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40章

    潘辰让月落拿过去的食盒里装的是避子汤,从剂量上来说,肯定没有落胎药的效果,但如果真的怀孕了,喝了这种东西,也不可能什么反应都没有,至少腹痛是肯定的,而潘辰故意在闫昭仪她们面前说重了药性,说只要怀孕一个月之内都能落掉,这是打胎药的效果。

    宋婕妤若是心里有鬼,乍一听潘辰说这话,肯定来不及细细分辨,就以为避子汤和打胎药的功效是一样的。

    宋婕妤让人换了潘辰的药,潘辰让张能和李全去盯着锦绣宫,却没得到任何反应,那么这件事就只会有两个可能,一种可能是宋婕妤回去之后,犹豫了就没喝药,所以没有反应;第二种就是……宋婕妤根本就没有怀孕!

    潘辰的话,更倾向于后者可能。

    因为宋婕妤如果真的怀孕了,那赵婕妤以此事勒索她,然后替宋婕妤保密,她就不怕将来宋婕妤肚子大了,瞒不住了之后东窗事发吗?事发之后,赵婕妤便也算是知情同谋了,这份罪名没理由赵婕妤想不到吧,可她如果想到了,却依然能做到很平静的勒索宋婕妤,那么左思右想,也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她知道宋婕妤根本就没有怀孕!所以才能有恃无恐的勒索宋婕妤。

    而因为潘辰的这一回试探,宋婕妤若是没喝药,这个可能暂且放下不谈,但如果宋婕妤喝了药的话,那么她现在应该就已经知道自己是被骗的了。但是她不敢轻举妄动,赵婕妤也算准了宋婕妤就算知道她骗了她,她也不敢光明正大去找赵婕妤的麻烦,因为就算没怀孕,但宋婕妤在这方面肯定是不检点的,宋婕妤不敢把事情闹大();。

    潘辰在小书房里踱步思索一会儿,就去了自留地,胡瓜藤已然很茂盛,花儿谢了,结出了十几条小胡瓜,大多数都还没有手掌长,但有两条已经不小了,潘辰让月落拿来了盘子,将那两条嫩绿的胡瓜给掐了下来,刚想洗洗直接啃,李顺就进来了。

    给潘辰打千儿行礼:“参见娘娘,皇上请娘娘一同去太和殿用午膳呢。”

    潘辰一愣:“皇上请我去太和殿……用午膳?”

    潘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祁墨州怎么会主动让她去太和殿呢?不过李顺既然来传旨了,肯定是错不了的,就是觉得再奇怪,也得收拾收拾跟着去了。

    李顺推开太和殿大门让潘辰进去,自己则退到了门外躬身站着,潘辰在门边深呼吸两口气之后,才敢抬脚往正在龙案后头批阅奏章的祁墨州走去,大殿的门被李顺体贴的关了起来,光线和气氛一下子都压抑了。

    轻声细气的给祁墨州请了个安,祁墨州抬眼看了看她,便不再理她,继续心无旁骛的低头批阅奏折。潘辰站在中间,尴尬油然而生。

    注意到祁墨州正在批的朱砂似乎快没了,潘辰犹豫了片刻,便上前去替他磨朱砂,祁墨州抬眼看了看她,也没说什么,这种沉默保持了大概一炷香的时候,祁墨州终于开口了:

    “交代你的事儿办了吗?”

    潘辰一愣,立刻回答:“办了……呃,在办呢。”

    祁墨州将最后手里的奏折批阅好了,放到一边,趁着这个空当看了一眼潘辰,两日不见,模样似乎又秀气了些,一张脸粉嘟嘟的,眼珠子黑亮亮,透着淳朴,看着倒像是个老实的,可实际上……祁墨州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看着她,却是不再说话了,潘辰给他看的有些不自在,正好此刻李顺在外求问:

    “皇上,午膳准备好了,现在上吗?”

    祁墨州站起了身,经过潘辰身边的时候,搂过她的肩头,对外说道:

    “上吧。”

    潘辰给祁墨州搂着,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祁墨州比她高了大半个头,肩宽腰窄,一身玄色暗龙纹的披纱直缀穿在他身上别提多贵气,潘辰觉得压力自头顶上传来,僵硬着给他搭着肩膀去了内殿,宫婢们举着御膳盒子鱼贯而入,一道道御膳摆放在玉石桌面上,祁墨州让潘辰在他旁边坐下,李顺等上完了菜之后,就主动退出了。

    祁墨州吃饭的时候不喜欢人多,也不需要有人伺候布菜什么的,平时最多站一个李顺,但今天潘辰在,李顺当然不会杵在这儿碍眼,摆放好一切之后,就领着宫婢们出去了。

    祁墨州拿起了筷子,看了一眼潘辰,潘辰也赶忙拿起筷子,跟着祁墨州后头,夹了些菜放在碗里,御膳到底是御膳,做的精致多了,就不知道味道如何了,潘辰食指大动,正要开吃,却听祁墨州从旁说道:

    “你都是怎么办的,说来给朕听听。”

