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27章 闹事

第27章 闹事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一路回到自己家中,桃华还在因为陆盈要入京选秀的消息而发愣。

    ”陆姐姐要入宫了?”蒋燕华一脸惊讶,还带几分艳羡之色,”若是能选上,就跟大姐姐一样是娘娘了。”

    ”那有什么好的。”桃华没好气道,”后宫三千佳丽,进宫不得宠,成年累月都见不到皇上一面,是娘娘又有什么用?”守活寡的娘娘,后宫里多得数不胜数。陆家虽有多人为官,但陆盈父亲早亡,这样的身份若是入了宫,只怕位份也不会高。何况陆盈那性情,哪里像是能去后宫争宠的?若是疼女儿的人家,断不会报名应选的。

    ”那也是娘娘啊。”曹氏也在震惊之中,喃喃地道,”宫里头那是什么地方,能进了宫,一家子说起来都脸上有光。”

    ”就算女儿死在宫里,脸上也有光吗?”桃华一股子火。陆盈就是父亲已去,这才由着伯父们摆布。有个在宫里的姐妹,是那个嗣子脸上有光,若是不得宠呢,就只有陆盈一个人受苦了。

    曹氏吓得直跳起来:”桃姐儿,这话可说不得!”

    桃华也觉得自己有些口不择言了。这可不是她那个言论自由的时代,有些话就算大家都知道,也只能烂在肚子里不能说出来。

    ”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太太和妹妹也歇着吧。”明天就去庙里上香,祈祷陆盈别被选中。不过就陆家如今对待陆盈母女的态度,这次若是选不中,日后还不知会给陆盈安排个什么样的夫婿,弄不好还不如困守深宫。

    桃华一夜都没有睡好,第二天早晨一睁眼,便听见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雨不大,可带着股子秋日的凉意,扑在脸上似乎直往骨头里钻。

    桃华披了雨蓑,雇了马车去送陆盈。

    陆家这次态度真是大转变。从前来接陆盈的不过是她母亲身边的一个丫鬟一个婆子,外加一个马车夫和一个小厮。这次单是马车就有两辆,来的丫鬟里没有桃华以前见过的人,却个个生得秀气穿得体面,终于像是来接家里小姐的模样了。

    陆盈脸板得能刮下一层霜来,见了桃华眼圈终于一红,忍不住地委屈起来:”桃华--”

    桃华无语地握紧她的手,半天才说:”你注意身体。不管怎样,身子好是最要紧的。”这个世道,天地君亲师,君王之下就是家族,陆盈姓陆,陆家的长辈们就能操纵她的一生。

    ”我知道。”陆盈一夜间就仿佛长大了好几岁,”陆三家的说,我娘这些日子身子不大好,她,她都不肯告诉我……”

    陆母本来就有些体弱,夫死无子,兄嫂既不体恤,嗣子亦不遂意,终日郁郁,身子又怎么会好。想来这次为了陆盈应选之事,大约没有少与族中起冲突,多半就是这般病倒的。她不肯写信给女儿说,想必也是希望陆盈能在谭家多住几日,毕竟只有在谭家,她才过得开心。

    ”你要好好的,你娘才会好……”桃华也只能这么说了,”再说,或许这次选不中呢。”

    陆盈生得不错,但也算不得倾国倾城的美人,家世也不甚显,如果报选之人多,选不中的可能也是极大的。

    ”你说得对。”陆盈眼睛一亮,”说不定就是进宫走一趟。”

    这么一想,陆盈顿时好像活了起来,拉着桃华的手说:”等我去了京城,给你写信。”

    ”明年我们全家也要去京城呢();。”桃华见陆盈这样,有些话也不好再说,只道,”说不定我去了还能找你玩。”

