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27章

    潘辰像是被秋风扫过落叶般,软趴趴的趴在床上,浑身上下像是被人拆开又装上,痛并快乐着。

    祁墨州神清气爽,侧躺在一旁,单手撑着头,看着潘辰面色红润的喘气,每个动作表情似乎都让他感觉到舒服,不得不说,用起来真的很顺手,祁墨州伸手撩过潘辰的秀发,放在手中把玩:

    “刚才朕与你说的,你可听明白了?”

    潘辰腰酸背痛,抬眼看了看祁墨州,挣扎着从软枕上爬起来,用丝绸被子遮盖自己的门前风光,用无比真诚且谦逊的态度,认真对祁墨州说道:

    “皇上,您这是为难臣妾,臣妾就是个胸大无脑的笨蛋,实在担不起那个责任啊,说白了,臣妾要真那么做了,可就就离死不远了。”想起后宫里那些手段,潘辰就不寒而栗。

    刚才在潘辰意识有些涣散的时候,祁墨州和她说了些话,总结出来的中心思想就是:做靶子,让后宫团结起来对付她,别那么乱,惹他心烦。

    潘辰只想对他说一句:渣!

    这个要求听起来简单,可是潘辰哪里会不知道,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就是难上加难了,她当然不敢随随便便的应承下来,这就好像是把义务兵当雇佣兵用,性质完全不同,所承担的风险和利益更是天差地别,她要真答应了,可以想见,今后她就等于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起了刀口舔血的营生,这和她的最终愿望——当个被老板遗忘的极地员工,背道而驰啊。

    祁墨州的目光在她光滑的肩头流连片刻,听她评论自己‘胸大无脑’,简直想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脑中比划了一回,才将注意力回到她的脸上,见她一副就连头发丝儿都透着一股子不乐意的模样,和他当年养的那只小土狗不高兴时一模一样,不禁想笑,一句话打碎了她的最后挣扎。

    “做不做的,你现在也离死不远了。”

    云淡风轻一句话成为了压死潘辰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让潘辰垮下了肩膀,算是默认了祁墨州的话。

    是啊,她近来这么出风头,又是独宠,又是撑腰,又是赏赐的,要是身份高一点也就罢了,人家想弄死你的时候,至少顾及一下你的背景,可偏偏潘辰只有背影,人家不搞你搞谁?就淑妃那草菅人命的性格,潘辰不寒而栗,最关键的是,淑妃就是草菅了人命也不用负刑事责任,到时候她要给搞死了,皇帝再派内廷司追究,淑妃分分秒秒的推个人出来顶罪,潘辰做了冤魂,连个哭诉的地方都没有。

    祁墨州那句话的意思明摆着了,做,他罩着她,那么她还有一线生机;不做,就等着彻底死球吧。

    看着祁墨州那好整以暇,极其有绅士风度的等她思考结束,一点都不催促的样子,活脱脱一个纯爱小说里的渣攻形象,分分钟想叫人掀桌干死他!

    潘辰给磨掉了志气,乖乖的低头卖软,祁墨州见她终于服了,那样子就差呜咽咽的声音,完全就是心情不佳的小动物,忍不住伸手摸上了她的头,像逗小动物一样,轻轻拍了拍。

    潘辰感觉祁墨州的手在头顶轻拍,他这个动作太具有定向针对性,这是把她当猫啊,还是当狗啊……反正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人();!潘辰觉得被侮辱了,然后毅然决然的……

    投入了饲主的怀抱,在他怀里像个小蚯蚓似的扭动了两下,算是撒娇卖软,彻底服了他的意思。

    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年头混口饭吃太难了,混口好饭吃难上加难,不仅要贡献*让老板开心,还要替老板安后宫,定江山,这些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学萌宠卖萌求生存,祁墨州这个主体性格虽然没有他的次体性格那么有攻击性,可一招一式,一字一句全都是攻人软肋的软刀子,扎进去的时候没啥感觉,只有等□□的时候,才会血淋淋的。

    祁墨州搂着潘辰,享受她的臣服与乖巧,低声笑道:

    “朕就当你是同意了,今后该怎么做,懂了吗?”

    潘辰听着祁墨州的心跳,在他的胸腔间闷闷的说道:“臣妾知道该怎么做了,请皇上放心吧,从今往后,我一定会做好一个合格的靶子,让姐妹们都凝聚成一股绳儿……”

    潘辰的声音在静谧的空间里显得空灵,祁墨州听着听着就觉得意识有些悠远,脸上挂着的笑渐渐的隐下,目光凌厉起来。

    说完自己的一套保证之后,潘辰没等到祁墨州的回答,抬头往上看了看,还没看见祁墨州的脸,就觉得自己身下一空,原本好好抱着她的祁墨州猛地起身,硬生生的让她从怀里掉了下去。

    潘辰吓了一跳,揉了揉有些扭到的肩膀,看着祁墨州一声不响的穿衣服,不禁问道:

    “皇上怎么了,是有要紧的政事处理吗?”

