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5章 偷换

第5章 偷换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曹氏话说得有几分重了,茯苓心里不免就慌张起来。当初曹氏刚嫁进门的时候也就罢了,如今连儿子都生了,将来蒋家自然都是她儿子承继,如此一来,虽说是继室,也是再正经不过的主母了。

    茯苓私下里也想过,将来桃华嫁个什么样的人家还不好说,若是嫁的还不如蒋家,自己一家子还得想办法留下,到时候还不是在曹氏手下讨生活?如此一琢磨,不由得就开口道:”太太有吩咐,奴婢怎么敢不遵从?太太请略坐喝口茶,奴婢带白果姐姐去库里。”

    曹氏神色略霁,淡淡道:”不必喝茶了。白果怕也不知道是哪套瓷器,我也进去瞧瞧,青果也来帮忙。”

    茯苓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拦阻。倒是上来送茶的桔梗听了,悄悄拉了拉茯苓的裙子,小声道:”姐姐,姑娘的库不是一向不许人进去的?不如姐姐去取了出来,让白果姐姐照着描样子才好。”

    曹氏隐约听见桔梗的话,心里更恼。不过是个洒扫上的小丫头罢了,居然也来指手划脚?索性放开了声音对茯苓道:”还不快些!开个库也磨磨蹭蹭的。就是桃华在,我要进去瞧瞧,开开眼界,也总不会将我拦在门外罢?”

    茯苓顾不得桔梗,连忙应了一声,取了钥匙去开了库房的门,带着曹氏几人进去了。桔梗跺了跺脚,却也无计可施。她是连进库房的资格也没有的,只得站在廊下看着罢了。过了好一晌,曹氏才带人出来,茯苓将人送走,一回头见桔梗还在廊下,忙道:”你怎么还站在这里?快去睡罢,明儿起晚了,看我不揭了你的皮。”

    桔梗忍不住道:”姐姐,这库--”

    一言未了,茯苓已经瞪起眼睛:”这也是你管得的?小丫头片子,只管做好自己份内事就是了();!今晚这事儿,若是你到姑娘面前去嚼舌头,仔细把你发到外头庄子上去!”她其实也是有几分心虚的,但曹氏又果真是只叫白果描了花样,并未曾要从库里借什么东西出去,既是这样,瞒着桃华不说也就是了,岂不是大家无事?因此很是恐吓了桔梗一番,这才睡下。

    客院里,曹五太太满心忐忑地等着,直到宋妈妈悄悄来送了个信,说曹氏已经带着人进了桃华的私库,这才松了口气。自打曹五爷捐了监生,又走了门路得了这个县丞的实缺,一家子没少得意。可惜好景不长,转眼间靠山走了,曹县丞在绍兴就成了没根的草,又是个佐贰之官,被人挤兑得简直无法存身,实在不能不想办法了。

    此次去京中定海侯府上走门路,其实曹五太太也没甚把握。曹萝生得倒不错,但京中难道还少貌美嘴甜的小姑娘在曹太夫人身边奉承?若是不成,不但空跑一趟,还白费了许多银子。曹五爷到绍兴日短,尚未及捞多少油水,可赔不起。曹五太太想来想去,到底是因女儿一句话提起那水仙玉雕,把主意打到了小姑家头上。那玉雕固然是好东西,更好的是不必花自家银子。若成了,将来丈夫得了好去处,自会给妹子撑腰;若是不成,横竖也不赔曹家的银钱便是。

    曹五太太正琢磨着,曹氏已经过来了,身后跟了青果,一手掩着衣襟,提心吊胆的模样。曹五太太忙问:”怎样?”

    青果从怀中取出一物,小心翼翼放到桌上,这才吁了口气:”奴婢生怕掉出来打坏了……”这好东西,就是把她一家子都卖了也赔不起啊。

    灯烛之下,一块巴掌大的玉雕泛着柔和的宝光。曹五太太喜不自胜,忙亲手拿了,用锦袱细细包裹起来,放到匣子里去仔细锁上,又拉着曹氏千恩万谢道:”若是你哥哥能有个前程,都是托妹妹的福。”

    曹氏此时心口还在砰砰乱跳,喃喃道:”若是被发现了……”

    曹五太太笑道:”妹妹莫不是糊涂了?谁看见青果取这东西了?捉贼还要捉赃呢,既没抓着手,难道无凭无证她就敢说是你拿的不成?这是忤逆呢!”又安慰曹氏道,”只消你哥哥真得了前程,你在蒋家腰杆也硬。且不是我说,妹夫身上只有个秀才功名,是休想再进一步了。京城虽有亲眷,总是隔着房的。将来咱们燕华要嫁个什么人家?柏哥儿难道就娶个破落户家的女儿不成?若你哥哥有了前程,孩子们说亲也好看些不是?”