    两人在城门处分了手,陆家的马车在蒙蒙细雨中向着金陵方向驶去,桃华看了一会儿,直到马车已经变成一个不可分辨的小点儿,才让车夫调头回家。

    因为下雨,今日街道上行人不多,只有担着些菱藕或鱼虾的小贩活跃,那些货物被雨水打湿,皮上泛起微光,更显得新鲜诱人。

    桃华正打算买些菱角回去,便听前头乱糟糟的,抬头一瞧好像不少人聚在一处,将街道都堵住了,不禁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车夫从车辕上站起来,伸长脖子看了一会儿道:”前头应该是回春堂,仿佛有人在那儿闹事。”

    回春堂是无锡最大的药堂,里头的坐堂郎中个个医术出色,这些年没听说出过什么误诊之类的事,当然也就更没有人去闹过事。

    车夫眼睛实在尖,忽然又道:”哎哟,出来几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呢,真是来闹事的!居然闹事到回春堂来,这是出啥事了?”

    ”劳烦大哥去看看?”都是同行,兔死而狐尚悲呢,何况回春堂在无锡城医药业内要算老虎了,桃华也忍不住想要知道情况。

    车夫自己也是个爱凑热闹的,巴不得桃华这一声,忙忙的就去了。不过他去了没一会儿就跑了回来,慌慌张张道:”是郡主砸了回春堂吴老郎中的柜面,说他是庸医。蒋姑娘,还是赶紧走吧。”郡主那可惹不起,没看前头看热闹的人都散了大半么。

    ”吴老郎中是庸医?”桃华难以置信。吴老郎中六十了,素有名望,这些年送妙手回春匾的都有不少,说他是庸医,未免太笑话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桃华回家之后没多久就知道了,是蒋锡带回来的消息。

    ”南华郡主前些日子有些腹泻,请了吴老郎中去诊脉,说是水土不服,开了几副药吃过。谁知前几日又泻起来,照着吴老郎中的旧方吃了更糟,于是就砸了吴老郎中的招牌。”

    ”这简直岂有此理!若是又泻,就该再请吴老郎中去诊脉,哪里能自己吃旧方?病情若是有所变化,胡乱吃药怎怪得了郎中!”

    ”是啊。”蒋锡沉沉一叹,”可那是郡主。回春堂能说什么,只能将赵郎中派去给郡主诊脉开方,掌柜还去亲自请罪了。”

    曹氏怯怯地道:”郡主瞧着,也不像那么不讲理的人啊……桃姐儿只照顾了一下少夫人,郡主就给咱们家赏了好些东西呢。”

    蒋锡想说什么,又觉得无话可说,只得道:”你不懂。这些上位之人,喜怒皆是无常。其实腹泻也不是什么重症,为此来砸人招牌的,也是绝无仅有了。”

    砸都砸了,人家是郡主,皇家血脉,身份高贵,小民有什么办法呢?所以桃华也只是跟蒋锡议论了几句,并且暗暗庆幸自己当日在惠山寺里运气好,文氏是真的身怀有孕,否则恐怕蒋家药堂也要遭殃了。日后再遇上这等人,千万不可一时好心就冲动行事。

    此刻驿馆之中,南华郡主正在发脾气。文氏在一旁侍立,低声劝着她:”母亲,这是新开的方子,母亲吃几副看看吧。方才回春堂的掌柜说了,赵郎中长于此症,说不得吃几日就好了。”

    南华郡主十分烦躁。她连泻了几日,脸色也不好,此刻脂粉不施,拉着个脸越发显得有些阴沉:”当时那姓吴的也说是个好手,还不是不中用!”

    文氏轻声细语道:”想是这几日饮食上与那方子有什么冲突,这是新诊过脉又开的方子,定会有用的。”其实她也觉得南华郡主这火发得毫无道理。当日南华郡主又有些腹泻的时候按旧方煎药,她因在房里养胎未曾知晓,若是知道,必定要拦的。这都过了好几日了,再腹泻起来未必就是水土不服,怎能直接沿用旧方呢?可南华郡主这个脾气,说声去砸人家药堂,她拦都拦不住();。

    南华郡主把手上的茶杯一顿,溅出好些茶水来:”那苦药汤子我吃够了!当时姓吴的自己说,若吃了三副药不见效,便再吃两副。现在怎么说?我砸他的招牌,难道有什么不对?”

