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2章 蒋家

第2章 蒋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蒋老爷拿出书信来,桃华正牵着柏哥儿,闻言便抬头道:“是大伯家的信?”

    蒋老爷单名一个锡字,祖上世代行医,到了蒋老爷父亲这一辈,兄弟两个都在宫中做御医。

    蒋家大老太爷名为方正,有两个儿子。长子蒋钧,就是桃华所说的大伯,如今奉养着父亲在京城,自己做个从五品的官儿。还有一个妾生的儿子蒋铸,却是在外经商。

    蒋锡是二房之子。二老太爷蒋方回,多年前因在宫中伺候的贵人难产身亡,也被问罪,死在狱中了。二老太太夫妻情笃,没几个月便跟着病亡过世。蒋锡父母双亡,父亲又是个带罪之身,且罪在宫中,科考上是难走,索性就带了妻子李氏和女儿桃华,回了蒋家的祖籍无锡。

    李氏是蒋方回朋友之女,打小儿两家父亲口头定下的亲事,蒋方回虽获罪,李老太爷不肯毁约,竟把女儿还嫁了过来。蒋锡夫妻相得,很是过了几年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只不知是不是天也生妒,李氏身子有些弱,婚后多年只生下一个女儿,好容易再次有孕,却是一尸两命,弃了丈夫女儿去了。

    蒋锡伤心过甚,不肯再娶。如此过了四年,桃华十岁的时候,有人劝他说:女儿大了,若是没有母亲,便在五不娶之列,将来亲事上怕有妨碍。蒋锡听得有理,何况此时女儿长大,又是极能干的,不怕落在继母手下吃苦,遂又张罗起续弦之事。

    蒋锡虽则不能再科考,可身上已有个秀才的功名,不算白身。蒋家人丁不旺,然世代行医颇有积蓄,无锡这边便有一处药堂一处庄子的祖产,几年经营下来家产殷实,一说要娶,自有人上门来与他说媒。蒋锡不要那年轻貌美的,只要性子温柔善待女儿,最后挑中了曹氏。一则有几分怜惜,二则取中她性情柔和,虽是半路夫妻,却也和睦。就是两个女孩儿,一个无母一个无父,也可算同病相怜,蒋锡疼爱自己女儿,对曹氏的女儿也视同己出。后来曹氏生了柏哥儿,日子便更好了。

    京城里头的长房,蒋锡从前也与桃华说起过,只是语焉不详,大都是说蒋老太爷从前对他如何好,却不大提起堂兄们。这些年京城与无锡之间也时有书信来往,年节亦有些土物彼此相赠,但桃华总觉得,蒋锡跟堂兄似乎并不很亲近。

    “是你大堂兄代笔写的信。”蒋锡随手将信件习惯性地递给女儿,“你二堂兄今年中了童生,可惜最后一关未过,未能取中秀才();。”

    桃华展开信纸,随口道:“二堂哥今年也才十五,能中童生也不错了。”二堂兄蒋松华是大伯蒋铸的长子,是个老实人。人太老实了,读书上就缺着一点儿通透,加上大伯蒋铸会读书,在他这个年纪早就取中了秀才,所以就显得蒋松华不够出色。

    蒋锡也叹道:“他是嫡长子,你大伯自是盯得紧些。其实松哥儿写字做文章虽不显,却是个扎实的,打小儿就读书认真。那时候他还住在后院,每日就早早去书房了。你起得晚,从来早晨不曾见过他,还问你娘,是不是二哥哥总是不起来。那时候你也三岁了,可还记得么?”

