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39章

    潘辰一开始觉得赵婕妤有问题,也是从她的一些微表情上判断的,并没有切实的证据与指向,因此对月落的调查结果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当月落回来之后,禀报给她知道的消息却让她有点惊讶。

    “专门给赵婕妤烧水的张婆子听赵婕妤的贴身宫婢春桃说,赵婕妤最近用钱方面大方了许多,从前赵婕妤总是和她们说好话,说了要赏的银子从来都没有真正拿出来过,但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一下子把从前欠她们的银子都给补上了。”

    月落的话,让潘辰放下了手里拿着的笔,愣住了,宋婕妤从家里要钱,自己却没添什么花销,可赵婕妤没从家里要钱,突然一夜暴富了,这其中的关系……

    宋婕妤难道给赵婕妤抓到了什么把柄?这个把柄会让一向眼高于顶,对赵婕妤不屑一顾的宋婕妤给她送钱,让宋婕妤紧张到不惜一个月三回给家里传递消息,只为了想让家里给皇帝施加压力,让皇帝召她侍寝?因为要是侍寝晚了,可能就要露馅儿了,比如‘怀了’?

    不是潘辰想胡思乱想,而是这剧情的走向让她不得不往那方面想啊,能让高傲的宋婕妤低下她高贵的头,除了这种事儿,潘辰可真想不出来两者间有什么联系了。

    捂上嘴,为自己这个猜测表示震惊,可宋婕妤应该不至于这么糊涂吧,后妃行为不检点,那可是很严重的罪名,就算皇帝开恩,饶她不死,那估计一辈子都得关在冷宫里了();。难道是被陷害的?可谁会用这种事情来陷害一个后宫妃子呢?吃饱了撑的吗?

    这个猜测没有证实之前,潘辰谁也不敢告诉,只叮嘱了月落别透出风儿去,正在想着怎么才能确定这个才揣测的时候,闫昭仪派人来请潘辰去她的宫里做客,传话的正是从柔福殿出去的星霜,只见星霜一脸笑容,对潘辰发出邀请,如今看着潘辰受宠,星霜那叫一个悔恨啊,但脸上却又不能表现出来。

    “娘娘,我们娘娘得了几匹上好的天丝布料,请了诸位娘娘去挑选花色呢。”星霜的目光一直盯着潘辰,又暗地里和月落招了招手,表现的似乎很亲昵的样子,就好像当初坚持要从柔福殿离开,并不是她自己的意愿似的。

    潘辰看着星霜,感情有点复杂,愣了片刻后,才对她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去回你家娘娘,我梳洗过后就去。”

    星霜的话传完了,却是不想立刻离开,而是继续站在那里和潘辰套近乎:“娘娘,奴婢好容易来一回,您也不让月落给奴婢倒杯水喝,奴婢还想多跟娘娘说说话呢。”

    潘辰看着她,笑了出来:“我寻思着你不是要回去给闫昭仪复命嘛,倒是疏忽了,月落,你可听见星霜的话了?”

    月落这才反应过来,点点头就出去了,月落离开之后,星霜就跟着潘辰进了内间,似乎很熟悉的走到潘辰身后,拿起了梳子给潘辰梳头,潘辰看着她没说话,星霜给她梳了两下,眼睛就红了,泪珠子紧跟着就掉了下来,扑通一声给潘辰跪下了,吓了潘辰一跳:

    “你这是做什么?”

    星霜含泪说道:

    “娘娘,奴婢还想回来伺候您。奴婢在闫昭仪的宫里,心里总寄挂着您,成天就想回柔福殿伺候,当初也就是内廷司欺负咱们柔福殿,欺负娘娘罢了,他们将我从柔福殿调走,害的咱们主仆分离,如今娘娘这般受宠,只要娘娘肯去和内廷司说一声,那么奴婢必然能回来继续伺候娘娘的,请娘娘成全。”

    潘辰看着星霜,没有应声,倒是月落从外面端着一杯茶水进来,看见星霜跪地,聪明的过来扶她,又顺着星霜的话往下说:

    “星霜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呀!快别为难娘娘了,娘娘如今虽然看着受宠,可也没那权利干涉内廷司做事呀,如何好让他们要人呢?星霜姐姐在闫昭仪那里伺候的好好的,若是娘娘开口,闫昭仪还不恨死咱们娘娘呀!你要是真心为娘娘好,就不该让她为难的。”

    她去倒茶,很快回来,就正好听见了星霜对潘辰说的那番话,让潘辰欣慰的是,月落知道当初星霜离开是怎么回事,跟着潘辰这么些时候,月落也学了不少,再不是以前那种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的傻白甜了,小姑娘多了一点点的城府,比从前机灵多了,星霜的伎俩瞒不过月落的眼睛。