    文氏无话可说。吴郎中当时的确那么说的,但南华郡主吃了三副药后便好了,如今又隔了七八日再次腹泻,这就未必是水土不服了罢?

    只是这话她也不能说出口来,只能劝南华郡主用赵郎中的药。

    南华郡主不耐烦地看她一眼:”你不必站着了,仔细肚里的孩子。罢了罢了,将药熬了端上来就是。”

    文氏服侍着南华郡主用了药,看南华郡主歇下便回了自己房里。等在房里的碧秋连忙上前来替她捶腿,不免有些抱怨道:”少夫人有孕,还站那么久……”总算知道话里没把南华郡主捎带上。

    文氏摇了摇头,转头吩咐碧春:”去打听打听,郡主这几日怎么忽然又不欢喜了?”原本南华郡主听说她有孕高兴得不得了,连每日请安都不让她去,只要在屋里养胎即可,自己每日都是笑容满面的。可这两日忽然又不笑了,否则若依前几日的情况,这药哪怕吃了没用,也不至于开口就叫人去砸了药堂。

    碧春出去了半日,等文氏午睡起身才回来:”奴婢去跟珍珠姐姐说了一会儿话,听说郡主前几日给京里大少爷送了信,昨日接到了回信。珍珠姐姐还说,琥珀这些日子在郡主面前十分殷勤……”

    南华郡主身边四个一等大丫鬟,珍珠最为寡言少语,但人极细心。因她兄长曾得过文氏帮助,因此平日里与碧春有些来往,时不时的会隐晦地指点一二。碧春方才就是去找她,等了半日才等到她轮值出来休息,捉着空儿含糊地说了两句。

    碧春是个提头知尾的精明人,珍珠只将江悟与琥珀连起来说了一下,她就明白了:”只怕郡主往京里送信,还说了要把琥珀给大少爷……”

    ”夫君大约是不曾答应……”文氏靠着床头,悠悠地说,眼里微微有一丝笑意。虽然南华郡主这个婆婆难以伺候,可江悟成婚数年,始终牢牢守住了当初对她父母的承诺,在南华郡主面前对她十分回护,且数次婉拒了南华郡主纳妾的提议。

    这次南华郡主特地将她带出京城来才提出琥珀的事,她若不答应便是妒,若答应了,江悟就没了拒绝的借口。谁知天无绝人之路,她竟恰在此刻被诊出有孕,倒把南华郡主置于了尴尬之地。

    ”定是琥珀在郡主面前又提了那事!”碧春恨恨地道。

    以南华郡主的脾性,儿媳有孕是大喜事,一开心只怕就将琥珀的事情忘到脑后去了,若不是琥珀自己跑去提醒,南华郡主大约一时不会再想起此事。等到回了京城,有江悟护在前头,琥珀是无论如何也进不来的。

    文氏默然片刻,道:”我只装身子不适就是了。郡主脾气有些喜怒无常,但其实拗不过夫君的。琥珀这样挑唆郡主,若一个不好惹得郡主心烦,只怕她就要倒霉了。”南华郡主的喜怒无常可不只是对着儿媳妇的,对下人们尤甚。琥珀倘若自恃得宠要求太多,未必就有好果子吃。

    碧春闻言心里也松了些,含笑道:”郡主对大少爷和二少爷的确总是没什么法子……”

    文氏微微笑了一下,叹口气:”你去吩咐厨房的人,那药务必每日按时熬好请郡主喝了。另外,等二弟回来,请他过来一趟,也就是他能劝劝郡主。毕竟是出来寻郡马的,在外游玩也就罢了,这般打砸药堂,若传回京里去,郡主自是不怕什么,可夫君如今为官,那边只怕要受些影响。御史台那些人,整日里都睁着眼睛找人错处,何况如此大的一个把柄呢。”

    碧秋愣愣地道:”郡主最得太后娘娘宠爱了,谁敢参咱们家?”

