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44章

    宋婕妤的事情水落石出,因为牵涉事情太大,潘筱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处理,就初审了一番宋婕妤和赵婕妤之后,把这件事整理整理上报给了太后知道,太后那儿又是新一轮的审理,问询,潘辰她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也给扣在康寿宫里,跟着审理好些天。

    后宫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祁墨州那儿自然也是知道了。

    他正在和甘相商议事情,李顺就悄声来报了这件事,祁墨州的脸色也不太好了,因为这回出事的是宋婕妤,让祁墨州不得不重新审视,饶是他心中也忍不住怀疑是潘辰下的手,可是却不相信她有那么大的本事把后宫搅得天翻地覆。

    甘相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文士,未曾穿朝服,一身半旧的儒服,白面书生模样,见祁墨州脸色变了,遂问:

    “皇上可是有事?臣要不先退下,明日再来。”

    祁墨州摆了摆手:“无需,一点小事罢了,朕让傅宁去看一下,甘相可以继续。”

    后宫的事情闹得再大,也没有国家大事重要,祁墨州分得清主次,对甘相这般说道,甘相行礼过后,便继续说道如今天下形势,大概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御前侍卫统领傅宁亲自过来禀报后宫宋婕妤案情。

    “皇上还是先处理后宫之事,臣的这些事也并非一日两日就能解决的,还需内阁商议拟定,后宫不平,皇上也容易分心。”

    祁墨州听了傅宁的禀报,倒不是对宋婕妤淫、乱后宫这一点感兴趣,而是对后宫的防卫系统提出了质疑,傅宁赶忙下去调阅事发当晚的侍卫值勤名单,甘相对祁墨州而言亦师亦友,后宫之事祁墨州觉得没什么好瞒的,便将事情大致和甘相说了一遍,甘相也对这事儿感到了奇怪:

    “后宫戒备森严,何人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祁墨州从龙案后走出,唤来李顺:“让潘昭仪过来一趟();。”

    李顺领命下去之后,甘相才对祁墨州问:“潘昭仪……是潘相之女吗?也就是皇上上回提过的那位特别有见识的娘娘?”当初潘辰提出士族制度的改制方法,祁墨州对其他人没有提及潘辰,但对甘相却没有隐瞒。

    祁墨州颔首:“潘相家的庶女,是个很……怪的女子。”

    甘相见祁墨州评价那位潘昭仪的时候,神情有些犹豫,这种犹豫,在这位素来态度坚定的年轻帝王脸上不太常见,甘相不禁失笑:“就算怪,那也必然是一位怪的出奇的奇女子了,深得皇上看重啊。”

    对于甘相的话,祁墨州并没有反驳,抿唇浅笑,甘相便了然在心:“真是想不到,潘相居然能生出这样的奇女子,实在叫人难以置信。”

    祁墨州似乎对甘相的话颇有感触,点头说道:“朕也这么觉得,潘相迂腐刻板,咬死了士族身份,至今不肯脱口,他这个女儿倒是个聪明的。”

    “比之潘家嫡女如何?”

    甘相斗胆对祁墨州如是问道。这个问题若是旁人问,祁墨州定然要怀疑他的意图,可问问题的是甘相,祁墨州与甘相之间没什么秘密,甘相入朝为相之前,便在先帝麾下作为军师,与祁墨州年岁差不了多少,见识想法也很相投,是祁墨州最信任的左膀右臂,微微一笑,祁墨州直言不讳:

    “若她无二心,倒是可以栽培。”这句话过后,祁墨州就沉默了,因为祁墨州没说出口的是,他至今都无法肯定,她是否无二心。在很多事情上,她聪明的近乎妖,有妖必有异。

    祁墨州对潘辰的评价让甘相觉得有点惊讶,他从未干涉后宫之事,但也知道朝野纷传,潘家嫡女蕙质兰心,贤德之名远扬,是将来皇后的不二人选,就连甘相也曾经觉得,皇上一边打压了士族,未免士族产生暴动,那么他就极有可能会册封潘家嫡女为后,以安士族愤慨,可如今听来,他倒是想错了。

    只不知皇上口中‘可以栽培’的意思,是不是他所理解的那个意思了。

    潘辰没想到这个时候祁墨州会召见她,李顺去传话的时候,她还在太后的康寿宫里熬着,宋婕妤无论怎么问,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就知道哭,太后烦她,就去后殿休息,可她们却不能走啊,一帮妃子在那儿大眼瞪小眼,却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潘辰走出康寿宫的时候,感觉自己后背给众妃看的都快要着火了,宁淑妃和沈淑媛就毫不掩饰的表现出了对她以色事君的鄙视,潘辰只当没看到,硬着头皮出去,心里还是对祁墨州很感激的,毕竟能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是好的,回柔福殿换了身衣裳之后,就随李顺去了太和殿。

