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帝台娇宠 > 第45章 (替换了)

第45章 (替换了)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45章-晋-江-独-家-发-表,盗-文-自-重-

    随着潘辰的这一句话出口,整个太和殿中空气仿佛都凝固了,针落可闻,甘相和傅宁一脸呆滞的看着潘辰,忘记了规矩,忘记了身份,祁墨州也是愣住了,一只脚刚踩在龙椅前的脚踏上,另一只脚却怎么也不能往前了……他……怎么就忘了她的这张嘴!

    潘辰看着三个男人这副表情,她自己也没想到这句话杀伤力这么大,直接把天给聊死了。对祁墨州递去一个‘是你让我说’的眼神,祁墨州恨不得把她那张可爱的脸掐出花儿来,潘辰避开了他的目光,左右看了看后,就提着裙摆转身,小跑到祁墨州的龙案前,兀自拿了一张没写过字的宣纸,卷成长条的样子。

    三个男人稍稍缓过神来,甘相和傅宁有志一同的将目光转到了祁墨州的身上,祁墨州恢复行动力,踩上脚踏,坐到了龙椅之上,目光游离了一会儿,希望借此来掩盖尴尬,可片刻后,发现甘相和傅宁的目光依旧灼灼的盯着自己,祁墨州难得不好意思的干咳了一声,甘相和傅宁才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转而两人对望。

    潘辰拿着卷成长条的宣纸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三个男人脸色各异,全都透着各种程度的尴尬,唉,早知道他们这么纯情,她就稍微委婉一点了。

    但话说都说了,也没法收回去,只能尽量把自己想说的全都告诉他们。

    后宫里是太后和潘筱主事,太后是那种,轻松快乐的活儿,我来主持,烦恼的活儿就你们来主持,而潘筱嘛,又是那种在天上待久了的仙女,哪里会管这凡尘的俗事,所以,其实这件事情,最后也就落在了宁淑妃和沈淑媛身上,这两个人都不会接纳潘辰的意见,潘辰也懒得和她们说,能混则混,就等祁墨州问她,本来只想跟祁墨州一个人说的,可谁知道祁墨州还安排其他人在场呀。

    硬着头皮继续说道:

    “因为办事的时间太短,所以我推断施暴者不是侍卫这样健康的男性,一来侍卫在宫中值勤巡逻,有队伍,有组织,个人想脱离一段时间,几乎是不可能,而那个人也不可能趁着值勤的机会,跑到后宫里非礼一个后宫妃子,而且时间还那么短……”

    潘辰又把自己的意思稍微润色了一番,听起来可能更合理些,甘相是三个男人里,年纪最大,生活经验最丰富的一个,他最先反应过来,摸着鼻子说道:

    “可时间短的,也未必就是太监啊();。正常的男人也会有……时间短的时候。”

    甘相这句话说出来之后,立刻就后悔了,因为从祁墨州到傅宁,再到潘辰,三个人全都对他递来了一抹微妙的眼神,仿佛从他的话里看透了什么似的,甘相生可忍孰不可忍,当即竖眉毛澄清:

    “我,我不是说我时,我是说……正常男人……呃,不对,我是说,男人有时候也……力,力不从心啊。”

    甘相用他的实际行动完美阐述了什么叫做‘越描越黑’。

    潘辰一脸恍然大悟,傅宁和祁墨州比较委婉,只是对甘相递去了同情的目光,甘相觉得自己有理说不清了,从来也没想过,曾经靠辩才走天下的他,有一天居然会因为争辩而遭到同情和鄙视,并且还是围绕这种话题。

    生无可恋。

    干脆闭嘴不说话了。

    潘辰不想眼睁睁的看着歪楼,主动把话题又给引了回来:

    “甘相肺腑之言,也有道理,但我还是坚持这个意见,你们看啊,好比这一根一尺长的纸就是宋婕妤失踪的时间,一炷香大概就是两刻,我们把这根时间分成四小段,每段半刻。”潘辰说着,就蹲下身子,将手里的纸一点点撕成了平均的十份,摆放在祁墨州的脚踏一角,然后保持蹲地的姿势,与三人继续讲解:

