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30章 审问

第30章 审问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坐到马车上,苏老郎中和桃华对看一眼,居然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苏老郎中长叹了一声,道:“幸好今日有你。”倘若不是桃华灵机一动,恐怕等不到明天他的招牌也要被砸个稀巴烂了。

    桃华也有点余悸:“珍珠只说平日吃的都是鸭蛋青菜,谁知道这鸭蛋居然做的是赛螃蟹。还有那个琥珀,我可不相信她真只是为了让南华郡主多用点饭,否则为什么要打翻菜盘?还有那厨娘,她难道不知道郡主的病一直不好,居然还敢在菜里放蟹黄?琥珀说酒楼的菜里也放,她就信了?”

    苏老郎中咳嗽了一声,低声说:“厨娘肯定是尝过酒楼的菜,知道里头确实放了秘制的蟹黄蟹油。”既然要学人家的菜,肯定要买了来亲口尝尝。这些做厨子的,口舌都特别灵敏,菜里放了什么,分辨不出十成来,也能吃出八-九成。

    “那为什么酒楼的菜吃了没事?这蟹油要如何秘制才会去了寒凉之气呢?”

    苏老郎中叹了口气:“酒楼的菜倘若天天吃,只怕也会有事的。那时无事,不过是吃得少罢了。”

    桃华睁大眼睛:“但是刚才您说……”

    苏老郎中苦笑:“说什么?说江二公子上了酒楼的当,倘若天天从酒楼里带菜回来,郡主吃了也有妨碍?”谁看不出来江恒是南华郡主最心爱的小儿子,当着她的面说她的儿子好心办坏事,南华郡主可会高兴?只怕一个转头就要迁怒到酒楼去了。

    “还是说厨娘如果不是存心想讨好郡主,不要学做这道菜,今日之事就与她无关?”

    “或者说那位琥珀姑娘心存不良,可能又指使了别的人,往那菜里多放了些蟹黄?”

    “苏爷爷——”桃华吃惊地张了嘴,“您是说,那菜里放的蟹黄比酒楼里的多?”

    “自然了。”苏老郎中叹气,“酒楼里如果放那许多蟹黄,却只当炒鸭蛋的价钱卖出去,岂不是要赔本吗?”

    “那您——”桃华说了一半就没声了。苏老郎中苦笑了一下,随即正色道:“丫头,我们只是郎中,郎中的本份便是治病,此外都是别人家宅私事,并不归我们管。那位琥珀姑娘,你我能看出她的破绽来,难道郡主与江少夫人看不出来?只是那些事,我们看见了也要当没看见,听见了也要当没听见,这才是医者生存之道。”

    “您说得对。”桃华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咱们治了病就行,其它的——不关咱们的事,自有人去处置。”

    苏老郎中一笑:“这就是了。对了,你今日说的那个热酒调藕节的偏方,却是从哪里来的?”

    “我也记不清了,大概是家里哪本医案上的吧。以前随手翻过,觉得有趣。仿佛说是宋时的方子,我也就记了一下……”

    桃华一边说一边有点汗颜。这方子实见载于《本草纲目》,不过这本书现在还没有就是了……

    蒋家数代行医,偏方这东西更是人人都有,各自不同,苏老郎中并无疑心,只点点头:“这倒要记下来。此方虽不知是否能根治此病,但解一时之苦却十分灵验。我从前也得过一个偏方……”

    两人在马车上讨论了一路,到了家门前,天色已黑。桃华进了门,便见一家人都聚在花厅上等着她,蒋锡先道:“如何?苏老郎中可诊出郡主是何病症?”

