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12章 身份

第12章 身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蒋家是什么情况,沈数早已打听得清清楚楚。知晓蒋锡虽有二女,但次女是继室带来的,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今日他所见到的,定然就是长女蒋桃华了。只是并未听说这蒋桃华有什么医术,却不想竟然能见她连辨两症。

    ”可是蒋家姑娘?”

    苏老郎中微微一怔,随即打了个哈哈:”公子莫开玩笑。蒋家如今已经不行医开方了。这是先帝的旨意,蒋家难道还敢抗旨不成?若传出去,那就是杀头的罪过啊,还请公子慎言。”

    沈数略一思忖,就想起今日桃华虽然辨症,却不曾开过一个方子,全是推给了别家郎中。尤其是头一个风寒风热,她甚至未下断言,只说让郎中再诊脉。虽然人人都听得出来她的意思,却并不能据此便说她是行医。

    果然谨慎。沈数暗暗道了一句,接了方子和保养事项,递给蝉衣:”仔细收好了,务必照着这上头写的做。”事涉生死,可马虎不得,”既如此,我等就告辞了。”

    苏老郎中亲自将人送出门,吁了口气。扶着他的药童年轻爱说话,忍不住道:”虽说他们富贵,老爷也用不着送到门口吧?您的腿也不大好呢。”毕竟是将近古稀之年,苏老郎中虽注重养生,筋力却终究要衰退的。

    ”礼多人不怪啊。”苏老郎中叹了口气,”何况这些人又何止是富贵。”那位沈公子手掌上有茧子,绝非那些生长于妇人之手的公子哥儿那般娇皮嫩肉。虽则他手上戴着的那个羊脂玉扳指毫无磨损,看起来仿佛只是装装样子,但苏老郎中从他手上的茧子就看得出来,恐怕这位是有真功夫的。

    且他脸上皮肤也粗糙些,包括那两个看上去身娇体弱的丫鬟也是如此。虽然衣饰讲究,脸上用的脂粉也不是便宜货色,但肌肤仍旧未曾保养得水润,那只能说,这些人所居之地,风沙甚大,气候干燥。

    有这般几件事,苏老郎中已可断定,这些人十之八-九是从西北来的。所谓的军中效力,指的恐怕就是西北军。

    小药童性子活泼,世事见得又少,并不知苏老郎中心里在想什么,又问道:”您方才拿出来的那张纸,是蒋大姑娘写的吧?这也算不得行医,您为何没有说呢?”在他想来,这一行人既然身份贵重,若治好了病,说不得就结了善缘。自家老爷素来不是要贪他人之功的,为何今日却没有提蒋大姑娘呢?

    ”她姑娘家的名字怎好在外头提起();。”苏老郎中在小药童脑门上敲了一下,”未出阁的女儿家,名声在外岂是好事?你也不许乱说,否则打断你的腿。”

    小药童吐了一下舌头,倒并不害怕:”小的知道。只是在老爷面前才问,在外头断不会乱嚼舌头的。”做郎中的时常出入宅门,若是把不住嘴上关,还有谁会请你?

    苏老郎中只叹了口气。他心中所想之事,自然远不止对小药童说的那些。

    西北边关,多年来镇守的就是定北侯殷家。来自西北,衣饰华贵,婢女用上等胭粉,仆役或为军中兵士,那这年轻人只怕与定北侯脱不了干系,沈或许只是个假姓化名罢了。而当年蒋家二房老太爷在后宫伺候的那位贤妃娘娘,正是定北侯家的女儿!

    苏老郎中自是知道后宫那地方猫腻多,然而蒋方回获罪是先帝定下的,定北侯府对蒋家便不说是视之如仇,也断然不会有什么好感了。如果这沈公子真是定北侯府之人,突然跑到无锡来,还去了蒋家药堂,这个--可未必是好事啊。

    苏老郎中这里暗自忧心的时候,沈数一行人已经回了客栈。蝶衣蝉衣忙忙的要汤要水,沈数却并不急着让她们伺候,只道:”收拾收拾东西,我们明日返京。十五这病,还要到京中去寻太医瞧瞧才好。”

    十五忙摇手道:”那位苏老郎中不是说了,属下这病只要好生保养也无甚大事。若为属下惊动了太医,恐怕引来闲话……再说这也不急,公子若有事未办完--属下并不要紧的。”

    沈数摇头道:”也没有什么非办不可的事了。药酒也不曾看出什么效果,各家金创药也不过都是如此--罢了,耽搁的时日也不少了,还是回京罢。”

    蝶衣一听说要回京便已经去收拾衣物了,闻言笑道:”公子说得是。这次回京可不是为了来看蒋家的!说起来,这时候崔家应该已经到京城了吧?”说着,眨了眨眼睛。

    ”你这丫头……”沈数失笑,挥手道,”都出去罢,让我安静一会儿。”