    “据宋婕妤所言,她是在云溪殿被打昏的,然后醒来的时候是在如意殿附近的假山林中,从云溪殿到如意殿,就是好好的走路,也得花半刻吧,更别说带个人,这里就当他是半刻,拿走一小段时间,然后他要把宋婕妤的衣服脱掉,后宫女人穿的衣服很复杂的,有宫女帮忙,都很困难,就算是天天帮后妃穿衣服的宫女,怎么说都得花半刻吧,再拿走一小段时间,接着宋婕妤醒来,醒来之后发现,哎呀,衣服没了,惊吓的同时,她得再穿回去吧,又是半刻,再拿走一小段,然后宋婕妤穿好了衣服,还得从如意殿的假山林,奔走回锦绣宫,走半刻时间,就算她快的。得,又是半刻没了,再拿走一小段……”

    潘辰这样形象的解释一番后,大家理解的就更具体了,甘相和傅宁全都学着她的样子,蹲在了祁墨州的龙椅前,探头过去看着她放在脚踏一角的时间段,祁墨州也弯下了身子,探头过去看,傅宁指着说道:

    “总共就四段,这,这不就没时间了吗?”

    潘辰点头,目光落在那一段段挪走的四小段纸张上:“是啊,这样看一下,就能明白过来了吧,所以说,施暴者根本就没有时间侵犯宋婕妤。”

    甘相似乎有点明白潘辰想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又最后问了一句:“但这也不能完全肯定不是侍卫啊。”

    祁墨州和傅宁也跟着点头:“是啊,但凭时间短这一点,的确难以完全证明不是侍卫。”

    潘辰摇摇手指:“我有证据证明啊。刚才我不是说了吗?后宫女人的衣服很复杂的,就是天天帮后妃穿衣服的宫女,也得花半刻的时间,别说一般的侍卫了,可能那些侍卫连后妃穿几件衣裳都不知道吧,宋婕妤既然能把衣服好好的穿回去,那就说明不是暴力撕衣服,而是一件件好好的脱下来的,这凶手可能是处女座的。”

    潘辰最后一句说的很轻,大家没怎么听得清楚,也免去了她和他们解释什么叫‘处女座’();。

    傅宁想了想后,不解的对潘辰说道:“那你的意思是,凶手也可能是宫女?”

    潘辰依旧摇头:“不是宫女,宫女没那么大力气,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宋婕妤从云溪殿挪到如意殿的假山林中去。”

    傅宁和甘相这才一同点头,表示完全理解了潘辰的意思:“潘昭仪所言确实有理,这么看来,那傅统领麾下的侍卫们都能洗清嫌疑了,可臣依旧不明白,那凶手的目的是什么。”

    潘辰摸着下巴想了想之后,抬眼看了看祁墨州:“可能是有人看不惯宋婕妤,想折辱她一番,事发之后宋婕妤并不敢声张,若非这回和赵婕妤打了起来,那人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并且神不知鬼不觉,宋婕妤穷尽一生在后宫里都抬不起头来了,心思深沉,手段毒辣,可怕。”

    潘辰说这些的时候,特意盯着祁墨州,想用意念对老板表达自己对工作环境的不满情绪,可是老板装死,不予理会,潘辰也很无奈啊。

    提及后宫之事,傅宁和甘相都不好插嘴,李顺从殿外走入,就看见两个大臣,一个妃子蹲在龙椅前,而他最敬爱的皇上坐在龙椅上,弯下腰,以一种高难度的姿态与其他三人围成一圈,那样子,就好像是街边的顽童,几人一堆,围着个陀螺看的样子,在庄严奢华的太和殿中出现这一幕,着实违和,李顺有那么一瞬间,都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皇上,淑妃娘娘说拿到了新的证据,宋婕妤当晚穿的衣裳被刨出来了,特派人来请皇上移驾后宫观看。”

    李顺的话说完,几个蹲在龙椅前的人都站了起来,潘辰抖了抖腿,无奈的摇头,这个淑妃想见祁墨州想疯了,刨出一件衣裳就以为是大功一件了,只见祁墨州坐直了身子,对李顺回道:

    “让她全都调查清楚了再来回朕。”李顺无端受了一回气,不敢停留,赶紧躬身退了出去。

    李顺走了之后,祁墨州葱龙椅上起身走到潘辰面前,对她说道:“你也回去吧,先前你的猜测不需要全部与她们说出来,可以想办法引导她们自己去查,有把握吗?”

