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36章

    潘辰战战兢兢的把那木匣子接了过来,盒子表面的泥土已经被他用手掌擦干净了,忽然有点紧张,周围黑乎乎的,月亮藏在云中,透出微光,祁墨州面目阴鸷,木匣子似乎透着寒气,拿在手上沉甸甸的。

    “这是什么?”潘辰对他问道。

    祁墨州面无表情,并不打算回答潘辰的样子,潘辰犹豫一会儿后,终于鼓起了勇气,将木匣子打开,露出匣子里的两颗鸽子蛋大小的珍珠,潘辰把一颗珠子从匣子里拿出来,放到月光下比划,比一块钱硬币的直径还要大一些,这要是真的,可值老钱了……

    祁墨州送了东西之后,就转身将坑给填平,然后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挥挥衣袖从潘辰身边经过,深藏功与名。

    潘辰赶忙将珠子放入匣子,匣子揣入袖袋,碰碰挂挂的影响走路,但为了不被一个人遗留在黑压压的御花园,只得提着裙摆追了上去。

    李顺正站在廊下打瞌睡,听见动静赶忙睁开了眼,迎上前给祁墨州打千儿行礼,祁墨州冷面如霜从他身旁经过,李顺眼尖看见祁墨州的手掌沾了不少泥土,潘辰一路小跑,步伐似乎有些不稳,李顺当即想明白了所有事情,见祁墨州已经进了寝殿,李顺就赶忙过去扶潘辰:

    “哎哟,娘娘辛苦了,奴才扶着您,小心着些。”

    潘辰受宠若惊,可不敢让李顺扶着,警惕的缩了手问道:“李总管这是干什么?”

    李顺没扶着人,脸上笑容依旧谄媚:“这……奴才怎么好说呢。皇上今儿也不知怎的,就来了这样的兴致,也就是在娘娘这儿,奴才替娘娘高兴啊。”

    李顺似是而非的一番话让潘辰愣了一会儿,然后才反应过来,对李顺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这样的想法太过不和谐,是会遭到屏蔽的。

    潘辰的脑电波,李顺接收不到,依旧是一副‘你们就别瞒我了,老子身经百战,什么都知道’的神情对潘辰甩了甩拂尘:

    “奴才都明白();!这就让人提了热水给娘娘和皇上清理清理。”

    潘辰:……

    李顺的殷勤让潘辰有点无奈,却又没法解释,只好放弃抵抗,认命的走回寝殿,祁墨州正站在屏风前愣神儿,潘辰把袖袋中的匣子拿出来,又打开看了看,对他问道:

    “你怎么还藏东西呀?什么时候藏的?”

    东西肯定是祁墨州变身以后藏的,而潘辰一直以为祁墨州的变身是x生活以后的余兴节目,可他登基之后,也没和其他女人圈叉过啊,看来圈叉并不是让他变身的条件,那会是什么呢?

    祁墨州转过身来,潘辰对上他清冽的目光,猛地吓了一跳,手里的东西吓得差点掉在地上,主体人格又回来了,并且目光深沉的盯着潘辰手中的匣子,潘辰急于澄清,把匣子送到他面前:

    “这,这,我,是你硬要给我的。”

    祁墨州瞥了一眼木匣子,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满是泥土的手,再把目光转到潘辰身上,潘辰猛地一惊,果断说道:“那个……我阻止来着,但……我打不过你!”

    对于潘辰的解释,祁墨州重重的冷哼一声,然后就兀自走入潘辰的浴房清洗去了。潘辰把木匣子放在茶几上,然后火速去了小书房,从书架上拿了一本小册子,点燃了桌面上的琉璃宫灯,潘辰等不及坐到位置上,就打开册子,拿笔蘸墨,趴在桌子上就写了起来,正写到关键处的时候,潘辰忽然感觉背后温热温热的,一回头,就见祁墨州双手交叉胸前,不声不响越过她的肩膀,看着她笔下的纸。

    潘辰有一种给正主抓包的感觉,下意识把两只手掌盖在纸张上,回头对祁墨州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神情,她此刻还维持着趴在桌面上写字的姿势,祁墨州几乎贴着她,他不让开,潘辰就没法起来,两人姿势暧昧,潘辰一方面要遮东西,一方面还要回头,身子都快扭成麻花儿了。

    祁墨州维持动作不变,只是把盯着纸张的目光落到了回头看他,表情有点滑稽的潘辰脸上,凝视一会儿后,才缓缓吐出几个字:

    “病例研究……”

    潘辰耳膜一震,简直想回头把手底下压得那本小册子吞下去,对祁墨州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意图用自己悔悟的小眼神延长祁墨州暴风雨前的平静,舔了舔不由自主干涩的唇,潘辰的声音在颤抖:

    “妾身,随,随便写的东西,当不得真。”

