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59章 难堪

第59章 难堪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桃华连忙起身让她:“四妹妹怎么又给柏哥儿做针线,真是太辛苦了。”上回送的鞋子还没穿遍,蒋杏华又送了小袜子,现在又是肚兜,说实在的比她这个亲姐姐都殷勤,弄得桃华都有点不大自在了——人家总给你送东西,你却不知如何回报,这对两个关系还不是那么亲密的人来说,有时候也是种负担。

    蒋杏华抿嘴笑道:“不算什么的,肚兜做起来也简单。”

    她说是简单,可桃华接过来看看,两个肚兜一个绣着连年有余,一个绣着和合二仙,哪里简单了。桃华沉吟了一下,叫薄荷:“把箱子里那段松江布拿出来。”

    松江布做小衣很合适,给了蒋杏华也不打眼,而且还不是整匹的,送出去也不显得刻意。蒋杏华推辞了几句,还是叫紫藤接了,又问:“今天仿佛听说,下个月三姐姐要跟母亲一起进宫?”

    旁边的薄荷立刻瞧了她一眼,心里暗道,这送肚兜来,敢情是来打听这事的?难道是想跟桃华一起去?这事她家姑娘做不了主吧?

    蒋杏华的确想打听打听这件事,不过其目的完全不是薄荷想的那样。

    她记得很清楚,上辈子小于氏是带了所有的蒋家女孩儿——除了蒋燕华之外——全部进宫的。恰好太后因为眼疾,皇帝天天都去寿仙宫问安,就这么碰上了……可是这次,怎么变成了只带桃华进宫呢?莫非是说,她重活一世,这些事儿也不是完全一定的吗?如果是这样,是不是她也不用嫁给刘之敬了?

    桃华笑笑:“是。伯祖父觉得我还略知一点儿医术,至少去细问问大姐姐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回来也好让伯祖父开个方子。”

    蒋杏华对她进宫的原因并不在意,只道:“听说宫里规矩大,三姐姐打算穿什么衣裳进宫?”她还记得,那次桃华穿的是一件白底绣浅红色虞美人的衫子,下头月白八幅裙,头上戴着那枝镶红珊瑚珠的簪子,站在垂柳底下,仿佛一株初开的花……

    “不过是家常衣裳罢了();。”桃华轻描淡写,“到时候我拿了去给大伯母瞧瞧,只要别犯了忌讳就成。”

    蒋杏华也笑笑,转了话题:“听说二姐姐这次给祖父寿辰准备了一卷画册。”

    这个桃华知道,是把数年来走过的地方画的风景画儿装订了一册,别说搞得真不错,画旁边还有文字配图,看过了仿佛自己也走过一遭似的。蒋老太爷这一生足迹少出京城,对这画册一定感兴趣。

    “四妹妹准备了什么?”

    蒋杏华不大好意思地笑笑:“给祖父做了一双鞋子。”

    桃华微微皱眉,没再说什么。蒋杏华坐了片刻,也就告辞了。她一走,薄荷忍不住道:“四姑娘这是——是想跟姑娘一起进宫吗?”

    “我看不像。”桃华摇摇头。蒋杏华好像就是来确定一下这件事,并且来送针线。

    薄荷喃喃道:“可四姑娘这也——针线做得也太多了。不是奴婢要做小人,四姑娘瞧着,也不怎么跟咱们哥儿亲近啊……”

    这一句话提醒了桃华。怪不得她总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大对劲,蒋杏华不停地给蒋柏华做这做那,可每次来她这里,见了蒋柏华也不过笑笑夸奖一两句,连抱都不曾抱过,更不必说像桃华这样陪着他玩耍识字了。就是蒋柏华,对蒋杏华也不亲近。

    “或许,四妹妹总觉得是我救了她,所以想着报答?”若说蒋杏华贪图她什么,她可也没什么东西好贪图的,这么久了,除了刚见面时送的一枝钗子,就是刚才的几尺松江布了。

    薄荷犹豫一下,还是道:“可奴婢觉得,四姑娘若虽想谢谢姑娘,该给姑娘做点东西才是。这给咱们哥儿做针线……奴婢总觉得不大对劲呢……”虽说背后议论主子不合规矩,但她是桃华的丫鬟,自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都要对桃华讲的。

    “上回,奴婢记得四姑娘说在家里没人看顾,姑娘让她多去给老太爷做些针线,可四姑娘听了也就罢了。除了总往姑娘这边跑,似乎也并不跟老太爷亲近,若说是报恩——老太爷先给四姑娘施了针的,若不然……”薄荷其实也觉得蒋杏华能救醒,至少有蒋老太爷一半功劳。

    “你说这个,我倒也觉得有些不妥。伯祖父过寿,就只送一双鞋……”单是给蒋柏华这边,鞋都做了两双了。

    “奴婢觉得,四姑娘好像在这家里只跟姑娘亲近,可——从前姑娘没来的时候,难道也这样?”

