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43章

    潘辰赶到长乐宫的时候,宁淑妃,沈淑媛,闫昭仪等都已经到了,四个良媛也分别坐在后面旁听,锦绣宫的三个婕妤全都跪在中间,苏婕妤最是莫名其妙,跪在一旁眼睛红红的,宋婕妤和赵婕妤两人全都挂了彩,以赵婕妤的伤势最为严重,从下颚到后脖,一道口子沁出血珠,得亏不是利器,要是刀剑之类的东西,就这力道,赵婕妤没准就给割喉了。

    潘筱坐在主位之上,端庄高贵,面若冰霜。

    这还是她在后宫中第一次行使这么大的权利,从前虽说太后吩咐了让她协理后宫之事,但那之后后宫里并没有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潘筱手里的权利没有用武之地,这回总算用上了,可不得把所有人都喊过来嘛();。

    潘辰其实有的时候觉得,潘筱这个人,看似高傲,但内心世界却是绝对的庸俗,不过平时以冷傲清高伪装自己,让别人以为她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岭之花,这个伪装,不仅骗了别人,也骗了她自己,以为自己真的是高人一等的清贵之人。

    潘辰到场之后,闫昭仪立刻对她招招手,让她坐过去,潘辰从侧面走去,谁也没有影响。

    闫昭仪热心,等潘辰坐下之后,就凑过来小声给潘辰科普现状:

    “宋婕妤拿玉簪把赵婕妤给划了,据说赵婕妤暗地里威胁勒索宋婕妤,被押到贤妃娘娘面前,赵婕妤供了出来,说她知道宋婕妤和男人有首尾,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闫昭仪刚刚说完这些,赵婕妤的厉声就再次传出:

    “娘娘,臣妾没有说谎,大半个月前的一日,宋婕妤几乎半夜才回的锦绣宫,衣衫不整,发鬓凌乱,妆容有失,一看就知道是与人野、合回来,臣妾那天晚上刚好睡不着,瞧见了鬼鬼祟祟的宋婕妤,事后奴婢去问宋婕妤的话,宋婕妤紧张,就拿出好些金银首饰来给我,让我千万不要把当晚的事情说出去,我一时财迷心窍,就收了她的东西,臣妾贪心有错,也是一时糊涂,但臣妾所言之事,绝无半点虚假。”

    宋婕妤听赵婕妤把话全都说透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狼狈不堪的往她扑过去,长长的指甲又在赵婕妤的脸上划出了几道血印子,两人扭打在一起,潘筱怒道:

    “都给我住手!”

    随着潘筱的一声责令,站在门边等候的嬷嬷便上前动手,将扭打的难舍难分的宋婕妤和赵婕妤强行分开,赵婕妤气喘吁吁,怒目瞪着宋婕妤:“你有胆子做,怎的没胆子承认?我哪句话说错了,你可以反驳我,动手算什么本事?你要脸不要脸?”

    对于赵婕妤的指责,宋婕妤也满肚子的话说,她此刻情绪激动的厉害,她担心了这么长时间的事情,终于曝光出来了,并且是以这样难看的姿态给赵婕妤扒出来的,宋婕妤拼了一身剐也要跟赵婕妤把道理好好的分辨分辨: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我把你当嫡亲姐妹,告诉了你这件事,我跟你说过,我是受害者,你偏要编排我,你拿了我那么多东西,拿了我那么多银票和金银细软,你答应我要替我保守秘密的,可你转头就把这个秘密给说了出来,我不知廉耻不要脸,可你就有情有义吗?”

    赵婕妤也知道自己确实拿了不少好处,不该曝出这件事来,可是一切也不是她愿意的,她还想多耍她几天,要不是这个疯女人突然发疯来杀她,赵婕妤也不会狗急跳墙,为撇清自己把一切都说出来啊。

    宋婕妤见赵婕妤没有否认,心中就更加确定了那纸条上写的是真的,果然这个不守信用的女人,一边拿着她的东西保证不说出去,另一边就把秘密告诉了别人,牙齿都给她咬出了血,宋婕妤此刻恨不得扑过去咬断她的喉咙!

