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22章

    赵总管对身后四个宫婢使了个眼色,宫婢便上前给潘辰行礼,赵总管腆着脸说:

    “娘娘,星霜姑娘走了,这四个宫婢是奴才亲自给娘娘挑的,您瞧着要顺眼,就留下使唤。”

    潘辰扫了这些姑娘一眼,不是特别漂亮,却也算齐整,这种不丑不美的类型,应该是最受后妃们欢迎的婢子了,潘辰却是摇头:“东西留下就算了,人的话,赵总管带回去吧。”

    赵总管脸色一僵:“娘娘,您就别跟奴才为难了。这么大个殿里,就这几个人伺候,奴才都心疼娘娘啊。”

    说完,赵总管做出一副苦瓜脸,还作势用袖子擦了擦根本就没有的眼泪,看着滑稽又可笑,潘辰不想和他废话,直接说道:“行了行了,人都带回去吧,上头问起来你就说我不喜欢你的挑的这些,将来有机会我自己挑合适的就成了。”

    赵总管有点为难:“娘娘,这……不好吧,要不人您还是留下先用着,将来若是娘娘有中意的,奴才再给娘娘安排就是了();。”

    总归一句话,就是一定要潘辰接受的意思,潘辰盯着他莞尔一笑:“人用着用着,就得用出感情来,回头哪个心再野了,赵总管一心疼,还得给她安排出路,我这儿也不是跳板,来一个跳一个,你说是不是啊?”

    潘辰的话说的轻声细语,可听在赵总管的耳中却如惊涛骇浪般,额头不由自主的沁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原以为这娘娘是绵软好说话的,没想到言语这样犀利,一下子就捏住了他的软肋,他心里后悔啊,前儿不该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替那没眼力的小蹄子周旋。

    干笑了两声,赵六也是识相,给潘辰抱拳躬腰:“是是是,娘娘既然这么说了,那奴才也明白了,只是娘娘可得尽快挑人,这宫里没人伺候实在不像个样子。”

    说完这些之后,就行礼退出了柔福殿,潘辰等着他们离去之后,喊来月落和张能低声说道:

    “去内廷司问问,看李全在不在那里。”

    赵总管不会无缘无故给她送人和东西来,必然是祁墨州交代李顺说了什么,李顺找了内廷司麻烦,内廷司才火急火燎的过来处理,而李全是柔福殿的人管事,内廷司也肯定得找他的麻烦。李全那小子虽说对她也有些轻慢,到底没有像星霜似的生二心,只想混日子罢了,若受这件事牵连,潘辰心里不会好受。

    月落和张能对望一眼,领命就去了。没多会儿,回来复命:

    “娘娘,内廷司那儿说李全去过,可早就该回来了,问不出什么来?”

    潘辰心中这才开始真正的担忧,想了想后,对月落问:“宫里一般怎么处置犯了错的人?”

    “娘娘您问这个干什么呀,宫里那些手段脏着呢,说了怕您害怕。”张能是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儿,因为净了身,十七八岁了也没长胡子,看起来圆乎乎的。

    “李全可能给关了起来,也许还动了刑,你们想想他可能被关在什么地方,到底是咱们院里的一条命,能救的话,还是要救的,别耽搁了。”

    潘辰这句话一出来,月落和张能都愣住了,不敢怀疑自家娘娘的话,张能犹豫片刻,主动说道:“宫里太监宫女犯了事,要是小事直接由掖庭司打一回腿肚子,要是大事就得上内廷司去领罚,要内廷司也管不了的话,就得去刑司了。”

    张能说了这么多,却没告诉潘辰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得罪了贵人,给莫名其妙的解决了,这种可能的话,一般短时间内连尸体都找不着。

    “娘娘,李全犯了什么事?”

    潘辰没有回答,心里想着李全犯的事情,总不至于要去刑司,既然已经惊动了赵六,那李全必定还在内廷司中,对他们说道:“一个人先去掖庭司和刑司问一问,看李全在不在,若是那两处没有,那就继续去内廷司问,赵总管要为难你们,你们就说我吩咐的,让他来找我。”

    “是,娘娘。”

    第二天,李全还是没回来。

    潘辰去康寿宫请安,去了之后就明显感觉大家的眼神不对,尤其是是宋婕妤和沈淑媛,眼睛里似乎长了刀子,用眼神将潘辰上上下下都剐了个遍,潘辰只当没看见,规规矩矩的给贤妃,淑妃和淑媛行礼,然后就坐到后排的位置上去了。

    “哎呀,皇上可真是宠爱潘昭仪,连着好几回就只去她一人宫中,也不知潘昭仪使了什么手段,也说出来让大家学学,总得雨露均沾不是?”