    主仆两个面面相觑,都觉得有点古怪。桃华可是十年来头一次到京城,将来还要回无锡的,蒋杏华若是为了她冷落了蒋家长房的人,可有什么好处呢?

    “算了算了,不想这事了。”桃华摆摆手,“四妹妹若是想让我帮忙,早晚会说的,能帮的我就帮,帮不了的……”那也没办法。

    靖海侯府的宅子占地面积完全不能跟蒋家相提并论。曹氏一行三人,乘坐的马车一直到二门上才停下来,那里已经有个穿着十分体面的中年妇人,带着三顶竹轿相迎了。

    这妇人虽是下人打扮,身上穿的却是缎子,圆髻上还插了一根份量颇重的镀金如意头簪子,见了曹氏一行人便上前稳重地行礼,口中道:“奴婢宋氏,是夫人的陪房。夫人在太夫人房中侍奉,一时腾不开身,吩咐奴婢前来迎接蒋太太和两位姑娘。”

    曹氏也知道自己这身份,绝不能得靖海侯夫人亲迎的,见这宋氏态度端庄大方,竟仿似比自己还有气度似的,不由得心里又紧张起来,忙笑道:“怎么敢劳动夫人,烦请嬷嬷引路,我们去向太夫人请安();。”

    宋氏一摆手,三顶竹轿就抬过来,六个健壮的轿娘请三人上了轿,便沿着青石板路进了二门,直往西边去。

    这一走居然走了一炷香的时候,桃华从窗帘的缝隙里瞧了瞧,沿路都是亭台楼阁,比之南方园林少了几分精致,却多了几分大气。

    轿子停在靖海侯太夫人居住的椿寿堂,一进院子就是两棵极大的椿树,树枝伸展,几乎能盖了小半个院子,少说也有上百年的树龄了。

    院子里倒是没有什么假山流水之类的设计,只是平坦开阔,连着房舍也高大敞亮。院子一侧有两个极大的白瓷瓮,里头种着莲花,此时虽未有花开,青翠的叶子挺出水面却也颇有韵味。另一侧则是爬满了紫藤的回廊,廊下种着半人多高的牡丹,已经有早开的花朵,红艳艳地在绿叶中招摇。

    房舍窗前种了柿树,桃华注意到墙角一溜儿全是驱虫的香草,显然是特意培植的。这椿寿堂收拾得整齐利索,且道路平而阔,台阶宽而矮,处处都照顾到老年人腿脚不便,可见用心。看来靖海侯这孝子的名声,还真是绝不掺假的。

    正房门外一溜站着两排八个丫鬟,见了宋嬷嬷,就有丫鬟含笑上前来迎:“蒋三太太来了,夫人和太夫人都念叨着呢。”

    这里说话,那边已经有丫鬟打起帘子向里头通报,随即一个十□□岁的大丫鬟笑吟吟迎出来:“太夫人在里头等着呢,蒋三太太和两位姑娘请进。”

    桃华扫了一眼里头出来的这个丫鬟,身上穿的比甲跟外头这八个还不一样,敢情外头这几个穿得如此体面,还属于没资格进屋里伺候的,里头的才是真正的贴身大丫鬟。果然靖海侯府豪富,规矩大讲究多。

    罢了罢了,横竖在京城呆不了多久,等回了无锡就跟靖海侯府再无关联了。桃华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再次下定决心,等蒋老太爷寿辰过了,马上就回——且慢,好像下个月她还要跟小于氏进宫去为蒋梅华诊脉呢……那就等诊过脉,蒋老太爷开了方子再走。

    靖海侯府地方极大,桃华考虑完毕,轿子才停了下来。这里是靖海侯太夫人所居的椿寿堂,

    说实在的,就迎出来的这个丫鬟身上的衣料,已经跟她们三人穿的差不多了,头上的首饰也都十分精巧。虽然限于贱籍,那首饰只是银镀金,但看起来明光铮亮,显然是新打的。这身派头,比外头一般人家的姑娘都大,难怪宅门里管大丫鬟们叫副小姐,又难怪《红楼梦》里头袭人会说“死也不出去”呢。

    桃华一边发散思维,一边跟着那出迎的丫鬟进了正房。

    房间宽大,陈设并不复杂,却是样样讲究。上首的罗汉床是正经的紫檀木,扶手上雕着精致的百花图样,上头坐着个老妇人,穿着缂丝团花长袄,两鬓头发微有些花白,戴着精致的银丝狄髻,中间金镶白玉观音分心,顶上是应景的金牡丹嵌红宝石挑心,半歪着倚在迎枕上,见桃华一行人进来,就呵呵笑道:“这是哪家的丫头,生得水灵?”