    星霜站起来,擦了擦眼泪,暗自瞪了一眼月落,似乎在埋怨她多事,月落心中哀叹,这个星霜哪里知道自家娘娘的本事,不当面和她撕破脸,也许就是肚子里憋着呢,她现在替她把话说开了,也是为的救她呀。

    “好了好了,闫昭仪那儿还等着我呢。月落来给我梳一个发髻,不用太复杂的,星霜你还是回去复命吧,既然去了闫昭仪那儿,你就好生待着,别再三心二意的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潘辰就对星霜挥挥手,半点没有挽留的意思,星霜也知道继续留下来哀求也没什么用,咬着唇瓣就转身离去了。

    星霜离开之后,月落似乎还想刷说什么,但在那之前,潘辰却抢过了话头:“月落,太医院送来的避子汤的药还有吗?”

    “嗯?”月落在镜中看了一眼潘辰:“药是有的,娘娘要做什么?”

    潘辰看着镜中出落的越发标志的自己,微微眯了眯眼睛,太后让太医院给潘辰直接开了避子汤的方子,每回侍寝之后,就有敬事房的太监来亲自监督潘辰喝药,那种药要连着喝三天才见效,送一份给潘辰喝,还多一份则是防止碗打翻的意外();。

    潘辰心里似乎已经有了主意。

    赶到闫昭仪宫中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很热闹了,潘辰应该是最后一个到场的,闫昭仪给人围在中间,宋婕妤和赵婕妤都在,也是闫昭仪送的这几匹天丝颜色太正,几个婕妤和良媛都十分感兴趣,正七嘴八舌交谈着能做什么东西呢。

    闫昭仪看见潘辰,便从人群中脱离,亲自过来迎她,两人行了个平礼之后,闫昭仪就拉着潘辰说道:

    “你呀,要是再来晚一些,估摸着连线头都要给她们抢走了。”

    闫昭仪与潘辰手牵手坐了下来,姑娘们瞧见潘辰也没了先前的火热,宋婕妤的脸色不是很好,眼底乌青,似乎好几天没睡的样子,赵婕妤和苏婕妤一起,仍旧在品评天丝布料,几个良媛也过来对潘辰行礼。

    “我原本早就来了,可今日的汤药端上来就给我洒了,没办法,只好让人重新煎了。”

    这汤药是什么汤药,后宫的女人都知道,宋婕妤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撇了撇,月落拎着一只食盒走进来:“娘娘,药煎好了,您现在喝吗?”

    潘辰摆摆手:“正说话呢,先放在那廊下,我待会儿就喝。”

    月落听话的将食盒拿了过去,潘辰对闫昭仪笑道:

    “那药可苦了,不过听说也是有效的,太后娘娘说我太年轻,得先把身子养好了才能……生孩子。”

    闫昭仪看了看月落放在廊下的食盒,问道:“真是神奇,那药有用吗?”

    “有用啊。”潘辰凑近了闫昭仪,小声说道:“太医说了,只要侍寝之后一个月内喝这药都管用。灵着呢。”

    闫昭仪也没有侍寝过,还是黄花闺女,对这种事情并不了解,更何况,她也没有潘辰这样的担忧,旁人不知道,可闫昭仪却是知道的,太后控制着潘辰,并不想让她给皇上生孩子,所以才用‘养身子’的理由糊弄潘辰,亏得潘辰还把太后这话当真了,闫昭仪暗自替潘辰叹了口气。

    闫昭仪送给大家的天丝布料都是从江南进贡而来的,是太后赏赐给她的,她想着分给众姐妹同享,潘辰也挑了一匹湖蓝色的印花纱,然后又和闫昭仪说了一会儿话,大家便提出告辞了。

    潘辰随着众人一同离开,到了柔福殿之后,又让月落回来取食盒里的药,说是忘记了,食盒还好端端的在廊下放着,月落拿了食盒就回到了柔福殿。

    将食盒交到了潘辰手中,食盒是宫中统一用的食盒,潘辰打开之后,将食盒里那碗黑乎乎的药拿了出来,放在鼻端轻轻的嗅了嗅,嘴角便露出了一丝微笑。

    药果然已经给掉包了。

    她的猜测已经成功了一半,只要看明天锦绣宫里有没有事出就知道了,如果宋婕妤真的像潘辰猜测的那样的话,那么锦绣宫那里必然会传出什么风吹草动来的。

    潘辰让张能和李全去盯了一夜,都没有等到锦绣宫那儿有动静出来,一夜静悄悄的,什么事儿都没有。第二天潘辰是吃早饭的时候得知的这个消息,心里纳闷了好些时候,不确定的又问:

    “你们是说,锦绣宫一夜都好好的?没有任何奇怪的举动?”

    若是宋婕妤肚子里有货,只是一直不敢卸货,那潘辰给她提供了这个机会,她一定不会放过才是,所以,药她一定会喝,但喝了之后,要是没反应的话,那这件事可就微妙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