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41章

    潘辰的叫声让祁墨州一下子回过了神,快速伸手捂住了潘辰的嘴,潘辰见他眼神清明,就知道他恢复了,收了声,对他瞪着两只眼睛,祁墨州看到她的狼狈,又左右看了看,从潘辰的身上翻到一边,躺在玉石地面上,胳膊遮着眼睛,十分疲惫的样子。

    潘辰从地上爬起来,伸了伸后背,感觉骨头都快断了似的,忍不住轻轻哀嚎一声,祁墨州放下胳膊,看向她,只见她背对自己,单薄的身子透着痛苦,心中不忍,坐起身,来到潘辰身后,替她捏了捏她自己不住揉着的地方,

    潘辰感觉他手掌的温暖,轻轻柔柔,温温和和的,也能感受到他语气中的抱歉,回头看了他一眼,祁墨州也对上了她,两人目光凝视,有那么一瞬间,祁墨州几乎要在她那双湛清的黑亮眸子里沉溺下去了,祁墨州觉得这样温顺的潘辰可爱极了,眼睛勾魂,鼻子挺翘,嘴唇……丰润粉嫩,引人品尝,祁墨州心中一动,想以亲吻来安慰她,在她耳畔轻声低语,情意绵绵。

    “对不住,让你受伤了。”

    潘辰羞怯的垂下眼睑,一副害羞的模样,没有察觉祁墨州的动情,潘辰一心感受背后的温暖,然后踌躇着开口小声回道:

    “没关系,就是……算工伤吗?”

    祁墨州咻的停下了动作,不解的看向潘辰,潘辰看到他眼中的迷茫,赶紧解释:“哦,工伤就是因工受伤……”

    潘辰的解释让祁墨州放开了她,尽管还是不太明白她话中‘工伤’是什么意思,但祁墨州已经明显能够感觉到‘煞风景’是什么意思,收回了刚才动了的一丝丝情意,憋着气,放开她,从地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又睨视了潘辰一眼,可怜兮兮的模样,怎么看怎么惹人心疼,刚想去扶她,潘辰就一骨碌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别提多敏捷了,祁墨州伸出一半的手又给生生收了回去。

    潘辰起来之后,揉着后腰,腆着脸对祁墨州说道:“老板……呃不对,皇上,你看我说的对吗?”

    祁墨州的声音几乎从牙缝里出来的:“哦,对();。那你想要什么呀?”

    因工受伤……亏她想的出来,还真把自己当伙计了?看着她惊喜的表情,祁墨州有些期待她会提出什么要求,受了苦之后,故作坚强,若只是为了在他面前讨个赏的话,祁墨州觉得还比较能接受。

    潘辰左思右想,搜肠刮肚之后,才对祁墨州比了个‘二’的手势,打算趁祁墨州没有后悔之前,果断狮子大开口:

    “我这个月想要两倍奉银。”

    祁墨州:……一口老血回喷肚内,感觉早晚有一天会被她气死吧。

    不再理会这个没出息的女人,祁墨州负手来到了桌子前,看着满桌的狼藉,再次感到了忧愁,貌似最近犯病的几率太高了,潘辰来到他身旁,指着桌上对祁墨州问道:

    “皇上小时候是不是饿过肚子?”

    一般像这种次体人格表现出来的行为,都和从前的经历脱不开干系,潘辰记得有一个案例就是的,那人也是多重人格,小时候被猥亵过,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心理阴影,然后长大之后人格分裂了,次体人格一出现就会对比他弱的人进行侵犯,这种行为的体现是无法作假的,有因必有果,有果就有因,绝不会是后天形成的。

    祁墨州冷冷瞥了潘辰一眼,没有说话,然后就开始收拾满桌的狼藉,潘辰见他没有生气,打铁趁热般又追问了一句:

    “我以前看过一本医书,书里也记载过皇上这样的病情,这些都是心病,因心底郁结而成,若是皇上能告知……唔。”

    潘辰的话还没有说完,嘴里就给塞了一颗甜枣儿,祁墨州冷眼瞥过她,眼神里透出危险的意思,潘辰最会看脸色,果断闭嘴,老老实实的吃枣儿。

    祁墨州最后将她上下又扫了一遍,冷声说道:“收拾以后再喊李顺进来。”

    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祁墨州就去了左侧的寝房,看样子是要换衣服去,潘辰对着他的背影比了个中指,看着满桌子狼藉,收拾餐盘这种事情,真不适合她这种高知份子,只可惜,人怕入错行,她好端端的一个现代心理学博士,入了这后宫,做起了后妃这份工作,还不是老板让干什么,她就得干什么呀!

