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19章

    宋婕妤侍寝这事儿在潘辰看来再正常不过了,可是不得不说,太后用错了方法,祁墨州这样主观又强势的人格,怎么可能在男女之事上听别人的指挥呢?宋婕妤要是能好好的在后宫里等着临幸,那么她的确是最有机会的,但被太后打包送过去嘛……结果就微妙了。

    而太后会这么做要么是对祁墨州的性格不了解,要么是存心坑了宋婕妤,潘辰觉得是后者。因为听月落形容的宋婕妤,就是个仗着美貌,招蜂引蝶的张扬性格,太后笑里藏刀,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呢?更何况,这一届的新娘娘里,还有太后的亲侄女在,宋婕妤长得太好,人太高调,明显是挡路了。

    潘辰沉睡一宿,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月落就喜气洋洋的来告诉潘辰:

    “娘娘,宋婕妤没侍寝。”

    潘辰拿了一个葱花卷在手上,掰了一小块捏在指尖,对上月落期待的目光:“怎么的?”

    “嘿嘿。在太和殿外抬了一宿,连殿门都没能进去!”

    月落的话让潘辰不禁感到了意外,她是猜到宋婕妤不会成功,最多给人再抬回去,可没想到祁墨州做的这样绝,让光着身子裹在被子里的宋婕妤就那么放着?也是极品。

    吃了些早点,潘岑便往康寿宫去请安,刚到主殿外,就听见殿内比往常嘈杂许多,看了一眼打帘子的女官,女官对她比了个请的手势,潘辰便走入了殿内,太后还没有来,殿内多了好些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其中最惹眼的就是一个穿着鹅黄色宫装,正嘤嘤哭泣的女子,鼻子嗡嗡的,看来是感冒了,这应该就是宋婕妤了,她身边站着的两个女子正轻声细语的安慰她();。

    潘辰入内之后,三个婕妤,四个良媛都站起来与她行了个福礼,潘辰客气,给她们回了一个,然后就主动坐到了不惹人注目的后一排,一个穿着桃色如意祥云裙的女子转过身来,特意看了看潘辰,之前给潘辰行礼的人里,她不在列,可见便是与潘辰同等级的闫昭仪了,基于她是太后亲侄女,潘辰点头打招呼的同时,还奉送了个微笑。

    闫昭仪生的端庄,皮肤应该不是很白,因为看的出来脸上擦了不少粉,白面红唇,单就视觉上来看,还不错,但怎么说呢,这个时代的粉……就怕起风。

    对潘辰的友好似乎很满意,闫昭仪也对潘辰勾唇浅笑,潘贤妃和宁淑妃坐在最上首,两人对面喝茶,宁淑妃不时将目光瞥向哭的梨花带雨的宋婕妤,沈淑媛则毫不掩饰脸上的幸灾乐祸,不住用帕子掩唇偷笑。

    “太后驾到。”

    一声高过一声的吟唱,让殿中等候的后妃们全都站起身来迎接,然后统一行礼,闫氏入座之后,笑容满面的抬手,慈祥道:“都免礼,坐吧。”

    众妃落座,闫氏将目光落在宋婕妤身上,招了招手,宋婕妤红着眼睛走过去,闫氏心疼的说道:

    “哎哟,瞧瞧这小美人儿都哭成什么样儿了,皇上可真狠心,也舍得。”

    宋婕妤本来都止住的眼泪,被太后这么一句关怀又给勾了出来,泪珠子扑簌簌的往下掉,闫氏拍拍她的手,安慰道:

    “好了,不哭了啊。皇上那儿,哀家自会去与他说的。”

    宋婕妤这才抿唇收泪,回到自己的座位之上,然后闫氏就开始开例会了。

    “后宫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哀家甚慰,既然入了宫,那大家就要像姐妹一样相处,齐心协力,替皇家开枝散叶,传宗接代才是正理儿,其他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全都给我收了回去,切不可做出伤人害己之事,明白了吗?”

    闫氏的警告,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全都乖乖的称是了,闫氏又道:

    “后宫嫔妃之中,以贤妃位分最高,大家都要尊敬她,如今中宫之位空悬,哀家代管后宫事宜,贤妃协理,可有异议?”

