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18章 郡主

第18章 郡主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所谓计划不如变化快,上香的帖子桃华还没发出去呢,陆盈先跑到蒋家来了。

    ”你们听说了没有--”陆盈一脸兴冲冲的神情,”南华郡主来了!”

    ”南华郡主?”桃华还真是不知道,”是哪位?”

    蒋燕华在一边坐着,听见郡主两个字,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郡主?那不是比知府的品级都高吗?”

    ”是啊。”陆盈一听到消息就跑来了,也不管按礼数要先递了帖子,第二日再上门。惹得谭太太在她额头上戳了好几指头,不过最后还是放行了,毕竟只是女孩儿家来往,只要双方长辈不出面,规矩倒也没那么重。

    ”你们不知道南华郡主吗?”陆盈爱说话,尤其在有人认真听的时候说得更开心,”南华郡主啊,她是已故安郡王的女儿,按品级本来是当不上郡主的。”亲王的女儿才能封郡主,郡王的女儿只能封个县主。

    ”但是安郡王夫妇去得早,正好太后身边没有女儿,就把南华郡主抱进宫抚养,等到她长大了要出嫁的时候,太后就向先帝请加封她为郡主。太后一生无子无女,把南华郡主当成亲女儿一样,所以她虽然封号是郡主,可在宫里就跟公主一样尊贵呢。”

    桃华对这些皇家人物表很不了解,主要是听起来跟她离得太遥远了,她这一辈子应该都跟这种贵人搭不上关系才对--当然,以蒋家的处境来说,搭不上关系才是最好的呢。

    ”那她怎么到无锡来了?”

    ”这个嘛--”陆盈一时也有点答不上来,不过她迅速又抓住了另一个八卦的角度,”她嫁的郡马姓江,听说是个醉心山水的人,这些年在外头到处游山玩水,很少留在京城。”

    灵光一闪,她自己找到了答案:”听说江郡马爱南边的山水,或许他就在无锡附近,郡主是来找他的呢?”

    这个答案倒也合理。桃华点点头,不怎么在意:”郡主来了,不会妨碍我们出行吧?”毕竟不是公主,不会搞什么官员出迎,封街净道的仪式吧?

    ”这怎么会。”陆盈很有把握地说,”只要我们不跟郡主撞到同一家寺庙去上香就行了。不过听说郡主好像身子有些不适,一住进驿站就叫了郎中呢。”

    ”水土不服吧,若不然就是路上吹了风。”贵人们都容易得这种病,反正蒋家现在也没郎中,横竖不相关,桃华左耳朵进去右耳朵就出来了,”说起来我正想着下帖子给你呢,咱们去哪个寺庙好?”

    ”惠山寺吧();!”陆盈马上回答,”听说惠山寺里泉水最好了。”

    ”说得你好像没去过似的。”桃华一句话就道破了陆盈的目的,”你是想去尝尝惠泉酒吧?”

    惠泉酒是用无锡本地出产的糯米与惠山寺泉水一起酿制的黄酒。这个时候它还没有后世那般名闻于天下,不过是惠山寺和尚们自己酿制一些,并不对外销售,只是去上香的香客可以喝到。

    陆盈捧着脸直笑:”你知道就行,做什么要说出来……”她爱喝酒,可是谭太太除非年节是不许她喝的,若是回了陆家,那更不必说了。因此虽然惠山寺也去过,这惠泉酒却没喝着,难得这次谭太太许她自己出来,当然要去尝尝了。

    ”去也行,你可不许多喝。”桃华警告她,”有喝不了的,我们偷偷带回来倒行,你若在寺里喝醉了,我可就再不跟你出去了!”陆盈再怎么在家里不受待见,对外也是陆家女,若是出外醉酒的名声传出去,陆盈自己讨不了好,蒋家也要受累。谭太太也是看蒋家稳妥才肯放陆盈跟她出去,这可万万不能出岔子的。

    陆盈点头如捣蒜:”我都听你的!”说完又抱怨,”我比你还大一岁呢,怎么总是叫你管着我!整日里连姐姐也不叫一声,这般霸道。”

    桃华只笑:”我说得有道理,自然要听我的。”两辈子年龄加一起,她当陆盈的娘简直绰绰有余,哪儿还能叫她姐姐。

    陆盈虽然好说好玩,却也不是个不知轻重的,何况在家里不得宠的孩子,做事只会考虑得更多。陆盈在谭家可以随心所欲,却不能不顾着陆家那边的规矩,也只能点头道:”你放心,我都知道的。”若有什么失了规矩的事,可不是又给了家里伯母们批点她母亲的借口么。

    陆盈议定了上香的日子,高高兴兴走了。桃华带着蒋燕华一起送她到侧门,看着谭家的马车走远,蒋燕华才吞吞吐吐地问道:”姐姐,郡主来无锡,我们能见着么?”