    潘辰仰视了一眼祁墨州,小声嗫嚅:

    “回皇上,没把握,这也太让人为难了。”

    老板不懂员工的需求,图钱不给钱,图名不给名,一味的要求员工加班出业绩,久而久之,员工的工作热情都没有了,还怎么出业绩呀。

    祁墨州这回像是脑子灵光了,看着她的表情,立刻就接了一句:“你办成了,朕让你和你姨娘见一面,还让司农部把你要的种子都给你。”

    潘辰眼前一亮,又大又黑的眼珠子里满是惊喜,看的祁墨州心中一动,这黑亮亮,清澈澈的目光就像是一颗绝世珍宝,像是夜明珠,无论多黑暗的地方,总能绽放耀眼的光芒。

    “皇上说话算数。”潘辰虽然有点意外,自己跟司农部要种子被拒绝的事情祁墨州怎么知道的,单就他提出这两点好处,就已经成功抓到了潘辰心里的痒痒肉。

    祁墨州略微勾唇一笑:“君无戏言。”

    潘辰得了这句话就退后两步,行想行礼告辞,却被祁墨州喊住:“你还没跟朕说想怎么引导她们调查。别暴露了自己。”

    至此甘相和傅宁才知道,原来这位潘昭仪并不是普通的后妃,而是皇上安插在后宫里的一颗钉子。怪不得想法新奇,是个有才之人。

    第46章

    潘辰看了一眼祁墨州,然后又扫了一眼一旁的甘相和傅宁,有些为难的说道:

    “我的办法,说出来可能不太好听();。”

    祁墨州好了伤疤忘了疼,看着她这乖巧可爱的小模样,早就把先前的尴尬抛诸脑后了,勾唇笑道:“你还能说出什么来,尽管说好了,反正现在甘相和傅统领也都知道你是个什么胚子了。”

    潘辰暗自啐了祁墨州一口,然后也不扭捏,直言道:

    “这事儿其实也好办,宋婕妤不是一直坚信自己给侵犯了吗?找个婆子查查她是不是处子,不就能把事情引回正道上了吗?只要宋婕妤依旧是处子,那有些事情,大家就心照不宣了……”

    潘辰的几句话,成功让太和殿中的气氛再次凝固,而她说完之后,便轻描淡写的对三个石化了的男人行礼,轻描淡写的走了出去,想着能和姨娘见面,想着能拿到很多司农部的种子,潘辰的心情都跟着好了很多。

    而反观殿内的几个男人,甘相僵硬着脖子转头,对祁墨州说了一句:

    “潘昭仪这法子,听着还不错的样子。”

    傅宁也跟着附和:“的确不错,的确不错。”

    祁墨州:……

    *****************

    潘辰回到了康寿宫中,潘筱坐在主位之上,两个宫婢,一个替她揉头,一个替她捶腿,一副等候良久,十分疲累的模样,宁淑妃和沈淑媛坐在一起喝茶,闫昭仪和苏婕妤看见潘辰进来,就动了动身子,苏婕妤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潘辰坐,潘辰坐下之后,闫昭仪就凑过来对潘辰问道:

    “皇上招你去为的什么呀?问了宋婕妤这事儿吗?”

    潘辰点头回答:“问的可不就是这事儿,宋婕妤的事情闹大了,就连御前侍卫统领都给皇上喊去问话,说是要彻查当天晚上值勤的所有侍卫,还叮嘱傅统领一定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无论用什么法子,都要把那幕后下手之人揪出来呢。”

    她和闫昭仪说话的时候,那边潘筱和宁淑妃也是侧耳听着潘辰说话呢,沈淑媛站出来对潘辰问道:

    “怎么宫里这么多人,皇上偏偏问你?”

    语气酸楚,不服气的样子。

    潘辰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沈淑媛对潘辰总是侍寝这件事早就已经耿耿于怀,所以有个什么机会都想把潘辰给拉下来说几句,潘辰每次都不予理会,因为她知道沈淑媛这样的性格,其实并不是多讨厌,至少她把自己想要说的话,全都说出来了,没有像那些心机深沉的人一般,掩藏在心里,表面上对你和风细语,实际上可能背后还要扎你的小人呢。

    比如这位宁淑妃,此刻正笑吟吟的往潘辰这里走来,在她面前站定,说道:

    “沈淑媛稍安勿躁,皇上偏宠咱们这位潘昭仪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只怪咱们没本事,没有潘昭仪厉害,将皇上服侍的高高兴兴的,是不是啊,潘昭仪。”

