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13章 新茶

第13章 新茶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曹氏母女两个这一番话,桃华自然没有听到。不过即使听到了,她也不会放在心上,她有好多事要做呢。

    庄子上的玳玳花树今年算是第一次有这样大面积的开花,选那将开未开的饱满花蕾,于清晨采摘下来,立刻送入窖中窖茶。从四月到六月底,第一批茶已然可以出窖了。

    ”方才在茶行里已经尝过。这茶味道略有些苦,但苦后回甘。且这香味与众不同,虽是浓郁,闻起来却又有清新之感……”汇益茶行的掌柜梁元将刚窖出来的玳玳花茶送到蒋家,将自己品尝之后的感觉,细细向桃华道来,”只不知这口味众人是否习惯……”

    江南一带饮茶讲究清淡,似花茶这等气味浓郁的也是近些年才时兴起来,还是后宅女眷们较为喜欢。不过这玳玳花茶味道更浓郁一些,且有些苦味,梁元一时倒真拿不准前景如何。

    桃华拿起薄荷刚冲泡上的茶,深深吸了口气:”梁掌柜说对了();。这玳玳花香可镇静心情,消除紧张,因此闻着虽觉浓郁,过后又觉清新。且此花入药可疏肝和胃,理气解郁,久饮还能令人身轻纤瘦。”她说着,对梁元一笑,”梁掌柜觉得,这样的茶,会不会有人喜欢?”

    梁元立时就笑了。本朝与唐朝不同,以纤为美,太太姑娘们都怕自己过胖,有些甚至连饭都不太敢吃。若是这茶饮了能令人轻瘦,哪会有女眷不喜欢呢?

    ”那姑娘瞧瞧这个罐子如何?”梁元拿起一个白锡茶罐,”姑娘是否还是要先给苏老夫人送茶?”

    桃华微微一笑,接过那茶罐:”这图案画得不错。尤其这杏红的边子镶得好。老夫人年纪大了,又是寿辰,单是青白之色,未免有些太素了。”

    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新东西做出来,要打开销路,必要有人先用起来才好。梁元说的苏老夫人,是如今的无锡县令苏衡之母。桃华这几年出的什么花茶啊芦荟药油之类,都是先送给苏老夫人使用的。

    无锡是大县,鱼米之乡富庶平安,能来此地做县令,也得有些门路才行。苏衡虽是小官,却有个叔父在京中做吏部侍郎,才能让他中了进士没几年,就候到了这个缺。

    江南这些富庶大县中的官吏乡绅们,消息都十分灵通,苏衡在京中有这样的靠山,下头人自然要捧着他,他的母亲和妻子在本地的女眷之中,自然也是众人追捧的对象,不管是穿戴饮食,只要她们用了,便有人跟着捧场。桃华这几年,就是靠着苏老夫人和苏夫人,才将花茶的市场打开的。

    苏老夫人的寿辰是七月初,桃华已经准备以贺寿为名,将这玳玳花茶送过去了。到时候无锡一地有头有脸的人家女眷都会到场,只要将这玳玳花茶的好处给苏老夫人讲一遍,就等于人人都知道了。若老夫人和苏夫人用了说好,何愁之后这新茶的销路打不开。

    梁元自然是明白的。汇益茶行在本地原只是中等规模的茶行,还是这几年凭着花茶的生意壮大起来。当初蒋家管家拿着珠兰花来与他商谈的时候,正是汇益茶行生意不上不下的尴尬关头,也是为着没什么好办法才答应了合作。谁知这位蒋大姑娘搭着苏县令的后宅,如今花茶已经不仅在无锡一带时兴,还顺着江水运输了出去,教汇益赚了个盆满钵满。因此这回新的花茶还在窖里,汇益茶行就忙着做了新的茶罐,专等着苏老夫人的寿辰了。

    茶罐以白锡制成,贮藏茶叶不易受潮,能够更好地保持香气。茶罐外头包了一层硬纸,正面绘以花卉图案,表示里头装的是哪种花茶,下头并有小字注明。

    因这六罐茶叶是要送给苏老夫人贺寿的,因此白色的玳玳花朵四周特意增了一道杏红色边子,且上有蝙蝠图案,下有连叶寿桃,象征福寿双全,瞧着十分喜庆。装在天青色锦盒之内,打开来颜色对比鲜明,引人注目。

    桃华看过,表示十分满意:”万事具备,过几日老夫人寿辰之后,咱们再听消息吧。”

    梁元暗自感叹。蒋大姑娘十二三岁的年纪,说话却如此沉稳。即使前头送到苏老夫人面前的东西就没有不成功的,仍旧不肯将话说满。想想自己家中那个女儿,年纪跟蒋大姑娘仿佛,却只会在爹娘面前撒娇。同样是女儿家,如何就这般天差地别呢?蒋锡可真是有福气!

