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46章 来访

第46章 来访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到底怎么个不能见红法呢?”桃华在同一时刻也问出了这个问题。医案上记载得实在太简略了,“是一见红色就眼睛疼痛吗?”

    谁知蒋老太爷居然摇了摇头:“我亦不知。”

    “您不知道?”桃华大为诧异,“那这医案上——”

    “是那家传出来的,说是其母本不该死,却因我医术低劣而至血崩身亡,乃是冤死,其魂不散。婴孩出生即见母亡,母子连心,痛哭至双目不能见红,因红乃血色,是亡母之血所化……”

    “这也太荒谬了。”桃华觉得哭笑不得,“难产血崩身亡的妇人不知凡几,难道她们的孩儿都不能见红吗?再说婴儿痛哭——孩子生下来不哭才危险吧?”这可是古代,既没剖腹产也没输血设备的,因生育死亡的女人简直比比皆是,可也没听说她们的孩子都落下这种古怪的病。

    蒋老太爷也牵了牵嘴角,眼中却并无笑意:“所以我多年来一直将这些药方反复研究,只是始终找不到半点端倪。”

    桃华想了想:“那婴儿发现此病的时候,您为什么没有去亲自看看?”既然蒋老太爷说不知,那应该是没有看。

    蒋老太爷摇摇头:“病家对我恨之入骨,哪里肯让我去诊脉呢?”

    “这就荒唐了。既然不让您去诊脉,又怎么能肯定他家孩儿的病是因您而致呢?而且诊病的人又是谁?这双眼不能见红的病症,他是如何诊定的?”

    蒋老太爷叹了口气:“诊病之人可信,但他已然故去,究竟病情如何,却不及向我讲述。”

    “那病人呢?现在多大年纪了?是否还在京城?这些年他是否找过别的医者医治?伯祖父没有想办法去见见他吗?”

    桃华连珠炮般的发问引来蒋老太爷的苦笑:“病人确诊不久后就迁出京城了,并没有机会见到。”

    桃华皱起眉头。这可就难了。说实在的,这病情描述得不清不楚,根本就不知道究竟是真正的双眼病变还是纯粹神经性的反应,又或者根本就是病家误会了什么,毕竟病人诊出病症的时候才六岁,小孩子或许不会表达,所以医生也误诊了?

    “那诊病之人怎么会不及向您讲述病情就故去了呢……”难道是从病人家里出来就猝死了吗?

    蒋老太爷摇了摇头,将桃华手中的那叠纸收走了:“这个先不必誊进书中();。此事关系颇多,你也不要对外人讲——”他略一沉吟,又加了一句,“除了病家之外,尚无人知道此事。”

    所以一旦说出来,就会成为蒋老太爷行医生涯中的败笔和污点?桃华琢磨着,那位确诊病症的医生不会是蒋老太爷的朋友吧?为了替老朋友隐瞒这一失败,所以缄口不言,等到想要说出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病入膏肓无力叙述了?

    但病家如果对蒋老太爷十分仇恨,又怎么会保密呢?早就把这事宣扬得到处都是了吧?又或者那时候蒋老太爷还是太医,病家不敢得罪?但是从蒋老太爷的药方上来看,并没有问题啊。

    桃华心里有一万个问题想要冒头,但看蒋老太爷的表情,还是都咽回去了。蒋老太爷那种神情很难形容,像是悲哀,又像是歉疚,总之在谈这件事的时候,桃华总觉得他的后背好像又伛偻了一点似的,仿佛肩头上有极大的负荷,让他有些承受不住。

    屋子里静悄悄的,桃华觉得气氛沉重得有点难受,不得不转移了话题道:“四月里就是您花甲大寿,爹爹原本说要拿这《草药纲》给您做寿礼的,我说肯定等不到四月,爹爹还不肯信,我看这下子他到时候拿什么给您祝寿。”

    蒋老太爷一怔,随即呵呵笑起来:“你爹那个性子啊——罢了,这《草药纲》就是最好的寿礼了,我也不要别的。”

    桃华故意掩嘴笑道:“那可不成。难道到了您寿诞那日,爹爹就空着手来吗?到时候,我可要当面问问。”

    “你这丫头,哪有给自己父亲拆台的。”蒋老太爷有些无奈地点了点桃华,“既然这么说,把你准备的寿礼也拿来给我瞧瞧。”

    “伯祖父您怎么能这样啊,这是偏心呢……”桃华假意埋怨,一面叫人去自己屋里取绣好的桌屏。

    没一会儿,薄荷就带着三七把四扇桌屏送了过来。桌屏用的都是月白色软纱为底,分别绣着紫红色的辛荑、深红色的蜀葵、紫色的丁香和浅黄色的蜡梅,下头镶了淡褐色桃木底座,雕着如意祥云图案,只刷一层清漆,依旧保留着木头的纹路。

    蒋老太爷眯着眼睛依次看过来,脸上泛起笑容:“这个好,今儿就摆上。京城里风沙大,正愁没个合适的东西挡风。这上头的花也好,店里卖的那些屏风,要么就是花团锦簇看得人眼晕,要么就是匠气十足,都不如你这个好。针线好,选的花更好!”

