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25章 女医

第25章 女医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南华郡主自从那天赏了一堆东西之后,就再没了消息,让曹氏颇为失望,还在桃华面前吞吞吐吐地问了一次,被桃华淡淡地应付过去了。

    ”奴婢看,太太真是心有点大了,莫不是还想着跟郡主来往呢?”薄荷一边帮着桃华分线,一边闲聊();。

    ”由她说吧,横竖她也只是说说而已。”桃华埋头刺绣,并不十分在意。曹氏的脾气她是已经摸透了,要说让她自己到南华郡主面前去钻营,她是根本不敢的,只盼着别人出头,再拉她一把就最好了。这样的人倒也有一样好处,至少没人撺掇的时候,她闯不出什么大祸来:”二姑娘在做什么?”

    ”二姑娘听说是在绣一幅百寿帐子,这几天正在搜寻各种寿字的写法。”

    这是要送给蒋老太爷的寿礼,桃华现在绣的座屏也是一样。女孩儿家,送给长辈的礼物自然是以针线为宜。

    ”百寿帐子不好绣,跟萱草说一声,如果二姑娘夜里要赶绣,就多点两盏灯,回头到账上支灯油,别坏了眼。”

    ”姑娘这么体贴,只怕……”薄荷说了半句,把后头的话咽回去了。

    ”不过是为了家里和睦,让爹爹过点舒心日子罢了。只要她们不惹麻烦,这些都是小事。”

    薄荷想起那玉雕水仙来,仍旧觉得意难平。

    ”爹爹现在已经知道这事,也敲打过太太了,谅来她也不敢再这么着了。何况这件事,说起来还是曹五太太撺掇的,太太不过是个糊涂人。”桃华这话既是向薄荷解释,也算是自我安慰,其实她也时时会想起那玉雕水仙,要不然至今见了曹氏都是淡淡叫一声太太,再也不可能如从前那般了。

    薄荷也叹了口气:”奴婢知道,就是这心里--”

    ”我何尝不是呢。”桃华停下针,活动了一下有点僵的脖颈,向窗外点了点头,”可这不是还有柏哥儿么。我将来总归要出门子的,将来能陪着爹爹的,还不是只有太太。”

    蒋柏华正在花园里跟桔梗玩耍,咯咯的笑声一直传进屋里来,薄荷往外头看了看,也只能不说话了。可不是,曹氏有一千桩一万桩不是,却是给蒋锡生了唯一的儿子,将来蒋家二房都要交到蒋柏华手上,就冲着这一点,桃华也不能对曹氏做些什么。

    ”姐姐!”蒋柏华一头汗地跑进来,就往桃华怀里扎,”柏哥儿,想喝酸梅汤。”他已经快两岁,说话很流利了,腿脚更是结实,跟个小炮弹似的。

    桃华连忙把绣架挪开,免得针扎着了他:”酸梅汤可以喝,但是不能喝太凉的。”

    桔梗在后头拿着干净的帕子跑进来:”我的小爷,先擦了汗哪。”

    桃华把干帕子塞进蒋柏华的衣服里,垫在后背上:”等汗干一干,给他拿热水擦身,仔细别着凉。薄荷去做碗酸梅汤来,不要做得太多。”

    蒋柏华扭着小身子撒娇:”喝两碗。”

    ”不成。”桃华点点他的小鼻子,”那个东西喝多了伤胃。你小人儿,身子娇贵着呢。”

    ”娇贵……”蒋柏华睁着大眼睛鹦鹉学舌,一脸不解。

    ”就是喝多了肚肚痛。”桃华吓唬他。

    蒋柏华马上捂住小肚子:”不痛!”

    ”痛了可是要喝药的哦,苦的。”

    蒋柏华今年六月里生那一场病,吃了好些天苦药汤子,至今记忆犹新,听见说要吃药,顿时老实了,乖乖在桃华身边坐下来,指着绣架上的图案:”蜀葵。”

    ”哟,我们柏哥儿连蜀葵都认识了?真聪明。”桃华捏他的小胖脸,觉得手感真好。

    蒋柏华嘻嘻地笑:”清热解毒();。”

    桃华一阵惊喜:”连这个也知道?柏哥儿太棒了!”