    旁边椅子上坐着的一个中年妇人闻言便欠身笑道:“母亲不认识,五太太却是认得的。”

    桃华抬眼一瞧,罗汉床下首另一边椅子上坐的,可不正是曹五太太!旁边站的一个少女却是曹萝,正捧了一杯茶要往靖海侯太夫人手上送。此时母女两个都是呆若木鸡,显然是丝毫也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碰上曹氏一行人。

    曹氏也是没想到会碰上嫂子,一时也愣住了。桃华瞥见刚才说话的中年妇人脸上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心里就明白了。这位肯定是靖海侯夫人,这是一家子轮流上门打秋风,打得靖海侯夫人不耐烦,把两拨人放一起来看热闹了。

    曹五太太推三阻四不肯带曹氏来靖海侯府的事,桃华虽然没有仔细打听,也能猜到一些。其实在她看来,曹五或者对曹氏这个妹妹有点真感情,曹五太太可就未必了,否则也不能挑唆着小姑子去偷换前头原配的东西();。她倒是拍拍屁股走人了,曹氏可还得在蒋家过日子呢。

    这样的事,她能猜出来,靖海侯夫人这样的精明人多半也能猜出来,现在把两家人冷不丁地凑到一块儿,她正好看笑话呢。

    老实说,除了因为自己也是这个笑话让桃华觉得很不舒服之外,对靖海侯夫人,还真不能说她做得过份。毕竟若是换了桃华,这种狗皮膏药一样贴上来的穷亲戚,她也不会喜欢。

    但是——现在被看热闹的也有她一份啊……桃华微低下眼睛,在后头扯了曹氏一下,低声道:“太太,先给太夫人行礼。”

    曹氏回过神来,连忙向靖海侯太夫人福身下去,慌乱中连早准备好的话都忘记了,只下意识地跟着桃华刚才的提醒道:“给太夫人请安。”

    桃华和蒋燕华跟着行下礼去,眼角余光瞥见靖海侯夫人似乎有点满意的意思,就知道人家根本不想跟她们扯上什么关系,幸好曹氏还识相,没叫出大伯母来。

    靖海侯太夫人倒是根本没注意到这些眉来眼去的,只问曹五太太:“这是谁?老五媳妇你认得?”

    曹五太太的脸僵得像糊了一层纸壳子,直到太夫人转过脸来问她,才勉强抽动了一下脸皮,挤出个笑容来:“这,这是萝姐儿她姨母,夫家姓蒋的……”

    靖海侯夫人笑吟吟看着她,嘴上却对太夫人说话:“母亲瞧瞧,这两个丫头长得可真是水灵,我瞧着这个小的跟萝姐儿眉眼有四五分相似的。”

    桃华心里一沉,太夫人已经招手叫她们两个过去了,左右端详着笑道:“可不是,这个跟萝姐儿是像。那个生得更俊俏,不过却不相像。”又看看曹氏,“这娘儿俩也没相似处,想是随了父亲?”

    靖海侯太夫人到了这个年纪地位,那是有想什么就说什么的权力的,何况她被人捧惯了,也不知道说话还要三思,随口就讲了出来。

    曹氏一张脸已经涨红了,曹五太太也是尴尬万分,半晌才干巴巴地道:“桃姐儿——是我妹夫前头太太留下的……”

    靖海侯太太点头笑道:“原来如此。不过姐儿俩半分相似也没有,想来都生得随母不随父。”

    曹五太太被她瞧着,只能继续道:“燕姐儿,是我前头妹夫家的……”

    本朝对守寡的事并没有什么规定,极少见贞节牌坊这种东西,也不禁寡妇再嫁。然而到底还是受宋朝遗风影响,对于再蘸的女子还是有几分轻视的,尤其是拖油瓶带过来的孩子,在小伙伴们当中都是要受点欺负的。

    蒋燕华跟着曹氏过来之后,蒋锡去给她改了姓名,听起来跟桃华没什么两样,而且蒋家在无锡交际也少,她还从没经过这样的场面,顿时脸比曹氏还红,连眼圈都红了。

    桃华用眼角瞥了她一眼,既觉得也该让这母女两个受点教训,又觉得有点可怜——到底才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何况曹五太太算个什么呢?靖海侯夫人虽然看着她,最后这句话她却是可以不说的,只要含糊过去就是了。从曹氏那里也得了好处,却不肯在这种时候哪怕稍稍维护一下,亏得还有脸以舅母自居。

    靖海侯夫人还在微笑:“这么说,不姓蒋了?”