    桃华笑道:“您是因为我选了能入药的花,才说好的吧?我就知道您会喜欢,所以才投您所好呢。”

    蒋老太爷见她做出一脸沾沾自喜的模样,知道她是有心逗自己高兴,便顺着道:“原来你是打的这个主意,岂不是投机取巧?不行,这屏风我扣下了,到我过寿那日,你还得送寿礼。”

    “伯祖父,您这样可不行啊,我还要替您抄书呢,哪儿还有时间再备一份寿礼。您看,就为绣这桌屏,我两只手都被扎成蜂窝了呢……”

    “嗯,这证明你女红不够娴熟,正该多做一些……”

    朱姨娘在厢房里,都能隐隐听见祖孙两人的笑语声,忍不住向身边的丫鬟道:“这三姑娘也真有本事,竟能引得老太爷这样高兴。”

    小丫鬟红花是这两年才进来贴身伺候的,对蒋锡一房全然不知,也不敢乱接话。银花年纪大些,知道的也多,顺着朱姨娘道:“三姑娘看性情是个大胆的,听说那日四姑娘落水,五姑娘吓得远远站着,三姑娘一见就能上前去帮着老太爷救人呢。”

    朱姨娘点头道:“也是();。老太爷素来喜欢这样的孩子。这三姑娘哪,长得像她死去的娘,这脾气也跟她娘活像。”

    银花奇道:“奴婢听说前头的三太太性子软,跟三姑娘并不像哪。”

    朱姨娘嗤笑道:“性子软那都是面上的。三太太只因身子不好,所以不爱多说话罢了,其实内里硬着呢。当初他们一家子为什么回无锡去了?那会儿二老太爷和二老太太都去了,无锡老家也没人,倒是留在京城,老太爷却必定会照顾他们的。可是三太太——就因着五丫头当时把三丫头推倒,摔坏了头——大太太推三推四的只说是小孩子闹着玩儿,三太太一声没吭,第二天就收拾东西跟三老爷走了。”

    “三姑娘当年还摔坏过?”银花还真没听过这等秘事,睁大了眼睛,“瞧着三姑娘伶俐得很……”

    “这也是运气好。你们年纪小,哪里知道当年的事。”朱姨娘回想起来,也不禁摇头,“当时三姑娘昏了一天才醒过来,连爹娘都不认得,话都不大会说了。老太爷不但自己诊治,还请了同行过来,都说三姑娘怕是摔傻了,将来也就是个痴儿。”

    红花倒抽一口气,急忙又捂住嘴。连银花都吓了一跳:“这,竟摔得这样——可三姑娘现在……”

    “所以说是运气好啊。当时老太爷连太医院的太医令都请来了,太医令说,三姑娘是那个什么——头里有淤积的血块,若将来这血块能渐渐散了,或许会好,若是不散,就会一直这么痴着。可那是脑袋里头,又不是身上有什么淤血,还能揉散了它。大家都觉得,三姑娘怕是就会这么痴一辈子了——可怜哪,三姑娘小时候玉雪可爱,老太爷是极喜欢的。”

    “那后来呢?”银花等不及地追问,“后来怎么又好了?”

    朱姨娘一摊手:“说是三太太死的那天,三姑娘在院子里跌了一跤,把头撞破,就好了。”

    银花和红花同时发出啊的一声,两张嘴都张得大大的。朱姨娘看着好笑,道:“啊什么!这啊,就是三太太疼闺女,宁愿拿自己的寿数去换三姑娘。要不然,怎么就那么巧,三太太这里咽了气,三姑娘那边就跌了跤,醒来就好了?”

    红花年纪小,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喃喃道:“这也能换的吗?”

