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25章

    因为祁墨州的强行干预,潘辰在后宫之中名声大噪,穿越过来后第一次体验到了人生的高、潮。如果不是时代背景不对,她都要觉得自己这是要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了。

    然并卵,现实却不是潘辰想象中那样美好。

    第二天开例会的时候,她就深刻体会了一把被老板眷顾后,来自其他同事好奇又惊诧,带着些许疑惑和一丢丢愤怒的目光,虽然她们表面上都在笑。

    她们笑,潘辰也就只好笑了。

    相比于沈淑媛和宋婕妤对她毫不遮掩的质疑,潘贤妃和宁淑妃的段位还稍微高一些,一如既往的漠视,而两人之中,又数贤妃更淡定,淑妃则是故意不看潘辰,昨天开始她宫里的人就被内廷司的人逐一盘问了,她心情差些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最让潘辰觉得意外的,还是太后的态度。

    “近日后宫之中发生的事情,哀家也听说了,柔福殿的人管事失踪,最后又被找回,内廷司来回禀哀家,真是没想到在这后宫之中,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贤妃,你督管不利啊();。”

    太后单刀直面点名了潘筱,只见潘筱从容而起,福身请罪:“是,臣妾督管不利,皇上已下旨,罚奉六个月,以儆效尤,臣妾有错,自当受罚。”

    潘筱这句话表面上看是认错,可是潜台词却是想对太后说:皇上已经罚我做义工六个月了,你还想咋地?

    太后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潘筱话里的潜台词,反正是不着痕迹的白了她一眼,潘筱退回自己的座位之后,太后又对缩在后面的潘辰招招手,潘辰顶着压力上去,给太后牵住了手,心疼的拍了拍:

    “这回的事情,你受委屈了,放心吧,内廷司已经在查了,不管这背后是哪个宫里的人所为……”此处应该有掌声,因为太后的目光直接看向了宁淑妃,宁淑妃脸色铁青,到底是没敢拍桌子起来跟太后干,而是选择忍气吞声,两手躲在袖子里互掐。

    “哀家和皇上都会替你做主。”太后对潘辰语重心长的说道:“这回的事情,哀家可真是没有想到,皇上素来不管后宫之事,可为了潘昭仪居然破例,可见潘昭仪伺候的很不错,今后可要继续保持,在这后宫之中,只要你能把皇上伺候好了,其他事情都不重要。”

    太后看着是对潘辰说这句话的,可是目光却是撇过了刚入宫的那几个新人,以宋婕妤为首,脸上露出了愧疚和反省的神情,太后这是借潘辰的受宠,来指出宋婕妤她们的‘不努力’,真是拉的一手好仇恨啊。

    可太后都这样说了,潘辰能怎么样呢,祁墨州存心坑她,她胳膊拗不过大腿,只能让他坑啊,脸上堆出了笑,娇羞答道:

    “是,妾身一定会谨遵太后之意,好好的……伺候皇上,以报答皇上和太后娘娘的厚爱。”

    潘辰算是看明白了,太后闫氏这个人吧,其实就是想找个女人拖着祁墨州在后宫,而这个女人呢,身份不用太高,因为身份不高,所以不用担心受宠以后被封皇后,之前说过,太后其实对祁墨州的性格还是有些了解的,就好像上回宋婕妤那次,她看着是好心去送寝,其实就是想给宋婕妤一个下马威,而这能不能说明,太后就是想打压宋婕妤呢?其实也不一定,相反的,潘辰后来想想,太后之所以那么对宋婕妤,说不定还是有点要栽培的意思,只是在真正栽培她之前,让她受点挫折,不要仗着美貌太高调了,总而言之,太后是个矛盾的个体,既希望皇帝流连后宫,荒废政务,却又不希望他和她不满意的女人生孩子,这就是为什么潘辰每回侍寝之后,太后都迫不及待给她送避子汤了,太后这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啊。

    “嗯,好孩子,就这可人疼的模样,别说皇上了,就是哀家都忍不住想疼你。来人呐,将哀家年轻时戴的那一副手钏拿过来,哀家要赏给潘昭仪。”

    潘辰佯作推辞:“太后盛情,臣妾不敢收。”

    一个穿着青色比甲的嬷嬷呈送上来一个金丝绒布的托盘,上面放着一只精致的盒子,盒子精致到,让潘辰这个不怎么财迷的人都有些期待里面的东西了,盒子打开之后,露出一副纯银雕花的手钏,额,怎么说呢,潘辰是真心觉得这手钏配不上这个盒子。

    太后看见之后,脸上却满是回忆的忧伤,拿起了盒子对潘辰说道:

    “这还是大行皇帝娶我之后,送给我的东西,如今看来,还是有些感动的。”