    ”我们怎么见得着。”桃华笑了一声,”咱们家若不是父亲有秀才功名,连四民之列也不属呢。郡主是皇室贵胄,哪轮得着我们见。”

    ”可咱们家从前是太医呢。听说太医是有官阶的。而且现在大伯父不是也在京中做官吗?大姐姐还是娘娘呢。”

    桃华略有点诧异地看了一眼蒋燕华:”你这些说得都没错。可那都是伯祖父他们那一房的事吧。”她倒没想到,蒋燕华居然把蒋家看得这么高。

    并不是说桃华自己看不起自己。医者虽不在四民之列,细论起来也就比优伶吏倡之类高上一些,但其实医家有自己特殊的地位--谁敢说自己就没有用得着大夫的一天呢?至少说起婚嫁之事来的时候,名医之子女,比一个穷兮兮租种别人土地的农户子女要吃香多了。就好像吏听起来被划分为贱民,可衙门里头那些小吏,有时候连官都要忌惮一二。

    然而她所处的这个时代,又确实是有明确而残忍的局限性。太医不错是有官阶的,可是仍旧是被呼来唤去的人,给贵人们治好了病得些打赏,若治不好,才没人管那是不是你的错,反正找你算账就对了。蒋家二房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

    如果这么看,蒋家长房应考上进的作法才是正途。也幸好本朝不似前朝一般--农工之下,连读书应举都不许。长房现在已经改了门楣,只不过这送女入宫的法子,桃华实在不敢苟同。

    ”都是姓蒋……”蒋燕华喃喃地说了一句,后头就没声了,大约是想起了她虽然姓蒋,可并不是蒋家人。

    桃华沉吟了一下,决定还是跟她多说几句,免得她生了什么糊涂念头连累家人:”长房是长房,我们二房是先帝亲口定的罪,无可更改。父亲是终生无望再应举上进,若是运气好,或许等柏华长大了,那事儿也淡了,再去读书应举便无人为难。然而对你我来说,终生都只是医家女,若是一心攀高,不说别的,只要有心人想起当年的事,就许给家里招了灾();。至于说大姐姐入宫,那宫里也不是省心的地方,你以后也少提这事。”

    她这话有几分夸大。先帝当年只是说蒋方回不配行医,也不过是气头上一句罢了。蒋家长房辞官二房返乡,其实也是蒋老太爷想要借机收身,急流勇退。至于说蒋锡不能再应举,主要还是蒋锡自己于仕途并无大望;当然也是为了谨慎起见,因为长房已经出了一个官身,若二房再出,没准就会成为有些人攻讦的借口。若说蒋柏华以后读书应举,那却是并无限制的。

    蒋燕华脸色有些发白,低声道:”我,我知道了。可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如今还,还有人记得吗?”她并不知道当年的详情,也不晓得这里头的门道,听了桃华的话便都信了。

    ”别人记不得,皇室中人还记不得吗?”桃华扫了她一眼。蒋燕华从前虽然也有些攀高结贵的想头,但她所想的最好也不过就是苏县令家那样的门第,怎么今天连郡主都惦记起来了,这是吃错了什么药?

    两人在小花园处分了手,桃华看着蒋燕华回自己院子去了,便吩咐薄荷:”得空去问问白果,最近太太和二姑娘都说些什么。”是有什么事发生,让她的心比从前又更大了?

    自从蒋锡回来,知道了玉雕水仙之后,虽不曾发作,却对曹氏冷淡了些。曹氏自己心虚,连病都不敢装了,日日都窥探着蒋锡的脸色过日子,连着蒋燕华也如此,很是低声下气了些日子。这会儿忽然又生出些想头来,若说没个原因,那是绝不可能的。

    蒋家院子就这么大,伺候的人就这么几个,何况青果和宋妈妈又被打发出去了,曹氏有什么事都瞒不住人。没一会儿薄荷就从白果那里问了出来,是曹五太太来了信。

    ”那信是二姑娘念给太太听的,把人都打发了出去。白果只送茶的时候听了一耳朵,好像是曹家舅爷得了个什么官,一家子都要往京城去了。”

    ”难怪呢。”桃华笑了笑,”看来是我娘那座玉雕水仙管用了?”拿着蒋家的东西去给曹家人谋前程,曹五太太真打的好算盘。

    薄荷不敢接这个话。玉雕水仙这事儿不能提,一提姑娘那股火气就又起来了。

    ”曹家舅爷--能得个什么官儿呢?”薄荷试探着问。

    ”那谁知道。只不过她们一听往京城去了,大概就觉得是前途光明了吧。”桃华心里明白,曹五爷她也见过一次,再听听曹五太太的谈吐,看看她的行事,就知道曹家是什么样子。这样的人,身上又只有个秀才的功名,即使去了京城也不过是为吏,所谓的官,还不一定是做什么呢。

    ”罢了,随他们去,倒要看看日后是个什么前程。”桃华一摆手,”先收拾出上香的东西来,那日马车定是用谭家的,其余的咱们就多准备些。”

    如果是后世,从无锡到惠山火车只需要8分钟,然而现在乘着马车,却要晃荡上半个时辰之多。这还是因着惠山寺香火盛,一路上的道路都修得好的缘故。

    桃华穿越过来几年,仍旧是不能习惯这里的马车。虽然谭家的马车里放了厚厚的锦垫,一路上仍然颠得她半身发麻。不过等到了惠山寺一下车,迎面山风沁凉,松涛低啸,这些辛苦就顿时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惠山寺的泉水有天下第二泉的美誉,取泉烹茶便是香客们常做的事情。陆盈当然不会错过,才下马车就嚷着要去亲自取泉水。

    ”你急什么,时辰还早着呢。”桃华摇头直笑,转头对服侍陆盈的丫鬟道,”跟好了你家姑娘,这猴急的,别掉进泉水里去才好。”又吩咐薄荷先去定下今日中午的素斋,尤其不要忘记要两瓶惠泉酒。

    ”对对对,别忘了酒。”陆盈活泼地补充,”最好多要几瓶!”

