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35章

    对于祁墨州次体人格的要求,潘辰正在犹豫要不要给他吃的时候,祁墨州已经自动自发的走到了潘辰上回藏糕点的柜子前,打开了柜子,将里面的两碟子糖糕取了出来,潘辰没想到他居然自己动手,居然记得她上回拿糕点的地方,怪不得他能有祁墨州主体人格的记忆了。

    幸好潘辰有了上回藏货被一扫而空的经验,从那之后,她柜子里就不再放那么多东西了,倒不是怕祁墨州吃撑了,而是舍不得啊。

    幸好柜子里就两碟,全吃了也不会发生上回的‘纵、欲’事件,潘辰坐到了祁墨州的对面,看着他目不斜视的吃东西,谁会想到主体人格那么正常的一个人,次体人格会是这个样子呢。

    祁墨州的主体人格腹黑多疑,次体人格阴鸷暴躁,不知道因为什么,会让他出来以后狂吃东西,这些事情,潘辰觉得就算自己问,祁墨州也不会告诉她的,想了想之后,潘辰试探性的对他问道:

    “对了,你知道宋婕妤这个人吗?”

    祁墨州刚才吃饭的时候和潘辰说要潘辰替他解决一下宋婕妤的事情,潘辰不太懂,宋婕妤那么漂亮,为什么祁墨州不干脆宠了,他说不喜欢漂亮的,这个原因,打死潘辰都不相信。

    祁墨州咽下嘴里的东西,拿起另一块,趁着吃东西的空当对潘辰说道:

    “知道。”

    潘辰眼前一亮,他果然知道,兴致勃勃的继续问:“那你觉得她怎么样?”

    祁墨州眼睛看着盘子里的糕点,面无表情:“身上臭的,脑子也笨。”

    潘辰……觉得自己居然无言以对,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反驳祁墨州的话:“宋婕妤身上……怎么可能臭的?你是不是记错人了?”

    宋婕妤脑子的确不太好,这个潘辰可以理解,但臭的是什么意思?回想每次见宋婕妤,身上全都香喷喷的,每回都换一种香味,特别好闻,额,等等,祁墨州说的臭……不会就是那些香粉的味道吧。

    “就是臭的,每回都换一种臭法!恶心。”

    潘辰不知道说什么了,要不是这些话从祁墨州的口中说出来,就是借潘辰两个脑袋,她也想不出来,祁墨州不喜欢宋婕妤的真正原因啊,听了他对宋婕妤的评价,潘辰突然感觉祁墨州对自己的评价,可能还算是高的。

    潘辰眼光一动,对祁墨州又问:“你不喜欢宋婕妤,那……潘贤妃呢?你觉得潘贤妃怎么样?”

    祁墨州已经干掉了一碟子,拿起第二碟,正要吃,听见潘辰这么问,抬头看着她回忆了一下,说道:“又装又作,像快咽气的死鱼,没意思。”

    又装又作……像快咽气的死鱼……没意思……

    污!太污了!

    潘辰脑子里已经情不自禁开始有画面感了,潘筱作和装她是知道的,但像快咽气的死鱼……这一点,潘辰就没法判断,他说的是潘筱总捏着三分气的声音,还是潘筱在床上的表现了();。想到这里,潘辰忍不住的勾起唇角,虽然知道不厚道,但她还是想笑,可又怕笑出来惹得祁墨州暴走,只好抿着唇,暗自偷笑,这肯定是她今天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要是孙氏知道有人形容她九天玄女一般的女儿为死鱼,不知道是何感想。

    “怎,怎么会没意思呢?你之前不是一直宠她吗?要觉得没意思,怎么会宠她那么久?”

    久到潘筱都受不了回家跟娘老子搬救兵,一副给祸害的不轻的样子,潘辰一直以为祁墨州是喜欢潘筱的,所以登基前才会对潘筱专房专宠,没去过宁月如和沈芸房中,可现在看来,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原因呢。

    果真,祁墨州对潘辰说出了真相:

    “她不说话,清净。”

    “……”

    原来所谓的专房专宠的传说,并不是对潘筱美貌与才学的痴迷,只是因为潘筱她话不多,清净!这个答案,丧病程度五颗星,他不仅骗了其他人,就连潘筱这个当事人也给祁墨州骗了,潘筱要是知道了祁墨州内心真正的想法,估计得气得吐血了。

    潘筱一向高傲,觉得自己魅力无穷,光照九州,九天玄女般的存在啊,随随便便一出现就把祁墨州这个从漠北杀进京城里来的土鳖给征服了,这个土鳖专宠她一人,对府里其他两个侧妃不屑一顾,唉,长得太美,太优秀,好累,这样一上来就痴迷自己的土鳖实在太没有挑战性了,潘筱就想作点事情出来,于是回家哭诉,又恰巧遇上了孙氏这个有恋女情结的母亲,孙氏心里也不喜欢祁家的土鳖,觉得自己精心培养的高岭之花,居然给祁家那种没有任何底蕴的,又是泥腿子出身的野兽给拱了,心里可不乐意了,但土鳖虽然土,可他有势力,得罪不起,孙氏呢,又不愿意自己女儿成天觉得屈辱受罪,于是回家跟老公一合计,就决定送个家里的便宜货去给土鳖糟蹋,就算糟蹋坏了也不心疼,这样既能拉拢土鳖的权利,又能让爱女少受一点苦。

    知道真相的潘辰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冤了,就这么被几个误会送进了宫。

    正惆怅之际,祁墨州已经干掉了两盘子点心,还四周张望,寻找吃的,潘辰伸手拉回了他的目光:“别找了,就这么多,上回好不容易存的都给你吃了。”

    祁墨州听潘辰说了这些之后,目光盯着潘辰看了一会儿,像是判断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然后才死心的拿起一旁的茶壶,大口大口喝起水来。

    潘辰觉得祁墨州的次体人格,现在对她的防备要比一开始见面的时候要少了很多,至少不会掐着她的脖子问她话了。

    喝完了水,祁墨州语气冷硬的对潘辰说道:“不会白吃你的。”

    “啊?”潘辰没听懂祁墨州这话的意思,正要问,祁墨州放下茶壶,对潘辰问道:“你还没告诉我,那些策略是谁教你的?”

