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47章 打算

第47章 打算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一捅破玉雕水仙的事,曹五太太顿时如坐针毡,连曹萝都坐不住了,低声道:“娘,今日是向嬷嬷请了假出来的,只给两个时辰,若是回去晚了,怕是要挨手板的……”

    曹五太太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忙道:“是是是,娘竟然都忘了,侯府规矩大,可不能晚了。妹妹,我们这就先回去了。你放心,等选秀过了,我一定想着在太夫人面前递话……”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就往外走。

    曹氏抹着眼泪要起身去送,被曹五太太硬按住了,自己也觉得这个样子出去不好看相,便道:“燕姐儿替我送送你舅母。”

    蒋燕华憋着气将人送到二门,曹五太太携着女儿连忙上了马车,等到车出了蒋府的侧门,曹五太太才叹了口气:“真没想到,桃华那丫头竟这么厉害!”

    曹萝蹙眉道:“这下怎么办?小姑根本就不接我们的话。我看表妹的意思,已经是怪上我们了。”

    想起蒋燕华冰冷的眼神,曹五太太不由得嘬了嘬嘴:“唉,那丫头,比她娘厉害……”若是今儿没蒋燕华在那儿,曹氏根本听不出来她在敷衍,说不定就能接了她的话拿出点钱来。

    “那怎么办啊?”曹萝两道细细的眉毛拧得死紧,“侯爷的寿礼可不能不送,还得不比那玉雕水仙差的,不然她们非笑话我不可。”

    曹五太太也无奈:“娘知道。可是娘也没办法啊。你爹爹如今是进了那什么尚宝司,可是他赚来的银子少说一半都拿去孝敬上官了,不然将来就甭想升官。可这京城里开销又实在是大,要不是侯府还给咱们住处,恐怕——萝儿啊,你也得体谅体谅娘,其实这衣裳,也用不着做那么多……”

    曹萝像被针扎了一下似的险些跳起来:“娘,我这还做得多啊!一季才四套衣裳,蕙姐儿一季公中就是八套,侯夫人还有私房补贴的!我就这么几套衣裳,她们已经在笑话我了……”

    曹五太太叹道:“那蕙姑娘是侯爷的嫡长女,咱们不能比啊。你这衣裳、首饰,比在家乡的时候多花出三五倍去,你爹现在挣的那些银钱,实在是不够啊。”

    曹萝不服气地撇了撇嘴,把头扭开低声道:“娘你自己还不是没少做衣裳打首饰……”

    “娘这不也是要应酬那些夫人太太们吗……”曹五太太发现这么说下去就是个无解的死循环,只得暂时打住对这项开支的节约企图,转而发愁起寿礼的事来,“其实按你爹的品级,随着人送一份也就是了……”

    “那怎么行!”曹萝急了,“要是按爹的品级,我能进侯府吗?还不是看着咱们是本家的缘故。爹要是照着人家的例送,那侯夫人要是按了例,我哪还能呆在侯府里?”

    曹五太太一个头两个大();。曹萝呆在侯府里自然是最好不过的。她已经十五了,眼看着就要寻摸亲事,因为整日跟着曹蕙,有些场合也得出面,已经有人悄悄打听她了。虽说还没个成的,但照这样下去,定然能找到一门凭曹五爷自己攀不上的好亲事。就凭这个,她也舍不得曹萝离开侯府。可是要再办一份与众不同的寿礼,曹五太太又实在想不出办法来。

    这母女两个相对发愁的时候,蒋燕华已经冷着脸回了曹氏身边。曹氏刚刚哭完,正让白果打水来洗脸,见女儿沉着脸便道:“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蒋燕华气不打一处来,“娘难道没听出来,舅母根本就不想带我们去靖海侯府!”

    “有吗?”曹氏怔了一怔,“你舅母不是说,这马上就要选秀,太夫人忙不过来……”

    蒋燕华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娘你就没看见,舅母说这事的时候,表姐在偷笑吗?舅母分明是在糊弄我们,欺负我们不懂这些!”

    曹氏犹豫起来。一边是嫂子,一边却是亲女儿,她自然倾向女儿一些:“这——怎么会这样……”

    “要么是舅母根本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在侯府得脸,要么就是太夫人很好说话,表姐怕我们去了,会分她的宠!”

    “那怎么办呢?”曹氏习惯性地慌乱起来,“你舅母不肯领咱们去见,那,那玉雕水仙岂不——”她险些就要说出玉雕水仙白送了的话来,幸而想到白果还在屋里,又咽回去了。

    “舅母只会问咱们要好处,哪里会给咱们什么好处!”蒋燕华气得脸都通红。在无锡看到曹五太太寄来的信时,她还想过舅舅家终于能提携她们了,谁知道来了京城才知道,都是假的!

