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40章 重生

第40章 重生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蒋杏华觉得胸口里一阵阵火灼般的疼痛,就像有一回喝姜汤呛了一口,却比那还要厉害些。眼睛被阳光闪得有些发花,脑子也昏昏沉沉的,然而一张脸俯下来将耀眼的阳光遮断,让她看得清清楚楚——这个,不是三叔家的堂姐桃华么?或者说,应该是贵妃娘娘?她怎么会在这里?但不对,这张脸为什么如此年轻,绝对不像是三十多岁还生了一对儿女的模样啊!

    “姑娘,姑娘你总算醒了,吓死奴婢了!”耳边传来的哭声让蒋杏华吃了一惊。她有些困难地转头去看,果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这不是紫藤么?可她现在应该在百里之外的夫家,为什么在她悬梁自尽的时候却出现在身边?而且,紫藤看起来也是过份的年轻,完全不是一个庄子上的农妇应有的面容。

    不不,蒋杏华随即发现了更多不对劲的地方。她是在自己那冰冷破落的小屋里深夜悬梁的,可现在她却躺在屋外,身上还*的——没等想完,一个喷嚏先打出来,蒋杏华想说句话,牙齿却不听话地捉对打起架来。

    “好了,没事了。”桃华站起身来,只觉得腿都跪得发麻了,“四妹妹衣裳都湿透了,快送她回屋里去,熬一服姜汤先灌下去,然后赶紧去抓祛寒的药。”这天气北方还很冷,水里更是冰凉的,照这个丫鬟的形容,人在水里泡的时间也不短了,好不容易救回来,别再因为冻成肺炎丢了小命。

    紫藤又哭又笑地向着桃华就磕头。小于氏已经唤了一抬软轿来,将蒋杏华放上去,飞快地抬走了,小于氏才低眉顺眼地对蒋老太爷道:“还要劳父亲给杏姐儿诊诊脉,看该吃什么药……”

    蒋老太爷扫了一眼蒋丹华,转身往蒋杏华住处走的时候,淡淡地道:“桃华跟我来,其他人都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

    于氏的脚步停了一下,看着朱姨娘袅袅婷婷地跟着蒋老太爷去了,抓着蒋丹华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攥得蒋丹华叫了一声:“祖母,你捏痛我了。”

    于氏连忙放开手,低头看看蒋丹华的手,果然手背上现出几个指印来:“祖母是担心你姐姐……”

    蒋丹华心里一紧,顾不得手上疼,偎到于氏身边,像蚊子似的道:“祖母,我没推四姐姐,是她自己走的地方太滑,脚下一滑就摔下去了……”

    于氏望着蒋老太爷的背影,心不在焉地道:“知道,是她自己不当心,走路还不离池边远点……”

    蒋丹华心里稍微踏实了一点,又小声道:“四姐姐不会有事吧?”

    “不会。”蒋老太爷的背影都看不见了,于氏便又恢复了淡然的神态,拉起蒋丹华的手,“有你祖父呢,没事。今儿你也吓着了吧,走,跟祖母回去歇歇。”

    蒋丹华乖巧地扶着于氏,又忍不住回头:“那个就是三姐姐?她怎么会治病呢?”

    于氏不怎么在意地道:“无锡老宅那边有许多祖辈留下来的医案,偏方也不少,她会一点也不算什么。”

    “可是——”蒋丹华隐约觉得这事并不像祖母说的那么简单。祖母来得晚没有看见,她可是从头看到尾的,分明是祖父施了针之后蒋杏华都没有反应,桃华才上前来施救的。想得再大胆一些,是否连祖父都没有办法,三姐姐却还能救人呢?

    有类似想法的还有在旁边围观的几个丫鬟婆子,不过她们倒还没敢大胆地想蒋老太爷是束手无策,只是私下里悄悄议论了几句,说新来的这位三姑娘居然吹吹气就把人救活了,不知是从哪里得到的偏方——家里有个做太医的主子,下人们也能说得出一点皮毛的。

    想法更明确的,自然是蒋老太爷自己了。他给蒋杏华诊了脉,开过方子,吩咐立刻去抓药熬给蒋杏华喝。打发走了屋里的一干人等,便转头问桃华:“你今日用的那个法子,是哪里来的?”