    不管这两人各执一词的态度,单是宋婕妤的话就足够在厅中造成惊涛骇浪般的效果。

    宋婕妤的确不检点,可她自己却说自己的受害者,这句话背后是什么意思叫人迷惑,潘筱冷声对宋婕妤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什么受害不受害,你说清楚。”

    宋婕妤听见了潘筱的问题,暂时收回了怒目瞪着赵婕妤的凶狠目光,转过头以后,脑中似乎想起一些事来,鼻头发酸,加上诸多压力让她承受不住,终于崩溃的哭了出来。

    “臣妾是受害者啊!娘娘。臣妾那晚从闫昭仪的宫里回去,半路想起来还有新花样没有描,因为想赶着绣一副帕子出来孝敬太后,就让春桃返回闫昭仪那儿描花样,臣妾就自己一个人回去,原以为在宫里不会发生意外,可没想到,臣妾给人从后面打晕,再醒来的时候,身上衣衫不整,被人拖到假山里头……我不敢说出这件事来,我不敢说,收拾了一番衣裳,就跌跌撞撞的回了锦绣宫,谁知道这一幕给赵婕妤看见了();。她借此威胁我,我苦苦哀求她,与她细说苦衷,谁知道她让我给她金银封口,我照做了,她要什么,我给她什么,处处让着她,可她不守信用,她……”

    你等宋婕妤哭诉完毕,潘筱便打断了她:“你给人拖到假山里头……轻薄了?可看清那人是谁?后宫之中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太匪夷所思了。你可休要胡言乱语!”

    宋婕妤见潘筱不信,哭的更惨了:“臣妾没有胡言乱语,是确有其事!我,我醒来的时候,身上不着寸缕,娘娘,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臣妾干嘛要拿自己的名节说谎呀!这一个月来,臣妾饱受折磨,日夜难寐,提心吊胆,不知所措,成日担心这件事情被别人发现了,臣妾羞愧难当,已经做好了今后深居简出的准备,可谁知道……”

    潘筱和宁淑妃对视一眼,宁淑妃看了看沈淑媛,然后又环顾一圈,闫昭仪和潘辰都是一脸震惊的样子,其他几个良媛更是吓得不敢大声喘气,就连刚才哭哭啼啼的苏婕妤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刚才还在为自己无端遭受牵连哭泣,可是当宋婕妤说出事情真相之后,苏婕妤发现自己的那点委屈,根本就不算什么,也很纳闷,同样是住在锦绣宫中,可其他两位斗得如火如荼,小秘密齐飞,她却毫无所觉,也太迟钝了。

    而这件事的真相也让潘辰觉得意外,她一直猜想的是,宋婕妤和哪个侍卫有染,然后被赵婕妤抓个正着,所以才会给人勒索,却没想到宋婕妤居然是个受害者。那那个打晕她,把她拖入假山中,强行与她发生关系的男人是谁?还有,宋婕妤提到她是让春桃折回闫昭仪的宫里描花样,可是从她被打晕到醒来,然后自己走回锦绣宫,回去之后,在闫昭仪宫里描花样的春桃还没回去,那么也就是说,事情从发生到结束,总时间应该不会超过半小时吧。

    半个小时里,要把人打晕了,拖入假山,然后火急火燎的办事,然后宋婕妤醒来,穿衣服,步履蹒跚的走回锦绣宫,这时间控制的天衣无缝,让人难以置信。

    可正如宋婕妤所言,若不是真的话,那她怎么可能拿自己的名节来说这个谎话呢?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闫昭仪担忧的说道:“后宫之中,竟发生这般无法无天的事情,贤妃娘娘一定要彻查此事,要不然后宫之中就再无宁日了。”

    这话就算闫昭仪不说,大家也都知道,潘筱看了一眼她,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潘辰再一次感叹,要是这个说了等于白说的提议是从她嘴里出来的话,潘筱很可能连一眼都不会赏给她。

    目光继续放到宋婕妤和赵婕妤身上,宋婕妤哭的撕心裂肺,将她的天真无知展露的淋漓尽致,虽然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宋婕妤很可怜,很无辜,但潘辰也不得不说一句,太傻太天真。宋家和杜家根本就不该把这个傻白甜送进宫里来,不会自保不说,就连一个赵婕妤都能把她玩弄于股掌之上了,更遑论其他人了。

    后宫里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采花贼,能够在那个时辰出入御花园的男人,只有巡逻的侍卫,这些侍卫里有没有人对后妃起了歹心,潘辰不知道,但宋婕妤一定是给人黑了,这一点潘辰还是可以肯定的。别问她为什么,宋婕妤自己遭遇了不幸之后,对自己没有基本的估量,被赵婕妤几句话一骗,就怀疑自己怀孕,这种逻辑死的姑娘,潘辰也是很无语,要是宋婕妤稍微聪明一点,也许这件事就会是另外一种结果了。

    至于背后是谁黑了宋婕妤,潘辰的目光在其他几个人脸上转了几圈,貌似谁都有可疑,宋婕妤长得漂亮,人也高调,在太后面前也是挂了名的,人群中,就数她最是抢眼,俗称冒头之鸟,若有人想杀鸡儆猴,借此搅乱后宫,那么就肯定会从这种傻白甜下手。

    亏得她能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居然还调用了杜老将军来替她请命侍寝,搞得祁墨州必须要出面解决才行,要是祁墨州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真相,也不知道心里作何想,好好的一个漂亮姑娘,还没睡到,就给人干掉了,可惜了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