    文氏摇摇头:”御史台的人有不怕死的();。何况这本是他们职责所在,即使皇上太后也不能让他们因言获罪,如何就不敢参?”她娘家是清流,自然知道读书人有时候发起狠劲来,死且不惧,何况是贬职之类呢。

    碧秋眨着眼睛道:”可是奴婢听说,现在于家势力可大了,人家都叫于半朝。还说现今朝廷上的官儿都听于阁老的,既然这样,哪会有人参咱们大少爷呢?”

    ”嘘--”碧春急忙掐了她一下,”什么于半朝,别胡说八道!朝廷上的事儿,几时轮得到你我来说了。”

    碧秋吃痛,不敢再说话。文氏眉头深蹙,也道:”你自来都这般莽撞,前几日才教训了,今日又犯--”

    话犹未了,碧秋吓得扑通一声跪下:”少夫人,奴婢知道会说错话,所以这些日子在外头都不说话,只在少夫人面前才说的。”

    文氏也知道自惠山寺一事之后,碧秋这几天的确都像锯嘴葫芦一般,比从前更闷了。到底是从小伺候自己长大的丫头,她也只能摆了摆手道:”你起来罢。记住你的话,在外头若是不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就索性一句也不要说。都出去吧,我一个人歇息一会儿。”

    两个丫鬟一起退了出去。碧春将碧秋又责备了几句,便自去厨房吩咐下人,留下碧秋在外屋等候文氏传唤。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文氏倚着迎枕,哪里睡得着。

    碧秋是个傻丫头,又只听到江家下人传的那些话,是以只知道后族势大。的确,两代君王登基都有于家助力,于半朝之名尽人皆知,说一句权倾朝野绝不为过。

    可是文氏是翰林女,别的不知,史书是跟着父亲读过的。外戚势大,迟早必有祸生。不说别的,今上并非太后亲生,而是太后宫中一宫女所生,八岁时其母身亡,才被太后养至膝下的。

    不是亲生母子,而太后势大,甚至连皇后都是太后的侄女。如此前朝后宫皆被于家把持,皇帝心里,作何感想呢?

    文氏平日里不大想这种事,但今日连碧秋这个不知事的丫头都能说出于半朝的话来,可见天下人皆知于而不知帝,这种情况,皇帝会甘心吗?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哪怕是亲舅舅都不成,何况还不是亲的……

    文氏觉得一阵头痛,抬手按了按眉心。这两日因南华郡主的病,闹得她也没休息好,如今想到这些,更觉烦躁,只得又唤了碧秋进来按揉着太阳穴,这才朦胧有些睡意。

    半睡半醒之间,文氏隐约听见外头有动静,半闭着眼睛道:”什么事?”

    回答的是碧春:”少夫人放心,没什么事。是二少爷回来了,正劝着郡主用药。二少爷还带了一瓶什么芦荟油回来,给郡主搽在太阳穴上,说是清凉醒神的。郡主用了说好,二少爷还给少夫人带了两瓶呢。”

    文氏睁开眼睛,见是两个小小的白瓷瓶儿,打开塞子便有一种清幽微苦的气息传出来,不似一般药油般呛人,闻着倒是十分舒服:”二少爷又是从哪里弄来的?也好,有他劝着,郡主心情总是好些。”

    碧春也是如此想,笑道:”二少爷素来会哄郡主开心的。方才奴婢过去,瞧着郡主露了笑容,还说让少夫人不必过去了,晚膳就在屋里自己用便好。郡主那里有二少爷呢。”

    ”既然二弟在,我也不好过去。”文氏舒了口气,”你把那药油也给我搽一点,头胀得难受。瞧着今年这中秋是要在无锡过了,等过了中秋,郡主的病好了,我这胎也稳当了,还是快些回京城的好。”

    不单是文氏主仆三个盼着南华郡主快些病好,就连回春堂乃至无锡县衙里头一干人等,无不盼着药到病除,快些将这位郡主娘娘送回京城去。可惜天总不遂人愿,五天之后,回春堂又被砸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