    ”爹爹说的。”蒋柏华仰起小胖脸,,很得意地向姐姐得瑟,”柏哥儿记住了。”

    ”聪明!”桃华用力亲了他一口,”那认不认识这是什么?”

    她打算绣一扇四折屏风,每折一尺高,半尺宽,属于放在桌上的小桌屏,既能拆开来单用,又能合起来用。一般这样的屏风绣的都是四季花卉,以梅兰菊竹最多,或者也有桃荷桂梅的花样。不过桃华打算,全部绣成药草。

    ”玉兰。”蒋柏华指着已经绣好的一扇屏风大声说。

    ”入药就要叫辛荑啦,可以散风寒。”桃华摸着他的小脸。春辛荑,夏蜀葵,秋丁香,冬蜡梅,都是能入药的花。

    蒋柏华很有兴趣地跟着复述了一遍。桃华索性把几种常见的花卉药性都讲给他听,姐弟两个一说一学,讲得正有兴致,就听院子里有人笑道:”哟,这是在讲学哪。”随即薄荷打起帘子,陆盈笑嘻嘻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先张手要抱柏哥儿,”柏哥儿又在学什么呢?”

    ”学药。”蒋柏华认得她,乖乖张了手让陆盈抱。陆盈才掂了一下就赶紧放了下来:”又重了,我抱不动了,可别摔了他。”

    两人逗着蒋柏华玩了片刻,桔梗那边烧好了热水,将蒋柏华抱去厢房里擦身喝酸梅汤去了,桃华才问:”你怎么忽然过来了?”

    陆盈罕见地踌躇了一下,桃华不禁有些稀奇:”有什么话说就是,在我这儿还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桃华--”陆盈向前倾了倾身,小声道,”你家世代都是行医的,能不能帮我找一个女医来?”

    ”女医?”桃华皱起眉头,”你要女医做什么?是你身子哪里不舒服?”

    ”不是我--”陆盈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是我舅母家三房的侄女儿,我要叫表姐的,她,她被休回家来了。”

    ”为什么?”

    ”她--”陆盈脸红了红,”说是生不出,生不出孩子来。”这样的话,她一个未婚女孩儿说出来,话犹未了耳根子都红透了。

    不过陆盈是个藏不住话的,话匣子既已打开,便停都停不下来了。

    她说的这位表姐叫谭香罗,是谭家三房的女儿,五年前嫁给一个秀才为妻。

    谭家三房没甚出息,家业远比不得谭太太所在的大房,偏偏又连生了三个女儿才得一个儿子,因此儿子成了宝,女儿就成了草。

    谭香罗上头两个姐姐,都是嫁出去换了大笔的聘礼,留下来补贴家用。

    长姐嫁了个商人做平妻,如今那商人回了乡,便把平妻也带了回去。说是平妻,人在外头还能叫个两头大,带回家那就是个妾,日子过得怎样,谭家三老爷三太太根本不过问。

    二姐倒是嫁人做了正房,前两年却一病没了,也照样不见谭三老爷夫妻掉过一滴眼泪。

    外人都说谭香罗在姐妹三人中要算运气最好的,嫁了个姓刘的秀才,只是秀才家穷,下不起什么聘礼,谭香罗的嫁妆也就少得可怜,还是谭大太太看不过眼,给凑了两抬嫁妆,才勉强像个样子。

    谁知这秀才读书倒是有本事,前年秋闱去年春闱,竟然一路过关斩将,中了二甲第十八名进士,光宗耀祖。人人都说谭三姐儿熬出头了。

    哪知道阔易交,富易妻,刘秀才变成了刘进士,又得授官成了刘知事,这小门小户的妻子就不中意了();。更何况谭三老爷听说女婿得了官,恨不得一家子都能扒上去沾点光辉,一封封的信写过去,却只得了个女儿被休的结果。

    ”说香罗表姐无子,又顶撞婆母,且还有恶疾,就给休回来了。”陆盈气得满脸通红,”香罗表姐出嫁前,我也见过几次,说话细声细气的,最是个好脾气,怎会顶撞婆母?可恨三房,香罗表姐被休回来,竟然不让她进门。还是我姨母看不过,把人接回来的。可怜都瘦成一把骨头了,说话还是那么瑟瑟缩缩的。就这样的软性子,说她顶撞婆母,鬼都不会信!”