    跟着她的丫鬟中有一个是谭太太的贴身大丫鬟,名叫轻绯,来过惠山寺好几次了,闻言苦笑:”姑娘,惠山寺有规矩的,咱们说是两家人,其实只有您和两位蒋姑娘三个主子,能得两瓶就不少了();。而且惠山寺的酒瓶大,尽够您喝的。”这位表姑娘什么都好,就是这性子太跳脱了,今日谭太太不来,她得看住了表姑娘,身上压力可不小。

    ”就是。”桃华安排好中午的饭食,这才叫萱草拿下烧水的小铜壶来,”你可是说过只尝尝的,若喝多了,下回我再不带你出来。”

    陆盈在帷帽后面对她吐吐舌头,转身带头开始爬山。

    惠山寺里有一口泉眼,为供香客们取用,用白石砌了池子,还有小沙弥专门打水。不过因人太多,有些讲究的客人嫌不够干净,也有去寺后另一处泉眼取水的。

    那处泉眼在山上,路是崎岖些,但风景绝好。有些文人雅士,还专门去那泉水旁边烹茶赏景,赋诗填词。陆盈是出来玩的,自然不肯就用寺里的泉水,硬是要自己到寺后去取水。

    惠山寺香火极盛,今日虽然不是初一十五,香客却也不少,其中亦颇多女眷,讲究一些的也跟桃华等人一样头戴轻纱帷帽,若是市井之间的女子妇人,便无那么多顾忌,露着一张干干净净的脸儿,进山门烧香拜佛。

    陆盈走得有些热,看着那些不必戴帷帽的女子眼热,很想把帷帽摘了,却被轻绯一把拉住:”姑娘,前头有男客!”

    桃华抬头看去,泉眼已经近在眼前。泉边生着几株梅花,寺僧又在那里修了一座简陋的草庐,看着倒颇有几分诗意,尤其冬日里一场薄雪之后,梅红草黄水碧雪白,宛然天生画卷。这会儿梅花虽然没有,但泉水清如碧琉璃,映着上头蓝莹莹的天,也是美景一幅。

    不过这会儿,草庐里已经被人占据了。几个年轻人团团而坐,中间一只小风炉正煮着水,旁边桌子上搁着茶具,还有四样点心。

    ”已经有人了啊……”陆盈有些失望,”亏咱们来得这么早。”

    桃华只笑:”哪里早了。再说,咱们是从城里赶过来的,再早怎么早得过本地人。罢了,本来咱们也不宜在这里烹茶,能来取水已经不错了。”若是谭太太来,只会叫丫鬟过来取水,哪肯让陆盈自己来。

    陆盈一想是这个道理,心下也就释然,又要亲手提了铜壶去打水。这个轻绯可万万不肯了,桃华也笑着拉她:”你省事些罢。万一失脚,不说跌了进去,就是湿了裙子湿了鞋,轻绯都担待不起。”

    蒋燕华也细声道:”陆姐姐,走了这些山路,歇歇罢。”

    桃华对她摆摆手:”那边那块石头平坦,让萱草把坐垫铺上,你去坐着吧。”蒋燕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爬这一段山路,别人还没怎么样,她已经喘起来了。若不是萱草扶着拽着,恐怕根本走不上来。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草庐里的人,一起转头望了过来。桃华穿越过来的第二件收获就是抛掉了上辈子的近视眼,得到了一双视力极佳的眼睛,草庐又在泉眼旁边,她抬眼一扫就把草庐里的数人全部看了个清楚。

    中间是个身穿天青色袍子的年轻人,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左右两边的人一个是十四五岁的童子,正拿着扇子煽火;另一个二十来岁身穿短打,皮肤黝黑,望过来的时候神情警惕,手还移到了腰间。

    桃华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一眼,确定那年轻人手在腰间是握着个什么东西,仿佛是个什么柄儿。结合年轻人脸上的警惕神色,她觉得那应该是刀柄或者剑柄。

    ”萱草,你去帮着轻绯打了水,我们就赶紧回去吧。”桃华阻止萱草往外拿点心的动作,低声吩咐。不管那个是不是刀剑,还是离远一点好。平日这泉眼旁边人也不少,今日看着好像没别人似的,或许也是躲着这三个人。她们一行女眷,只有一个随车的小厮来提水,还是谨慎为上。要吃点心,回寺里还不尽着吃,何必急在一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