    “自然是姓蒋的。”桃华微微一笑,把话接过来,“妹妹虽是太太带过来的,既进了一家门就是一家人,早已经改姓蒋了。”

    靖海侯夫人这才将目光转了过来,正经地打量了一下桃华。后娘历来是不易做的,前头的女儿替后娘说话的,更是少之又少。

    桃华迎着她的目光笑了笑。曹氏在这里丢脸,伤的也是蒋锡的脸面。正如她刚才说的,既然进了一家门,内里再不和睦,到了外头也是一家子();。就如靖海侯夫人,在自家关起门来对打秋风的亲戚可以冷嘲热讽,到了外头还不是得为了名声照顾着?

    靖海侯夫人正正地瞧了桃华一眼,嘴角微微一弯,转过头去向太夫人道:“前些日子蒋三太太就把帖子送过来了,还送了一副四扇的桌屏,过几日天气热起来,正适合您用呢。”

    所说老小孩老小孩,靖海侯太夫人这后半辈子过得太顺溜,脾气真有点向小孩子靠拢了,很喜欢收礼物。靖海侯府当然不缺好东西,她就是喜欢看见礼物的新鲜劲儿,闻言便有了兴趣:“还有桌屏?拿上来我瞧瞧。”

    靖海侯夫人早就叫人将那副桌屏从仓库里翻了出来,此时摆摆手,就有丫鬟将四扇桌屏抱了上来。这桌屏小巧,配的底座也轻,丫鬟们抱着一字排开,倒也并不很吃力。

    太夫人年纪大了,爱看个鲜亮颜色,这四扇桌屏底子用的都是银红鹅黄之类颜色,上头用黑绒线绣出各式各样的寿字,瞧着倒是十分讨巧。太夫人见了果然喜欢:“这绣的不错。”

    曹氏捉到这个机会,虽然脸上还*辣的,为了女儿也强忍着道:“这是燕华丫头绣的,她针线平平,倒是搜集这一百个寿字儿用了些心,只愿您长命百岁,身康体健。”

    谁不想长命百岁呢,曹氏这些话虽说得拙了点儿,但太夫人也不是个心思深的,听了这话也高兴,道:“这丫头年纪不大,针线倒这般好,真是不错。你们把这个搁我屋里去摆起来,就摆那案子上兰花旁边。”

    她身边的丫鬟见她高兴,便凑趣笑道:“这东西若是在您寿辰那日摆起来才更应景儿呢。”

    太夫人点头笑道:“你说的是。要说也没多少日子了,不然就先搁起来,等到了日子再拿出来摆。”她说着自己的寿辰,忽然转过头去对曹五太太道,“上年你们送的那玉雕水仙也新奇,这屏风也好,难为你们姑嫂了。”

    曹五太太本来已经如坐针毡,这会儿听见玉雕水仙四个字,如同被雷劈了似的,下意识地转眼去看桃华。桃华也是被这四个字惊了一下,霍然抬头,目光锐利地盯住了曹五太太。

    原来她就疑心曹五太太偷换了玉雕水仙是为了送礼,现在果然得到了证实。也就是说,曹五太太拿着她生母的嫁妆来讨好了靖海侯太夫人,现在这玉雕已经属于靖海侯府了。

    曹五太太的目光与桃华一触,连忙转开,强笑道:“侯府里什么好东西没有,我们不过是一点儿穷心,太夫人不嫌弃,就是我们的福气了。”她只觉得侧脸被桃华盯着,仿佛有两根针不停地轻刺,一句熟极而流的奉承话居然都说得结巴了。

    曹萝年轻,还没有母亲沉得住气,既不敢看桃华,又忍不住要偷偷去看她的脸色,一眼一眼的,连旁边伺候的丫鬟们也看出不对来了。

    曹氏的情况也比曹五太太好不到哪里去。桃华虽然没有看她,她也觉得屁股底下像有火烤着似的,坐都有些坐不稳了。本来在家里想好的一些话,这会儿已经全部忘到了脑后,嗫嗫嚅嚅地不知说什么。

    靖海侯夫人孟氏在一旁稳稳坐着,已经将屋子里诡异而尴尬的场面全收在眼底,不由得若有所思地轻轻摇起扇子来。给曹氏下帖子之前,她已经派人去打听了一番,自然打听到了曹家那点事儿。

    且曹氏来京城之后,曹五太太从来没在侯府人面前提起,孟氏是精明人,一想就知道里头的门道,这才今天把两拨人都叫了过来碰头。不过现在看起来,这里头似乎还有些她不知道的事儿。不然这个蒋桃华刚才还维护着曹氏和蒋燕华的脸面,曹氏现在却是这副模样,不对劲啊……

    这奇怪的气氛之中,也只有太夫人丝毫没有觉察,仍旧在兴高采烈地说话。曹五太太被桃华盯得发慌,说话都结巴起来了,有好几句话都没有及时接得上去。曹萝也是一样。太夫人只觉得她们母女大异往常,颇有些扫兴,便转而与曹氏三人说起话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