    朱姨娘正色道:“怎么不能?不过是要心极诚,肯舍了自己的命,一点都不得犹豫的。这心至诚了,才能感动菩萨神佛,才肯答应了你。你们想想,这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吗?说三太太软,三老爷那性情,不是个会管家理事的,一家子到了无锡,什么都是三太太打理,若说她软弱,那可是瞎了眼。”

    银花和红花一起点头,仿佛小鸡啄米一般。朱姨娘侧耳听了听正房里的动静,叹道:“听说三太太去了之后,三姑娘就当家,这样小小年纪,我看他们带来的下人都听她的,这样能干,可不是活脱活像三太太么。”

    银花到底年纪大了一点,想得也多,道:“那现在的三太太……”

    朱姨娘轻笑了一声:“现在的三太太啊,看着才真是个软弱的呢。何况她也是二嫁,又带了个女儿,要说自家底气也不足。罢了,横竖三老爷是个厚道人,将来也少不了她那个闺女的一份嫁妆。再说她自家也生了儿子,等三姑娘嫁出去,不就是她当家了?好日子也尽有呢。说起来,她也是运气不错,二嫁还能嫁到这等人家……”

    说到嫁人的事,两个丫鬟就有些脸红。朱姨娘见她们这样,不由得一笑:“羞什么,难不成你们就一辈子不嫁人了?如今听听,知道些事也好。得了,我也不说了,这会儿三姑娘差不多也该回去了,我去瞧瞧老太爷。”

    当天晚上自然又是团圆宴。有景氏在,气氛就有种很微妙的透着压抑的轻松。景氏妙语连珠,虽不聒噪,却也绝不让席间冷场。可是她越是这样说得四座生春,于氏和小于氏婆媳就越透出一种想要冷场的感觉来,使得桃华这顿饭吃得颇有些像看戏。

    蒋铸一家带来的下人多,蒋府里好像一下子就热闹了好些似的();。接下来几日这夫妻俩就双双出门去拜客,你出我入的,没个闲时。

    蒋家长房虽则未分家,但其实大家肚里都明白,只不过蒋老太爷尚在,所谓父母在不分家,因此并不曾明说出来罢了。蒋铸夫妇自回来,所有开支都在自家私房里出,除了平日大厨房送的饮食之外,公账上并未有什么支出。因此虽然这人进进出出乱哄哄的,小于氏也只得忍着。

    “太太,二太太要车,说要出去探病。”

    “知道了,安排就是。”小于氏揉了揉额头,不耐烦地挥手让来回事的丫鬟下去,“告诉外头的人,二老爷和二太太要去哪里,他们只管听着安排就是。”这都几天了,还跑来回她,这管事娘子也是糊涂。

    “太太——”小丫鬟出去还没有一刻就又回来了,眼见小于氏脸色不大好看,声音不由自主低了下来,“三太太娘家人来了……”

    “曹家人?”小于氏想起前些日子曹氏曾叫门上人往外送了封信,顿时冷笑了一声,“这上门拜访,既不打招呼又不递帖子,说来就来,可真是懂规矩。行了,就说老太太不大自在,也不用他们过来,带去三太太房里就是!”

    曹氏把信送出去就盼着曹五太太的回信,这眼巴巴等了好几日,总算把人盼来,连忙叫丫鬟上茶,口中忍不住埋怨道:“嫂子怎的今日才来?若不方便,回封信也好。”

    曹五太太才坐下就举手捶了捶自己的背,叹道:“哪里得空。这些日子萝姐儿都在陪着太夫人,一步也走不开。”

    曹氏转眼去看曹萝,见她身上穿的头上戴的都不比从前,不禁道:“萝姐儿越发的出挑了,难怪太夫人喜欢。”

    曹五太太略有些得意地道:“可不是。这些日子侯府请了宫里出来的嬷嬷给姑娘们教规矩,太夫人让萝姐儿也去学学,这可是极难得的。”

    曹氏脸上果然露出艳羡之色。大户人家常有请来教规矩的嬷嬷,但宫里出来的嬷嬷,却不是谁都能请得到的。

    曹五太太看了女儿一眼,笑道:“别说,人家宫里出来的嬷嬷就是不一样,我瞧着萝姐儿跟着学了没几天,就跟以前不一样了。”

    曹氏跟着附和了几句,便道:“说起来我都来了几天了,就等着嫂子替我引个路,去给太夫人请安。”

    曹五太太咳嗽了一声,道:“妹子,我方才还说呢,这些日子哪里得空。你该不会不知道三月里就要选秀吧?侯府里正忙着这事忙得人仰马翻的,太夫人哪有心思见人呢。”

    曹氏无话可说,蒋燕华在一边忍不住道:“选秀也是太夫人操持准备么?”

    曹五太太拿帕子掩嘴笑了一声道:“燕丫头,这些事你们小孩子家家的可不知道。今年这是大选,七品以上的官儿家,满了十四岁的女儿都要参选。”

    曹氏疑惑道:“大选小选的,似侯府这样人家,不都要送女儿去选么?”

    曹五太太被噎了一下,索性放出一个秘密道:“太夫人是忙着跟宫里递话,让家里姑娘回来自己婚配呢。”

    自己婚配,意思就是要落选。这可是曹氏万万理解不了的,不由得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是为何?难道不愿进宫去做娘娘?”

