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37章

    祁墨州让潘辰处理宋婕妤,潘辰其实到最后也没想明白为什么,如果按照祁墨州的性格特征来判断的话,他若真想让宋婕妤不烦他,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宋婕妤在宫里待不下去,何必要借潘辰的手呢?

    左思右想之后,潘辰才勉强给了自己一个理由,就是祁墨州想试探她的能力,这也许是老板们惯用的伎俩,用一些小事件来观察员工的反应,从而判断员工是否合格,潘辰觉得很可能祁墨州就是在试探她,宋婕妤事件最多是个引子。

    但不管怎么样,潘辰既然答应了,那就自然是要做的。但是具体怎么做,潘辰还没想好。

    宋婕妤的性格比较跳脱,走到哪里都像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一样,总爱显示她那华丽的尾巴,看得出来,她对自己的外表很有自信,正因为有自信,她才会千方百计的想要侍寝,因为她坚信,皇上现在不宠她,完全是因为她没侍寝,皇上还不懂她的美,她的好,只要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能把皇上的心给彻底俘获。

    真是图样图森破,祁墨州要那么好俘获,潘辰的容貌拾掇拾掇也能成啊,可实际经验告诉潘辰,祁墨州他不吃这套,如今对她比较宠,完全是因为潘辰有特殊的专业技能,并且一开始就靠着现代人的基本知识,显露了一下下自己的能力,让祁墨州知道她是个聪明人,并且还是一个可以控制,可以使用的聪明人,就是祁墨州如今对潘辰这样,外界里都觉得潘辰是他的宠妃,可只有潘辰知道,祁墨州那样自我内敛型人格,是绝对不会轻易对他人付出真心的,他们的防备意识太强,在完全取得他们信任之前,甚至可能连最基本的相信都很难做到,对人习惯性怀疑();。

    潘辰不指望祁墨州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凭她说了那么几句话,做了几件事就完全相信她,所以,凭这些潘辰就可以断定,宋婕妤那样的,以为一睡成功的想法在祁墨州面前是绝对不成立的。

    想要阻止宋婕妤,对潘辰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在后宫中,还有好多比她位分高的人,有些事情还轮不到她出头。收拾宋婕妤简单,主要还是要断绝宋婕妤搬救兵。

    祁墨州说过宋婕妤会偷偷的找机会找宫外哭诉,这说明宋婕妤有专门的互通宫外的途径啊,压制宋婕妤容易,可要封住她往宫外传递消息的途径才是最难的。

    在自留地里亲自摘下了自己种植的几根鲜嫩胡瓜,潘辰坐在葡萄架下,将月落,张能喊到面前,潘辰让他们搬几张小凳子,坐着围绕自己身边,对他们问道:

    “你们知道怎么从宫里送东西出去吗?”

    月落是个打探小能手,张能也是个值得信任的,潘辰知道不管什么世界里,人和人是存在差别的,层次和圈子不同,接收到的讯息也不同,后宫之中宫婢和太监的人数是后妃,皇帝,太后加起来的数百倍,他们虽然做着伺候人的工作,可是这么多人一定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则,宋婕妤入宫之后,如果凭她自己,一定不可能做到传递消息出宫去,那么必然是她手下的人去做。

    果然月落和张能对视一眼,月落咬唇对潘辰说道:“娘娘是有什么东西要送出去宫去吗?之前奴婢倒是听人提起过,只要找对了门路,送东西出宫并不是难事,只是没有做过,也不知道具体找谁。”

    潘辰点点头,又转头对张能问道:“你呢?你可有听说过这路子吗?”

    张能是个忠心的,可他的路子还没有月落广,对于潘辰的问题,只能摇头,潘辰有些小失望,月落和张能无奈的互看一眼。

    潘辰问过话,虽然没问出什么,也不是要为难他们,既然他们不知道,那也没办法,不过想想也是,如果随随便便都能让人知道的话,那这条路子肯定也没法做长久就是了。

    若是找不到宋婕妤送消息出宫的方法,那么潘辰也不能贸然对她出手,要不然,这边一出手,宋婕妤转头就把受欺负的消息送出宫,然后宫外炸了,总归会重新闹到祁墨州面前,到时候就更加不好收拾了。

    所以,在没有找到宋婕妤的退路之前,潘辰还是决定静观其变,可让潘辰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事情就有了转机。

    李全身上的伤好的七七八八,晚上从张能口中得知潘辰想送东西出宫,一早就让张能扶着他到了潘辰面前:

    “娘娘,奴才倒是知道一些路子,并不是特别困难,御膳房,工勤司,采买司,水司等等都有各自的出宫途径。采买司里有奴才的同乡,经常要出宫去,曾经就和奴才说过,若有什么想要送出宫,或是带进宫来,只要东西不大,找他的话,他一准儿能给办成。”

