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19章 偶遇

第19章 偶遇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姐姐,不能再歇会儿吗?”蒋燕华都得腿都酸了。她嫌自己个子矮,出门总爱穿个高底鞋子,这鞋子虽然底子硬,走路不会硌了脚底,但遇上这些崎岖不平的山路却是受罪了。现下一坐下去就不想起来,想想一会儿还要走一段路回寺里,只觉得连脚都痛了起来。

    ”等打了水我们就回去,进了寺里你好生歇着,叫萱草给你捏捏脚。”桃华说着,走过去拉了陆盈,又把这话说了一遍。陆盈这会儿还精神百倍,闻言嘟了嘴:”我还想在这里烹茶呢……”

    ”那下回谭太太肯定不许你自己出门了,你信不信?”桃华威胁她。

    陆盈冲她扮了个鬼脸:”信!你呀,比我娘还管得多呢。”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

    山间安静,陆盈的笑声银铃似的,顺着风传了开去。草庐里穿天青袍子的年轻人往外探了探身,手中扇子摇了摇,笑道:”此情此景,可堪入画。”

    泉水清碧,草木苍郁,几个女孩子却分别穿着桃红、杏红和粉蓝色的衣裳,飘着雪白的轻纱,虽然看不见面容,那活泼婀娜之态也足以入画了。

    烧水童子小声嘀咕:”公子,不好直勾勾盯着人家看的。”

    ”就你事多。”少年不以为意,”这又不是在京城。何况她们都戴着帷帽呢。还有你,飞箭,几个女孩儿而已,你摸着剑柄是做什么?”

    ”是爱他那把软剑吧。”童子取笑,”飞箭自得了那剑,宝贝得不行。可惜这一路上都不曾拿出来亮亮,想必是手痒了。”

    泉水边几个姑娘已经取完了水,相偕着往寺庙走去。少年便笑道:”行了,人都走了,你不用这么草木皆兵的。无锡一带素来安宁,这惠山寺香火又盛,哪有匪贼会跑到这里来呢。”

    火上水已经烧开,蟹眼般的水泡一个个翻上来。童子忙提起壶,将水倾进杯中,顿时飘起一股茶香。少年深吸了口气,端起杯子品了一口,叹道:”果然好水。烹茶已能尽其妙,酿酒更不知要如何醇厚了。今儿没白来。”

    ”公子你可少喝点儿。”童子连忙提醒,”若是喝多了,就跟十珍楼那回似的,小的回去少不得挨板子。”

    少年随手在他头上敲了一下:”还敢抱怨起来了。十珍楼那次是他们合起伙来灌我,我一时不察上当了而已。而且母亲身子不适,我怎么还会多饮。这次不过是先来探一探,若这惠泉酒真这般好,等母亲大安了也好来尝尝();。”

    童子松了口气:”还是公子有孝心。不过请来的那郎中不是说,暂时不让郡主饮酒么?”

    少年不十分在意地道:”不过是水土不服罢了,郎中也说无甚大事。吃药的时候自然不可饮酒,等好了难道还不能用么?”

    几人说说笑笑,饮尽一壶茶,这才离开草庐,回了寺庙。

    惠山寺在唐宋年间香火鼎盛时有上千间僧舍,本朝开国之时因着战乱毁去了大半。因几代帝王都不爱佛道,无锡本地乡绅虽曾捐资修缮,也未敢弄得太过盛大,如今整个寺庙也不过就是从前的三分之二大小,但也颇为可观了。

    少年沿着大殿一路前行。他素来也并不十分信奉这些佛菩萨,不过今日原说是因母亲身子不适而来进香,少不得要每个殿拜上一拜。一串菩萨拜下来,刚才喝的茶已经全化作汗出了,又觉得口渴起来:”去后头禅房坐坐,再烹壶茶来。都七月中了,怎的还这般热。”

    童子忙道:”南边与咱们京城不同,公子今儿穿得是略厚了些。”

    少年扇着扇子,有些不耐:”都是母亲让穿的,生怕山上风大--否则谁穿这许多。”

    惠山寺后头有专门供香客歇息的禅院,为能接纳更多的香客,大部分院子都十分小巧,中间仅隔薄薄一层夹泥竹墙,两边笑语可相闻。横竖寺内有专门待客的沙弥就在附近等候,大白天的也不会出什么事。只有部分供香客在山上过夜的禅院,才建起结实的砖墙,装上橡木大门,以保安全无虞。

    少年进了院子,不由得啧了一声:”这般小。不过倒也雅致。”竹墙金黄,墙边种着一株矮梅,枝干虬曲,横斜有致,想来开花之时定然可观。梅树下摆着一张小巧石桌并三只石凳,皆是垂莲台足,桌面上还刻了一段金刚经。

    ”人说江南园林精巧,这样小的禅院还有这样心思,果然精致。”少年随手摸了摸已经被磨得光滑的石凳面,忽然抽了抽鼻子,”什么香?”

    童子也跟着闻了闻:”好像是茶,不过怎么还有花香?哦公子,一定是花茶!”

