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28章

    潘辰站在有点模糊的黄铜镜子前搔、首弄姿,展现自己的曲线,一会儿上摸摸,一会儿下摸摸,觉得自己身材挺好。

    月落给潘辰打水进来,看见潘辰的这些奇怪举动,走过来问道:“娘娘,您在看什么呢?”

    潘辰回头,目光从月落的脸上一路下滑,到她胸前挺起的地方,默不作声的与月落站成一条线,挺起胸膛和她比了比,月落本来就瘦,胸前更是没什么看头,潘辰暗爽在心,瞬间从倍受打击中恢复了自信。

    可怜月落根本不知道自家娘娘的邪恶心思,还天真无邪的对潘辰问道:

    “娘娘,您干什么呢?快来洗脸吧。”

    说完就将水盆放到了黄花梨的洗脸架子上,招呼潘辰过去,潘辰走过去,月落伺候她洗脸漱口,打理完之后,潘辰坐到梳妆台前梳头,月落收拾了东西就要出去,走到门口还被潘辰喊住了,月落转头问:

    “娘娘,还有什么事吗?”

    潘辰抿唇沉吟片刻:“嗯……中午吃猪肘黄豆汤。”

    月落记下潘辰的话,毫无所觉:“哎,奴婢知道了。”走出房门的时候,月落心里还在犯嘀咕,娘娘怎么突然想吃那么油腻的东西呢?潘辰却在月落出门的那一刻,小岳岳般偷笑了起来。

    ********

    祁墨州打定了主意要把她当靶子了,皇上来后宫,只认准柔福殿牌儿。弄得潘辰很无奈的同时,也觉得自己可能离死不远了。

    太后想找存在感,每天让这些后妃们去她宫里请安,这个时间段潘辰从前只要瞌着眼皮子混一会儿也就过去了,可是现在嘛,得把眼皮子瞌的很低很低才能混过去();。

    得亏潘辰脸皮厚。

    其实听多了也觉得没什么,因为这些千金小姐们出身高贵,接触社会不多,所以埋汰人的词汇量也很贫乏,可能也就是二级乙等的普通话水平,刚过基础分数线,说来说去就是那么几个点,无非就是潘辰床上技术好,会勾男人,比较有创意一点的,大概就是说她给祁墨州施展了妖法,她是妖精变的云云,古人也就能拼拼底蕴,但想象力的话嘛……就很局限了,怪力乱神,有神论,习惯性把一切她们无法理解的事情全都归咎到神明鬼怪身上去。

    一来二回的,潘辰就很荣幸的,得了个‘潘妖’的别称,虽然把月落气的个要死,但潘辰个人倒不是很介意,妖精这个词吧,发展几千年以后,也不算是一个多难听的贬义词,甚至还带着某种无法超越的艳羡,这么一想,潘辰心里就痛快多了。

    “潘昭仪受宠,自有她受宠的理由,不管位分高低,首要就是把皇上伺候好了,哀家读书不多,但也知道有一句话叫做:学无止境,学海无涯,位分高的要对潘昭仪不耻下问,位分低的要向潘昭仪多多请教,从潘昭仪身上吸取优点,这个皇上才会多多驾临后宫,潘贤妃,你说哀家这番道理说的对还是不对啊?”

    太后一如既往给潘辰拉仇恨,潘辰心里很想骂她,可表面上还要保持微笑,笑容中还必须透出一副先进少先队员,三好学生的自豪,明明知道这些女人心里在怎么埋汰她,却还是要装出傻兮兮,我看不出来你们怎么想我的样子,好累。

    “太后说的有理。”潘筱淡淡然的回答,说话捏着气,让太后永远都别想在她身上找到存在感,太后对她恨得牙痒痒,可又拿她没办法,转而看向了闫昭仪:

    “你们可都长点儿心,跟潘昭仪好好学学怎么伺候皇上,唉,你们要都受宠了,哀家才能更高兴,听明白了吗?”

    闫昭仪带头站了起来,对太后行礼回答:“是,臣妾知道了,定向潘昭仪请教。”

    潘辰:……满头的汗!

    见妃子们听话,太后也没啥好责怪她们的了,叹了口气:“你们也别怪哀家啰嗦,下个月就是见宫日,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哀家最为难的时候,相信你们也该知道为什么,既然都入了宫,那就拿出点精神来,其他一切都是假的,挣到了皇上的宠才不枉你们家里千辛万苦把你们送进宫,好了好了,其他的话,哀家也不说了,你们各自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说完这句话之后,众妃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出头说话,潘辰只觉得自己头上的刀子更多,更近了……太后简直是祁墨州的神助攻,现在大家肯定如祁墨州所愿,团结一气,拧成一股绳,恨上了潘辰这个出头鸟。

    “潘昭仪也是,有什么秘诀不可藏私,知道了?