    潘辰对宁淑妃也是笑脸相迎,站起身来,对她行礼,然后说道:“淑妃娘娘实在太抬举臣妾了,臣妾不过是做了份内之事。先前淑妃娘娘派人去请皇上来后宫,那时候皇上还与臣妾说过,放眼整个后宫之中,也就是淑妃娘娘最是端的住,到底是出身好,见识也高,办事效率也叫其他人望尘莫及。”

    这些好话,说的宁淑妃心里舒坦了些,回想刚才派过去太和殿的人回来说的话,宁淑妃的心都要凉了半截儿,以为找到了个证据,皇上只要对此事有点关注,那么一定会来后宫看一看的,可是没想到,传话的人带回了那么个消息,可把宁淑妃气死了,如今这潘辰说的这些,虽然她知道有一半未必是真的,但是至少她有一点说对了,皇上对她的出身必然是另眼相看的,放眼整个后宫,谁的身份有她高贵,血统有她纯正?就包括潘筱在内,不过就是清贵了些,哪里比得上她金枝玉叶();。

    抚了抚鬓角,嘴角带笑,潘辰知道自己这些话算是马屁拍到了点子上,宁淑妃也就不和她为难了,调转了话头,对潘辰问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你倒是把皇上说了些什么话,全都说出来,既然招你去问宋婕妤的事情,那皇上有什么指示没有?”

    潘辰故意想了想后,对宁淑妃回道:

    “皇上好像也没说什么特别的,只说宋婕妤这事儿蹊跷,未必就是侍卫干的,御前统领也在皇上面前保证了又保证,说自己麾下之人,绝不可能做出此等恶事,皇上看着像是信的。”

    沈淑媛听到这里,又忍不住插嘴道:“你是说,皇上招你去,竟然没避着御前侍卫统领?”

    这又是一条不平,沈淑媛看着潘辰春风得意的模样,简直要一口把她咬进肚子里去,长了一副狐媚子的模样,偏入了皇上的眼,迷的皇上再也不去别的妃子宫里,如今居然还对她这般放纵,就连御前侍卫统领都不用避开!真是叫人越想越怄!

    宁淑妃的关注点明显和沈淑媛不同:“皇上为什么说未必是侍卫干的?就因为傅统领保证,他的保证难道就不会出错吗?”

    潘辰故作无知:“这个臣妾就不知道了,反正皇上和傅统领说了很多话,我在旁伺候,也没一句句的都听清了,只听说傅统领也派人查过那假山林,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特别异样的地方,所以还有些怀疑宋婕妤说的是不是真的,还说,宋婕妤也许根本就没有被侵犯什么的,我也没怎么听得懂,就听了个大概吧。”

    宁淑妃一跺脚,表情很急的样子:“哎呀,这种事情你怎么也不知道听听清楚呢?这么一句一句的,说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去做了。”

    潘辰看着宁淑妃的脸,总觉得她焦躁的不在点子上,莫名的烦躁感,就好像潘辰没有挺清楚祁墨州的话,是一件多么让她难以接受的事情。

    而此时潘筱闭目养神的眼睛忽然睁开了,让伺候她的宫婢退下,她亦来到潘辰面前,对她冷声问道:

    “你说的可是真的?皇上和傅统领果真那样说的?宋婕妤没有被侵犯?”

    潘辰看着潘筱,心中一喜,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我也没听清楚,只断断续续的听了这么一句,我想宋婕妤不至于这么糊涂吧,连自己有没有被……都不知道吗?”

    对于潘辰的话,潘筱倒是没打算在意,转过身就喊了太后身边伺候的嬷嬷过来,对那嬷嬷吩咐了两句话之后,那嬷嬷便离开了花厅,往外走去。

    宁淑妃走到潘筱身旁,对她问道:

    “贤妃娘娘这是想干什么?”

