貌,未必就比那个宋婕妤要差,可是自家娘娘……唉,不说了。

    潘辰抬眼看了看月落,见她失望,放下手里的纸张,反应慢半拍似的故意惊讶道:

    “哦,宋婕妤送汤了啊。挺好挺好。”

    月落:……

    “娘娘,除了宋婕妤,闫昭仪的身份最高,她是护国将军府的嫡长女,是太后的表侄女,进宫之后就封了昭仪;宋婕妤美貌娇柔,赵婕妤和苏婕妤琴棋书画样样皆通;四个良媛也都是知书达理的才女,如今她们都还未侍寝,却不知为何,太后就直接将她们宣召觐见了。”

    月落尽职对潘辰汇报宫里的情况,潘辰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对月落的工作能力表示肯定。

    当天晚上,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因为皇帝长久不入后宫,太后坐不住了,干脆将宋婕妤洗香香之后,打包直接送到了太和殿侍寝,月落告诉潘辰这个消息的时候,潘辰简直太惊讶了。

    “月落你人脉可以啊,太和殿跟康寿宫的事你都能打听出来。”

    月落嘴角抽搐:“娘娘,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宋婕妤要侍寝了!”

    潘辰喝了一口粥,对月落眨巴两下大眼珠子,在月落极其期待的目光之下,潘辰很给力的说了一句:

    “哦。”

    月落绝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