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4章 教唆

第4章 教唆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曹五太太提到玉雕水仙,曹氏怔了一怔,才明白嫂子的意思,脱口道:”那个,那个是桃姐儿她娘留下来的……”

    她们说的玉雕水仙,乃是桃华母亲李氏的嫁妆之一。巴掌大小的一块玉,雕了两株水仙。这玉大体是青白二色,还有几点杂色,玉匠心思灵巧,青色雕了叶,白色雕了花,几点黄色玉皮子,正好雕成花心金盏。

    最妙的是这块玉上还有些黑褐色斑点,且沁得极深,无法除去。本来有这等杂色,玉的质地再温润,品相都要降一个档次,故而这玉买来时实在并没花多少银子。但玉匠却是匠心独运,将这些黑褐色斑点,雕成了水仙花球茎上的外皮。

    若无这些黑褐色外皮,这水仙看起来只是一块玉雕,但有了这斑点,骤然就显得活灵活现,逼真无比,因此是李氏极心爱的一件东西。桃华也十分喜欢,只到了年下才拿出来摆一摆,跟真水仙放在一起,不仔细看还当真是难辨真伪呢。

    当然这东西只摆在桃华房里,是曹萝去年跟着母亲一起来住了几日,也进过桃华的房里,才看见了这东西的。

    曹五太太早知道那是桃华的东西,闻言便扭着帕子一脸为难的模样:”说起来那块玉杂色多,桃姐儿若肯让出来,我出一百两银子可好?”

    玉雕之类的东西,却不光是看成色,还要看立意、看雕工。这块玉凭它本身,委实值不得一百两银子,顶天了拿个六七十两就足够了。可是这样妙手雕刻出来,心思奇巧、工艺精绝,那就不是银子能衡量的了。若是不好此道之人,几十两纹银足矣,可若是心爱的,任你翻上三倍五倍,也未必肯脱手。

    曹氏也晓得这东西雕得巧,却并不觉得能值许多银子,至少叫嫂子拿一百两来买,就觉得实在太贵了();。她为难的是这东西乃是李氏的嫁妆,李氏殁后,这些都是桃华的东西。

    ”桃姐儿也怪喜欢这东西的,何况又是她娘留下的,这实在是……”叫闺女卖人家亲娘的遗物,别说曹氏只是继母,就是蒋锡都不好张口的。

    曹五太太便转而哭起家里的事来:”……别的也就罢了,萝姐儿原有人上门来提亲,话都说定,庚帖也换了,只因这位大人一走,你哥哥被人排挤,那家子也将庚帖退了,只说八字不合。什么不合,还不是跟红顶白,捧高踩低!女孩儿家的脸面名声要紧,虽没下定,但被人退了庚帖,萝姐儿几天都不出门,我生怕她一个想不开……”

    说得曹氏也凄惶起来。她也是有女儿的,将来婚配乃是重中之重,曹萝这虽不算是被退婚,但传出去也是被嫌弃的--你说八字不合,便有人说定是她八字不好呢--同病相怜,曹五太太提起这事来,倒是引得曹氏心有戚戚。

    只是再同情,她也不敢揽这事儿。若是蒋锡的东西,说不定求一求也能到手,但桃华的--这个继女从来能干,如今家里的庄铺她还时常去看看,虽说帐簿是交到曹氏手上,但真说到对这些生意有什么决断之权,曹氏自忖还不如继女。

    曹五太太便拿手绢摁着眼角,一脸惊讶道:”怎的听妹妹这意思,在家里竟做不得主?从前也就罢了,总归你是刚进门,如今连柏哥儿都好大了--日后妹夫还不是指着柏哥儿传宗接代,哪能让个要出门的闺女当家作主呢?”

    这话倒是说到了曹氏心里。她初嫁入门时,前头原配留下的女儿已大,也打听了蒋锡是四年不曾娶妻的,到这会儿为何忽然又要续弦了呢?这其中,必有为了女儿的缘故。再加上曹氏自己还带了个拖油瓶,故而进门之后以服侍丈夫为要,并不敢存着管家争权的念头。

    倒是桃华,继母入门之后就以”母亲”呼之,并不称”太太”,也算是特意与她亲近。大约一两个月后,就渐渐将家中帐簿转给曹氏,尤其柏哥儿出生之后,连外头的生意曹氏也能知道了。

    这人心总是易变的,所谓得陇望蜀,曹氏的心情与三年前亦是大有不同了,此刻听曹五太太提到儿子,便觉得颇有道理。

    曹五太太别的本事没有,嘴皮子极是活络,见曹氏神色微动,便知道自己说对了方向,再接再厉道:”虽说前头娘子的嫁妆都是留给自己儿女的,但她又没有儿子,将来还指着柏哥儿与她祭扫呢,按说那些东西,柏哥儿既也唤她一声母亲,便也该有柏哥儿一份的。”

    这话是给儿子争利,曹氏就更觉得入耳了,只是始终有些发怯,不敢去跟继女讨东西。曹五太太见状,这才话入正题,叫心腹丫鬟取了个匣子过来:”妹妹瞧瞧这个。”

    曹氏打开一瞧,顿时一怔:”这--”里头也是一盆玉雕水仙,乍看跟桃华那盆一模一样,”这不是有了?”既然有了,还要桃华的做什么?