    桃华和苏老郎中早在马车上便商量好了,关于赛螃蟹的事,无论如何是不能从他们两人嘴里说出去的();。

    须知只要说了,便证明之前南华郡主砸了几家郎中的招牌完全是错怪了人,然而以南华郡主的脾气,又怎么肯认错?必定要反驳这传言,到时候桃华和苏老郎中做为唯一的证人,就要被架到火上去烤了。

    倒不如三缄其口,推到一个偏方上去。横竖郎中同行之间,本来也没有互通消息的义务,且过几日江恒也会赔偿那几位郎中,到时候由他们自己去猜测,大家心知肚明就是。

    因此桃华便道:“是郡主前些日子食蟹太多,寒入肠胃。前头几位郎中开的方子也并无谬误,只是病势反复也是有的,郡主心急,又病中烦躁,所以才频繁更换方子。今日苏老郎中用了一剂偏方,大见成效,郡主也定下就吃他的方子,想来几天也就没事了。”

    蒋锡松了口气:“这便好了。”

    曹氏虽不知有什么好担心的,但看蒋锡担忧,也跟着悬了半日的心,这会儿忍不住道:“既然这样,苏老郎中又何必叫了桃姐儿一起去,害得老爷这样担心。”

    蒋燕华忙道:“娘别这么说,苏老郎中让姐姐过去,必是姐姐能帮上忙的。”

    桃华笑笑:“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苏老郎中谨慎,想细细询问一下郡主的饮食起居。这总要问到郡主身边的丫鬟,苏老郎中年纪虽长,也不如我说话方便。”

    蒋燕华不无羡慕之意地道:“总归是姐姐帮了苏老郎中的忙,若是治好了郡主的病,姐姐也有功劳。”

    蒋锡此刻放了心,便不愿再谈论这些事。治好贵人固然有功,可治不好也是同样有罪的。南华郡主不过是腹泻小病,就砸了无锡几家郎中的招牌,若是重症,恐怕不要说招牌,脑袋都会掉的。譬如他的父亲,当年不就是如此吗?

    “行了,既然没事了,那就吃饭吧。白果,叫厨房摆饭。”

    桃华猜得到蒋锡心里想了些什么,笑嘻嘻凑趣道:“是啊是啊,快点摆饭吧,我都饿了呢。”一边说一边心里想,恐怕南华郡主那边,今天晚上这顿饭是别想吃好了。

    驿馆里的确没人能吃好这顿饭。文氏终于回了自己房里,只用了一碗粥就觉得胃里不自在,只得取了个腌梅子来含着,才舒服了一些。

    碧秋替她捶着腿,终于忍不住道:“少夫人,您说琥珀真是为了——”

    文氏嗤地笑了一声,碧春已经在旁边道:“若真是那样,她为何要去打翻菜盘?若不是那位蒋姑娘伶俐,恐怕今儿开的药也一样没用。”

    “可她到底是为什么?”碧秋一脸不解,“难道她敢害郡主?还是无锡这些郎中跟她有仇?”

    这话把碧秋也问住了,不由得看向文氏。文氏倚着罗汉床叹了口气:“谁知道她想什么呢。若说要害郡主,倒应该不是。”没了南华郡主,琥珀又算个什么呢?

    “罢了,这事郡主自己总会问的。我们听着就是了。”

    南华郡主的确是要问的,如果不是江恒拦着,她连饭都等不及用就要先审人了。这会儿用过了晚饭,清茶漱过口,便冷冷道:“将那个贱人带上来。”

    琥珀和厨娘已经每人挨了十板子。厨娘倒还好,琥珀在南华郡主身边过的是副小姐的日子,十板子下去路都走不了,是被两个婆子架进来的,往地上一扔就趴了下去。

    南华郡主冷冷看着她:“贱人,还不说实话吗?”跟文氏一样,她才不相信琥珀说的那些话。什么为了让她多用些饮食,若真是如此,那菜盘是如何打翻的呢?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再说,就算琥珀说的是真的,可几位郎中都说过不可食虾蟹,琥珀只为了讨她欢心就敢擅用蟹黄,可见是根本没将她的安危放在首位,这可是南华郡主万万不能容忍的();。身边的丫鬟若是为了自己谋利就敢将主子置于不利之地,这样的丫鬟还留着做什么?