    祁墨州冷冷睨视着潘辰,一只手圈住潘辰,去拿潘辰压在手底下的小册子,潘辰不知道祁墨州看了册子会不会杀了她,垂死前的挣扎,让自己半个身子都压在了纸上,誓死保卫,祁墨州没跟她客气,另一只手从她腋下穿过,钻到下面去抢夺,却因为潘辰的抵死抵抗而遇到了些些阻碍。

    李顺叫人烧好了热水,送到了院子里,他去到廊下,正要敲门,却看见寝殿的小书房那儿亮着灯,多心过去瞧了一眼,顿时被映在窗牑上的剪影吓了一跳,剪影中的两人似乎一上一下,交叠在一起,还不时有动作发生,这,这,这……

    李顺一把年纪了,觉得自己耳朵根子都热了起来,果断走下了回廊,对院子里的崽子们摆手,低声驱赶:“去去去,全都散了,散了。”

    驱赶走了小崽子们,李顺又探头看了一眼那不住灯影晃动的小书房,忍不住掩面笑了出来,唉,看来明儿要让御膳房炖些大补的东西了,皇上真是太折腾了,潘昭仪辛苦哇!

    而屋内的两人正纠缠的难舍难分,最终潘辰防守失利,小册子终于被祁墨州给抽了出去,潘辰趴在桌上为自己默哀。

    祁墨州抢到了册子,冷哼了一声,然后将册子合上从头看起——零零八七病例研究报告();。什么东西?

    翻开第一页,里面写的东西,祁墨州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懂,字体奇怪不说,用词更加让人看不懂,什么主体人格,次体人格,病理特征……一系列的词语,他别说理解了,就连字认都认不全。

    对潘辰扬了扬手里的小册子:“什么东西?”

    潘辰摸了摸鼻子,看出来祁墨州阅读困难,当初她写的时候,就想到有一天可能会被发现,所以故意用的简体字和专业术语,这样就算给人看见了,也没法定她的罪,就像是现在,祁墨州愣是没看懂,这零零八七说的是谁。

    潘辰穿越前,接手了八十六个病例,到祁墨州这个算是第八十七个,这就算是他在潘辰面前的终生代号了。

    含含糊糊的说道:“没,没什么,就是我瞎写的东西。”

    祁墨州目光盯着潘辰,似乎想看看她是不是在说谎,但潘辰是谁,鉴定说谎的专家,术业有专攻,能给祁墨州看出来异样就算她专业不合格,至少表面上是滴水不漏的,祁墨州观察她半天也没看出什么表情上的异样。

    合上了小册子,放在一旁茶几上,祁墨州不是个在小事上斤斤计较的人,潘辰正松了一口气,只听祁墨州道:

    “帐先记下,宋婕妤的事情要解决的好,整便不与你计较,若是解决不好……”

    潘辰硬着头皮问:“皇上,想怎么解决宋婕妤?尺度是什么?”

    “尺度?”祁墨州发现有的时候潘辰说话时会用一些不寻常的,可想一想也能明白是什么意思的词语,回道:“尺度就是……朕不想出面拒绝,不想因为这事儿得罪了杜老,你要让她安分些,别总想着送信出宫去哭诉,烦人。”

    潘辰领会精神:“哦,就是让宋婕妤安分些就好。”

    祁墨州点头:“是,就这个意思。能做到吗?”

    “这个嘛……”潘辰故意装作一副有些为难的样子,在祁墨州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指了指他手边的小册子,脸上露出傻兮兮的笑容,祁墨州回头看了看,拿起册子放在手里又翻了两下,然后才大方的抛给了潘辰,潘辰上前一步,敏捷的接住了册子,整个人的心似乎都安定下来了,对祁墨州连连点头:

    “皇上放心,臣妾一定把事儿替皇上办的妥妥的。”

    祁墨州勾唇一笑,却是带着点阴沉:“答应了就得做到,朕对不守信用的人,可不会放任手软哦。”

    潘辰背脊一阵发凉,眼珠子动了动,潘辰心里犹豫片刻后,才决定对祁墨州说出了心里的想法:“皇上放心好了,我既然答应,就一定会做到。但,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想拜托皇上。”

    祁墨州一挑眉,手肘撑在茶几上:“说说看,朕未必会答应。”

    潘辰心中最后一次估量祁墨州的性格,腹黑多疑,却唯才是用,换句话说,只要你有能力,他绝对会是个好老板,是那种只要员工能够圆满完成工作,他也绝对不会吝啬奖金福利的老板,潘辰知道,自己的要求能不能被满足,看的就是自己有没有这份能力,只要有能力,她就不用担心祁墨州这样的老板会出尔反尔,潘辰深吸一口气,沉声对祁墨州说道:

    “就是我姨娘的事,若是我能替皇上办成事,其他我也没什么要求,只求皇上能够善待我的姨娘。她就只有我一个女儿,如今我不在府中,也不知她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祁墨州有些意外潘辰的这个要求,一挑眉,点了点头,说道:

    “看你表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