    潘辰可怜巴巴的看着祁墨州,送到嘴边的菜肴又放回了碗里,看着祁墨州慢条斯理的吃饭,他似乎有点挑食,甜的,辣的似乎都不太喜欢,倒是对笋特别感兴趣,潘辰看着满桌的饭菜,不自觉咽了下口水,然后才无奈的汇报起来。

    内殿中只有他们两个人,安静的像是被世界遗忘的角落,潘辰的声音在内殿中响起,似乎都带着回音,清脆空灵:

    “臣妾已经派人去打听宋婕妤最近的情况,她最近奇怪的很,和往常的举动有很大的不同,臣妾心想,总要把事情调查清楚了,才好想一个比较合适的法子,于是臣妾就……”

    潘辰自顾自说着说着,把自己最近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说完了,但却不包括她猜测的那些,可说完之后,原以为祁墨州会给点什么反应,但潘辰等了好一会儿,祁墨州连动都没动一下,她开始说话的时候,祁墨州还在慢条斯理的吃东西,可是现在嘛……

    只见祁墨州的头微微低垂,筷子夹在手上,却是不动,那样子如果不是因为眼睛半睁着,潘辰都要以为他是睡着了();。

    心头涌起不好的预感,潘辰伸手想去碰一下祁墨州,可她的手还没碰到他,他就猛地坐直了身子,怒目瞪向了潘辰快要碰到他的手,吓得潘辰赶忙把手缩了回来。

    看他这眼神,潘辰难道还会不明白吗?祁墨州的次体人格又出现了,而这一回,他们俩并没有圈圈叉叉,而是很纯洁的坐在一起吃饭,潘辰回想刚才,脑中灵光一闪,终于明白祁墨州次体人格出现的契机是什么,是安静!针落可闻的安静!次体人格每回出现的时候,都是非常安静的时候,或者还能够再加一条,女人的声音!

    潘辰曾经接触过的病例,那种有暴力倾向的多重人格出现时都会有一个契机,也许是一首歌,也许是一个动作,也许只需要一个眼神,她一直以为,x生活是祁墨州次体人格的出现契机,但现在已经能确定,并不是。

    祁墨州瞪完了潘辰,目光才落在了桌面上,一眼就相中了潘辰面前的红烧酱汁大肘子,潘辰还来不及阻止,祁墨州就把筷子扔了,直接上手抓,捧着比他脸还大的猪肘,就那么豪放的啃了起来,把潘辰给惊得两只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前一秒还是斯文俊公子,下一秒就变成了草莽糙汉子,这画风变得也太快了些吧。

    一只猪肘三两下也就解决了,然后祁墨州又抓了一只白切鸡,肘子啃完之后,接着继续啃,眼看一只鸡又要下肚了,他的目光又盯在了那盘子那一罐子佛跳墙上,潘辰察觉到他的意图,赶忙把那一罐子往旁边推了推,大着胆子按住了祁墨州的手臂,语重心长的说道:

    “不能再吃了,再吃又该闹肚子了。”

    祁墨州目光冷冷的低头看了一眼潘辰压着他胳膊的手,白白净净,柔柔嫩嫩的,触感很不错的样子,祁墨州抓住潘辰的手腕,目光如狼般盯着潘辰,在潘辰不明所以的目光注视下,把潘辰的手缓缓的拉近了他的嘴唇……

    潘辰震惊的简直说不出话来,整个人都是懵的,手背,手腕,手心油腻腻的触感,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后背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祁墨州他……他……祁墨州他还真是做的出来!居然把她的手当纸巾,用来,擦嘴!!擦嘴!!

    潘辰卯足了劲奋力挣扎,可是她那点力气,对于祁墨州来说,简直就是蚂蚁撼树,费劲了力气,非但没有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还差点折了胳膊,祁墨州心满意足的擦完了之后,这才把潘辰的手给放开了,然后将那一罐子佛跳墙拖到了面前,用汤勺挖着里面的内容吃起来。

    潘辰低头擦手的那么一小会儿功夫,他就干掉了大半罐子,潘辰知道若是再不阻止,祁墨州恢复神智以后,肯定会上吐下泻,到时候潘辰肯定会跟着倒霉,为了不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潘辰还是决定上前努力一把。

    拉着祁墨州的胳膊:“哎呀,你真的不能再吃了!喂,祁墨州!你听到我说话没有?”

    潘辰无计可施,干脆把心一横,张口咬在了祁墨州的胳膊上,坚硬如铁,铬的牙疼,潘辰眼泪汪汪的抬头,正好对上了祁墨州目光阴沉的看向她,潘辰示好般对他咧嘴一笑,想用微笑化解矛盾,可在下一秒,她只觉整个人天旋地转,后背重重一摔,整个人就给暴怒的祁墨州摔在了玉石地面上,哀嚎还没出口,一道黑影就如狼般扑了上来,带着一股要立刻咬断她喉咙的气势,潘辰再也忍不住,扯着嗓子嚎了起来:

    “啊——”

    再不嚎一嗓子,指定得出人命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