    太后还没有来,沈淑媛就先酸起来了,她年纪最大,说的话也最大胆。潘筱抬眼看了看她,沉声说道:“沈淑媛慎言。”

    沈淑媛本来就不服潘筱,可也没忘记自己位分,撇了撇嘴,轻声道:“到底是一家子姐妹,这就帮上了();。”

    宁淑妃看了看潘筱,主动站出来指责:“沈淑媛可别坏了规矩,你也算是旧人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沈淑媛被宁淑妃当面给了没脸,觉得挺没面子的,不敢和她们顶嘴,就将目标转到了潘辰身上,奈何潘辰心里装着事情,李全始终一夜了,问了好些地方,都说没见他,总觉得那小子凶多吉少了。对于沈淑媛的怒目相对,潘辰只鼻眼观心做入定状,气得沈淑媛牙直痒痒。

    潘筱的目光也扫向了潘辰,不着痕迹的紧了紧下颚。

    宋婕妤最是活泼,目光盯着潘辰,可身子却坐到了闫昭仪身旁,说话的声音很小,却又能让所有人听见:“咱们嫡出的小姐,在这些方面,自然是不比庶出的,有个会勾人的狐媚子娘在,从小就受了熏陶,哪像我们,从小学的都是礼仪教条,现在可不就是要吃亏些吗?”

    宋婕妤说这些话那都是想好了的,放眼整个康寿宫里聚集的娘娘,只有潘昭仪和杨良媛是庶出,其他应该都是嫡出,杨良媛她不看在眼里,伤就伤了,主要是想膈应膈应潘辰,要是能就此团结出一个嫡出的派系来,那今后对她在后宫行走总是有利的。

    潘辰心里不耐烦,却也没有站着不动挨打的觉悟,抬眼惊讶的看了看宁淑妃,然后对宋婕妤摆了摆手,故作天真道:

    “宋婕妤不好这么说的,我也就罢了,生来庶出没办法,可淑妃娘娘身份高贵,她的母亲虽说是宁王的妾侍,可怎么也不该是勾人的狐媚子啊,再说了,宋婕妤要觉得妾侍都是狐媚子的话,那还入宫来做什么婕妤呀?”

    宋婕妤被潘辰这番话说的整张脸都绿了,康寿宫里的气氛也很微妙,淑妃的脸色尤其不好,因为她是被二次伤害的,亲娘是宁王妾侍,自己是新帝妾侍。宋婕妤自作聪明,打算羞辱潘辰的一番话,没想到最后却将后宫中所有的妃嫔全都给数落进去了,宫里的娘娘又如何,除了皇后娘娘,其他谁敢说自己不是妾侍?闫昭仪冷冷瞪了一眼身旁的宋婕妤,宋婕妤心虚,哪里还敢和她亲近,站起身来,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低头绞手帕,不敢出声了。

    康寿宫的气氛一时凝滞不已,太后的到来才让宫里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下,她扫了一眼潘辰,昨天晚上,太后就等不及给潘辰送去了避子汤,潘辰自然不会推辞,很爽快的就喝了,估计王福全回康寿宫后,把潘辰的表现跟太后说了,所以,现在太后看潘辰的目光倒不是很刺,还当众夸赞了一番潘辰,赏了一对玉石蝴蝶的簪子。

    开完了例会之后,太后将潘贤妃和闫昭仪留下,其他人跪安。

    潘辰难得率先出宫,淑妃经过她身旁时,潘辰退后一步,淑妃沉着声说道:

    “真是人不可貌相,潘昭仪看着老实,实则却是奸猾老道,从前还真是小瞧你了。”

    潘辰不想挑事,鼻眼观心:“妾身不懂淑妃娘娘的意思。”

    宁淑妃冷哼一声:“哼,不懂便不懂吧,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潘辰低头后退,在宁淑妃的怒目追视中,匆匆离开了康寿宫,往柔福殿走去。

    回去之后,张能已经在门口等她,看见她就小跑过来:“娘娘,三处地方都找过了,全都说没看见李全,内廷司的小黑屋奴才也使钱托人去看过,的确不在,李全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

    “凭空消失?”潘辰重复张能话里的这个词语,反复咀嚼,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这样近,她不是没看过死人,可是像李全这样在她身边伺候了这么长时间的人,可能因为她的缘故而受害,这感觉就完全不同了,肩上的责任压得她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