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9章 药堂

第9章 药堂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这一场闹剧平息得也快。桃华当天就叫了丁牙婆来。宋妈妈正在壮年,青果又是花朵似的年纪,生得又不错,纵不进那风尘地界也值得些身价。母女两个合共作价三十两银子,没几天就找到了买主。却是经过本处的商人,买了去在船上伺候的。

    曹氏原还当要卖在本地,知道卖去了船上倒伤心起来,又不好说出口,闷了半日心口就疼起来。若旁的时候必定要熬粥熬药的闹一番,这次自己也知道窗户纸不能捅破,只得悄悄叫人拿了丸药来吃。幸而蒋家就是做药的,倒也方便。

    曹氏既不说,桃华也只当不知道,借着宋妈妈的事将府里又收拾了一番,带了薄荷出门去药堂了。

    蒋家药堂与别家药铺不同,并无郎中坐堂,只是卖药。这也是因着当年蒋方回在宫中获罪,先帝一怒之下曾说蒋家医术不精,不配行医。虽则只是一句气话,并非明旨,然而皇帝金口玉言,谁知道哪天就会有什么人拿这句话来做文章?蒋老太爷蒋方正为了谨慎起见,不但立刻辞了官,且从此不再为人看诊,并告诫子孙也不得行医。

    这事对大房来说倒不算什么。大老爷蒋钧本就视医术为小道,自小就立志读书应考。蒋家出事那年他十九岁,已经中了举人,可谓前途无量,倒巴不得父亲弃了行医,免得再为京中贵人随意驱遣,说起来也是面上无光。

    至于庶出的蒋铸,倒是跟着蒋老太爷学过几年医术,然而并不高明,按蒋老太爷的标准,蒋铸天分平平,并不够为人诊脉的资格。蒋铸自己也并不十分在意,蒋老太爷为他娶了一家茶商女为妻,自婚后就借着岳家的人脉行商去了,这几年天南海北地跑,很少回京。

    大房尚且如此,直接获罪的二房自然更要谨慎。蒋老太爷将祖传的药堂分给蒋锡之时,就已经定下了不诊脉只卖药的新规矩。

    添加成药之事还是桃华的主意。她穿越过来的时候原主身体只有六岁,乃是因着李氏病亡,家里一片混乱疏忽了这个有些呆傻的小姑娘,导致她从台阶上摔下来磕到了后脑。虽然请来了本地有名的郎中将人救醒,但其实内里已经换了一个。

    李氏生的这个女儿小时候也是聪明伶俐的,只是三岁那年被蒋钧的次女蒋丹华玩耍中推倒,也是磕到后脑,醒来后就呆傻了。故而三年之后桃华穿越过来,郎中都说是上次跌出来的淤血被这一磕反磕散了,对她的清醒视之为凑巧,并没人怀疑有什么不对。

    磕散淤血这样的病例早已有之,蒋锡熟读医书自然知晓,何况女儿失而复简直便是上天眷顾,哪里会往别的方向想呢。

    蒋锡爱妻新丧,只余一个女儿,自然将心思全移在桃华身上,百般宝爱。桃华前辈子投生在个重男轻女的家庭,因着父亲这一支只有她一个女儿,没少被伯父们说是无后、断了香火云云。这辈子居然有个如此宠爱女儿的父亲,虽是半道上来的,却是胜似亲生。如今过了七年,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真正的家了。

    药堂离蒋家宅子不远,常来常往的路,桃华也不须叫轿子,只戴了帏帽,就与薄荷两个一路慢慢走了过去。

    南边气候好,那路上铺了青石板,并不似北方的土路易起尘土。桃华穿了件家常旧衣,走到药堂侧后小门,先拿布掸子掸净了裤脚和鞋面,这才往里走。

    蒋家药堂分了大堂、药库与后堂三处();。此刻伙计已经在大堂上卸了门板开门应客,只留个姓宋的账房在后堂,正拿着笔墨出神,见了桃华进来,连忙起身:”大姑娘来了。”