    ”无子,不孝,有恶疾?”桃华冷笑了一下,”七出之条占了三条了!所以你想要替她延医?究竟是什么病?”

    ”香罗姐她不说,只是哭……”陆盈脸红了一下,看看房里只有自己和桃华的心腹丫鬟在,便摆手示意她们都退到门外,趴到桃华耳朵上小声说,”姨母一直问香罗姐,可她只是哭。姨母不让我听,后来她跟身边的妈妈说话,我听了一耳朵,说是什么妇人病。”

    陆盈活泼爽朗,爱说爱笑,可并不是个没心眼的傻大姐。谭大太太跟自己的陪嫁心腹说话,都是已婚妇人,说话便放肆些,陆盈听到她们说这事怎么好跟男人开口,就想到了女医。

    她在陆家的时候,听到过祖母讲古,说从前宫中有过女医,给嫔妃们瞧病更方便,只是女医医术不精,后来渐渐便不再用,还是用太医们云云。故而谭太太说妇人病见不得人,她便想到了祖母说过的话。只是既然连宫里都不再有女医,民间自然更难寻了,谭家是找不到的,或许蒋家这样世代行医的人家,能知道谁家有精通医术的女眷。

    ”妇人病……”桃华暗暗叹了口气。自来妇人与小儿两科最为疑难,有极大一部分是因着病情不清。小儿患病是自己难以表达,妇人患病则是羞于讲述,尤其是向身为男子的医生讲述。再说什么医者患者无分男女,这男女之别也还是有的。后世可以多培养女医生来解决这个问题,可是这个时候,学医的女子少之又少,连皇宫那样的地方都难求一个女医,更何况是平民呢?

    ”要是她愿意的话,我去替她看看吧。”

    ”你能吗?”陆盈眼睛顿时一亮,”我听说那天你在药堂里,看出一张药方开错了,原来是真的吗?你真能替人看病了?”

    桃华笑了笑:”我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治好,但女医难寻,或许至少我可以听听她是什么病,然后转述给别的郎中,不叫人知道是她求医就是。不过,这事儿可不能对外人说,我家的事,你是知道的。”

    ”哎,我知道!”陆盈点头如小鸡啄米,”我这就回去跟我表姐说!不过,总得告诉我姨母一声……”谭大太太是当家人,请医熬药总绕不过她去,不说别的,谭香罗现在身无分文,哪有钱自己抓药呢。

    陆盈上午回去,下午谭家就递了帖子过来,说是谭家要开个桂花宴,请曹氏带着两个女儿后日去赏早开的桂花。

    曹氏接了帖子自是欢喜。算算她在家里憋了小半年不曾出门,谭家的宴饮又素来是极好的,列席均是本地有头有脸的人家,让蒋燕华多在这样的场合露露脸大有好处,因此一接到帖子,立时就翻箱倒柜地准备起来。

    ”幸好针线坊那边手快,秋衣已经送了两套上来,正好穿了去。”曹氏喜滋滋地拿着新衣在女儿身上比量了一下,”这个藕合色正衬你的肤色,就戴了郡主赏的金钗去罢。转年你就十三了,也不要再梳那双螺髻,娘给你梳个垂鬟髻,瞧着也是大姑娘了。说不准谭家会请了郡主,也让郡主看看赏你的东西戴着是什么样儿。”

    ”娘,还是问问姐姐穿戴些什么吧……”蒋燕华虽然也高兴,到底还是比曹氏清醒些。

    曹氏手一停,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茯苓:”你去问问大姑娘,明儿打算怎么穿戴。”

    茯苓自从来了曹氏的院子,虽说拿的是一等大丫鬟的月例,干的却是小丫鬟们的杂活();。曹氏看她不顺眼,也不要她贴身伺候,更不要她管自己的东西。她回家去哭诉过,被爹娘一起骂了,说她不知好歹,在太太院子里做大丫鬟说出去名声也好听,将来嫁人都容易些。