    李全的这些话,倒是给了潘辰一个很大的提示,对啊,宋婕妤在后宫里要送消息出宫,势必就要有人替她出宫去,一般宫里的部门都是禁止出入的,可皇宫就像个围城,围城必阙,就算警卫森严,却依然存在流通的人口,宋婕妤找对人手,送个口信出宫去,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不是我要送东西出宫,是我想知道别人怎么送。”

    潘辰看着李全,似乎有些犹豫,该不该把这事儿交给他去办,因为李全之前对她并不是特别信服,做事怠慢不尽心,宋婕妤这件事,只能偷偷的暗自进行,若是打草惊蛇的话,麻烦系数也会增加不少,所以潘辰还算慎重。

    李全似乎看出了潘辰的心思,推开了张能的搀扶,随即给潘辰跪下,热泪盈眶的说道:

    “娘娘,奴才的性命都是娘娘救的,娘娘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奴才去做,哪怕上刀山下火海,奴才就算豁出一条命也会替娘娘把事儿办成,奴才从前不懂事,做事怠慢,态度不好,但娘娘不计前嫌,居然肯大费周章,劳师动众的救奴才一条微薄的小命,奴才感激不尽,娘娘的大恩,奴才不能报其万一,只求替娘娘分忧();。”

    潘辰没想到李全会突然跪下表忠心,赶忙让月落上前去把李全扶起来,谁知道李全这小子也是个犟头,身上有伤都不顾,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小子,比潘辰还大两岁,居然哭的不成样子,只听李全一边嚎哭,一边说道:

    “娘娘,奴才是真心悔过了,奴才想报答娘娘,想死了那么想,奴才一条贱命,给赵嬷嬷他们抓住往死里打的时候,奴才从来没敢想过,有谁会来救我,是做了必死的准备的,可张能告诉我娘娘为奴才做的事情,这天底下,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奴才这样好过,小时候就给卖进了宫,家里兄弟多,爹妈唯独卖了我,进宫之后,什么腌臜的苦都吃过,什么没尊严的罪都受过,好些年过去,奴才就给混成了油子,从前对娘娘十分不尽心,本不敢再对娘娘要求什么,可请娘娘再给奴才一次机会,给奴才一次报答娘娘恩情的机会。”

    李全说的声泪俱下,月落和张能都为之动容,潘辰也是感动的,亲自上前去扶着他起来,温和说道:“好了好了,我也没说不让你报恩,可你现在还伤着呢……”

    话音刚落,李全就要去扯胳膊上的绷带,被潘辰拦住,李全说道:“娘娘放心,奴才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说句实在话,娘娘想从后宫里送东西出去,只靠月落和张能两个人是办不到的,这条路子十分隐秘,若不是熟悉的人介绍,光凭他俩就连门儿都摸不着,奴才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能让娘娘相信奴才的真心,可奴才愿意替娘娘去试一试。”

    潘辰是真没想到,从前那个对自己怠慢不已的李全,受伤之后,居然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可见还算是个有良心的,知恩图报,是个有情义的,既然他这么说了,那潘辰若是再相信也说不过去了,想着反正让李全去试一试,正如他所言那般,宫里传话到宫外,听起来简单,可做起来却绝对不简单,要涉及的部门太多,这么多年下来,绝对是一条比较成熟的产业链,靠着月落和张能从外围抓瞎,还不如让李全去碰碰运气。

    祁墨州伏案书写已经快两个时辰了,李顺进殿来看了两回,祁墨州都没有反应,直到午膳祁墨州都没有叫,李顺才拜托傅宁进殿来看一看。

    傅宁来到祁墨州龙案前,请安之后,问祁墨州要不要传膳,祁墨州才抬起头来,却是不说传还是不传,而是对傅宁招招手,让傅宁过去看他龙案上的东西。

    傅宁走过去之后,看见祁墨州写了密密麻麻一页纸,上面的字体十分奇怪,用语也很怪异,叫人看了,知道这个是字,却又不太懂这字读什么,更别说字里行间的意思了。

    祁墨州放下笔对傅宁问道:“这些字儿你认识吗?”

    傅宁看向祁墨州,果断摇头:“属下才疏学浅,只认识几个,其他的并不熟悉。”就连勉强认出的那几个字,组合在一起,傅宁都不太能理解。

    “皇上,这些字是什么意思?”

    傅宁从来不会不懂装懂,以为祁墨州既然写了出来,那他肯定知道什么意思,遂这般问道。

    祁墨州没有说话,而是目光深沉的凝视着他花费了两个时辰写出来的纸上面,他过目不忘,虽然能够将看到的字体都默写下来,可这些字体是什么意思,大概只有她知道了。

    祁墨州双眼一眯,露出危险的目光。

    一个拥有太多秘密的人,实在是叫人难以放心啊……更何况,她还知道了祁墨州最想隐瞒的那个秘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