    ”宋叔只管坐着。”桃华忙摆了摆手。宋账房是药堂里的老人,论起年纪与蒋锡是一辈的,桃华虽是东家姑娘,但在他面前也从不拿大。

    ”姑娘好几日没来了。听说之前去了庄子上,可是药田有什么事?”当初蒋家二房获罪,不得不削减人员,宋账房本也可离去的。然而他生性淡泊,又喜蒋家待人宽和,索性留了下来。

    宋账房算是看着桃华长大的,自她管了药堂的事之后,每五日必来一次的,这次却耽搁了十日才过来,只怕是出了什么事,因此才忙忙地问一句。

    ”药田并没什么。”桃华只笑笑,”只是父亲出了门,我怕有什么纰漏,才在庄子上多住了几日。”

    宋账房这才放心,拿起桌上的纸道:”姑娘来看看,这些日子天气渐热了,我琢磨着那些消暑的药油药茶该再备上些。姑娘叫人种的那芦荟甚好,做出来的药油气味也轻,该多备些。”

    宅门里头的姑娘太太们,多数都不爱动,养得身娇肉贵,冬日嫌冷,夏日怕热。然而总有些应酬交际,免不了要出来,冬日还可抱个手炉子,夏日里热起来可就无处躲藏,就有冰也不敢多用,还怕受了寒。

    如此一来,那解暑的药油药丸便有了用处。只是药油气味大,抹在身上叫人闻到了也不雅相。因此桃华配了个方子出来,里头主要用薄荷芦荟等物,气味要清淡得多,颇受宅门女眷们欢迎。

    ”那宋叔就安排吧。”桃华并无异议。宋账房在买卖上头颇有眼光,药堂里何时要备下何种成药,准备多少,大多是由他来拿主意,桃华不过盖个私章好出账罢了。

    两人正说着话,只听前头大堂中有哭喊声传了过来。薄荷不用桃华吩咐已经跑去看了一眼,回来道:”姑娘,是个老妇人抱着孙子来抓药,药钱不够,求咱们免一点呢。”

    无锡是蒋家祖籍,这药堂刚建起来的时候就有规矩,若是真有穷人抓不起药又等着救命,可酌情减免诊费药费。后头蒋家药堂越来越有名,这条规矩也作为祖训一直留了下来。故而蒋家在无锡一带名声才这样好,即使二房在京里获罪,也并没影响蒋家在故乡的口碑。

    ”那孩子说是得了风寒,吃了三副药不但不好,还更重了些。”薄荷只去看了几眼,却把事情听得清清楚楚,”看那小脸烧得通红,好生可怜。那老妇人手头的钱连抓一副药都不够了……”

    ”我去瞧瞧。”桃华微微皱眉。吃了三副药反而更重,这是方子不对,还是又出了什么别的问题?

    从连通前后堂的门进去,桃华才发现这一会儿又进来了别的客人,乃是两男两女,都站在门边上看着那老妇人抱着孩子跪在地上磕头。

    一名年长的伙计已经在抓药,另一名年轻的伙计好容易将老妇人扶起来到一边椅子上坐下,转头看见桃华,连忙过来行礼,小声道:”姑娘,这药钱……”虽然知道药堂里有这规矩,也已经在抓药了,然而桃华过来,那是仍旧要询问一声的。

    这年轻伙计就是茯苓的弟弟,取名叫三七,今年才到药堂里来的。因经验还浅,只卖些成药,并不敢叫他抓药,只怕一时不慎抓错了药,又或是药量上错了数,那是可能要出人命的。

    桃华对他点了点头。茯苓虽不好,但她爹娘弟弟都是老实人,也是为着这个她才没将茯苓撵出去,只调到曹氏院子里头继续当她的大丫鬟。

    老妇人见一个美貌少女从后头出来,虽然身上穿的是半旧衣裳,但看伙计这般模样就知道是能做得主的人,连忙抱着孩子又要起身,被桃华抬手拦了回去:”大娘且坐。”

    桃华一边说,一边低头看了一眼那孩子();。

    小孩子只有三四岁的样子,不知是营养不良还是病中消瘦,小脸儿看起来只有巴掌大,烧得通红。因为被用小被子包着,额头上全是细汗,眼睛半睁半闭,毫无精神。

    桃华眉头一皱,转头对正在抓药的伙计道:”淮山,且不要抓药。”