    在曹氏心中,富贵莫过于天家,即如蒋梅华,就算被人害得小产,小于氏言语之中又表示她如今在宫中并不得意,曹氏仍旧觉得那是遥不可及的高贵,如同在云端里过日子一般。以靖海侯的门第,女儿只要容貌规矩过得去,要入选那是轻而易举,却竟然想要落选,真是让曹氏难以理解。

    曹五太太有点不屑地瞥了一眼这个小姑,拖长了声音道:“做娘娘是好,可也要看是做哪个位子上的娘娘();。妹妹,别人你不知道,你们家那位蒋婕妤是怎么小产的,你难道也不知道?若进了宫还要过这样的日子,倒不如自己婚嫁呢。横竖靖海侯府的门第,蕙大姑娘又是极好的人品,想要什么样的好姻缘不成?娘家有权有势,夫家也要看她的脸色呢。倒是庶出的几个女孩儿,去宫里博博前程也罢。”

    她所说的蕙大姑娘,指的是现靖海侯的嫡长女曹蕙,也算是京城里有名的贵女。靖海侯还有几个庶女,年纪大多也都在参选的范围之内,正因人不少,所以曹家才能从中运作一下,把自家的嫡长女留下来。

    曹氏忧心忡忡地道:“难怪太夫人费心,这事不好办吧?”

    曹五太太险些笑出来,连一旁端坐的曹萝唇角也微微扬了扬。这事有什么不好办的?皇后巴不得后宫不要进这些高门贵第的女孩儿呢,这样的女孩儿,有娘家做靠山,进宫就能得封高位妃嫔,岂不是她的劲敌?

    蒋燕华虽然也不明白这其中的关窍,但却敏锐地捕捉到了曹萝那一丝笑意,眼神顿时阴沉了下来,插口道:“这么说,还要等选秀之后,舅母才能带我们去向太夫人请安了?”

    曹五太太咳嗽了一声:“大约吧。不过侯府事多,若是得空,我自然会给太夫人递话,看太夫人何时愿意见人……妹妹你不知道,这京城里头看着什么都好,可这开销也大,来往应酬也多,就是太夫人,也是难得有闲。我从前也不知道,只以为这高门大户里的太太夫人们,每日只要闲着赏花喝茶就行了,谁知道自己来京城几个月就知道了,每日这事啊是流水一样的过来,这钱呢,却是流水一样的出去……眼看着又快到靖海侯寿辰了,这寿礼该送点什么,我还一点没数呢……”

    她说到这里,见曹氏呆呆的根本不知道接话,不得不打住话头向门口看了一眼:“桃华丫头怎么还没过来?这是连我这个舅母也不来见礼了?”

    白果侍立一旁,闻言便道:“姑娘一早就去老太爷院子里伺候了,走不开,让奴婢传话请舅太太的安,还请舅太太见谅。”

    曹五太太立刻竖起眉毛:“这是怎么了?如今我这舅母,已经都不值得来见见了?我说妹妹,你家里这也太没规矩了。就算是在亲家老太爷院子里,也不至于一步都走不开吧?还是你这丫头根本就没去传话?”

    白果垂手立着,虽不反驳却也不答话。事实上曹五太太一进门,薄荷就跑去告诉桃华了,桃华的回话就是:替我向舅太太问好,我就不过去了。

    曹五太太见白果不为所动,不由得当真气恼起来:“青果,你去给我传这话——青果呢?妹妹你没带她来?和宋妈妈都留在无锡了?”

    曹氏一脸尴尬向白果道:“去换杯茶来。”

    白果知道这是要支开她,转身便出去了。曹氏这才低声道:“青果和宋妈妈,都被桃姐儿卖了。”

    “卖了?”曹五太太眉毛几乎要挑到额角上去,“她怎么就敢卖你的奶娘和陪嫁丫鬟?这简直——我说妹妹,这家里到底是谁当家啊?你也太软——”

    蒋燕华早就忍耐不住,这时候冷冷地说了一句:“还不是因为玉雕水仙。”

    一句话把曹五太太堵得张口结舌,半晌才强自镇定地道:“玉、玉雕水仙,怎么就把青果和宋妈妈都……”

    蒋燕华冷笑着不说话,曹氏是不知说什么才好,于是曹五太太尴尬了片刻,只能色厉内荏地道:“这桃丫头也太不把继母放在眼里了,不管怎么说,一样小摆设罢了,怎么就能连你的奶娘也卖了……这,这继母也是娘呢,不管怎么样,她也叫你一声母亲不是?”

    曹氏苦笑道:“如今已经都叫太太了,连柏哥儿都放在她院子里,等闲我都见不着……”想起蒋柏华,就不由得抹起眼泪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