    曹氏毫无办法地看着女儿:“这可如何是好……”

    蒋燕华强压下怒气思索了一会儿,断然道:“舅母不领咱们去,咱们自己去!”

    “自己去?”曹氏忍不住往后缩了缩,“那是侯府,咱们怎么进得去?”

    “侯府怕什么!姐姐不还去陪伴过郡主吗?”不得不说南华郡主的几次赏赐给了蒋燕华相当的信心,“再说了,舅舅为什么能进靖海侯府,不是因为老侯爷是外祖父的兄弟吗?娘你也姓曹,你也是外祖父的女儿,那就一样是侯府的亲戚,凭什么我们就得有人领着才能去见呢?”

    曹氏觉得女儿说得很有道理,慢慢生出一点勇气:“这,这能成吗?”

    蒋燕华冷笑道:“怎么不成?本家的侄女进了京城,来给伯母请安,这不是应当的礼数吗?我们递帖子进去,谁能说什么不成?”

    “这倒也好,可,可若是太夫人不见呢?再说,我听说这些人家的门上都难进得很,说不定送了帖子去,门上不往里传……”

    这的确是个问题。蒋燕华咬着嘴唇思索了片刻,眼睛一亮:“我们用大伯父的名义去送帖子!大伯父刚升了官,大姐姐还在宫里,蒋家的帖子递过去,门上不敢不往里送!”

    曹氏转忧为喜:“不错。那我去向你大伯母要张帖子——”

    “不能去问大伯母!”蒋燕华被母亲闹得半点没了脾气,“打从咱们进门,大伯母对我们是什么样,娘你难道就没觉得?给我和姐姐的镯子,一个轻一个重。就连二伯母给的头面,也是我的最差。娘,我终究——也不是爹爹亲生的,这个家,没谁把咱们母女两个放在眼里的,去找大伯母,可不是自取其辱。”

    景氏送的头面确实是给蒋燕华的最次些,份量虽相等,但上头镶的蓝宝石颗粒既小又少,几颗珍珠也是如此,最大的一颗也只有黄豆大小,跟蒋丹华的那份一比,高下立判();。

    其实这还真不是景氏刻意给曹氏母女难堪,只因相隔太远消息不通,到快进京城的时候才知道蒋锡把继女也带回来了,原本备的三副头面不够,只得现找了银铺拼凑了一副,才不致失礼。拼起来的东西,自然不如精心准备的好。

    蒋燕华倒也不是为了那头面不平。来到京城之后,她算是比在无锡更深刻地认识到了现实——她再改姓,也不是蒋家人,要想有好前程,只能靠自己!

    “不过一张帖子罢了,咱们自己写就是了。悄悄送出去,大伯母又怎么会知道?再说了,咱们现在住在这里,用大伯父的帖子也不算错。”

    曹氏睁着眼睛看着女儿:“这,这行吗?要不然,跟你爹爹商量一下?”

    蒋燕华犹豫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能跟爹爹说。我看,爹爹未必愿意我们去靖海侯府。毕竟那玉雕水仙……”她还有一句没说出口的话,蒋锡似乎并不愿意让她跟那些贵人们多有接触,比如说南华郡主和江二公子。

    也不知道江二公子现在在哪里……蒋燕华脑海里模糊地一个念头,随即被她按了下去。江二公子遥不可及,但靖海侯府却是现在能进得去的。

    曹氏犹犹豫豫,半晌才道:“那,那就这么办?什么时候递帖子呢?”

    这下蒋燕华也犹豫了:“按说咱们到了京城就该递帖子,免得人家说失礼。可是现在侯府可能真的在忙着……”

    母女两个大眼对着小眼,也发起愁来。

    桃华在百草斋整理了大半天的医案,听着薄荷来说曹五太太已经走了半天了,这才收拾纸笔慢悠悠往东偏院走。

    “奴婢听白果姐姐说,五太太这次来,恐怕还想跟太太要银子。”曹氏糊里糊涂地没有听出来,白果却是一直伺候她的,每次曹五太太来都在旁边,早就看透了曹五太太的心思,只从一句寿礼里头就揣摸出了关窍。

    “太太给了?”曹氏手里银钱应该已经没有了,剩下的无非就是首饰。

    “没有。白果姐姐说太太应该没听出来五太太的意思。”薄荷如今连舅太太都不愿意喊了,“后来五太太挑姑娘的刺儿,太太把白果姐姐打发出去不知说了什么,五太太走的时候好像有点灰溜溜的。”

    桃华嗤地一笑:“我看啊,多半是太太把玉雕水仙的事捅开了。”

    “哦,对呀!白果姐姐说,五太太先问青果哪里去了,然后太太才把她支开的。”

    “所以说了,她脸皮再厚,也不可能张得开嘴问太太要钱了。”桃华冷笑了一声,“随她去吧。总归是亲戚,又不能断了。横竖太太手里也没东西了,若是情愿当了首饰都往外赔——嗯,我看纵然太太愿意,燕华也不会愿意的。”

    主仆两个正说着话,就见前头景氏带着蒋莲华,一群丫鬟前呼后拥地走过来,桃华只得停下脚步,含笑道:“二伯母,二姐姐。”

    “桃姐儿,这又是刚替老太爷抄完书?”景氏亲亲热热地过来拉起桃华的手,摸了摸她的手指,“哎哟,这都有写字磨出的茧子了,平日一定没少练字吧?”