    蝶衣吐吐舌头,拉着蝉衣退了出去,回到自己房中才笑嘻嘻道:”公子害羞了。”

    蝉衣有些心不在焉:”又胡说了。”

    ”怎么是我胡说。”蝶衣不服气起来,”这次回京不就是为了公子成亲吗?这事儿老夫人大夫人在府里都说过好几次了。公子每次都是听了几句就走,大夫人就总说是公子害羞。”

    她说着自己就笑出了声:”早听说崔家的女儿都是才貌双全的,不知这位崔大小姐是什么样子。”

    ”你操心得倒多。”蝉衣略有些不耐烦起来,”哪里轮得到我们管这许多了。”

    ”怎么能不管?”蝶衣叫起来,”等崔大小姐嫁过来就是--”

    蝉衣一扭头打断了她:”公子既说明日回京,你还不快来帮我把这些东西收拾了。”

    蝶衣只得放下手头的衣物去帮她的忙,口中忍不住抱怨道:”我手也不曾闲着呀……哎,你说,这次公子要成亲了,圣上会不会给封号?”

    ”这个--”这是件大事,蝉衣也不由得停下了手头的事,沉吟起来,”照理说,是应该的,可是太后未必同意……”

    一提太后,蝶衣的脸色顿时变了,低声啐了一口。蝉衣看她这样子便叹了口气:”你收敛些!等回了京城,你再这样子,可是会给公子招祸的。”

    ”知道了……”蝶衣心里虽不情愿,却也只能低头,”若是没有封号,这亲事办起来也不风光,只怕崔家会……”

    蝉衣不屑地道:”你难道是怕崔家嫌弃?就算没有封号,咱们公子也是凤子龙孙();。这亲事更是先帝定下来的,崔家纵然有些势力,也不敢抗旨罢!”

    ”也是。”蝶衣释然,”我听大夫人说,崔大小姐在福州那边素有贤名,想来也不会是个不明理的。不过,我只怕她规矩也大,不好伺候。”

    听她又提起崔大小姐,蝉衣脸色又阴了下来:”咱们是公子的丫鬟,自然是伺候公子的。崔大小姐再有规矩又能怎样?”

    ”可是她嫁过来了就是主母。夫妻一体,咱们说是伺候公子,自然也要伺候主母,若是规矩太大……”

    ”好了,你有说话的工夫,东西都不知收拾多少了!”蝉衣不耐地打断她,”依我说,你从现在开始就该少说话,免得到了京里一不小心就惹祸。”

    蝶衣噘了噘嘴,低声嘀咕:”我又没有说错什么……”看见蝉衣沉着脸,到底还是低头应了,”是了,我装哑巴就是了。”

    蝉衣倒被她逗笑了:”你装哑巴?你若能装哑巴,那养的猪都能上树了。”

    ”姐姐!”蝶衣不依起来,凑过去就要呵蝉衣的痒。两人闹了一会儿,蝉衣好容易将她推开,叹道:”就你这样子,真不该让公子带你出来的。”

    蝶衣把有些散乱的头发抿了抿,嘻嘻笑道:”我也是从小就伺候公子的,又不是伺候得不好,为什么不带我?再说我这一路上也不曾拖公子后腿,倒是十五病了呢。”

    说起十五的病,蝉衣也不由得皱起眉头:”听那苏老郎中说得十分利害,难不成--真有性命之忧?”

    ”我不信!”蝶衣撇了撇嘴,”那苏老郎中还不是语焉不详的。这开的药能不能见效,能治成什么样子,他统统说不出来。我看啊,八成是跟蒋氏药堂里那个丫头一起糊弄我们呢!十五年纪轻轻的,哪会得什么死人的大病,至多不过腿上有些瘀毒罢了。不然,为什么开的净是清热活血的药?”

    苏老郎中的确对治十五的病没有什么把握,回答之时便只能将十五的情况尽量说得严重些,只怕十五不在意,一个弄不好血栓脱落铸成大错。然而这些话在蝶衣耳朵里听来,就跟哄人的一般,药虽是抓了,她却实在不信苏老郎中的话。

    蝉衣其实也有同感,然而终究要谨慎些:”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公子不是说了,等回京之后还是再请太医瞧瞧。太医院良医无数,总能诊出个所以然来的。”

    沈数一行人离开无锡,除了客栈伙计之外无人注意。苏老郎中担忧了几日,见再无人上门,便猜到他们大约是已经离去,长长松了口气,就此按下不提,也不曾对桃华再说起。

    桃华自然更不会注意。转眼间蒋锡出门已经将近两月,中途曾送回两封信来报平安,写得甚是详细。桃华看了信就笑,从信中就能看得出来,蒋锡在外头非但不以为苦,反而颇有些乐不思蜀。