    潘辰是个颜控,对东西的评价就是好看和不好看,这东西明显不太好看,可太后强行为这个东西加持情感牌,她就不能嫌弃了,就算东西不好,那也是大行皇帝对太后的一片心意,而这个想法,一直跟随着潘辰好长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太后所谓的这种大行皇帝的东西,多如繁星,几乎后宫妃子,人手一只,要都是大行皇帝送的,那几乎可以想象,大行皇帝和闫氏相处,没干别的,净送东西了,不过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潘辰双手举过头顶,虔诚的接过了赏赐,然后谢过太后,转身接受众妃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那些如芒刺在背的目光让潘辰感觉像是从刀尖儿上滚过来一回似的,心有余悸啊();。

    太后赏完了潘辰之后,目光如刀的又扫过一眼淑妃,然后才宣布例会结束,由两个嬷嬷,四个宫婢簇拥着去了内间。

    潘辰站起身来想赶紧走,可刚站起来就被闫昭仪给喊住了:

    “潘昭仪留步,我早前就听太后说先帝送给她的这个东西,一直想看,可太后总是不许我看,今儿东西给了潘昭仪,不知道能不能让我一饱眼福呢?”

    潘辰心道,只要你别喊我,东西给你都成。僵笑着把东西递给了闫昭仪,闫昭仪身后聚集了那些位分低的娘娘,似乎全都对太后赏赐大行皇帝送的手钏很感兴趣的样子,潘辰以为她们看见之后会失望,可是当盒子打开的那一瞬间,这些平时看起来挺正经的姑娘们,用她们的颜艺向潘辰展示了一番‘浮夸’这个词的终极奥义。

    一婶儿的浮夸都没你们浮夸好不好?

    “哇,好漂亮啊。”宋婕妤带头,然后就是此起彼伏的夸赞,闫昭仪将一只手钏拿起来细看,然后其他姑娘饥、渴的目光中,将手钏放回了盒子里,递还给了潘辰:“多谢潘昭仪,太后对你可真好,好的连我都要嫉妒你了。”

    闫昭仪这个人吧,怎么说呢,性格比较开朗,说话风趣,很得人气,闫家那么多姑娘,选择把她送进宫来,不是没有理由的,她不像潘筱高傲,不像淑妃狭隘,不像沈淑媛莽撞,不像潘辰……傻,总之就是个综合条件过硬,太后和闫家一心要捧上后位的对象,和潘辰这种送进宫里来做炮灰的不是一个档次。

    “是啊是啊,太后对潘昭仪可真是打心眼儿里疼爱,我们这些不受宠的,就没潘昭仪的好命了。”宋婕妤酸不溜丢的说了这么一句,自从上回她的名言伤了所有人的脸面之后,闫昭仪对她就没有以前那么亲近了,此刻更是站在潘辰的一边,对宋婕妤说道:

    “都是后宫姐妹,宋婕妤不用这样争锋相对,只要你安分守己,还怕没有宠吗?”

    宋婕妤敢挤兑潘辰,却是不敢挤兑闫昭仪的,潘辰根基浅薄,和贤妃不同,得罪了就得罪了,一个庶出能有多大能耐?可闫昭仪不同,用膝盖想也知道太后让她进宫来的目的。

    既然不敢回嘴,那宋婕妤只好行礼退下了,其他几个围在旁边看的婕妤和良媛也都跟着退场,闫昭仪做好事不留名,对潘辰点头微笑过后,也就走出了康寿宫。

    潘辰低头将盒子盖好,一抬头,就看见淑妃满脸铁青的站在她面前,一言不发,就在潘辰以为她要上演生化危机的时候,淑妃忽然变脸,一扫阴郁,对潘辰假兮兮的笑了笑,说道:

    “皇上和太后对妹妹厚爱,妹妹可得珍惜机会啊。”

    潘辰哪里听不出她话里的威胁,想起了李全的惨况,对于一个无辜的人,她都能痛下杀手,可见她在上位太久,久到忘记了尊重生命,一个冷酷无情的上位者,带着天生的血统优越感,觉得自己凭着血统的优越,就能将卑微的人都踩在脚底,她是前朝公主,骨血里带出来的冷酷,碾死一个人和碾死一只蚂蚁对她来说,可能意义都是一样的,潘辰不得不说,淑妃这个人,依旧沉浸在过去的辉煌之中不能自拔,在她的潜意识里面,还把自己当做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不愿意承认自家大门已经被祁氏攻破,她和潘筱是一路人,因为两人都自觉高贵,骨子里瞧不上泥腿子出身的祁氏,总觉得凭自己高贵的身份,不该屈居在这样的位置上。

    潘筱的话,潘辰觉得无可厚非,因为潘筱的身后有整个潘家撑腰,潘坛如今还是丞相,潘家依旧鼎盛,所以,潘筱有高傲的资本,可是宁淑妃就不一样了,她到今天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为亡国公主的自觉,一个人一旦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变得没有自知之明,这无疑会加速她灭亡的速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