    桃华笑道:“这实在不记得了……”她是这具身体六岁的时候才穿越过来的,根本就没见过京城的伯父堂兄们。且这身体的原主人,在五岁的时候还磕过头,导致有些痴傻,若说各人的模样或许还能在原身的记忆里勉强搜到一点,这种小事哪里会记得呢。

    蒋锡神色就微微有些变化,叹道:“也难怪,你那时候还小,后来又摔到了——哎,不记得也不要紧,总会见着的。”说着忽然想起来,“这次还有你们大姐姐从宫里赏出来的东西,一会儿叫他们搬过来。我瞧过了,四匹宫缎,花色都好;还有一盒子宫花,说是今年的新样,正好你们姐妹两个戴。”

    桃华努力从残存的记忆中去搜索大堂姐蒋梅华的信息,仿佛隐隐约约记得是个生得十分俏丽的女孩儿,眉目之间总是有几分冷冷的,再多的就记不起来了。

    这边说着,那边婆子已经将缎子和宫花搬了进来,其余京城的土产之物,自然是送进厨下去了。

    四匹宫缎分别是湖蓝、石青、桃红和蜜合四色,一盒宫花合计六朵,颜色式样也各自不同。曹氏看得啧啧赞叹:“到底是宫里的东西,看着就讲究。”

    桃华随意地扫了一眼。宫缎质地倒是不错,花样也新鲜,不过江南一带盛产丝绸,就是宫里用的东西,也有许多是江南贡进去的,因此这宫缎到了江南也就不值什么了,只是宫里出来的东西有个好名头罢了;倒是那宫花手艺不错,只可惜都是海棠桃花之类的小花朵,不过十三四岁的女孩子戴倒也合适。

    这些桃华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另一件事:“这么说,大姐姐莫非是有喜了?”

    蒋钧官职不高,蒋梅华入宫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高位份,当初不过是点了个美人。宫里是格外的讲究,妃嫔们一言一行都有规矩,单说往宫外赏东西这事吧,就不是人人都能做的。位份低的嫔妃要想给家里送点东西,那不叫赏,得托着宦官们往外悄悄地送,还不能叫人知道。

    蒋梅华倘若还是个美人,那是没有资格往外公然赏人的,至少要晋到婕妤才行。可是这宫里妃嫔晋位也是有规矩的,蒋梅华入宫两年都没什么动静,这会儿忽然晋位,多半就是因为有了身孕了。

    这话把蒋锡吓了一跳:“你这丫头——怎么知道的?”侄儿的信里可没有提到这事儿,还是来送东西的家人说了一句,女儿这才十二三岁,怎么就知道什么有喜之类的话了?

    桃华笑道:“听说宫里娘娘们有喜了才好晋位,大姐姐这回能赏东西出来,必是晋位了,所以……”

    蒋锡想了一想,不由得笑道:“你这丫头也太精灵——”这事他都没有想到,女儿倒是一听即明。

    桃华抿嘴一笑。她这位父亲,虽然幼年丧父母,中年丧发妻,却仍旧是个简单乐天的人,这些弯弯绕的事情是从来不会去想的。

    曹氏在旁边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低声道:“大姑娘这还没出阁,可不好说什么有喜的话……”

    蒋锡怔了一下,笑道:“这也是喜事——罢了,不必再提,不必再提。”他是医家出身,并不觉得有喜这事儿有什么不宜宣之于口的,但曹氏这话却也是时下流行的道理,他不在意,却也不想别人对女儿侧目以视();。

    桃华笑笑,低头继续看信,随口道:“大姐姐总算也要熬出头了。”明年便是选秀之年,蒋梅华入宫两年多,倘若再没有喜信,明年新人入宫,机会便更少了。这个时候怀上身孕,倒真是福气。今上子嗣稀少,至今也只有一个女儿,无论蒋梅华生男生女,都是大喜事。

    “大姑娘——”曹氏却被她的话又吓了一跳,“侄女儿做了娘娘,这是光宗耀祖的事。皇宫那是何等的地方,过的都是锦衣玉食的富贵日子,怎么能说是熬……被人听见了,还道我们不敬皇上呢!”