    既然送来的茶叶合意,梁元很快便告辞了。他毕竟是外男,桃华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儿家,按理是不该这般与外男见面的。虽则行医之家这些规矩要宽松许多,但梁元是个精明的人,自不会因一些小节妨碍了桃华的名声,若是因此影响了合作,可是极不划算的。

    桃华并不留客,叫人送了梁元出去,便问薄荷:”我做的香囊都准备好了?”

    女孩儿家在后宅送礼,针线是少不了的。何况苏老夫人算是长辈,茶叶虽好,却不够亲切,因此桃华另外又做了四只香囊。

    她的针线活自从来了这里就开始学,如今的刺绣水平,已经是前世远远不敢想的高度了,只是做得慢些,因此才选了香囊这样的小件,只要样子周正,配色恰当,哪怕图案简单些也说得过去了();。她送的重点是香囊里头配的香药。

    苏老夫人年纪大了心血不足,有个失眠之症,因此桃华配的这药香有安神助眠的功效,又可驱虫,免得房里还要焚香,令老人呼吸不畅。每团香药都用桑皮纸封好放在香囊之中,用时再拆开,免得早早走了味道影响效果。

    ”都备好了。”薄荷早拿盒子将香囊装好,此刻拿来打开,只见里头一溜四只深紫色底子的香囊,上头绣的分别是荷桂梅桃四种图案。

    ”这就好。去问问二姑娘可准备好了,若有什么缺少的就跟我说。太太这几日身子不适,就不必拖着病体过去了,我自然会向苏老夫人告罪。倒是柏哥儿,苏老夫人十分喜欢他,跟我们一起去便是。”

    一进五月,曹氏就不自在起来。她自幼身子弱,冬怕冷夏怕热。在陈家时没人拿她当回事,便有些个病痛也只能忍着,到了蒋家日子好过了,毛病反多起来。

    蒋家也不是什么大富之家,家里虽也有个冰窖,却很小。从前乃是为了保存一些药材,如今拿来供应后宅便远远不够了。若是去外头买冰,价格却是不低。

    蒋家每季支出自有额度,还是合家刚迁回乡时李氏所定,多年未改。后头桃华管家,因近几年有了茶叶的收入,才酌量提高了些,但也远不足以让众人无所限制地用冰,不过是天气最热的时候房里放几块罢了。

    蒋锡身体强健,不畏寒暑,自然在这上头并不用心。曹氏略略提过几次,只说蒋柏华小人儿家怕热,他也不过是将自己份例里的冰都给她们母子用而已。横竖他归家之后也在曹氏房里居多,并无妨碍。

    曹氏在蒋锡面前也不敢说得太多。有一次她多抱怨了两句,蒋锡反说蒋柏华年纪太小,房里并不宜放太多冰。寒暑皆是自然之事,该热时便要热一热,否则寒气内侵反为不美。

    这其实才是养生之道。无奈曹氏不懂,只知儿子活泼,整日里都是汗流浃背,瞧着心疼。她颇疑心蒋锡是不愿让她管家,才不肯听她抱怨家事,然而并无办法,也只得照着蒋锡说的做。

    今年蒋锡出了门,他份例里的冰自然都归了曹氏。桃华告诫过几次,说蒋柏华房里不可放太多冰,曹氏只是不听,索性将儿子笼到自己屋里住,同享凉爽之气。

    结果才进六月,蒋柏华在园子里玩得满头大汗,一回屋便被凉气一激,顿时打起喷嚏来,当夜就发了热。

    这下子一家都急了起来。曹氏日夜不停地照顾,没几天自己先倒了。桃华便将蒋柏华接到自己院子里照顾,让蒋燕华去伺候曹氏。

    这个时代,一场风寒也是能要人命的,更何况蒋柏华才一岁多点儿,小孩子抵抗力差,又不懂事不肯好好吃药,更是危险。桃华费心费力折腾了七八天,才总算没事。

    蒋柏华病一好,桃华转头就先把他的乳娘打发了出去,话说得明白--早就告诉过她不许给蒋柏华屋里多用冰,这场病就是因此才作下的,不打发了她,难道还留着再害蒋柏华生病?

    这番话与其说是训斥乳娘,倒不如说是在训斥曹氏。乳娘自然是连声喊冤,声称蒋柏华都是在曹氏屋里过夜的,她一个下人如何做得了主?