    一边嘀咕,一边把桌上那些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稍微清理掉了些,虽然桌上的食物消失比较多,但至少要让表面看起来,是正常吃掉的,而不是被野兽啃过的样子。

    潘辰还没弄好,祁墨州就从里面出来了,果真换了一身藏青色底的暗龙纹直缀,精神勃发。走到桌前,将潘辰的劳动成果检查了一番,然后才松口,让潘辰喊李顺带人进来收拾。

    李顺领着四个宫婢鱼贯而入,给祁墨州行礼过后,李顺看见潘辰站在桌子前边儿帮忙收拾,赶忙上前阻止:

    “哎哟,怎么敢劳烦娘娘做这些粗活儿,这,这不是折煞奴才们吗?快快,伺候娘娘净手。”

    李顺瞥见了潘辰的衣袖,心道潘昭仪可真实诚,说干就干啊。而李顺的目光让潘辰这才想起来刚才自己的手给人当擦嘴布用了的事情,尴尬的甩了甩,在心里给祁墨州做了个小人儿,然后用针扎他,扎他!

    “刚才没注意,这袖子上居然也沾了些。”

    潘辰对李顺稍事解释。

    祁墨州此刻已经回到了龙案后头,拿起了奏折装模作样在看,潘辰之所以知道他是装模作样的,倒不是因为心理学上的微表情和微动作分析,而是因为,祁墨州的奏折,拿反了……

    李顺没注意到这些,对潘辰和和气气的,凑过来又轻声问了一下:“先前奴才在外头,好像听见娘娘叫唤了一声();。”

    潘辰想起这茬儿,心都揪在一起了,祁墨州捏着奏折的手指动了动,很显然是在关注潘辰会怎么回答,潘辰伸手擦了一头的冷汗,舔了舔干涩的唇,对李顺硬着头皮回答道:

    “我……吃太快,咬到舌头了。”

    李顺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潘辰只感觉自己好像快要虚脱了似的,这一顿饭吃的哪里是饭啊,吃的是雾霾啊,简直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宫婢们收拾了东西出去,潘辰也不想再继续和祁墨州待下去了,李顺他们出去之后,潘辰就去到祁墨州的龙案前面,说道:

    “皇上,若是没有其他什么事,臣妾也想回去换身衣裳。”

    祁墨州抬眼看了看她,目光凝聚在她脏污的衣袖上,目光中透着迷茫,似乎想不起来她衣袖为什么会脏,潘辰也不指望他会想起来,见祁墨州点头,她就迫不及待要转身,却被祁墨州喊住:

    “别忘了替朕办的事情,时间拖得太长,朕也不会满意的。”

    潘辰忍着不爽:“是,臣妾知道了。”

    说完之后,潘辰就转身离开,走了两步,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祁墨州,发现祁墨州果然还在盯着她的背影看,潘辰狂拽酷炫的对他留下一句:

    “皇上,您的奏折拿反了。咳咳,臣妾告退。”

    祁墨州:……

    潘辰走出太和殿大门,李顺就迎上前来,热情狗腿的让潘辰都有些受不了,本来她是走过来的,此刻李顺却坚持要派人用轿撵抬她回去:

    “娘娘身娇肉贵,怎么好自己走回去呢?奴才已经替娘娘准备好了轿撵,还请娘娘不要推辞的好。”

    潘辰实在不懂,她怎么吃了一顿饭的功夫,就变得特别身娇肉贵了呢,看李顺脸上那谄媚又暧昧的神情,潘辰知道,这老东西肯定脑子里又在脑补什么十八禁的小x文了,主角不用想,肯定是她和祁墨州了,这老东西是不是以为,她和祁墨州在太和殿里还能整出什么动静来吗?

    潘辰觉得自己总在被李顺误会,但有些误会吧,越解释就越解释不清楚,既然如此,她还解释什么呀!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她行得正,坐得直,对祁墨州的心思冰清玉洁……呃,*不算,至少她的精神层面是冰清玉洁的,谁让她的工作就是这个呢。

    坐上了李顺安排的轿撵,潘辰就一路回了柔福殿。

    李顺看着这位主子坐在轿撵之上,直到拐角他才肯收回了目光。

    果然皇上对潘昭仪是不同的,前儿潘昭仪不在,皇上食不知味,一顿御膳就只用了一点点,可是今天不一样啊,今天的御膳差不多消了大半,正因为有潘昭仪在场,皇上连胃口都好了不是一星半点儿,这样的上心,这样的宠爱,潘昭仪晋升位分不就是早晚的事嘛。

    尽管李顺对皇上的品味表示质疑,潘昭仪也就是外表看起来漂亮些,可论背景,出身哪一样比得过长乐宫的贤妃娘娘呢,之前宫里所有人都认定了,皇上最后肯定会封贤妃娘娘做皇后,可谁能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潘家又给送了个潘昭仪入宫,并且跌破众人眼镜的是,潘昭仪如一匹黑马般,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杀退了强敌,占据了皇上心里最重要的位置。

    皇上心里的位置,那就等于是后宫里的位置,这个大腿可以抱,李顺亲有体会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