    这怎么敢有异议呢,大家一起表示愿意接受领导,一时气氛融洽,谈笑风生。

    从太后那儿出来,潘辰正要回柔福殿,却被身后的呼唤喊住了脚步:“潘昭仪留步。”

    潘辰回头,闫昭仪正端庄的往自己走来,先前喊潘辰的便是她身旁的宫婢,闫昭仪来到潘辰面前,微微一笑,邀请道:“姐妹们都约着去我宫中游玩,潘昭仪可有兴趣一同前往?姐妹们也好跟潘昭仪讨教讨教,如何伺候皇上。”

    闫昭仪看着潘辰,目光和善,可说的话却不那么中听,潘辰笑答:“闫昭仪太客气了,我宫里还有点事要做,也没有什么能教诸位妹妹的,伺候皇上是本分,咱们只要尽了本分就好。”

    “是,潘昭仪说的不错,尽本分就好,但阖宫上下除了贤妃娘娘,只有你侍寝过,大家还是愿意听你说一说的,就不要推辞了。”闫昭仪坚持邀请潘辰的举动,一下子暴露了她闫家女人的强势,潘辰不以为意:

    “闫昭仪是说……大家想听我讲侍寝时的细节?这……多羞人啊,当时我就觉得挺疼……”

    闫昭仪被潘辰一言不合就开船的重口言论惊呆了,立马打住:“等,等等!潘昭仪你怎么这样?说什么呢?”语毕,闫昭仪难为情的转过了目光,一副尴尬的表情。

    就算是太后的亲侄女,闫昭仪也是个没经历人事的黄花闺女,乍一听潘辰口无遮拦的话,当然会不好意思,脸颊都红透了,而反观潘辰,仍旧一派天真的对闫昭仪瞪着她那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仿佛还带点委屈——不是你让我说的吗?

    闫昭仪忽然就明白太后对潘昭仪的评价是怎么来的,这潘昭仪不仅是块木头,还是块朽木();!真是想来往都没处落脚。摇摇头,闫昭仪为自己一时兴起打算结交潘辰的举动感到后悔:

    “算了算了,既然潘昭仪有事要忙,那就请便吧。”

    说完这话之后,闫昭仪不等潘辰回答,就让宫婢提着她的后裙摆转身离去了,潘辰对满头黑线的月落耸了耸肩,觉得自己说的还算纯洁,但可能无意中勾起了闫昭仪脑中的马赛克……不用去聚会卖笑,潘辰自然是回柔福殿了。

    在一旁静静待着的月落心中哀叹,自家娘娘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要是星霜在的话,又该说娘娘不求上进了,因为很明显闫昭仪刚才就是在拉拢自家娘娘啊,闫昭仪是太后的亲侄女,前途无量,跟她关系好点,对柔福殿总没有坏处吧。但月落不是星霜,她还没那个胆子教育潘辰。

    回到柔福殿中,就看见星霜背站在门边等着,瞧见潘辰走入,她低着头过来,二话不说就跪在地上,对潘辰磕头,潘辰看了一眼月落,月落赶忙上前扶起星霜,她却是不起,只听星霜情真意切的说道:

    “奴婢不敢起来,奴婢对不起娘娘。今早内廷司主事与婢所林姑姑一同找我,说要将我调去别的宫里伺候,奴婢不舍娘娘,却也不敢违抗调令,也是怕给娘娘招来麻烦,只好答应,娘娘,奴婢舍不得您。”

    潘辰还没说话,月落就惊讶道:

    “星霜姐姐,你要走啊?”

    星霜姐妹情深的望着月落,说道:“好妹妹,不是姐姐要走,是宫里的调令,各宫奴婢调配皆不由己,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娘娘今后就靠你伺候了,你可要连同我的份,将娘娘伺候好啊。”

    月落见她意已决,便不能再说什么,潘辰走上前来,对星霜道:

    “调令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知要调到哪里去,今后也要回来看看我和月落啊。”

    星霜见潘辰丝毫不挽留,笑容一冷,表面却是客客气气的:“回娘娘,说是要调去安和殿。”

    安和殿是闫昭仪的地方,正经的高枝儿。

    潘辰勾唇笑了出来,星霜有些心虚,立刻强颜:“娘娘,奴婢实在舍不得您,就算去了安和殿,心里也是向着娘娘的,只要娘娘不嫌弃,奴婢会时常回来看望娘娘的。”

    潘辰点头:“好,去吧。”

    星霜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到了潘辰的许可,以至于让她准备了好长时间的说辞都没处发挥,抿了抿唇,和月落抱了抱表示亲近之后,就头也不回的往自己南边儿的居所去了。

    星霜回房收拾东西,月落看了一眼潘辰,见她没什么反应,不禁问道:

    “娘娘为何一点都不阻止星霜姐姐呢?”月落知道星霜这是自己想走,宫里的调令并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发出的,从一宫调去另一宫里,星霜指定是下了血本的。

    潘辰从容一笑,对月落回道:

    “你永远也叫不醒装睡的人,同理,想走的人留也留不住,她的野心,我满足不了她。”

    说完这些之后,潘辰叹了口气,往寝殿走去,心里总感觉闷闷的,毕竟和星霜也相处了一年多,看见她毫不犹豫的舍弃了自己,就算潘辰再淡定,也会觉得有些难过,难过的她……晚上少喝了一碗粥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