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34章

    赵嬷嬷提起了潘坛,潘辰冷哼一声:

    “寒心?当初你们送我入宫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会寒心?”

    赵嬷嬷还想说话,却被孙氏拦住,孙氏道:“为家族的利益牺牲,是你应当应份的,与我说什么寒心,岂非可笑吗?”

    潘辰不愿意与孙氏纠缠在这个话题上,沉默不语,孙氏见她态度稍微软了些,又继续说:

    “想必你也知道,今日本该是你姨娘来见宫,就因为你这段时间的表现,我才不得不替代她入宫来提点你几句,别得意忘形,掂量掂量自己是什么身份,别为了一时的风光,毁了你姨娘的后半生。”

    潘辰听孙氏提起了柳氏,暗自攥紧了掌心,面上却是不露声色道:

    “母亲是想把我姨娘如何?”

    孙氏勾唇一笑:“我不会把她如何,只是提醒一下你,别以为自己翅膀硬了,我就奈何不了你。你以为皇上宠你,你就能无法无天吗?男人嘛,不就是图个新鲜,今日可以宠你,明日自然也能宠别人,你若是自己分不清主次,以为凭着你庶女的身份就妄想能一步登天,那就大错特错了。”

    潘辰决定静下心来看她装逼,在孙氏的身上,潘辰清楚的明白了一个词——吃了吐!明明是她和潘坛舍不得潘筱受苦,才把她送进宫来给潘筱分担痛苦,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潘辰不仅分担了痛苦,就连其他也全都一并分担了过来,孙氏这样高傲的性子,怎么可能容忍自己那天仙一般的女儿,被潘辰这样出身的人压着?暴走是肯定的,因为,如果她现在够冷静的话,就绝不会在潘辰还在受宠的时候,拿柳氏来威胁潘辰();。

    而潘辰也不相信,孙氏回去之后,回害了柳氏的性命,最多也就是言语上的刻薄,柳氏的为人,潘辰明白的很,她看着低调,其实根本就是没把孙氏和潘坛放在心上,平日里对孙氏恭敬,那是为了生活,为的也就是潘辰在府里的生活能够好过一点,如今潘辰不在府中靠孙氏生活,柳氏少了威胁和顾虑,相反,如果潘辰真如孙氏所言,识相的把宠爱再还给潘筱,那柳氏在潘家才会真正的没有好日子过,她们娘儿俩才彻底完了。

    所以,孙氏的一番话在潘辰听来,不过是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表面上看起来,让潘辰识相,别用自己挑战整个潘家,因为那样会没有好下场,可是反过来想,也正因为潘辰如今给了潘家威胁,所以孙氏才会亲自过来与她这个无足轻重的庶女说这些威胁的话,要是他们真有底气的话,哪里还会特意让孙氏过来警告潘辰,而是会直接动手把潘辰这根刺拔了算了,就因为他们不敢轻易动手,才有了孙氏今天入宫的举动。

    潘辰身为一个现代人,觉得古代这种嫡庶有别的规矩还真是吃人,门第越高的人家,嫡庶分别越大,不管嫡出有没有才干,庶出有没有本领,一纸身份决定了今后的高度,士族子弟越来越不知进取,庶族子弟越来越难以出头,朝中高位被一些无能平庸的人把持,朝政越发封闭,世家关系错综复杂,如老树盘根,前已发动全身,祁墨州就是想要废除这种士族优越感,让大家回到相对公平的起跑线上,不拘出身,唯才是用。

    “母亲今日的话,我记住了。但有一句发自肺腑的大实话,也请母亲记住。皇上宠谁或是不宠谁,你做不了主,我也做不了主,贤妃娘娘要想获得圣宠,那就得跟我似的,多努力一些,学着去讨好皇上,别总想着自己有多高贵。”

    潘辰对孙氏说了一句良心话,是真的想让潘筱改改她那高傲的脾气,因为凭她和祁墨州相处这么些时候来看,祁墨州其实并不是一个难相处的人,潘筱有家世,有背景,有容貌,有才学,只要改了脾气,她绝对是后宫中最有可能问鼎后位的一个。

    可这些大实话听在孙氏的耳中,就有那么点讽刺的意思了,咬牙切齿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对潘辰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转身就气愤的离开了。

    潘辰看着孙氏离去的背影,暗自松了口气。如果不是祁墨州逼着她选择,那潘辰今天也不会直接用这样嚣张的方法跟孙氏说话,虽然明白,只要自己一日受宠,孙氏就不敢拿柳氏怎么样,可是潘辰还是忍不住担心柳氏的处境。

    祁墨州晚上到柔福殿来吃晚饭,觉得潘辰情绪似乎不高:“怎么,今日你母亲说了什么吗?”