    桃华笑笑:“在家的时候也替我爹抄抄书,要说练字就不好意思了……”

    景氏笑道:“这也太谦虚了。你呀,定然跟你二姐姐一样,拿起笔来就放不下。不过啊,这姑娘家的手可不好这样,平日无事的时候,用牛乳泡一泡手,睡觉之前呢就擦上润肤的脂膏,再叫丫鬟们给你缝个布手笼,晚上把手包起来睡。我一直叫丫鬟给你二姐姐就这样做,要不然她又是练琴又是书画,那手就毁了。”

    这是这个时代普遍的观点——女子的一双手要仔细保养,应该“十指纤纤如春葱”,若是有了茧子就不免大煞风景();。景氏也是一片好心,桃华也就含笑点头:“多谢二伯母教我这法子。”只不过她家里可用不起牛乳洗手。

    景氏笑道:“那脂膏你二姐姐处还有,一会儿让人给你送几瓶过去。”

    “又要偏二姐姐的好东西了。”桃华笑着接受了,“二伯母这是去了哪里?”

    “唉,去崔府探望崔大姑娘。”

    “是福州知府的女儿?”桃华忽然想起了九江口码头附近对顶的两艘大船,其中一艘上挂的就崔字灯笼,听说是福州知府的家眷。

    “对。你二伯父在福州那边做生意,多承崔知府照拂,这次崔大姑娘来京城成亲,我和你二姐姐去瞧瞧,看有没有能帮忙的地方。”

    “哦,听说崔家大姑娘是要嫁给皇子?”

    “对,就是四皇子。当初先帝驾崩之前,亲口给四皇子定的亲事。原本钦天监选了四月的好日子,不过现在看来,怕是要延后了。”景氏是个健谈的,一边携了桃华的手往前走,一边絮絮地说话。

    “为何要延后?”

    “崔大姑娘一路赶到京城,水土不服,身子不适,正调养着呢。这可是皇子大婚,礼仪繁多,身子不好可撑不下来。不过延后也好,四皇子虽已成年,但之前一直在西北,此次回到京城,该先拟封王的封号才对。等有了封号再大婚,就更体面了。”

    桃华知道,这位四皇子,就是当年那位让蒋方回获罪的贤妃所生的儿子。因他母妃早逝,先帝生前就将他送去了西北贤妃的娘家抚养,对外宣称是不忍睹子忆母,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当时颇有些人称贤妃之子出身最高,应立为太子,先帝这是怕他招了皇后的忌,才把他送得远远的,虽然断绝了他继位的可能,但也保住了他的性命。

    “四皇子这些年一直没回过京城?”

    “没有。”景氏说到这里,忽然感觉女儿在拉她的袖子,稍稍一怔才想起来四皇子跟蒋家二房的关系,连忙咳嗽了一声道,“京城这里什么都好,就是天气有些干,出门就觉得喉咙难受,要多喝几杯茶才好。”

    桃华顺水推舟地道:“那二伯母快些回去歇着吧。”景氏看来这些年在外头过得颇为顺溜,早忘记了蒋家还曾被问过罪,以至于到现在才想起来不该在家里提起四皇子。

    与景氏分道扬镳之后,桃华慢悠悠回到自己房里,蒋柏华立刻扑了上来:“姐姐!”

    “柏哥儿今天跟着爹爹念书了没有?”桃华要替蒋老太爷整理手稿,带蒋柏华的时间就少了,这些日子一直是蒋锡带着他,教他认字。

    蒋柏华噘着小嘴不说话。桔梗在一边笑道:“老爷性子急,教得太快,哥儿记不得那许多……”而且蒋锡教字也不注重趣味性,难怪蒋柏华不爱学。

    这个时代父教子就是这样,哪还管什么趣味性呢?蒋锡没有“抱孙不抱子”,已经是个挺开明的爹了。无奈他不是教孩子的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桃华笑着刮了刮蒋柏华的小鼻子:“爹爹太性急了,是想着柏哥儿快点学会认字呢。柏哥儿有没有哭鼻子?”