    桃华这一路上已经考虑好了托词:“伯祖父给五妹妹施针,是因为五妹妹已无脉了吧?”无脉,就是心脏已经停跳,“我从前在庄子上,曾经看见有个人夏日里被雷击,脉象全无,心亦不跳,其妻子俯在他身上痛哭,手肘在他胸口乱压,后来这人竟醒过来了。那时我就想,这按压之法,大约可以令人心跳重起。”

    蒋锡怔怔地看着桃华,忍不住道:“这事,你怎么没对爹说过?”桃华时常去庄子上看药田,蒋锡反而去得少了,还真不知道女儿究竟遇到过什么事。

    蒋老太爷摆手阻止蒋锡发问,盯着桃华道:“继续说。”

    “那吹气之法,却是我在外头听见人闲聊之时,说起的偏方。说是有小儿溺水后没了气息,那母亲平日里信奉观音,头一日晚上菩萨托梦,让她对着儿子的嘴吹气,母亲照着做了,果然小儿便活了过来。”桃华觉得在蒋老太爷的目光下撒谎真有点儿压力,盖因老头儿虽然年纪不小了,此刻却是一脸的求知,真是活到老学到老。

    “这不叫偏方。”蒋老太爷淡淡地说,皱起了眉头,“有些人管这叫神赐方,譬如什么解□□毒、驱狐方之类,但大多数都是道听途说,根本不可信,更不能拿来救人。”

    “可是这个方法,想一想却是有可行性的。”桃华镇定地说,“人若不呼吸必死,若是无法自己呼吸,那么有人吹气,岂不就是代他呼吸了么?”

    蒋老太爷目光一闪:“你继续说。”

    桃华只得继续往下编:“侄孙女想过。这吹气之法是代人呼吸,按压之法却是代人心跳,两者似乎同理();。侄孙女亲眼看见按压令人醒,那么吹气之说,未必仅仅是神言鬼语。所以今年中秋节间,无锡望月桥突然塌陷,有个孩童落入水中,捞起来的时候已经没了气息,侄孙女就冒险用了这法子,居然救活了。”

    蒋老太爷眉毛一扬,但没有说话。这法子听起来仿佛十分的难以令人相信,然而今日桃华刚刚用它救回了蒋杏华,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这个法子,其实用的时候,我也心中并无把握……”桃华悄悄观察了一下蒋老太爷的脸色,不敢确定他是不是已经相信了,不过她的话说得很含糊,只用过一次的法子,无论蒋老太爷相不相信,都找不出什么破绽来,“不过是实在无计可施的时候,死马当作活马医,无论如何总要试一下的……”

    人工呼吸不是神仙的返魂香,绝不是什么人都能对着嘴吹一下气就救活了的,桃华也是看蒋老太爷还肯行针,证明蒋杏华身体还是温暖的,还有救活的可能,所以才跳出来毛遂自荐。

    “据侄孙女想,这法子也不是包试包灵,若是人气绝时间过久,恐怕就……”

    “人若气绝身冷,就是已然死去,便是神仙也救不得,何况是你呢。”蒋老太爷摆摆手,又问,“你用帕子蒙了杏丫头的嘴,又是何意?”

    桃华想不到蒋老太爷观察得如此仔细,只好道:“这个……侄孙女只是觉得,这样会更干净一些……”预防唾液交叉传染什么的,让她怎么能自圆其说呢?

    好在蒋老太爷不但没有质疑,反而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医者须要时时注意保持清洁,有备而无患。”他沉吟道,“你呼气及按压要用多大力道,节奏如何,可有仔细想过?”

    桃华想了一想,答道:“呼气力道总要尽量大些,但若遇到孩童,理应适量减小力道。至于按压也是如此,尤其要注意对方是否已有外伤,若是按得伤上加伤,反而更加麻烦。至于节奏,侄孙女倒未曾仔细想过,不过大约三息一次,若太快的话只怕力道不足,慢的话又恐救不过人来,毕竟人之脉搏总在一息左右便是一次。”

    蒋老太爷静静地听着,忽然又问:“你只用此法救过一个孩子,就考虑得这般仔细了?”

    桃华顿时有些汗颜。人工呼吸是已经成熟的急救方法,也就是“验方”,可不是她自己考虑出来的。然而瞎话已经编上了,也只能硬着头皮装糊涂:“当时救人时稀里糊涂,也不曾注意,回家之后才细细回忆,大约就是这样做的,所以……”

    “很好。”蒋老太爷到这时候才露出了笑容,“老三,你这闺女,有大医之才,亦有大医之心。”

    桃华脸上一阵抑制不住地发热:“伯祖父您太过奖了,我不过就是——总不能见死不救。”什么大医之心她是不敢当的,但上辈子养成的职业习惯,有些时候也实在是忍不住。

    “不能见死不救,这便是大医之心。”蒋老太爷肃然道,又看一眼蒋锡,“老三,不是我贬低你,你还没有这份才能,桃华丫头是跟谁学的医术?”