    曹氏听着有理,那份儿忐忑不安才渐渐消了下去。曹五太太见安抚住了人,便又叮嘱几句万不可自己露出心虚之态来的话,末了道:”既成了,明日一早我就回去,还要往京城里赶呢。”谁知道蒋桃华那个丫头什么时候回来,还是早离了蒋家才放心。虽说那丫头整天笑盈盈的看着和气,可十岁上就能管家理事,可见不是个绵软的,真闹出什么来,只怕自己脸上难看。

    曹氏倒有些舍不得,无奈曹五太太花言巧语的,也只得点头答应了。自去整了一份儿回礼,因偷拿了桃华的东西,心里不免有些虚,也没敢往厚里准备,只花了三两银子备些土产,又取了本要给燕华做衣裳的一匹尺头,叫曹五太太带回去给曹萝做身新衣,好进京去贺寿。

    曹五太太自是又说了一箩筐的好话。第二日一早,就雇了马车,带着东西忙忙去了。曹氏站在门口看着马车走了,这才回来,心里犹自担忧着兄长的前程,并未注意到街对面,一辆陌生的马车停在那里,已经停了有盏茶时分。

    直到蒋家关闭了大门,马车才向这边靠近了一点,一只手将窗帘掀起向外看了一眼,便有个清脆的声音道:”公子,那就是蒋家了。”

    马车缓缓向前,窗帘掀起,露出一张十六七岁的俏丽面庞,将蒋家大门使劲盯了两眼,转头向车内道:”公子,瞧着蒋家的宅子也不算大,方才进去的那个,估摸着就是蒋家主母了。听说是姓曹,娘家有兄嫂在绍兴为官,坐车走的那个,奴婢猜没准就是曹氏的嫂子。”

    这丫鬟说话脆生生的,连珠般一串子出来,气都不喘。引得车辕上驾车的年轻车夫哧一声笑道:”蝶衣姑娘,未见得那个就是蒋太太的娘家嫂子罢,就不兴是别家来的客人?”

    蝶衣嗤了一声:”可见你们男人粗疏();。哪家来的客人,这样不年不节的是清早从人家家里告辞出来?显是昨晚住在蒋家的,那不是亲戚又是谁?蒋家长房在京里,只绍兴离这里近,所以我才说,该是曹氏娘家的嫂子。”

    年轻车夫一缩脑袋,嘿嘿笑道:”这也听来有理。只是--公子可也是男人呢。”

    蝶衣这才发觉自己失言,幸而她是贴身侍女,在主子面前素来得脸,便狠狠先瞪了年轻车夫一眼,咬着牙道:”死初一,看我不撕了你的嘴。”这才转回头去,对车里的人低头道,”公子,奴婢刚才一时失言了……”

    马车里的人年纪未满弱冠,却生得身材修长,穿一件淡青色织锦袍子,正从车窗里看着蒋家大门出神,听了蝶衣的话才淡淡一笑:”罢了。倒是初一,意在挑拨,居心叵测。”

    马车外的初一登时哀嚎了一声:”公子,小的可没有啊……”

    蝶衣笑得前仰后合,马车里的年轻人也微笑起来,随手放下了窗帘:”好了。既知道蒋家在这里,总有时候看的。十五还在客栈里等着买药回去,先去打听个药铺罢。”

    初一便一抖缰绳,赶着马车出了巷子,随便扯了路边一个小贩询问。那小贩却十分热心道:”我们这里药铺不少,里头坐堂郎中也各有所长,不知道小哥是要问诊什么病呢?”

    初一挠挠头道:”原是有个兄弟不当心坠马,扭到了腿,如今走路不大方便。”

    小贩便将手往前头一指:”若说这跌打损伤,最好还是蒋家药堂的跌打酒。从这里往前走两条街便能见着招牌,我们这里好些人家都备那么一小瓶,若有跌伤扭伤,或是天冷了风湿痹痛,拿来热热地搓一番,一两日必好的。就是南京城那边,也多有人家用这药呢。”

    初一听见蒋家二字,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连忙谢过了好心的小贩,边赶着马车边小心翼翼地问:”公子,这--”

    过了片刻,马车里飘出一声:”既是药好,买了也无妨。”

    蝶衣嘀咕道:”别是骗我们的罢,一个跌打酒罢了,怎见得就是蒋家的好……”边说,边窥探了一下主子的神色。

    年轻人倒是并不以为意:”蒋家世代行医,于制药上必有心得的。既然这样说,去看看便是。”

    蒋家药堂门面并不甚大,但十分整洁,里头并无坐堂郎中,只是卖药。与别家略有不同的,是单独辟出一处柜面来,专卖各种成药。

    这年轻人一行刚进去,便有伙计满面笑容地迎前一步:”几位想要点什么?”

    药堂之中,自然全是药味儿。蝶衣忍不住掩了掩鼻子,皱着眉道:”听说你们药堂的跌打酒不错?”