    蒋柏华自小被曹氏养得娇,虽然脾气很好,但的确有点爱掉金豆子,此时听桃华一说,就有些不好意思,扭着身子往桃华怀里钻。桃华笑着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叫桔梗拿了识字卡片来,问道:“柏哥儿还记不记得今天学了什么字?”

    柏哥儿噘着小嘴在识字卡片里扒拉,桔梗则拿了一封信过来:“这是刚刚门上送进来的。”

    “陆盈的信?”桃华连忙拆开,看完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陆盈到京城了,约我去见见();。薄荷,你替我去大伯母处说一声,明日我要出门,麻烦门上给安排一下。”

    薄荷有些奇怪:“谁送信来的,怎么不叫进来?”

    “门上说是个小厮。”外来的陌生男子,可不能随便进内院,“不是陆姑娘的丫鬟。”

    “陆家在京城里租了个院子,陆盈和她的一个庶出堂妹一起来的,家人里看得严,不让出门。”待选的秀女虽然还不知道能不能选得上,但名义上已经暂时划归皇帝名下,可不能随意外出。

    说是去告知小于氏,其实不过是跟小于氏身边的大丫鬟荷素说一声罢了,荷素自会安排门上备车,并连其余琐事一起,上报小于氏。

    小于氏正倚在罗汉床上,看着团素收拾东西。前几日她递了牌子想进宫去见蒋梅华,却迟迟没有动静,看来宫里都忙着准备选秀之事,根本无暇顾及蒋梅华这小小的婕妤了。小于氏心里越发忧虑,但又无可奈何,只能让团素收拾些药材和零碎银子,去宫门口托个相识的内监带进去。

    内监本就是身残之人,有些身居高位的还能争一争内宫的权势,像这些只在宫门内外跑腿的,就只有对财物的追求了。因此若无违禁的东西,他们也是肯代为传递的,只是必定要给些好处才行。蒋梅华毕竟怀过龙种,如今也还没有明显失宠的迹象,内监不会刮得太狠。可纵然如此,至少也要二十两银子以上。

    团素收拾好了包袱,就去拿钱匣子,打开锁看了看,捡出一张二十两的银票:“太太——”

    小于氏就着她的手往匣子里看了一眼,里头银票只剩薄薄几张,最大的面额不过一百两,另有些散碎银子和铜钱,瞧着实在可怜。自从蒋梅华入宫,家里的钱就没少填。因是嫁入天家,反而省了一笔嫁妆,因此初时小于氏并没觉得什么,反而觉得女儿委屈,单是入宫时带进去的银子就有两千两,首饰不计,后头零零碎碎的,也有这个数送进去。

    可是这次小产,单上好的药材就花了上千两银子,再加上送进去给蒋梅华打点太医院和药房的……小于氏算了一算,蒋梅华入宫,前后合计竟有□□千两银子进去,足够给蒋梅华置办两份体面的嫁妆了!而且这笔钱看起来似乎还没有花够,还要继续往里填的样子。

    “过几天去跟铺子上说一声,把账上的银子先支五百两来。”小于氏揉着眉心,“老太爷的寿诞就在四月,这不能马虎了。”说完自己叹了口气,“这竟成了寅吃卯粮了……”

    团素安慰她道:“总是因着娘娘忽然被人暗算才有这笔开销,等娘娘好了,自然就无事了。上回太太进宫,不是瞧着娘娘气色已经好许多了吗?三老爷弄来的药材都是上好的,娘娘定会养好的。”

    小于氏叹了口气。她一个低品命妇,入宫时连个丫鬟都不能带,因此荷素也好团素也好,都还没有见过小产后的蒋梅华。蒋梅华现在虽然不像刚小产时那样苍白了,但身形却总有些浮肿。须知她原是个婀娜纤细的身姿,大约也就是这样才入了皇帝的眼,现在身材走了形,又如何能再去博皇帝的宠爱呢?

    这些话都不好说出口来,小于氏越发觉得心里焦躁,正要叫团素倒杯凉些的茶来压一压,便见荷素进来,将桃华明日要出门的事讲了,顿时皱起眉头:“桃丫头独个儿出去?哪有这个规矩!”未出阁的女孩儿,没有长辈带着怎能出门?

    荷素低声道:“说是去看一个要选秀的朋友。太太,奴婢听说三姑娘在无锡时也是出门惯了的,三老爷都不管,您也别操这份心了。奴婢大胆说一句,三姑娘瞧着有分寸,您就由她去吧,还省一省心。二太太回来,您这烦心的事只怕还有呢。”

    小于氏被她这么一说,方才鼓起来的劲顿时泄了,苦笑道:“你说得对。横竖过几个月她们就回去了。你去门上吩咐备车就是了,我有这精力,还不如好好想想梅姐儿的事呢——唉,若是老爷子能去太医院疏通疏通,派个好太医去给梅姐儿调理调理,那就好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