    到了太和殿之后,潘辰没想到殿中还有外人在,一个青年文士模样的男人低头站在一侧,目不斜视,规规矩矩的不看她,潘辰走上前给祁墨州行礼,祁墨州指了指那青年文士,介绍道:

    “甘相无需多礼,她就是潘昭仪。”

    潘辰心中一紧,本以为祁墨州喊她过来是想问宋婕妤的事情,可现在有外人在,潘辰就拿不准祁墨州是什么意思了,不动声色的给那青年文士行礼,这位就是和潘坛齐名的甘丞相了,潘辰不敢怠慢。

    行完礼之后,祁墨州对潘辰问道:“宋婕妤那事儿到底怎么说的?”

    要是只有祁墨州一个人在,潘辰倒是能畅所欲言,只是有外人在,潘辰只能实事求是的发布官方消息了。

    她把大致情况说了一遍之后,祁墨州蹙眉坐在龙椅之上,两根手指在纯金的龙椅扶手上轻敲:

    “此事甘相怎么看?”

    “后宫戒备森严,按理说不该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切还得等傅统领查一查当晚值勤之人,看有没有可疑();。”

    正说着话,傅宁从后宫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本值勤册子,高大的身影像坐山似的,一进门几乎将殿中的光线都给遮住了不少,潘辰抬头仰视了他一眼,傅宁见她也在,抱拳拱手作揖,潘辰回礼。

    祁墨州接过了傅宁递来的名册,前后扫了几眼后,就交给了一旁的甘相,然后他负手踱步:“这事儿透着蹊跷,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若是你的人里,混进了不轨之人,你知道怎么做的。”

    傅宁立刻跪下:“皇上,先前查看值勤名单,并没有发现异常之处,臣的人臣心里有数,绝不是那等大逆不道,丧心病狂之人,但此事臣责无旁贷,也是他们渎职,臣定会秉公办理,查出事情的真相来。”

    祁墨州对他抬了抬手,说道:“查清楚事情就好,不是说你的兵一定有问题。”

    “是。”傅宁嘴上虽然这么说,面上却依旧羞愧,毕竟是在他的管辖之内发生的事情,不管是不是他的人,他都有难以推卸的责任。

    甘相将名单上下看了一遍,中肯说道:“这些都是咱们漠北出身的,每个人我都认识,按理说不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会不会是当晚有刺客?”

    潘辰看了一眼甘相,没忍住抿了抿嘴,只觉得这大叔脑洞挺大,人刺客是有毛病吗?千辛万苦闯进宫里来,就为了把一个后妃给办了?不偷不抢不杀人,简直玷污了刺客这两个字啊。

    祁墨州本来就在观察她,见她暗自偷笑的表情,遂问道:

    “怎么?你有话说?”

    傅宁和甘相的目光也看向了潘辰,潘辰背后一凉,感觉自己又给祁墨州给坑了一回,瞪着眼睛会看他,见他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存心是一副要看她笑话的模样,潘辰深吸一口气,斟酌了一番用词之后,才对甘相和傅宁说道:

    “其实吧,我觉得未必就是侍卫和刺客。”

    “不是刺客和侍卫,那还有什么人会在那个时候在后宫里出现呢?”傅宁人高马大,急于弄清真相,对于潘辰的见解很感兴趣。

    潘辰舔了舔唇:“还有太监和宫女啊。宫里一抓一大把。”

    傅宁无奈说道:“宋婕妤不是说她遭到了侵犯吗?太监和宫女……潘昭仪就不要添乱了。”

    潘辰果断摇头:“不是添乱,是真的这样认为的。我把宋婕妤当晚的遭遇,再从头到尾和你们说一遍,宋婕妤当晚从闫昭仪宫里出来,想起来花样没有描,就让唯一的宫婢折回闫昭仪宫中描花样,然后她一个人走到半路被打晕了,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在假山里,衣衫不整,遭到了侵犯,然后她穿衣服,走回锦绣宫,而那个时候,她的婢女春桃还没有回去。也就是说,从她遇袭到回锦绣宫,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你们听懂什么意思了吗?”

    甘相和傅宁对视一眼,傅宁垂眸摇头,不解道:“什么意思?只有一炷香的时间能说明什么?”

    潘辰有些犹豫,看向了祁墨州,欲言又止,好不容易才对祁墨州说道:“说明……要不我和皇上单独说吧。”

    祁墨州一愣,看了看傅宁和甘相,干咳一声后,对潘辰递去一抹警告的眼神,冷声道:“傅统领和甘相都不是外人,你但说无妨。”

    潘辰抿唇犹豫了片刻,既然祁墨州都这么要求了,那就不要怪她了,张口就爽快说道:

    “说明……办事的时间太短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