    祁墨州沉默不言,穿好衣服之后,才回过头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潘辰,冷冷说了一句:“把衣服穿上。”

    这姿态,这神情……潘辰心中警铃大作。三下五除二的就掀了被子,手忙脚乱的穿衣裳。

    祁墨州不想看她这慌乱的样子,转身就走出了潘辰的寝房。

    潘辰火速将衣裳穿好之后,也跟着出去,边走边低头系腰间的绳结,一抬头就看见祁墨州正坐在她厅中的主位上,面无表情的吃着潘辰先前端出来的茶酥饼。

    这下,潘辰几乎是可以断定,祁墨州的次体人格又出来打酱油了!并且,让潘辰感到惊讶的是,祁墨州这个次体人格和他的主体人格,不仅仅是形态和性格上的区别,居然连口味都很不一样。

    先前祁墨州只咬了一小口茶酥饼,因为潘辰加多了蜂蜜,所以酥饼非常甜,遇到不喜欢吃糖的人,吃一口都是折磨,可眼前这个次体性格的祁墨州,吃了一个又一个,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把银盘上的茶酥饼全都吃完了,这种口味问题,是无论如何都装不出来的,而且对潘辰这种身份,祁墨州根本就没有假装的必要。

    祁墨州吃完了茶酥饼,又急吼吼的对着茶壶吹了一壶薄荷茶,姿态豪迈,和他此刻的人一样,杀气腾腾。

    猛地察觉一旁的潘辰,一眼瞪来,潘辰简直吓得想跳一跳,愣是给忍住了,祁墨州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眼神阴冷的仿佛能拧出水来,潘辰咽了下喉头,硬着头皮去到了他面前,对他展颜笑了笑,说道:

    “皇上觉得这茶酥饼味道如何?这可是臣妾让御膳房特意做的,要是您没吃够,臣妾再给您取一些过来。”

    潘辰大学的时候,接过一单双重人格的单子,她知道在这种有攻击性的人格面前,一定不能流露出丝毫的威胁,因为一旦他们觉得你对他有任何威胁,那么,他就极有可能暴走,变成你的巨大的威胁,所以,活命第一招:自然温顺。

    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潘辰觉得自己就像是混迹在恶鬼面前的人,要装鬼,还不能让鬼察觉你的不对。人生太难了。

    也许是潘辰表现的太正常,这一回祁墨州的次体性格没有暴走,而是瞥了她一眼,冷冷说道:“不必。”

    谈话终结。

    潘辰觉得自己忽略了这个人格的直观性,次体人格的视角和思维都很直接,往往不会迂回交谈,潘辰边走边想,大着胆子走到祁墨州面前,祁墨州阴冷的目光扫过潘辰的脸,潘辰只觉得像是被一头野狼盯住,这个时候要是她拔腿就跑,可能等待她的就是被咬断喉咙,强行冷静,压下想跑的冲动,终于等到了祁墨州再度开口:

    “你叫什么?”

    潘辰的呼吸一窒:“臣妾叫潘辰,是丞相潘坛的庶出女儿,家里排行第七,入宫做的是昭仪,我还有个姐姐,叫潘筱,家里排行第四,她是嫡出的小姐,和臣妾不同,皇上还是太子之时,她就嫁入太子府做了侧妃,现在则是贤妃……”

    潘辰难得有个说话的机会,就想趁着还有勇气的时候,一次把祁墨州接下来可能会问的话全都说完,可没想到,她还没交代清楚,祁墨州就打断了她:

    “啰嗦。”

    潘辰身子一震,果断闭嘴。

    空间再次恢复静谧。

    可就在这个时候,柔福殿的外面却传来了一声茶碗碎裂的声音,在这静谧的环境中显得特别突兀,潘辰只觉得今天这是第三次被吓了,就快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了。

    祁墨州猛地一个回神,对上了潘辰的惊恐目光,他打量潘辰,潘辰也在打量他,眼神清明,神态温和,戾气消散,祁墨州的主体性格又回来了!潘辰简直不知道是该谢谢院子里突如其来的那一声,还是觉得遗憾了……她是个心理学博士,对这种疑难杂症的心理状态,特别感兴趣,只可惜,机会稍纵即逝。

    祁墨州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还有潘辰那见了鬼的表情,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无奈的捏了捏眉心,站起身来,走到潘辰面前,居高临下的说道:

    “朕……又犯病了?”

    潘辰轻轻的点了点头。

    祁墨州呼出一口气,转过身往门边走去,从里面将门打开,李顺赶忙从院子里小跑到跟前儿,弯腰抬手,给祁墨州做扶手,动作专业,难以超越。

    祁墨州将手搁在李顺胳膊上,对潘辰说道:“朕不想别人知道,否则……你懂的。”

    潘辰又惊恐的点了点头。

    祁墨州对潘辰的反应很满意,伸出另一只手,在潘辰的脑袋上又轻轻的拍了两下,看潘辰神情古怪,便知道她今儿肯定吓得不轻,收回了手,往石阶走去,潘辰跟在他后面相送,一直把他送到了柔福殿门外。

    祁墨州正要抬脚离开,却又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头来,在潘辰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让潘辰的整个耳廓子都彻底红了起来。

    看见潘辰这个反应,祁墨州才在仆婢簇拥之下满意的离去,潘辰盯着祁墨州远去的背影,气得简直想对他比中指啊。

    祁墨州在她耳边说:你对自己的形象判断有误,胸大无脑这个词,并不适合你!

    潘辰:凸。

    我平胸,我骄傲,我为国家省布料!碍着你什么事儿了?痴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