    曹氏一说这话,曹五太太便笑了:”妹妹再好生看看。”果然这假货做得不错呢,也幸好女儿记性好,硬是画了张图出来,才好叫人去仿的。

    曹氏有些狐疑,将那玉雕从匣子里拿出来一瞧,便即明白:”是假--仿制的?”入手并不如玉般温腻,对着光看时便觉颜色也不大对,竟是那等夹石的坏玉雕刻之后又染色而成的,连十两银子也不值。曹氏心里猜到了几分,嗫嚅道:”这个,是--”

    曹五太太便道:”妹妹看,可还能换一换?”

    ”这--”曹氏真是左右为难,”这如何使得?桃姐儿一看便能辨出真伪了。”

    ”如今那东西可还摆在她屋里?”

    ”这倒不曾,已入了库了。”水仙是冬天才摆的花卉,玉雕水仙自然也是如此,出了正月之后便统统换了,都收进库中去了,”可那库,我是进不得的。”

    蒋家的宅子,虽说曹氏住的是正院,但若论起收拾得精致,当数如今桃华住的桂院();。盖因那里原是李氏的居处,李氏爱那院子里两棵经年并生的老桂,觉得是好兆头,故而不住最大的院子,却择了那里。

    按说主母住过,这里就是正院了,但曹氏进门,蒋锡却另收拾了那大一点的院子,却把桂院给了桃华居住,并李氏的嫁妆,也一应都在桂院的小库之中,除了桃华之外,连蒋锡都没有钥匙的。

    曹五太太便把眉毛一扬:”这可不成!你是家里主母,哪有你不能进的地方?连库都进不得,里头有哪些东西妹妹你也不能得知,将来哪里还能替柏哥儿争得来?”

    曹氏便踌躇起来。她自是知道李氏嫁妆丰厚,很想分润一杯羹--柏哥儿是独子,将来蒋家家业都是他的,倒也不愁,却是燕华,本是继女,待到出嫁时,也不知蒋锡肯出多少嫁妆,她自己手头又没有什么私财,若是能得李氏些东西给燕华,那便好了--可真要让她去跟桃华争,她又心里有些生怯。

    曹五太太看她鹌鹑一般,心里暗骂这小姑子无用,竟连个丫头片子也治不住,脸上却半分不露,只道:”依我说不如这般,你只说要借点东西出来摆设,悄没声将这玉换出来便是了,只消当时无人发现,日后就是桃姐儿知道了,难道还能对你怎样不成?到底你也是她娘呢。”自然到时候少不了闹一闹,但彼时她早就离了蒋家,也不关她事了。

    曹氏有些举棋不定,只说让曹五太太先去歇息,曹五太太便不说什么,起身出去。给她引路的正是青果的老娘,人都叫宋妈妈。从前是曹氏的乳娘,如今管着曹氏的正院,也是十分体面了。今见曹五太太来了,便过来问好,笑道:”太太没带姑娘过来?”

    曹五太太也笑道:”萝姐儿年纪不小了,合该在家里学学管家理事,不好再随便出来了。”端详了一下宋妈妈,又笑道,”瞧着妈妈气色倒更好了。”随手从手上抹下个金戒子塞给她,”妈妈拿去戴着罢。如今也是有头有脸的管事妈妈,不好太简了。”

    宋妈妈连忙谢赏,又忙赞曹五太太气色好。曹五太太便叹了口气:”好什么好。如今家里乱成那样,我哪里有好气色呢。”

    宋妈妈忙问怎么了,曹五太太便将方才说与曹氏的话又说给她听,末了叹道:”别的也罢了,我只恐老爷那里不得意,你们太太在夫家也硬仗不起腰子来,反倒要被你们大姑娘压一头。方才我问了问,这家里,你们太太竟说了不算?大姑娘的院子,你们太太竟不能进的?”

    这话说到了宋妈妈心坎上,遂撇嘴道:”太太说的很是呢,我们太太也只是这一两年才能看见外头铺子里的账本,若说当家却是不能。就是那药堂,大姑娘时常去,太太反是从没进过。要说大姑娘的院子,更是把得死死的,等闲我们也不敢进去。”

    曹五太太叹道:”这可怎么成?妹妹就是性子太软和,这般当不起家来,别说自己吃亏,就是燕姐儿和柏哥儿,将来也怕都被这姐姐压得死死的呢,能有什么好处?其实若要我说,如今你们太太生了哥儿,是蒋家的功臣,不趁着这时候拿捏住她,更待何时?任她再怎么嫡出长女,也不过是个丫头片子罢了,这是打算着把持家里一辈子?还是将来要把娘家都搬到婆家去呢?”