    ”父亲说广东码头有不少从外洋运来的东西,他挑了一些,一起送了回来。”桃华把信递给曹氏,转头示意薄荷将随信捎回来的匣子一起放到桌上。

    曹氏只些许识得几个字,蒋锡的笔迹又有些潦草,她便有些辨认不出来,瞧了几眼便将信掖进袖中,来看这匣子里的东西。

    ”这,这是--”匣子里装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曹氏一眼看去,竟不认得几样。

    ”这是香水。”桃华取出四个小瓶子,”据说是在手腕上点一滴就能香几个时辰。”

    ”这瓶子可真精致!是水晶的?”曹氏拿了一个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

    ”西洋那边会制玻璃,应该是玻璃瓶。”桃华对这些东西可算司空见惯,随手又取了三样东西,”这就是西洋的玻璃镜();。这大的是太太的,小的我和妹妹每人一个。”

    这三面镜子不过都巴掌大小,然而在如今这时候已经算是贵重之物了,外头还套着锦缎套子,里头夹了丝棉,唯恐震碎。曹氏也知道这个是稀罕东西,拿在手里又惊又喜:”老爷也真是,这,这得花多少银子……”嘴里说着,手上却紧紧抓着,照了又照,”不过这个可比铜镜不知好了多少,头发丝儿都看得一清二楚。”

    桃华笑了笑:”父亲说了,他是沾了朋友贩货的光,去跑外洋的船上买的。不然若是这东西运了进来,价钱只怕要翻上几番了。”

    ”就是船上买的便宜些,怕也要花不少银子。”曹氏又是高兴又有些担忧,”老爷身上带的银子也不知够不够。”

    桃华没有接话。这三面镜子其实没有花多少钱,而是蒋锡替一条下西洋的船查出一批假药来,船主为了感激,从朋友处特地挑来送他的,花的银子不过是外头卖价的十分之一。这些蒋锡都在信里写了,曹氏仔细看了信后,自然会知道。

    匣子里最后一件东西却是一艘铜质小帆船,仿着船等比例缩小的,只有半尺长。这是给蒋柏华的,只是东西不大,份量却不轻,蒋柏华这会儿恐怕还拿不动。

    曹氏见了捎给儿子的东西,比看见给自己的还要高兴,口中却抱怨:”这么沉的东西,柏哥儿哪里玩得动。老爷真是乱花钱……”

    桃华又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只道:”庄子上还有点事,我明日要去瞧瞧。”到了玳玳花树开花的时候了,她得去看看。

    ”去吧去吧。”曹氏拿着这几样稀罕玩艺儿正看得高兴,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蒋燕华在旁边,忙道:”姐姐先挑一面镜子。还有这香水,姐姐也取两瓶去。”

    桃华随手捡了一面小镜子:”我不惯用香,香水就留给太太和妹妹。我就先回去了。”不知是不是上辈子在爷爷身边闻了太多的药材味道,她现在倒觉得药香比花香脂粉香闻着更亲切些。何况这时候的香水味道都太重了,对她这种嗅觉格外灵敏的人很有点刺激性。

    曹氏看她走了,叹了口气将手中镜子放下:”如今可算是把大姑娘惹着了。瞧这些天跟我说话,都是不冷不热的。就连要给她过生辰,她也不肯。”说着又忍不住抱怨,”若是那日喝了她熬的什么藤汤,或许还好些。唉,若是当时不听你的便好了……”

    蒋燕华张了张嘴,还是把话咽回去了。当时明明是她看着曹氏也不信桃华,并不想喝那钩藤汤,这才出言拦阻的,如今倒都算是她的错了。母亲这点子总爱把事推到别人身上去的毛病,刚来蒋家时倒也不曾露出来,这些日子却是又故态复萌了。

    只是自己的亲娘,她也只能听着,还要开解她:”这也不算什么。不过是冷淡些罢了。”

    ”若她告诉了老爷可怎么办?”曹氏一想起这事,连手里的新鲜玩艺儿也不能令她开怀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蒋燕华心里暗暗抱怨,嘴上却还要道:”母亲放心。既无实证,父亲也不能说什么的。”到底忍不住要说一句,”只是母亲以后千万不要再做这种事了!再有下次,只怕姐姐就不会善罢干休了!”

    曹氏被女儿说得低了头,喃喃道:”自然也就只这一回。若是你舅舅能谋得个好差事,也不枉我担这一番心事。”

    蒋燕华轻轻哼了一声,不想去接母亲的话。她对曹五老爷一家子的感情可不如曹氏那般好。的确,她和曹氏被陈家赶出来的时候,是曹五老爷收留了她们。可是之后再嫁蒋家时,蒋家送来的聘礼就已经留了一半给曹五老爷,更不必说曹氏带来的嫁妆还不是陆续又贴补回了曹家?这样算来,她和曹氏母女两个,真也不欠曹五老爷什么了。再说,就算将来曹五老爷真谋了好差事,她和母亲也未必能沾到什么光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