    潘辰的筷子在白饭上戳了一下,倒是没隐瞒,直接对祁墨州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我担心我姨娘在府里的日子不好过。”

    祁墨州将筷子放下,将空碗递给潘辰,潘辰顺手接过,替他舀了一碗汤递过去,祁墨州喝了一口热汤后,对潘辰说道:

    “放心吧,只要你一日受宠,你姨娘不会有事。”

    见潘辰依旧不开心,平时黑亮黑亮透着热情的眸子今天都没什么精神,就像是耷拉着脑袋的小狗,让人生出一种怜惜之感,祁墨州放下碗,对潘辰说道:

    “其实这个时候,你与其自己担心,不如来求朕多宠爱宠爱你。”

    潘辰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却对祁墨州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祁墨州见她这样,不觉勾起了唇角:“不是跟你说笑的,是真有事让你做。”

    祁墨州语毕,潘辰才正式将目光放在好整以暇的他身上,双手抱胸,嘴角勾着一抹似真非真的笑,每当祁墨州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都是他脑子里在算计人的时候,潘辰觉得不寒而栗。

    “什,什么事?杀人放火之类的,我,我可干不了啊();。”

    潘辰结结巴巴的对祁墨州说了这么一句,祁墨州勾唇一笑,从容自信:

    “杀人放火要能解决的话,就不算事了。”

    潘辰:……

    “后宫里有个宋婕妤,你知道的?”祁墨州端起了一旁的茶水,姿态悠闲的喝了一口,等潘辰点头之后,才继续说道:

    “她父亲虽然只是知府,可她的外祖却有些来头,当年跟着先帝打了几回仗,给封了将军,只有一个女儿,嫁给了昌平知府宋城,便是宋婕妤的父亲了。”

    潘辰听完了这些基础资料,对祁墨州问道:“皇上的意思是,宋婕妤的外祖给你施加压力了?是要让皇上宠幸宋婕妤?”

    祁墨州对潘辰的聪慧很满意:“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潘辰看着祁墨州,目光中露出了不解,放下手里的饭碗,缓缓凑近祁墨州,用那双黑亮黑亮的目光盯着祁墨州,小声问了一句:

    “皇上,宋婕妤是后宫里最标致的美人儿,您直接从了,不是两相得宜的事情吗?干嘛拒绝呀?”

    祁墨州隐下笑容,伸出一只手指,将潘辰近在眼前的脑袋给推到后面去一些,冷声说道:“朕……不喜欢漂亮的。”

    这个理由,就是借潘辰两桶信任,她都是不相信的,男人会不喜欢漂亮的女人?猫会不吃鱼,狗会不吃骨头吗?肯定不会啊!除非这个女人身上有他接受不了的其他特征,潘辰特别好奇宋婕妤身上有什么是祁墨州接受不了的,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潘辰对祁墨州又问了一句:

    “皇上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潘辰的话,在祁墨州看来,无疑是在作死,冷眼一抬:“待会儿试试?朕让你亲自感受感受,朕的‘难言之隐’?”

    一句火药味十足的话,彻底杀死了潘辰的好奇心,收起了八卦的脸,故作繁忙,一会儿盛汤,一会儿夹菜,就是不理会祁墨州的那句‘试试’。

    祁墨州看着她装模作样,冷哼了一声,眸光微动,却不和她纠缠这个话题,只是默不作声的看着她吃饭,吃菜,把自己喂的饱饱的,毕竟晚上要花很多力气,总得吃饱了才有力气啊。

    可怜潘辰就这样被人当一盘菜似的看了一顿饭和一盏茶的时间,这期间,祁墨州的表现完全没有任何异常,直到两人洗漱进了被子以后,潘辰才被祁墨州身体力行解释了一遍‘难言之隐’的意思!简直心狠手辣到一定的境界,潘辰给彻底整服了,觉得自己现在流的眼泪和汗水,就是当时她说那句话的时候,脑子里进的水。

    她那个后悔啊!

    祁墨州用实际行动对潘辰表达了一番惹火他的下场,直到潘辰真心实意的认错之后,他才放过大发善心放过她。

    激动过后的帐子里,气氛轻松,祁墨州搂着潘辰意犹未尽,潘辰简直累趴了,心有余悸,结束之后,还在祁墨州的耳边诉说着自己的不正确行为,然后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就觉得祁墨州搂着她的力气产生了些变化,潘辰停了说话,无奈的发现,x生活之后的余兴节目再次开演。

    一切就和前几回差不多程序,惊讶的推开潘辰,雷厉风行的穿衣服,毫不留情的离开床铺,然后打量四周,回到床前,让潘辰穿衣服,祁墨州的次体人格再次出现打酱油,等潘辰穿好了衣服之后,他才对衣衫整齐的潘辰实实在在的说了一句话:

    “有什么吃的没有?”

    潘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