    桃华笑道:“母亲说的是,是我失言了。”皇权至上,这话确实说不得。只是蒋家人在宫中做过御医,那些后宫的倾轧阴私难道还看得不够多?就是蒋方回也是折在宫里的,大伯居然还能把女儿送进去,真不知是怎么想的。

    蒋锡其实也不赞同兄长将女儿送进宫去,但他只是隔房的伯父,也不好置喙,便将话题转开道:“明年就是你们伯祖父六十整寿,你大伯的意思,是叫我们都回京城。就连你二伯,明年一家子也要回京的。”

    “爹爹,咱们要回京么?”

    蒋锡点了点头:“回。”他脸上有怀念的神色,“爹有好些年没见过你伯祖父了,也不知他老人家如今身体可好。”

    蒋方回夫妇死时,蒋锡才十五岁,后头都是蒋老太爷照顾,连他娶妻都是一手操持,无锡这里的祖业,也是蒋老太爷做主分给他的,倒比长房两个堂兄弟分的都多一些。蒋锡与伯父自幼就亲近,多年未见,心里确实是挂念的,只是相距太远,只得每年托人带些无锡这边的土产进京,略表心意罢了。

    听说要去京城,曹氏有几分紧张,蒋燕华脸上却露出笑容来:“爹爹,京城是不是很远?我们几时启程?路上要怎么走?走多久?”

    蒋锡笑道:“京城啊,少说也要走二十几日呢。先走水路到天津,然后再换陆路。不过你们伯祖父的寿辰是明年四月,还有些日子呢,我们明年出了正月再启程也来得及。”

    曹氏略有些怯怯道:“既是为伯父贺寿,也该好生备一份贺礼……”

    蒋锡微微眯起眼睛:“伯父生性恬淡,不必备什么贵重之物,只仔细挑选些京城没有的东西才好……”他父母早亡,在伯父身边呆了十年,感情深厚,若不是当初出了事,也不会离开京城到无锡来。这些年不说回京倒也罢了,如今一提起此事,便觉得有些感慨起来。

    曹氏便有些为难:“江南这边的东西,逢年过节的也往京里都送过,若说京城没有的东西……”叫她到哪儿再去弄些新鲜的呢?

    桃华将信读完,折了起来放好,笑道:“若说新鲜东西,二伯父是经商之人,咱们再抵不过的。不过二伯父多在西北边行走,爹爹要寻新鲜玩艺儿,还是往南边去。听说广州时常有外洋的船来,不妨托人去打听打听?”

    一说这个,蒋锡便点了点头:“我正想与你们说这事——过几日我也正打算往广州去一趟。”

    曹氏吃了一惊:“要寻东西,老爷托人就是,实在不放心,叫林掌柜走一趟也好,怎么能自己去那般远的地方呢!”

    蒋锡笑道:“广州虽远些,路上却好走。茂通源商号的谢掌柜说,他家正好要派人去广州办一批货,我也跟着他们去瞧瞧。”

    桃华抿嘴笑道:“原来爹爹早打着主意了。让我猜猜,爹爹想去广州,是不是为了——安息香?”

    蒋锡哈哈大笑:“你这个鬼丫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桃华笑嘻嘻地凑过去:“爹爹,我也想去……”

    “这可不成。”蒋锡收了笑容,“你都快十三了,是大姑娘了();。再说广州那边,听说风气跟咱们这边也不一样——”他看见女儿嘟了嘟嘴,连忙又说,“再说,爹爹出去了,那药堂和庄子还都要你看着呢。”

    桃华也只是试一试。毕竟这是古代,蒋锡虽然是极难得的宠爱女儿的父亲,也并不古板拘泥,但到底是古代人的思维:女儿过了十岁就是大姑娘了,可不能像小时候那般,打扮成个小子就跟着出去。且从前去的不过是无锡附近的几个城镇,广州却是货真价实的千里迢迢,蒋锡不肯带她去,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当下也不再做纠缠,只道:“那爹爹几时起程?这趟去得远,路上用的东西可要好生准备。”