    ”花茶?”少年扬了扬眉毛,”什么花茶?”

    ”小的在驿馆里听人说的,说近几年江南这边时兴起一种花茶,便是拿鲜花花苞与茶放在一起窖制,花香透入茶中,冲泡出来便带着股花香气。”

    ”还有这般饮茶的?”少年有些感兴趣起来,”那不是将茶的清香都混了?”

    童子细细闻了闻空气中的香气,犹豫着道:”闻着倒也挺香的……仿佛是隔壁院子里在烹茶。”

    少年立刻走到竹墙边上,飞箭一语不发,提起一只石凳跟着过去,将石凳放在墙下。少年转头冲他一笑,踩着石凳爬了上去。童子个儿矮,急得直扯飞箭。飞箭沉默地憋了他半天,才又拎了一只石凳过来,让他蹬了上去。

    童子忙忙爬上去一瞧,只见隔壁院子里种的却是一棵极大的海棠,树干虽在这院子里,却分了一半浓荫到旁边禅院。树下也一样摆了一张石桌三只石凳,此刻却有三个少女正围桌而坐,正在品茶。方才他们闻到的香气,便是从这里来的。

    童子眨眨眼睛,小声道:”公子,这好像就是刚才去取的那几位姑娘……”方才是戴着帷帽,然而衣裳颜色却是对得上的。

    ”嘘--”少年比了个手势,又深深吸了口气,”别说,这个什么花茶还是挺香的。”

    童子刚附和着点头,忽然想起一事,连忙扯自家主子衣裳:”公子,不要看了,这不合礼数!”扒墙头看人家姑娘,这要是被抓住岂不成了登徒子?

    这墙不过是交叉钉住的竹片里头夹着一层黄泥拌稻草,并不是石垒砖砌的,勉强能撑起一个人的重量,却禁不住摇晃();。童子不扯还好,这一扯,两人身子一动,竹片顿时发出嘎吱一声,在宁静的禅院之中听起来格外清晰。

    隔壁院子里烹茶的当然就是桃华三人。不知是不是被寺庙里庄严宁静的气氛感染,连陆盈说起话来都是低声细气,因此这一声嘎吱,被桃华清清楚楚听在耳朵里,立刻抬头:”什么声音!”

    少年飞一般往下一蹲,只留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童子半张着嘴呆站在那里,待看见几个少女都是面带怒色,才猛醒过来拼命摇手:”几位姑娘不要误会,小的,小的不是想要偷窥……”

    他一面说,一面徒劳地低下头来看自己那位主子。少年冲他比了个威胁的手势,小声道:”问她们喝的是什么茶!”

    小童简直要哭了,顶着山一样的压力,战战兢兢地道:”并非小的有意失礼,实在是闻到一股子奇异的茶香,不知从何而来,所以,所以……”

    也幸而他生得面嫩,虽然已经十五岁,但看起来还跟十一二岁差不多。在桃华等人看来,便觉得他不过是个半大孩子,脸上神色便缓和了一些。小童看有门儿,连忙就在墙头打躬做揖,连连道歉。

    他的个头也就在竹墙上露了大半张脸,于是桃华等人根本看不见他的动作,只看见他的头一会儿缩回去一会儿伸上来,陆盈第一个憋不住嗤地一声就笑了,蒋燕华也忍着笑低下头去。桃华也觉好笑,板着脸道:”这是我们带来的玳玳花茶,是本城汇益茶行今年出的新茶。据我所知,汇益茶行也在寺里舍了茶供佛的,你若是想尝尝,不妨跟寺僧要一点。”

    汇益出了新花茶之后都要往各大寺庙里舍上几斤的,说是供佛,其实是给僧人们的。这些寺庙香火繁盛,颇有些信男信女,若是知道寺里僧人供佛用的是什么茶,自然有人追捧,或买了自己喝,或买了也舍到庙里。

    这个却是梁掌柜的主意,前几年的珠兰花茶送到各寺庙里之后,销量大增,今年出的这玳玳花茶量虽不多,也仍旧往寺庙里各舍了几斤。

    童儿得了消息,连忙道谢,这才跳下石凳,苦着脸道:”险些被公子害死了……”

    少年嘿嘿一笑:”这不是看你生得年纪小嘛。若是你家公子被人看见,可就分辩不清了。到时候事情闹得大了,还不是连带着你们在母亲面前受责?好了好了,快去寻寺僧讨一点这玳玳花茶来,若吃得好,回城时给母亲也去买一些。对了,刚才那姑娘说,是什么茶行出的?”