    茯苓不敢说自己是因为库房的事被桃华贬了。一则父母都是蒋家世仆,最是忠心蒋锡不过,若知道她私自开了大姑娘的库房,致使前头太太的陪嫁被偷梁换柱,恐怕她就得先挨一顿好打。二则她丢了大姑娘的东西,大姑娘却并未将她发卖或贬出院子做杂活,而是让她继续拿着一等丫鬟的月例,家里父母弟弟的差事也都不受影响。这都是恩典,无论说到哪里去,人都得说一声桃华仁厚,她若再有什么不满,只会被人说是不知好歹。

    茯苓有苦说不出。她性子懒惰,当初管着桃华的库房,月例银子不少拿,活计又清闲,时不时还有点心帕子之类的零碎赏赐。如今进了曹氏院子里,什么活计都要做。曹氏这边走了青果和宋妈妈,只补了她一个,少不得要做的事就多了。白果要贴身伺候,那些眼睛看不见的粗活,自然都交给了她。曹氏看她不顺眼,手又紧,额外的赏赐是根本没有的。茯苓如今只觉得自己仿佛从天到地,后悔不迭。

    桃华的院子还是原来的样子,茯苓一进门,就看见桔梗带着蒋柏华在石榴树下数那结的小石榴果玩。几个月不见,桔梗儿身量又长了一截儿,不再穿小丫鬟们的青布衣裤,而是穿上了一等大丫鬟的檀色褙子,有些稀疏的头发都规规矩矩梳了起来,全不是从前的模样了。

    茯苓心里酸得跟打翻了厨房的醋坛子一样,脸上却只得堆了笑容道:”桔梗妹妹,姑娘可在屋里?”

    从前她见了桔梗都是眼睛朝天,何曾带过妹妹两个字,桔梗都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姑娘在屋里做针线呢。姐姐过来,是太太那边有什么事?”

    ”是。”茯苓陪着笑往屋里走,见桃华正伏在绣架上,忙上前行了礼,将曹氏的话说了。

    桃华停针沉吟了一下,道:”郡主赏的东西贵重,还是留着过年或是去了京里戴吧。二姑娘穿那个藕合色的衣裳很好,既要换了发髻,明儿我也梳垂鬟,就戴今年过年的时候打的那对金花钿吧。”南华郡主是什么身份,谭家不过是乡绅人家,怎么可能请得动南华郡主过去?

    桃华猜得出来,谭太太只是为了给她和谭香罗制造一个见面的机会罢了,那桂花宴估计根本请不了几个人,曹氏和蒋燕华若是打扮得太过隆重,到时候怕是要大失所望了。

    过年的时候,蒋锡拿出自己攒的私房钱,给两个女儿每人打了一对赤金如意灵芝花钿,桃华的镶了玛瑙石,蒋燕华的镶了绿松石。姐妹两个梳一样的发式,戴一样的花钿出门,也算是十分得体。大户人家讲究每次出门衣饰都不能重样,桃华不觉得蒋家讲得起这样的排场,过年打的首饰样式份量都很过得去,多戴两次也无妨。

    茯苓陪着笑应了,很想再说两句什么,桃华却重新又穿针引线起来,不再看她。倒是薄荷抬起眼皮子看了她一眼道:”茯苓姐姐还有什么事么?”

    ”没,没什么事了……”茯苓嘴上这么说着,脚下却站着不动,过了一会扑通跪了下去,”姑娘,奴婢,奴婢是猪油蒙了心,才干了那样的糊涂事。求姑娘饶了奴婢,还许奴婢回来当差吧。”

    桃华眼睛都不抬:”太太那儿当差委屈你了?”

    ”不,不是,奴婢不敢--”

    ”既然不委屈,就好好当你的差。”桃华从来就没打算再把茯苓叫回来。当初茯苓偷懒也就罢了,不过是看在她老子娘一片忠心的份上。可她这样见风转舵,那就根本不能留在身边了。这样的人,就算再让她回来,下次有了什么事,她还是会投到她觉得有利的那一面去的。

    茯苓跪了一会儿,见桃华刺绣薄荷分线,仿佛屋子里根本没有她这个人一样,只得爬起来,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了出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