    潘辰傻笑之后,点点头:“是,臣妾……绝不藏私。”

    太后就喜欢潘昭仪这样又傻又听话的,太后是真想让后宫拖住皇上,潘辰做到了,并且还很配合的消除了太后的后顾之忧,不想生孩子的妃子都是没有野心的,这一点,潘辰也做到了,太后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开完了早会,太后就休息去了,几个激进分子又开始了例行轰炸:

    “潘昭仪答应太后要教我们,你倒是教啊。”沈淑媛一副等着看笑话的样子。

    “呵呵,淑媛姐姐这不是为难潘昭仪嘛,她要怎么教,难不成还把咱们都拉到她的寝房中去吗?”说话这么奔放,不用看脸听声音,就知道是宋婕妤。

    “哼!”

    一道香风经过,宁淑妃白了潘辰一眼后,就跟着目不斜视,面无表情的潘筱甩袖离开了,因为李全的事情,宁淑妃最近低调了一些,重大场合才露面,其他时候,也就和潘筱走的近些();。

    淑妃离开之后,闫昭仪才说了句公道话:“好了好了,咱们就别为难潘昭仪了,今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去请教请教潘昭仪,多问问她的意见,总是没错的。”

    闫昭仪的话,大家还是很信服的,可潘辰听了就觉得不幸福了,当即发声道:

    “其实也没什么,姐妹们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就出个教程,人手一份,这样大家不就都明白了嘛。”

    众妃面面相觑,闫昭仪不懂发问:“教程……是什么?”

    “哦,就是教导过程,我把我伺候皇上的经验全都一条条写下来,写完之后,就交给诸位姐妹,这样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花厅中的气氛似乎停滞了一会儿,众妃全都一副被潘辰的话噎的说不出话,或者是槽点太多,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的表情,宋婕妤的心里素质最好,第一个反应过来,用难以置信的音调对潘辰问:

    “潘昭仪……要把……写下来?”

    宋婕妤省略掉的话,潘辰看懂了,必须都是要打马赛克的画面啊,太污了!

    闫昭仪也不敢相信:“这个,不太好写吧?”

    潘辰拍着胸脯保证:“好——写!诸位姐妹就等着吧,最迟三天吧,我一定把教程给大家写出来,然后分享到诸位姐妹手里,人人有份。”

    诸位妃子突然发现,她们面对这样‘大方’的潘昭仪,居然集体失语,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内心对潘辰的印象急速扭转,不齿与轻蔑齐飞,放、荡与怪异并重,总之,每个人脑中都被迫因为潘辰的这几句话而有了和谐的画面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心照不宣的样子。

    潘辰从她们的表情,就能脑补出十万字自己和祁墨州的小x文,不得不说,为了自由和生存,她实在是太拼了。

    好不容易从众妃眼前脱身,潘辰一路疾走回了柔福殿,坐在葡萄架下呼吸新鲜空气,月落给她递了杯水,潘辰咕嘟咕嘟一口就喝了下去,然后把空杯子递还给了月落,二话不说,拔腿就往小书房走去。

    大概过了两天,潘辰终于把教程写了出来,写心理分析,潘辰很在行,区区一篇归纳性论文题材的稿子,几乎没什么障碍就信手拈来了,一路引经据典,洋洋洒洒,密密麻麻写了足足有三十页纸,归纳类别,条理分明,以女人的‘德言容功’为基础材料,加入一些自己的看法,保证中心思想不偏激,理论规矩,三观附和当代思想,正确鲜明,起到引导却不误导的作用,末尾几页,还私人加了些干货:《潘昭仪的衣容搭配》,《潘昭仪的妆容分解》和《潘昭仪的饮食习惯》等内容,务必做到从里到外,不留一点私货,把自己的一切全都分享出去。

    因为数量庞大,潘辰嫌手写太累,就让张能拿去了拓印司,拓印了二十份出来,第三天的时候,就如约把教程带去交到了众妃手中,就连太后都有一份。

    太后闫氏没想到潘辰这么刻苦认真,随手翻看了几页,发现居然写的还很不错,全程无尿点,引经据典,思想毫不偏差,规规矩矩,找不出什么不妥的硬伤。

    “写的不错啊,潘家到底是百年世家的底蕴,就连潘昭仪这样的庶出,都写的一手好文章,不错不错。”

    太后闫氏说完之后,就把一沓纸交给了身旁的嬷嬷,嬷嬷躬身接过站到一边。

    潘筱原是不想看的,但太后那么说了之后,她也将手边的纸张拿起来翻看,看了几行之后,抬头看了一眼潘辰,然后就将东西合上,不再继续,而其他妃子,也全都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她们哪里想到,潘辰出的所谓教程,是这些冠冕堂皇的东西呀!还以为……咳咳,真是的,谁要看她的穿衣打扮和生活习惯呀!差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