    桃华懒得听这些申辩,直接将人打发了出去。用冰的事自然是曹氏做主,但乳娘也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且很明显,她和曹氏一样,都根本没有把桃华的告诫放在心上。这种不懂还不肯听的愚蠢做法,桃华拿曹氏不能怎么样,可处置她还是做得到的。

    乳娘是一步一回头地走了。蒋家待遇好,蒋柏华又是唯一的男孩儿,若是一直伺候得大了,将来蒋柏华承了家业,奶大他的人也少不了好处();。如今一个不慎就将这金饭碗丢了,乳娘真是悔不当初。

    乳娘走了,曹氏也躺在床上不起来。她自然知道桃华这话是说给谁听的,又是愧又是气,肝气又犯,两病合一病,断断续续的竟病了二十多天。

    桃华也不多说,她院子里的事全交给蒋燕华,自己只管照顾蒋柏华。初时因乳娘离开,蒋柏华颇有几分不适应,但小孩子忘性本来大,桃华又会哄他,还叫桔梗专门陪着他玩,因此没几天也就不再要乳娘,又活泼起来。

    苏老夫人寿宴,本地有点头脸的人都抢着想要去,曹氏也是一样。如今说不让她去了,曹氏怎么肯?薄荷应了声,犹豫一下又道,”姑娘,当真不让太太去?”

    桃华眼眉都不抬,径自拿出给蒋柏华做的新衣裳来比量:”哪有带病去做客的,这点道理太太自然是懂的。老夫人又素来宽容,不会因着太太缺席有什么不满。你去跟太太说,只管放心。”

    曹氏开始是真病,后头就是又开始装病了。她打的什么主意,连薄荷都猜到一点。六月中蒋锡又寄了一封信回来,说七月里是必到家的。曹氏无非是想一直”病”到蒋锡回来,博他怜惜,如此一来,那什么玉雕水仙和蒋柏华生病的事,也都不好与一个病人计较了。

    ”哥儿瘦了些,这衣裳就有些大了,奴婢把腰上收进去一块儿。过些日子哥儿身子好了,再放出来也方便。”薄荷指点着,偷偷看了一下桃华的脸色。

    跟着这位主子四五年,她算是摸透了姑娘的脾气。并不是个不容人的,然而若是当真被撩了逆鳞,也别指望着能轻轻放过去。且这位主子有个习惯,能容你一次二次,绝不能容第三次。

    曹氏嫁进蒋家,许多地方做得都不如人意,桃华看在眼里,却什么都没说过。且人一进门,就直呼母亲,全为了曹氏待蒋锡用心,因此即使拿着夫家的银钱贴补娘家已经成了惯例,在桃华眼中也仍旧只是小事。

    偷换玉雕水仙,是桃华第一次被激怒。居然把主意打到原配的陪嫁上来,虽然是曹五太太唆使,但桃华对曹氏的品行已经不再信任了。因此之后就不再呼她母亲,而代之以客气疏远的”太太”。

    而柏哥儿生病,则是第二次触了桃华的逆鳞。蒋柏华是蒋锡如今唯一的子息,从曹氏的年纪以及身体状况来看,之后再生育的可能性已经不大。若说曹氏不爱儿子倒也不对,然而她自己既不懂什么,又死犟着不肯听别人的劝告,为了跟桃华赌气,令蒋柏华生这一场大病,便是愚犟了。

    品性能力皆不足取,薄荷看得明明白白的,如今在桃华心里,已经根本不再敬重曹氏。虽说继母也是母,可姑娘的脾性却与一般女儿家不同。薄荷常常隐约地觉得,那些个旁人视为圣旨一般的规矩,自家姑娘却并不怎么放在心上。曹氏即使占着母亲的名份,姑娘看不上她,也断不会再把她放在眼里了。

    桃华这个脾气,薄荷也不知道究竟是对是错,又或是哪里出了问题。李氏早亡,蒋锡一个男人家教导女儿总归与内宅妇人不同。若是如此说来,姑娘养成了这样也是正常的。然而薄荷总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别家随性的姑娘不是没有,可似乎都与自家姑娘不同。可惜她一个小丫鬟,也没有那么多别家姑娘来让她做比较,因此即使有几分隐隐的疑惑,也无处解答。

    ”行,这样就成。一会儿我叫柏哥儿来试试,若有不合身处再改也来得及。”桃华并不知道薄荷心里的想法,若是知道了,少不得要夸她一声聪明,竟然已经看出了她和这个时代的女孩儿们真正不同的地方。可见天性如此,即使她再怎么学着别人给自己包上层层伪装,终究也改不了内里的实质。

    对于曹氏,她的确已经不放在心上了。如今不过是为了蒋锡,还维持着最后一层窗户纸,倘若曹氏第三次做出什么踩到她底线的事,那她就会连这层窗户纸也彻底撕破,再不相容了。

    薄荷虽有些隐约的担忧,但桃华说得都在理上,何况主家行事也没有下人插嘴的道理,便转身去了曹氏的院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