    潘辰见他回回出来都纠结这个问题,要是自己不解释一番,没准他出来一次问一次,本来时间就少,这样很不利于她问关于他病情的事情,想了想后,才郑重的对祁墨州说道:

    “你为什么一口咬定,那策略是别人教我的?就算我是闺阁女子,可也不妨碍我有见识啊,古来就有巾帼英雄之说,莫不是那些巾帼英雄都是男人教授而成的吗?”

    潘辰说的振振有词,祁墨州看着她,好半晌也没说一句话出来,潘辰见他这样,于是接着道:“是不是?你也没有确实证据,凭什么说那些不是我想出来的?”

    祁墨州一双猎鹰般的眸子盯着潘辰,仿佛要从她的脸看到她的心,潘辰眼睛黑亮有神,容貌妍丽,翘鼻丰唇,怎么看都不像是奸诈之辈,祁墨州暗自反省,半晌后,才对潘辰抬头说道:

    “女子不该有才();。”

    潘辰被他这副直男癌的腔调给逗笑了:“凭什么呀?谁跟你说女子不该有才?”

    祁墨州沉默一会儿后才道:“我爹说的。”

    潘辰差点给他的答案绝倒,心中怀疑不已,同样是祁正阳的儿子,怎么祁墨州的主体人格看起来还挺开明,次体人格却这样迂腐,正纳闷之际,祁墨州忽然站起了身,吓了潘辰一跳:

    “你干嘛?”

    潘辰下意识挡在胸前,生怕祁墨州忽然暴走伤害自己,谁知道祁墨州只是走到她面前,冷冷的对她说了一句:

    “我吃了你很多东西,不能白吃你的。跟我走,我补偿你。”

    潘辰:……

    一时脑中空白,不知道祁墨州这话是什么意思,想问他,可他拔腿就走,转身大步往大殿门走去,伸手去开门的同时,又回头看了一眼潘辰,冷道:

    “还不过来。”

    潘辰给他的目光一瞪,吓得赶紧从软榻上走下,小跑着跟了过去,殿门响起,李顺闻声赶来,给祁墨州请安:“皇上,这么晚了,您是要回太和殿吗?”

    潘辰跟在祁墨州身后,生怕祁墨州表现奇怪,惹人怀疑,可祁墨州素来冷脸,外表看上去和平时无异,只见他对李顺摆手,说道:

    “我跟她出去一趟,你们不用跟着。”

    说完这句话之后,祁墨州拔腿就走,李顺愣在当场,看了看同样震惊的潘辰,随即就一副‘我懂的’表情,对潘辰暧昧一笑:“奴才……恭送潘昭仪。”

    潘辰嘴角抽搐,哪里会想不到李顺此刻脑子里正脑补些什么圈圈叉叉的画面,大半夜的皇上和宠妃不睡觉,要出去走走,还不让人跟着,完全就是一副要去‘打野战’的架势,别说李顺了,就是潘辰都觉得太过暧昧,可祁墨州发话了,她不想跟也得跟,只能硬着头皮,顶着发热的背脊跟着祁墨州走出了柔福殿,往黑漆漆的御花园走去。

    祁墨州走的很快,潘辰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步伐,心里纳闷极了,不知道这位爷到底想干什么,直到祁墨州走入了空置的储秀宫,潘辰才觉得太不寻常了。

    只见祁墨州在储秀宫庭院中的一株参天老槐树下站定,月光下的身影,伟岸又挺拔,这样丰姿如仪,谁能想到他这是在犯病呢。潘辰记下他的奇怪举动,等一会儿回去,要记录到病历观察中去,脑中调用了一切心理学的知识,分析着祁墨州此刻的心理状态,难道这株老槐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难道他曾经在这里发生过什么?难道他是想起了什么事情?这和他的病症有什么联系呢?

    就在潘辰纳闷之极的时候,祁墨州忽然就蹲下了身子,开始在老槐树下挖坑……

    潘辰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很遗憾,祁墨州就是在徒手挖坑!潘辰下意识就想跑,祁墨州深更半夜把她带出来,不会是想杀人灭口,挖坑埋她吧。

    潘辰用尽了勇气才压下了逃跑的冲动,只见祁墨州挖了一会儿后,就停了动作,潘辰估算了一下那个坑的大小,确定不足以埋一个自己,这才稍稍放心,踌躇着脚步往前走去,来到祁墨州身后,正好看见他从地下取出了一个木匣子,拿出了木匣子之后,祁墨州就站起来,转身看向一脸疑惑的潘辰,然后将木匣子递给了她,冷声说道:

    “给你,不会白吃你的东西。”

    潘辰内心是崩溃的,合着大爷您一路这么诡异走来,就是为了给餐费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