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21章

    祁墨州走出寝殿,李顺等迎上:“皇上,今儿歇在柔福殿吗?”

    “不了。”祁墨州往后看了一眼:“回太和殿。”

    李顺领命躬身退到一边,祁墨州走下回廊石阶,往院子最南边的胡瓜藤那儿看了一眼,翠绿的叶子,金黄的花,长得特别茂盛,藤蔓沿着两根竹子交错搭建而成的架子往上攀爬,这种交替的绑法的确是比他之前看见的单排插、入地中的架子要牢固许多,至少不用担心架子被藤蔓和瓜压倒。

    潘辰穿好了衣裳,走出殿门,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哪里还有先前害怕的样子,祁墨州敛眸,到底没说什么,就领着李顺往太和殿走去,李顺不敢东张西望,跟着祁墨州就走,心里纳闷这位娘娘是不是说了什么得罪皇上的话,谁知道,这个疑惑等到了太和殿就给彻底否决了。

    祁墨州跨入太和殿的前一刻停下了脚步,对李顺莫名问了一句:“内廷司近日缺人吗?”

    李顺给问个突然,但良好的心里素质让他立刻反应过来:“回皇上,并未听说。”

    口中这般回答,在心中揣摩着皇上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祁墨州盯着李顺看了一会儿,李顺只觉得头皮发麻,就在他以为皇帝接下来就要龙颜大怒的时候,祁墨州又开口了:

    “潘昭仪宫里该添人了。”

    李顺如遭雷劈,僵立当场,随即跪在了地上,还没请罪,祁墨州就又说话了:“让内廷司给潘昭仪送些糖饴去,无需声张,传旨让工部侍郎入宫觐见。”

    说完之后,不等李顺领旨,祁墨州便面无表情的走入了太和殿内,李顺等到看不见皇帝之后,才敢颤巍巍的站起身来,不敢耽搁,火速就往内廷司去。

    内廷司里,李全给火急火燎的喊了过去,刚进门,迎面就给两个小太监抽了个大嘴巴子,将之打懵了,捂着脸给押到了在桌子后头喝茶的李顺面前,李全知道指定自己又犯什么错儿了,不问缘由,就给李顺跪下:“干爹,这是怎么了?您老可消消火();。”

    跪着走到李顺跟前儿,还没跪好,就给李顺一脚踹了:“柔福殿里,潘昭仪身边儿就一个宫女啊?你脑子里装的什么玩意儿?让你尽心伺候主子,你倒好,两手一摊,不闻不问是吧?”

    李全总算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小声解释:“小的问过潘昭仪,是潘昭仪自己个儿说不要……”

    “糊涂!潘昭仪不要是她的事儿,咱们能不给吗?得亏今儿皇上心情好,要不然,整个内廷司都得给你连累。”内廷司总管赵六趁势教训。

    李全觉得委屈,李顺懒得搭理他,对赵六使了个眼色,赵六就给李全提溜进了黑压压的里屋,是得好好的教教这些不省心的规矩。

    月落在院子里找李全找了一圈都没找着,眼看就天黑了,张能一个人提热水也提不了那么多啊。

    潘辰坐在葡萄架下,手上捧着个茶杯,却是不喝,靠在椅背上,望着天际那一轮薄薄的半月,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就是祁墨州变脸的样子,与他平日里那种冷很不一样,平日里的他虽然是面瘫,但对人没有攻击性,可是变脸之后,却是攻击性十足。

    典型的性格障碍,解离性人格分裂,平素出现的应该是他的主体人格。

    难怪潘辰进宫之后,就觉得宫里这个祁墨州,和她当初在街上看见的杀人祁墨州不太一样,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潘辰几乎可以肯定,那就是祁墨州的次体人格,可像这种次体人格,一般来说没有受到刺激的话,应该很少出现,那么今天,是什么刺激了祁墨州?难道是sex?不至于吧,第一次也没见他变啊……

    正一头雾水之际,月落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神:“嗯?怎么了?”

    月落弯腰看着潘辰:“娘娘,奴婢都喊您好几声了,问您话也不理,您在想什么呢?”

    潘辰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捧着的早已凉掉的茶杯,将之放在一边,笑道:“没想什么,你怎么了?问我什么来着?”

    月落盯着潘辰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将先前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奴婢是说,李全不见了,傍晚的时候还在,但到现在都没回来,不知道哪儿去了。”

    潘辰往门边看了看:“问问张能,他知道李全去哪儿了吗?”

    “问过了,李全走的时候,张能在锅房里,不知道是哪儿去了。”

    潘辰还在纳闷,就听见柔福殿外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内廷司赵总管亲自求见,潘辰让他进来,就见他身后跟着四个宫婢,后头还有两个小太监手里捧着金丝绒布的银制托盘,潘辰坐直了身子,赵总管没说任何废话,直接上来就给潘辰跪下磕了两个头,苦着脸说道:

    “娘娘恕罪,这几日奴才也是忙昏了头,娘娘身边的星霜姑娘走了,竟一时没找到合适的给娘娘配上,耽搁了这么几天,娘娘可千万别跟奴才计较。”

    说完这些之后,赵总管就让身后的两个小太监举着托盘上前来,将东西送到了潘辰面前,一只托盘上放的是几盒摆成梯形状的精致糖盒子,另一只托盘上则是一些燕窝补品。

    “奴才知道娘娘爱吃这些,特意带着来给娘娘赔罪了。”

    赵总管说话的时候,目光总是往左瞥,完全就是一副心虚的样子,不动声色站起身,拿起了一只糖盒子,打开后,果然看见成块的糖,想起来祁墨州下午问她的话,就知道这东西的来历了,盖上盒子,潘辰对赵总管抬了抬手,亲切道:

    “赵总管客气了,原也没什么事,还劳您走这么一趟。”

    见潘辰态度随和,赵总管觉得心理压力瞬间少了很多,腰杆子都直了一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