    桃华还没说话,蒋锡已经笑道:“伯父您说得对,我这份能耐可教不了桃姐儿,不过,我也教过她一点诊脉方法的,至于其它,桃姐儿是跟苏家那位老郎中学的。”

    “苏老郎中——”蒋老太爷回忆了一下,“他的确是行医经验极之丰富。在民间行医,比我被困在太医院里强得多了。不过这吹气救人之法,他也未必知道。桃华丫头能想得出来,可谓青出于蓝。”

    蒋锡得意洋洋道:“伯父有所不知,桃姐儿在这上头的确有些天份。家里那些医书医案,她已经全部读过,今年在药堂之中,她凭望诊之法,就看出一桩风热错诊为风寒的病症……”

    “爹爹——”桃华不得不低声叫了蒋锡一声,打断他的吹嘘,“都是些皮毛,让伯祖父笑话……”

    蒋老太爷微微笑道:“这却不是皮毛了();。何况你今年才多大年纪,若是假以时日,必定——”他说到这里,忽然没了声音,桃华心下明白,便笑了一笑:“侄孙女是女儿家,也不曾想过要成什么名医,不过是喜欢读那些医书医案,多少学一些打发时间罢了。就是今日之事,也还是不要外传的好,毕竟这法子在大多数人看来怕也是匪夷所思,若是以伯祖父之名传出去倒也罢了,若说是侄孙女发现的,只怕非但没有人相信,反而要被有心人捉住把柄,给家里带来祸患。”

    “你说得对——”蒋老太爷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转头对刚从蒋杏华屋里出来的小于氏道,“老大媳妇,今儿这件事,杏华丫头究竟是怎么落水的,你可知道?”

    小于氏怔了一下,强笑道:“媳妇问过那几个丫鬟,是那池边上有些冰,杏姐儿跟丹姐儿说着话,不曾看见,所以滑了脚跌下去。丹姐儿也是胆小,见了吓得不成,也不知如何救人……”

    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小于氏一看蒋丹华的模样,就知道蒋杏华今日落水,与她脱不了干系。然而到了此时她还能说什么?既不能把蒋丹华扯出来,当着蒋老太爷的面又不能将责任全推给蒋杏华——这位公公虽然平日里对蒋杏华并不多过问,但毕竟是他的孙女,如今险些出了人命,看蒋老太爷的模样,就知道不能随便蒙混过关了。

    蒋老太爷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女孩儿名声是最要紧的,若是今日之事传出去,外人要怎么说丹姐儿?”

    小于氏心里惴惴,她怕的也就是这个。女儿娇纵些,争一争长辈的宠爱,于姐妹之间有些小龃龉都不算什么,可若是出了人命,纵然没有证据说是女儿害死的,外人也会疑心,将来谁还敢聘这样的女孩儿回家做媳妇?

    “父亲说的是,媳妇日后一定对丹姐儿严加管教……”小于氏这会儿也不敢再替蒋丹华开脱,但又忍不住要含蓄地说,“丹姐儿是淘气了些,之前媳妇总觉得她年纪还小——都是媳妇的不是。”

    蒋老太爷瞥她一眼,没有再深究下去,只是道:“这件事交给你,管束好了下头的人,还有今日桃姐儿救人的事,都不许传出去一言半语。”

    “媳妇知道,父亲放心。”小于氏心想若传出去救人,就掩不住有人需要救的事实,她哪里会有那么傻呢。

    蒋老太爷嗯了一声,站起身来:“杏姐儿这里你也上上心,再怎么说,春蕙已经亡故,她不过是个孩子。”

    小于氏脸色微微变了变,低下头道:“媳妇知道了。”春蕙是她的陪嫁丫鬟,却趁着自己有孕之时,在蒋钧酒醉后爬了床。她自己带来的人,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可是这口气却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幸而春蕙没多久便难产而亡,却留下一个蒋杏华,仿佛一根刺扎在肉里,只要碰到了就是一痛。她所能做的,也就是不克扣她的份例,却绝做不到嘘寒问暖,如对自己女儿一般的关心。

    外头的对话,蒋杏华自然是听不见的,此刻她正倚在床头上,睁大眼睛仔细打量着自己的房间。

    这里不是她在刘家那个破败的小院,这些陈设看起来熟悉中又透着一些陌生,毕竟她已经十几年没有在这里住过了——这是她做姑娘时的房间,她在这里一直生活到十八岁,才嫁到了刘家。

    墙角的铜镜有些时日未磨,照起来已经有些模糊,但蒋杏华从那里仍旧能够辨认出来,镜子里映出的绝对不是一张被难以启齿的病折磨得蜡黄憔悴的脸。这张脸两颊还有几分丰润,眼睛也还透着神采,这是她从前的脸,是她未出嫁之前的脸,不会错!