    老妇人一惊,猛地站了起来:”姑娘,姑娘--”她不知道再说什么才好,索性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求姑娘舍药救我孙子这条命。我儿子死了,媳妇回了娘家,只剩下这一条根了。姑娘救了我孙子,我下辈子当牛做马也要报答姑娘……”说着就磕起头来,声音嘶哑,闻之心酸。

    ”大娘不要着急。”桃华急忙拉住了老妇人,”不是我不舍这药,只是这药方--大娘还是去回春堂请坐堂医看看的好。”

    正说着,小孩子已经咳嗽了起来,咳得小脸儿似乎红得能滴出血来才罢,还半闭着眼睛哭了几声,声音也细弱得跟小猫儿似的。老妇更急了,低头又要磕头:”姑娘,家里实在没有钱了,还求姑娘发发善心--”回春堂的坐堂医,单是诊脉就要一百文,她连抓一副药的钱都凑不出来,如何还能再去求诊呢?

    ”嗤,还说不是不舍药钱--”门边的四个人中,有一个粉衫女子已经开了口,”把人打发到别的药堂去,是想叫那什么回春堂舍药喽?”

    ”蝶衣--”另一个绿衫女子轻轻拦了一句,自袖子里取了一小锭银子上前搁在柜台上,”这位伙计,药钱我们来付,孩子烧成这样,还是快些抓药吧。”

    ”哼,外头还说蒋家有祖训,舍医舍药,如今看来,只怕全是假的!”蝶衣立在一边只是冷笑,”卖的药毫无用处,沽名钓誉,难怪被先帝爷--”话犹未了,旁边人轻轻咳嗽一声,将她的后半句话打断了。

    ”公子--”蝶衣咬着嘴唇一脸不忿,还是把头低了下去。也罢,并不急在这一时,横竖他们今天也是来兴师问罪的,且等前头人抓完药走了也不晚。

    搁在柜台上的银子并没人看,淮山只看着桃华等她示下。虽然他也不解桃华为什么不让他抓药,但知道这位大姑娘并不是那等见死不救的人,只怕里头有什么缘故。再说他端的是蒋家的饭碗,无论什么时候,总该先听听东家的。

    ”你怎么还不抓药!”蝶衣见淮山不动,顿时又竖起了眉毛,”莫非真要等人死了--”

    ”闭嘴!”桃华正在低头细看那孩子,听蝶衣又要教训人,提高声音就呵斥了一声。那老妇还想往地下跪,桃华两臂一用力,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按到椅子上,”大娘也安静些!”伸手轻轻捏着那孩子脸颊,让他张开嘴巴,仔细去看他喉咙。

    老妇料不到这看起来娇滴滴的姑娘居然力气不小,被按倒在椅子上一时起不来。桃华看了几眼便直起腰来,对淮山一摆手:”药不要抓了。”

    ”你--”这下连蝉衣脸色也变了,”姑娘,药钱我们来出,这样你也不肯抓药?罢了,大娘,我们带你去别家抓药便是。未必只有这家药堂有药,别家的药就救不得命了?”说着,伸手去取柜台上的银子,却被桃华抢先把银锭抓在手里。

    宋账房本在后头看着,这会也忍不住走了出来:”姑娘--”不抓药也就罢了,怎么连别人代出的银子也抢在手里,这可就不大好看了。

    ”你们是把这银子舍给这位大娘了?”桃华把银锭在手里掂了掂,足有二两。果然这一行人财大气粗,身上的衣裳瞧着不扎眼,料子却都是极好的,尤其中间那个被称为公子的,衣料的纹样仿佛是前几年织造了往京里贡的那种什么暗丝宝相花纹,多半是京城的官家子弟,且家里官职应该还不小呢。

    ”是。”蝉衣也有些恼火,看了一眼自家公子,见他仍旧负手立着,并没做什么表示,只得忍着气点了点头,”想来几副药还抓得起吧?只不知蒋家这药堂药价如何。”

    桃华并不理睬后头这句话,只是干脆利落地点头:”那我代这位大娘多谢姑娘了();。三七!”