    “郡主,奴婢真是一片忠心……”琥珀疼得倒吸着冷气,一面战战兢兢地哭道,“奴婢是看二少爷从酒楼带回来的那菜也有蟹油,郡主吃了并没事,才敢对厨娘那般说的。这些个郎中自己医术不精,还满口不可食这个不可食那个,奴婢糊涂觉得他们都是小题大做,眼看郡主不爱用饭,所以……”

    南华郡主冷笑:“你倒是巧言令色。这么说,本郡主还要赏你的忠心了?”

    “郡主明鉴,奴婢打小就是伺候郡主的,郡主若是不好,奴婢又有什么好……”琥珀顾不得身上疼,边哭边磕头。这会儿她倒真有点后悔了,实在不该为着折腾文氏,就用了这法子。也怪蒋家那丫头太伶俐,居然想到来检查菜品……

    的确,琥珀实在并没有害南华郡主的心思,她想折腾的是文氏。

    在惠山寺里,南华郡主明明已经说了要将她给江恒,只要她在菩萨面前拜一拜,这事就算定了,文氏无论如何也不敢顶撞婆母。可偏偏这个时候,文氏居然诊出了喜脉。如此一来,不单是远在京城的江悟以此为理由拒了房中放人的事,就连南华郡主,为了儿媳肚子里的孙子,对给儿子塞人也不怎么热络了。

    于是琥珀就被晾在了半路上。

    南华郡主身边四个大丫鬟,以琥珀容貌生得最好。正因生得好,琥珀自觉江府那些下人,哪个也配不上她。江郡马她是不敢肖想的,南华郡主也不容人,可是不容自己夫婿纳妾,却未必不想着让自己儿子享那红袖添香的福气。

    江悟年纪轻轻便有了前程,又是一表人材,琥珀每次见他,心里都是一盆火似的。这次出京之前,南华郡主已经透露了一点意思给她,琥珀那颗心,便如火上又泼了一瓢油,整个人都要烧得飘飘然了。

    人若是没有希望,或许失望的时候还不会那么痛苦。偏偏琥珀期待了一路,最后却落了空。南华郡主接到江悟婉拒的信之后,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琥珀伺候她久了,怎么看不出来她的意思?

    南华郡主对两个儿子从来都没有太好的办法,否则当初文氏也嫁不进江家来。琥珀也不过是因为文氏多年无孕,才得了这个机会。可是偏偏那蒋家丫头居然就在那时候给文氏诊出了喜脉!于是南华郡主的态度也就转变了。

    说来说去,问题都在文氏的肚子上,倘若没有这一胎,岂不是什么都好了?

    琥珀还没有大胆到敢直接给文氏的饮食上做手脚,或者绊她一跤之类的事,当然她也没有这个机会。碧春机灵,碧秋虽然缺根弦,却对文氏忠心耿耿,而琥珀再得南华郡主欢心也不过是个丫鬟,并没有本事去刁难少夫人。能刁难文氏的,只有南华郡主这个婆母。

    南华郡主是个难伺候的人,比如说她虽然看重文氏这一胎,但是自己身子不适的时候,还是觉得文氏应该来侍疾,而她身为婆母,略微挑一挑文氏的毛病,让她多站一会儿也不是什么大事。

    所以只要她一直病着,文氏就必须一直来侍疾。琥珀听说过,妇人有孕的头三个月,胎往往都未坐稳,所以易于滑胎。文氏身子又弱,说不定折腾些日子就支持不住了,到时候没了这一胎,江悟就再也没有了拒绝的理由。

    琥珀就这么鬼使神差地继续做了下去。厨房那个厨娘近来不怎么得南华郡主欢心,不过因为尚未找到一个更合适的厨娘,所以暂时先留着她罢了。要挑唆这么个人,在琥珀看来并不难。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她唯一要做的,不过是找机会往菜里再多加点蟹黄罢了。这机会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所以南华郡主时常好上两天,然后病情就再度反复。

    琥珀伏在地上,半个身体都像在火里烧着一样,可是她心里的火更旺盛();。眼前不期然地浮起江悟温和的脸,似乎近在咫尺,偏偏得不到。

    南华郡主冷冷地看着琥珀:“既然你以为那菜里加些蟹黄并无妨碍,为什么要打翻菜盘?”