    这话说得倒也有道理,童儿只得自认晦气,板着小脸道:”是汇益茶行。小的听说,这花茶就是这家茶行兴起来的。”说罢,出去找寺僧讨茶了。

    桃华等人并未看见之前那少年也在墙上,便是童儿也只是露了大半张脸,因此并未认出来便是那草庐之中烹茶的一行人,只当是惠山本地的香客,尚不知有新的花茶,于是做完宣传之后,也就抛在了脑后。

    烹茶只是小插曲,陆盈真正的目标是中午的素斋和惠泉酒。

    惠山寺的素斋名声不显,主要是没有那等素菜做出鱼肉滋味来的噱头,却也是干净精致。僧人们从山中采来的木耳和蘑菇,自制的豆腐面筋,自种的青菜萝卜,后山竹林中的鲜笋,连用的油都是惠山上采来茶籽榨出来的素油,菜色清淡,却有天然的鲜美。几个腌小菜则用醋及花椒调味,格外爽口,配一杯醇甜的惠泉酒,真是相得益彰。

    陆盈挟了一筷子腌笋丝嚼了,再喝一口酒,长出一口气,摇头晃脑地道:”好酒呀,好酒!”一边说,一边拿眼睛去看放在桌上的两只酒瓶。

    惠山寺的酒瓶确实比一般的酒瓶要大一些,然而也是捐了香油钱之后才会有的。若是不捐香油钱,不在寺中吃斋饭,便没有这酒。如此算来,这酒说是赠送,其实比寻常店里沽来的酒都贵些,还有个脱俗的好名声。

    连桃华都要暗叹一句和尚们好会做生意();。看着陆盈又喝了一杯便不许她再喝,叫丫鬟们取出酒壶,将剩下的酒分成两份装好,两家各分一份,带回去喝。

    这是寺里允许的,美其名曰带福,其实是为了让更多人尝到这酒,好往寺里多来几次。

    陆盈眼巴巴地看着酒被装进酒壶,继而被轻绯铁面无私地收了起来,苦了脸摇摇酒瓶子,将里面剩的一点儿余沥倒进杯里,叹道:”我才喝了三杯……”

    ”三杯不少了。”桃华无情地道,”那不是还有一壶带回去吗。知足吧你,我们姐妹两个,也只分到一壶呢。”

    陆盈反驳:”你带回去只给蒋伯父一人喝,我这壶带回去,家里就分光了。”蒋家才几口人,谭家多少人呢。

    ”那你喝的三杯也是最多的了。”桃华摸摸她的脸,已经微微有些发热,”也够了。若是红着一张脸回去,瞧谭太太骂不骂你。我那里有解酒的梅子甜汤,一会儿上了马车喝几口。”

    陆盈也觉得略微有些轻飘飘的。别看她爱喝酒,其实酒量实在一般,闻言也就点头起身,伸了个懒腰叹道:”偷得浮生半日闲哪,又要回去喽。”

    桃华险些喷笑出来:”说得好像你在谭家忙碌得不行似的。”

    轻绯过来扶着陆盈,笑道:”蒋大姑娘不知道,这次表姑娘过来,我们家太太果然没让闲着。每日里不是针线女红,就是跟着太太学管家理账呢。”

    ”好好好,这下是上了套了。”桃华拍拍陆盈的肩,笑道,”也就是谭太太疼你,这些可不都该学起来了。”

    陆盈已经十四岁,按本朝规矩,这个年纪大部分女孩儿都已经开始相看亲事,待及笄之后一两年便差不多都会出嫁。管家理账这些,在家里做女儿不知倒可,做了人家媳妇却是用得着的。陆家几位太太怕是没人会想着让陆盈学这个,也就是谭太太,替外甥女儿想得这般周全。

    陆盈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舅母疼我。若我那几位伯母--罢了,今儿这般快活,说她们做什么。”

    轻绯笑道:”说的是。姑娘无须想那许多,都有太太呢。”她是谭太太贴身大丫鬟,自然知道好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陆太太早就担忧女儿的亲事,私下里与谭太太也通过信,打算着把陆盈嫁到谭家来。

    若论陆谭两家的门第,自是陆家为上。谭家不过出过几个举人,最高做到八品县丞也就罢了。然而陆盈是个孤女,连亲兄弟都没有,如此一来,身价又大打折扣,真嫁到谭家来也说得过去了。何况两家是亲上加亲,外人也无可指责。

    陆盈还不知道母亲和舅母有这打算,只是生性豁达,听了轻绯的话也就把不开心的事抛开,跟桃华和燕华又在寺庙里转了一圈儿,这才心满意足地乘上马车返程去了。

    他们走后过了些时候,隔壁院子里的三人也动身下了山。他们却是骑马,比马车脚程快得多,到了无锡城门处,已经赶上了马车。

    ”公子,那不就是那几位姑娘的马车吗?”小童眼睛尖,一眼就从城门处的车马中认了出来。

    ”唔--”少年随意看了一眼,”蒋家二房?有趣儿。当初险些就被株连全家,如今倒过得挺滋润的。”方才他们在寺庙里,已经从小沙弥口中得知旁边院子里来的是蒋家女眷--桃华让薄荷去定禅房歇息的时候,用的是蒋家的名字。

    ”小的记得,宫里头还有位娘娘姓蒋的……”

    ”什么娘娘,一个婕妤而已。”少年漫不经心地低头,只管看马鞍上挂着的酒葫芦,”不过是仗着有了身孕,一群人纷纷奉承罢了。管他们呢,倒是那茶不错,走,去汇益茶行瞧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