    两人嘁嘁嚓嚓,足说了盏茶时分。宋妈妈又得了曹五太太赏的一对银镯子,方出了客院,自去曹氏身边说话了。

    这里厨下整治了饭菜,桃华姐弟几个都过来陪着曹五太太用饭。曹五太太绝口不提什么玉雕水仙,只管夸赞桃华能干。桃华敷衍了几句,便向曹氏道:”方才药堂那边送了信来,说是药酒不大够了,我想明日就去庄子上看看,有些药也该收了。怕就不能在家陪舅母了。”

    去庄子上看药材长势是真,别的就是托辞了,只曹五太太来了,自己在这里,大家相处别扭,不如避开了,叫曹氏痛痛快快跟曹五太太说话去,免得总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看人眼色似的模样。

    曹氏被宋妈妈添油加醋劝说了一番,颇有些意动,只发愁桃华在家不敢乱动,闻听桃华要去庄子上,正中下怀,忙道:”既如此,你便去罢,你舅母也是常来的,并不在这一时();。倒是药堂里的事要紧,若耽搁了病人使药,却是不好。”至于庄子上药材到底是什么时候收,她是全然不知的。

    桃华便笑了笑,又向曹五太太致歉几句:”我收拾一下东西,午后便走,天黑之前便能到庄子上了。想来也要住个两三日,舅母若得闲,在家里多留几日,容我回来送行才好。”有个两三天,曹氏总该说够话了罢。

    曹五太太也巴不得这天赐良机,忙又夸桃华。桃华懒得听她奉承,告辞出来,吩咐薄荷:”叫人把院子看好了。再跟前头账房说一声,若是五十两以下的银子,随便母亲支取,若是上了五十两,却要请母亲留个条子,言明一下用途。”曹五太太这秋风可以让她打,却也不能毫无分寸。

    薄荷领命,前后跑了一趟,又把院子安顿好,前头便准备好了马车。桃华带着薄荷,再加一个车夫一名小厮一个婆子,出门往城外的庄子上去了。

    桃华一走,曹氏只觉得大大松了口气,捱到晚上用了饭,便在自己屋里带着两个大丫鬟翻箱倒柜起来。青果早得了老娘叮嘱,故意问道:”太太这是要找什么呢?”

    曹氏叹道:”萝姐儿如今遇了事儿,我这做姑母的,也没甚办法。想着她喜欢茶,索性叫人去烧一套好茶具给她。记得那年她来住,说是喜欢哪套瓷器来着,我想着找出来,照着那样子去订一套也好。”

    青果便笑道:”太太这么一说,我也记起来了,那会子表姑娘该是在大姑娘屋里看见的,一套什么青花还是什么的,奴婢却叫不上个名来。想来,应该是在大姑娘库里吧。”

    曹氏就犹豫起来:”是桃华的东西?这倒不好办了。”

    青果瞅了一眼旁边的白果,笑道:”这有什么不好办的。太太去大姑娘库里把那套瓷器借出来,描个样子就是了。白果姐姐手巧,是最会描花样子的,就叫白果姐姐描了就是。”

    白果是曹氏嫁入蒋家之后才配给她的丫鬟,闻言便有些犹豫道:”花样子跟瓷器的样子只怕不同……依奴婢说,索性等大姑娘从庄子上回来,要了一只杯子送到瓷窑里去照着烧,岂不更稳妥?”要借东西,就要开库,如今姑娘不在,可是不大妥当,万一借出来直接归了曹五太太可怎么办呢?

    曹氏蹙眉道:”桃华还要两三日才能回来呢--也怪我,怎么就这时候才想起来,若不然,捡她出门前说一句,也就无事了。”

    青果一脸的不以为然:”画个样子罢了,大姑娘又不是那般小气的人,难道连个样子也不肯借?”拉了白果笑道,”姐姐快去拿纸笔,今晚描了,明早就叫人送去做。这烧出来也得好几日呢,舅太太又不能在咱家住着不走。”

    有青果这话,曹氏便点头道:”说的是。这就去罢。”一行人点了灯出来,直奔桂院。

    桃华带着薄荷一走,桂院就由茯苓管事儿,这会已经准备关院门了,听说曹氏来了,连忙出来迎接。青果笑把借瓷器描花样的事说了,催着道:”今晚描了,明早就送去烧。也知道晚了,打扰了姐姐休息,只是舅太太不能久住,说不得,还要劳动姐姐开一开库门了。”

    茯苓不由得就犹豫起来。桃华这院子里素来管得严,虽未明言,但她的私库,那是不允许别人进入的,就是曹氏也不行。一般家里有什么事儿,总是桃华自己理出东西放在外头用,一待用完,立刻全部收回,并不从曹氏手里过。这里头的意思,茯苓哪有不知道的?如今薄荷跟着桃华出去,这院子里就是她来管,好与不好,她须担责任。

    曹氏看茯苓不答,心里就有几分恼怒,暗想宋妈妈说得实在没错,自己在这家里,实在是连个丫鬟都管制不住。长此下去,日后纵然桃华出嫁了,怕是家里这些下人也还要听她的,到时候哪怕她身在婆家,也能做得了娘家的主,真是岂有此理!当即脸色就微沉了下来:”只是借个样子,你若不放心,就叫白果在库里描出来,一个杯子也不带出门,如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