    伙计很有眼力地将他们请到靠窗的一张小桌前坐下,笑道:”小店的跌打酒在本地确是有点小名气的,一般跌打扭伤,用这酒热热地搓一搓,每日三次,只消两三日便好。”

    蝶衣轻轻哼了一声,靠着窗口,那药味便淡了许多,不过她仍是拿条帕子在鼻子前面轻轻拂了拂,方道:”口气倒怪大的,若是不好用,难道你们还退银子不成?”

    伙计很好脾气地笑着道:”若是骨断筋折,那跌打酒委实无能为力;若只是扭伤跌损,按小店所嘱使用,定有效用的。”

    这说得蝶衣有些无话可说了,悻悻地甩了甩手帕:”那就拿一瓶来瞧瞧。”

    伙计并不因她恶声恶气便改了脸色,仍旧满面笑容去捧了一瓶药酒过来。那药酒装在拳头大小的瓷瓶里头,外面还有个藤编的小兜子。年轻人接在手里看了看,含笑道:”倒是精致();。”

    伙计忙道:”小店的药酒,许多人出门在外都爱带一瓶有备无患。这外头用藤兜装着,便不易磕碎,便是带在身上也方便。”说着稍稍拔开瓶口的塞子,顿时浓郁的药香味便弥漫开来,”小店的跌打酒,五钱一瓶,皆是用上好药材精心炮制,这些年来小有口碑,用过便知。”

    蝶衣撇了撇嘴,被药气熏得往后退了一步,倒是初一伸过头来闻了闻,对年轻人暗暗点了点头。年轻人便笑了笑,示意蝶衣拿银子,一面闲闲地问伙计道:”不知贵店可有治外伤的成药?刀疮箭疮,止血生肌,可有?”

    伙计忙道:”也有的。有上好的金疮散,也是家传的方子,只是贵些,三钱一瓶。”

    年轻人顺着他的手指处看过去,见那装金疮散的瓶子亦是拳头大小,眉头不由得皱了皱:”这能治多少伤口?”

    伙计笑道:”公子一看就是有经验的人。这金疮散里头用了血竭等名贵药材,故而价高。毕竟是见了血的伤处,若药不好,怕是于性命也有妨碍的。”

    年轻人微微皱眉,点了点头。伙计忙转身去取,进了柜台却被另一个年轻伙计拉住,小声道:”若是要便宜的,咱们姑娘上回做的那止血散还有几包的。”

    金疮药这种东西,在本地行情并不太好。富贵人家养尊处优,手上连根刺儿都不扎进去,哪会受什么刀枪之伤。穷苦人家又多不买药,抓把香灰甚至灶里的草灰捂一捂也就罢了。他说的那止血散,就是大姑娘特意制出来给穷人家用的,却没卖出去几包。

    成药这种东西,膏散之类不比丸药外有蜡封,只存上几个月药性便要散了,若是销路不好,做出来也是白放着霉坏。桃华也只是每次做几瓶,都放在药堂里。上次这年轻伙计不小心切了手,药堂里贵重的药他不敢用,便拿了一点止血散洒在伤口上,血即时便不流了,并不比金疮散差。只是那药方似乎是大姑娘自己琢磨出来的,不是蒋家祖传的成方,有些富贵人家即使要买外伤药,也多半都冲着金疮散来了。

    有这么一回,这年轻伙计便记住了,此时听到有人嫌金疮散贵,便顺口提了一句。

    卖药的伙计一拍脑袋,忙又拿了一包止血散过来:”公子,这止血散只要一钱银子一包,若论止血拔脓,效果也是不错的。”

    蝶衣眼尖,一看那油纸包边上有薄薄一层灰,顿时冷笑道:”这是放了多久的药了,也敢拿出来给人用?”

    年轻伙计涨红了脸道:”这药用油纸封好,也能搁上六个月,药性并未散的。公子试用若觉得好,我们可再给公子新制。”

    蝶衣瞪起眼睛:”什么用得好!我们公子才不用这东西!你敢是咒我们公子不成?”

    卖药的伙计暗叹这客人脾气大,忙上前陪笑正要说话,便见年轻人摆了摆手,那竖着眉毛的美貌丫鬟便拉着脸给了银子,暗暗松了口气,客客气气将客人送出门外,回头埋怨那年轻伙计:”你呀,真是不会说话,幸好那位公子脾气好,不与你计较。”

    年轻伙计低声嘟囔:”明明是那丫鬟脾气大,说是要来买药,还批点个没完,看她家公子都没那么难说话……”

    教训他的伙计叹了口气:”富贵人家的丫鬟脾气都大,你以后可不能这样了,仔细得罪了人,给自己招祸。”

    年轻伙计点了点头,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咱们大姑娘做的药是真的好,上回张屠夫杀猪失了手,被猪牙在腿上豁了个口子,用的就是这个药。上回我去买肉的时候他还说呢,这药又便宜又好……”

    卖药的伙计叹口气,知道他性子憨厚没什么心眼,拍了拍他肩膀:”我也知道大姑娘做的药好,可你没听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些富贵人家的丫鬟都是二小姐,招惹不得。快去做事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