    “姑娘,药煎好了。”一股子浓重的苦味冲进鼻子,蒋杏华有些想呕吐。为了治那病,她不知悄悄喝了多少药,几乎花光了自己的嫁妆,以至于听见一个药字就要作呕。然而她强行压制住了,只盯着端药进来的人:“紫藤?”

    是的,的确是紫藤,虽然这张脸也年轻了许多();。蒋杏华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僵化的回忆正在慢慢苏醒——是的,她还记得,就在自己十四岁那年,恰逢祖父六十大寿,远在京外的二叔和三叔都携妻带子回来贺寿。就在三叔一家抵达的那天,她掉进了荷花池,几乎淹死,是被祖父施了针才救回来的。没错,今天就是那一天,再过几个月,就是她十四岁的生辰!她,又回来了……

    “姑娘——”紫藤看着蒋杏华,有些担忧,“姑娘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不,没什么,我只是吓着了……”蒋杏华接过药碗,一口气灌了下去。

    紫藤松了口气,眼圈又红了:“姑娘可真把奴婢吓死了!都是五姑娘,好好的路不许咱们走,才把姑娘逼到荷花池边上去的。若不是老太爷来施了针,三姑娘又给姑娘吹气压胸,说不定……”

    “你说三姐姐给我吹气压胸?”蒋杏华有些疑惑,“这是做什么?”难怪她觉得胸口现在有些痛。

    “奴婢也不知道……”紫藤当时只是一心想帮忙,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一头雾水,“当时老太爷先给姑娘施了针,姑娘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三姑娘就说让她试试,之后就一边向姑娘嘴里吹气,一边压姑娘胸口……”

    蒋杏华下意识地按了按胸口,觉得一阵疼痛,拉开衣襟一看,胸口上已经有一片瘀青。

    “呀!”紫藤吓了一跳,“刚才给姑娘换衣还不曾注意,怎么就——姑娘可疼得厉害?”

    蒋杏华微微一笑:“还好。”在刘家,比这更疼的情况还有得是,这点闷痛可算什么呢?

    “对了。”紫藤猛然想起来,“三姑娘说了,到明日给姑娘用热帕子在胸前敷几次——刚才奴婢还想呢,用热帕子敷什么,原来是为了这个。”

    蒋杏华并不在意地点点头,问道:“你说三姑娘又是吹气又是压胸,这是什么法子?”

    “奴婢不知道……”紫藤讷讷地答不出来。

    蒋杏华微微皱起眉头。虽然她的时间其实已经过了十几年,但对这位后来做了贵妃的三姐姐,她的印象还是极其深刻的。

    这位三姐姐是个活泼的性子,虽然早年丧母,但父亲宠爱,继母不敢难为,比起她这个庶出的女儿实在是幸运得太多了。且她生得美貌,那年来京城为祖父贺寿,被宫里的大姐姐蒋梅华召见,不知怎么的就遇见了皇帝。

    蒋杏华极力回忆着。自从那次之后,三姐姐就屡次被召进宫去,打的幌子却是说她会烹制药膳,要为大姐姐调理身子。之后这调理着调理着,她就成了宫中一名美人,之后连连升位,很快就超过蒋梅华,成了九嫔之一的昭媛。

    皇上子嗣稀少,几名宫妃有孕都未能保住,偏这位三姐姐有福气,进宫三年一举得男,直升贤妃。到蒋杏华自尽之前,贤妃所出的大皇子被封为太子,她本人也升为贵妃,至于皇后,当时已经失势,只是在中宫闭门不出,熬日子罢了。

    蒋杏华眼前不由得出现一张雍容华贵的脸——生育之后两颊微丰,肌肤白腻,上头又沁着薄薄一层微红,气色极好;乌黑的头发上压着九翟冠,圈口为翡翠雕成,排镶着赤金珠宝花钿十八件,冠上用翡翠鸟的羽毛贴成九翟之形,四周围绕金玉所制祥云四十片,两边还有一双赤金凤凰,口衔滴珠,坠下来的珍珠最大有莲子米大小,滚圆莹润,在鬓边微微晃动。

    这九翟冠仅次于皇后所戴的九龙四凤冠,但据说贵妃娘娘戴的这一顶冠是特制的,品制虽不逾制,工艺却极其精致,无论是其上镶嵌的珠宝,还是所花费的手工价值,都绝不逊于皇后那顶冠。就是配冠的那顶黑绫头巾,也是精工细织,绣的金线凤凰栩栩如生。因贵妃素爱红色,所以头巾上镶嵌的二十一颗珍珠皆是粉红之色,戴出来比皇后的还要显眼。也在蒋杏华心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让她知道,原来女子的生活,还可以是那个样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