    琥珀无言以对。她不敢说自己是要害文氏,只能一口咬定是小丫鬟打翻了菜盘。南华郡主冷笑道:“你真当我糊涂呢?既然嘴硬,我也不问了。念在你伺候我一场的份上,留你一条命,叫个人牙子来,卖了她。连着那厨娘一起,都留不得。”

    “郡主,郡主,奴婢真是一时糊涂——”琥珀还没哭完,就被两个婆子拖下去了。房里另外三个大丫鬟噤若寒蝉,都跪在一边。尤其是珍珠,她管着南华郡主的饮食,这便是大大的失职。

    果然南华郡主处置完琥珀,目光就往珍珠身上扫了过来:“你们三个,每人去领十板子。”

    江恒已经回来,闻言陪笑道:“母亲,她们若都挨了板子,就没人侍奉了。不如先把这十板子记下来,等回了京城再领。如今先罚她们三个月的例银就是了。”

    “嗯——”南华郡主想想也有道理,“珍珠罚半年的月例!”

    “是。”三个丫鬟都暗暗松了口气。等回了京城,只要南华郡主不特意提起,这十板子就等于免了。她们这些大丫鬟,最怕的就是在下人们面前丢了脸面,至于月例银子,这里罚了,回头当好了差事,主子一赏也就补回来了。

    南华郡主处置了琥珀,犹自觉得胸口那口闷气还没出完:“那贱婢!若不是看你嫂子有喜不好见红,立刻就该杖毙了她!”她想不到琥珀是绕了一个大圈在折腾文氏,只当琥珀为了能进江悟的院子,着意讨她欢心,才叫厨娘在菜里加了蟹黄。

    心里想着,口中不自觉地就道:“亏我平日当她是个好的,还想着给你哥哥做个房里人……”

    江恒替南华郡主抚着后背道:“母亲不要为了一个糊涂人气坏自己身子。”心里却暗暗叹息,倘若母亲不提此事,说不得琥珀也不会做出这等事来。

    南华郡主长长吐了几口气,将琥珀之事抛开,道:“蒋家那丫头,上回诊出了你大嫂的喜脉,这次又知晓这偏方,看样子医术学得甚是不错啊。”

    江恒想起桃华,不由得点头:“到底是家学渊源。说起来,今日也多亏她心思细密,竟想到菜里有蹊跷,不然……”

    “嗯——”南华郡主想了想,转头吩咐珊瑚,“从我匣子里挑几样东西,明日送去蒋家。”

    江恒觑着她心情看起来好些,笑道:“母亲,前些日子那些郎中到底也出了力,儿子想着,不如也各送一份诊金过去?”

    南华郡主想想也觉得自己砸了那几人的招牌有些冲动:“罢了,你看着办就是。”想了想又道,“这几副药若吃得好,就重赏今日那姓苏的郎中。”总归要将苏老郎中与前头的郎中区别开来。

    江恒知道母亲爱脸面,点头笑道:“这些都交给儿子,母亲只管好好养身子。”

    南华郡主看着小儿子俊秀的脸,不自觉地叹道:“你也长大了,该相看亲事了。”

    江恒连忙道:“母亲答应过我,要等我中了举人再提此事的。”

    “这我自然记得。只是这相看却要先相看起来,不然再等一年,好姑娘都被人挑走了。”南华郡主现在儿媳有孕,只要怀胎十月生个孙子就了却了心头第一桩大事,如今只剩下小儿子的姻缘这第二桩大事,自然一提起来便放不下,“母亲想着,曹家的女儿——”

    江恒一跳而起:“母亲,儿子今日还未练字,先告退了。”话音未了,已经跑出门去了,只留下南华郡主看着还在晃动的帘子,好气又好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