    潘筱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就继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单手撑着头,让宫婢们继续替她服务,闫昭仪和苏婕妤坐在潘辰身旁,宁淑妃和沈淑媛见潘辰她们都不说话了,便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厅中的气氛一度沉静起来。

    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那个受潘筱之命的婆子也回来了,对潘筱与众位后妃行礼过后,才把自己的调查结果说了出来:

    “回禀贤妃娘娘,婆子们去查了,那宋婕妤根本就还是完璧之身……”

    嬷嬷之言让整个花厅里都炸开了,宁淑妃和沈淑媛对视了一眼,潘筱也坐直了身体,闫昭仪和苏婕妤连同潘辰,三个人做出如出一辙的惊讶表情来,只听潘筱说道:

    “哼,这种事情居然也能搞错了!去把宋婕妤和赵婕妤都给我押进来,这回看看她们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将这么些人戏耍了这么多天,她们的胆子可真够大的。”

    潘筱难得生气,在潘辰的印象之中,潘筱几乎就没什么脾气,这倒不是说她脾气特别好,而是因为潘筱眼高于顶,根本不会为了自己看不上的人去发脾气,而这回她第一次助理后宫之事,虽然上面还有个太后撑着,但太后明显是不太愿意搀和她们之间的事情,就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了潘筱身上,潘筱入宫之后,一直无宠,她当然也想凭着这一次机会,好好的表现一番,奈何宋婕妤和赵婕妤的话让她没有头绪,就是想表现也表现不出来,只能让宁淑妃她们去病急乱投医的瞎整,潘辰就是看中了潘筱这一点,所以才会故弄玄虚,将这些意思,从侧面以祁墨州的口吻说出来给她听见,潘筱立刻就想到了症结,然后派人去做了这件事情();。

    几天的功夫,让曾经貌美如花,艳压后宫的宋婕妤变得憔悴不堪,整个人仿佛被抽了丝一般,了无生气,再加上刚才又被那些婆子检查了身子,想当然,那些婆子对她的动作绝对不可能很温柔,又是一段摧残,看着也是可怜的。

    潘筱此时终于来了精神,一拍椅子旁边的茶几,厉声怒道:

    “宋婕妤,你可知罪,这样的事情你也敢胡说八道?居然将我们戏耍了这么多天,你是真的不要命了吗?”

    宋婕妤如果如她所言在后宫之中出了事情,那么出于人道主义,祁墨州看在她外公的面子上,也不会杀她,可是她说谎欺骗大家,这件事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宋婕妤此时也是莫名其妙的,不住摇头:

    “我,我不知道,我,我一直以为……可是那天确实……我,我不知道啊!贤妃娘娘饶命啊,我真的不知道啊!”

    哭诉完之后,宋婕妤就趴在一边哭泣起来,就连同罪的赵婕妤也是懵了:“这,这怎么可能呢。那天晚上我明明看见她衣衫不整回去……”

    潘辰此时此刻,不得不对这位糊涂的宋婕妤抱以最诚挚的同情了,也为这个时代的女性捏一把汗,生理教育课实在太重要了,她想起了现代有一个新闻,就是夫妻俩都是高材生,可是结婚很多年却没有孩子,然后去医院查也没什么问题,最后两人才曝光出,说是都以为只要睡在一起就能有孩子,睡的确是睡,可也得看看怎么睡了。

    宋婕妤的生理教育课必然是不合格的,当然她也没有机会知道就是了。

    “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若是再敢隐瞒,就别怪我禀报太后了。赵婕妤,你说!是不是你们两个串通起来骗人,或者说,根本这件事就是你弄出来的?为了勒索宋婕妤,你故意骗她是不是?”

    宁淑妃素来厉害,说出来的话也是让人害怕的,赵婕妤一听这事情居然给拉到了自己身上,顿时吓得冷汗直流,连连摇手:

    “不不不,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做的,我,我当时鬼迷心窍,就只是想勒索一番宋婕妤,我连她是否真的遭遇了那些事情都不知道,后来,后来我是骗她,说她怀孕什么的,可是那也是她平日里太过嚣张,我想惩罚惩罚她,让她今后不敢在我面前抬头,可我真不知道,她是骗人的,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啊!”

    宋婕妤听赵婕妤这样说话,像是一个疯了一般,冲向了她,掐住赵婕妤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我到底与你有何仇怨,要让你这样害我!我如何骗你了?用这种事情骗人,我是疯了不成?你勒索我那么多东西,那么多钱,我,我若知道的话,还会让你勒索吗?你是想彻彻底底的害死我吗?我现在就掐死你!”

    潘筱怒道:“放肆!还不给我拉开!”

    赵婕妤给宋婕妤掐的眼睛都开始翻白眼了,才给旁边的婆子拉开,潘筱见事情闹得这样大,实在不好再继续审问下去,便对众人挥袖道:

    “都先回去吧,这件事情还是要太后亲自出面才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