    蒋锡不以为意地道:“这一路都是往南边去,天气也渐渐热了,衣物少带几件换洗就成,倒是南边潮湿,解暑祛湿的药物带几样就是。只是你今年生辰,爹爹就赶不及了。”往广州去一趟,少说一两个月,桃华三月里的生辰,显然是不及回来。

    曹氏一直插不上嘴,这时才忍不住道:“这么远的路,老爷……就是要买那什么香,叫林掌柜去难道还不放心?”自她嫁进蒋家,蒋锡从未出过远门,这会乍然一说要去广州那样远的地方,她顿时心里没底了。

    蒋锡摆了摆手道:“也并不只为那安息香,我也想去看看。难得茂通源也去办货,方便得很,不必担忧。”他虽然已有儿女,仍是有几分孩子脾性,说走就走,丝毫不以为意。

    桃华笑道:“母亲不必担心,父亲从前也常出门的。茂通源谢掌柜又是极妥当的人,定然出入平安。”她这位爹爹素性就爱游历,从前刚到无锡的时候,也曾带着她的生母时常出门,后来又带着她出去过。也就是新娶了曹氏之后,一连三年都拘在家里,这会儿有了远行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曹氏一脸的担忧,欲言又止,半晌才低声道:“我总是不放心……广州有什么好,就值得这么千里迢迢的走一趟……”

    桃华微微皱了皱眉,没再说话。自贤妃殁后,先帝虽未降罪于蒋家,但蒋方正自太医院辞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蒋家是不好再行医了。长房的两位伯父志不在此也就罢了,蒋锡却是自幼就跟着父亲学医,对药草极有兴趣。如今他不能再行医,就想写一本药谱,收入天下所有的药草,也方便学医之人使用。

    这个世界还没有李时珍,也没有《本草纲目》,蒋锡这个愿望,既是他的志向和爱好,又恰好填补了一块空白,桃华是大大支持的。既然要遍收天下药草,总在家里呆着怎么能成?蒋锡就这点儿念想,只是有家室牵挂,太远的地方想去也去不成,如今难得有这个机会能去广州,又何必拦着他。

    蒋锡也听见了曹氏的抱怨,不过他性情温和,曹氏自进门后对他又是周到体贴,还生了柏哥儿,故而也不放在心上,只从袖中取了一对镯子出来,笑道:“只顾看信,险些忘记了这个。”却是送给曹氏的生辰礼。

    曹氏家中兄弟姐妹众多,出嫁时嫁妆单薄,后头又是二嫁蒋锡,进门时衣裳首饰都没几件,还是这些年蒋锡陆续与她置办的。何况女子就没个不爱首饰的,这对镯子是赤金雕花镯,里头空心,份量不重,但雕刻了精致的缠枝莲花纹样,花心处还各镶了两颗珍珠。曹氏一看就爱,戴到腕上左看右看,顾不上说什么了。

    燕华在旁边夸奖了一番,便叫丫鬟捧上自己绣的帷帐。在花厅里自不能撑开,但也叫丫鬟扯着展示了一下上头的菊石图。

    蒋锡仔细看了看,笑道:“这绣得果然不错,燕华的针线着实精致。”又看了桃华送的软鞋,道,“桃华的针线也越来越好了。这颜色鲜亮,花样也别致。”

    薄荷在旁边,往那帷帐上仔细看了看。若论针线精致,蒋燕华更胜一筹,但那菊石图原本乃是淡墨所绘,绣在帷帐上未免显得略素气了些,的确不如自己姑娘做的软鞋鲜亮,肚里暗笑了一下,又眼观鼻鼻观心地站着不动了。

    曹氏笑道:“都好,都好。”转头叫大丫鬟青果,“正好开了春,也该换下那幅厚的帷帐,就把这个支上去罢。还有大姑娘做的软鞋,也好生拿过去,不许弄脏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