    三七连忙上前一步:”在。”

    ”你拿着银子,领这位大娘去回春堂,就说蒋家送过来的人,请吴老郎中立刻给孩子诊脉,看究竟是风寒还是风热。待拟了方子,就在那边抓药,请人当场熬了先给孩子喝一服。”

    风寒与风热在表象上颇有相似之处,然而区别也是不少。桃华知道历史上曾经将这两种病混为一谈很久,后来才区分开来的。刚才她仔细看过孩子的喉咙,一片红肿,应是风热无疑了。老妇之前去求诊的郎中想来不是什么高明之辈,又或者那时候孩子的病刚刚发作,许多症状都还没有表现出来,因此误诊。

    回春堂有数名坐堂医,各有所长。吴老郎中不是回春堂最有名的郎中,但在风寒风热上头辨症是极明白的。现下孩子症状已现,吴老郎中是绝不会弄错的。

    老妇还有些懵懂,三七却已经啊了一声:”原来方子开错了!大娘,快跟我走吧。这方子开错了可用不得,不是救人是杀人了。”

    老妇这才明白过来,连忙抱起孩子,因既想给桃华磕头,又急着要走,整个身体都呈现出双膝半弯上半身却扭转的姿态,险些站不稳当。桃华伸手架了她一下:”三七抱着孩子。大娘快去吧,有这几位出的银子,孩子必然无事。”

    ”哎,哎!”老妇一脸的感激涕零,不忘给蝉衣等人又跪下磕了个头,这才急急跟着三七去了。

    ”行了,把药材放回去吧。”桃华看看淮山只抓了一味药,并没有药材之间的相互沾染,便摆了摆手,转身就往里头走。

    ”你等等!”蝶衣冲口而出。方才数落了这丫头一番,结果到最后却是方子错了用不得,反是自己这边好心办了错事。刚才数落得有多痛快,这会儿脸上便有多过不去。若是桃华转头便来反讽,蝶衣倒准备好了一箩筐的话反击,然而桃华连看都不看他们便要进去,却是比冷言冷语更叫蝶衣恼火了。

    ”若是要抓药,请找伙计。”桃华不打算跟这个丫头多说。这几人一瞧衣饰便知是一主三仆,自来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尤其这个蝶衣瞧着就不是省油的灯。

    若方才这一行人只是因着误会她不肯舍药,桃华倒并不计较。无论本心是真想助人,还是只为着挤兑蒋氏药堂,毕竟人家是实打实的拿了银子出来。然而这个叫蝶衣的,居然把二房获罪的事都拿出来说,桃华却真是恼了。

    蒋方回的罪名是医术不精,治死了先帝的贤妃娘娘。然而这个时代妇人生产本就是过鬼门关,贤妃当时难产,全赖蒋方回医术高超才生下儿子。桃华隐约也在蒋锡那里听到过几句,贤妃当时虽有流血,经蒋方回针灸之后已是止住了,之后又发生血崩,这里头究竟有什么变化谁也说不清。

    当时先帝后宫里的情况颇有些复杂。先皇后,也就是如今的太后曾生过一子,排行第二,却是未满周岁就夭折,因此将宫妃所生的大皇子养在膝下。而贤妃所生的则是四皇子。

    大皇子虽养在中宫,但其母不过是皇后宫中一个宫女,论出身远不及贤妃之子。再加上三皇子之母出身也不高,所以若立太子,还真可能是一场乱战。

    在这样的情况下,贤妃生产后在情况已稳定的时候又发生血崩,里头的猫腻外人或者不知,可蒋老太爷身为御医,又怎会不明白呢?且他最知道自己弟弟的医术,十之-□□,蒋方回是给人顶了缸了。

    可是就算知道,他也救不了弟弟的命,唯一能做的就是趁机辞官,远离开后宫那片危险之地。

    无辜获罪,蒋家本来就够倒霉了,这个蝶衣还要拿出来说嘴,不由得桃华不恼火。她可不是软和性子,因此老妇人一走便转身,就是存心要将蝶衣一行人晾在那儿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