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62章 后宫

第62章 后宫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我说黄公公,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少年哭笑不得,“不过是在园子里走走,你还怕我会摔到吗?”

    黄内侍嘿嘿直笑:“我的二公子哟,这不是昨儿晚上才下过雨,奴婢怕路上滑吗?您别说摔到,就是扭到了脚,太后娘娘也要扒了奴婢的皮。”

    少年笑道:“那你就不怕我跟太后说你烦着我了?看看太后会不会扒你的皮。”

    黄内侍装出一脸害怕的模样:“哎哟,二公子饶了奴婢吧,您这一句话,奴婢的皮肯定保不住了。”

    少年哈哈一笑,抬脚跨出宫门,一眼却看见了站在外头的桃华,顿时眉毛一扬,露出惊喜来:“蒋姑娘?”

    唰地一下,宫门附近内侍们的目光都落到了桃华身上,桃华暗暗叹气,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行礼:“江二公子。”这个在寿仙宫里自在得像在自己家里一样的少年,正是江恒。如此看来,在寿仙宫里陪着太后说话的人,定然是南华郡主了?

    “蒋姑娘怎么来宫里了?”江恒去年离开无锡的时候颇有几分遗憾,还以为之后是没机会再见到蒋家大姑娘了,实在没想到居然会在皇宫里又见面。

    “跟着大伯母来探望大姐姐。先来给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行礼。”桃华半低着头,规规矩矩地回答,能感觉到那黄内侍的目光已经在自己脸上扫来扫去了。

    “哦,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都在里面呢。”江恒小时候经常跟着南华郡主入宫,十二岁之后为了避嫌才来得较少,对宫里一些门道也略知一二,犹豫了一下便道,“黄公公,让人给蒋夫人通传一下吧……”

    他话还没说完,袁夫人身边那少女已经身子一晃,又险险地站稳了。江恒不由得也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道:“黄公公,一并给这位夫人也通传一下吧……”

    “是。”黄内侍是太后的心腹,自然知道太后对江恒的喜爱。横竖这两家人站的时间都不短了,想来太后也乐意卖江恒这个面子的,“奴婢这就去。”

    寿仙宫内,太后倚着迎枕,正听着南华郡主说话。殿内除了宫女内侍之外就只有皇后在,两个都是自己侄女,用不着端什么架子。

    南华郡主进宫来一是探望太后,二是想借个太医去家里守着,文氏马上就要生产了,虽然请了极有经验的稳婆,南华郡主还是不放心,毕竟是头胎呢();。

    太后自然随口就答应了,且指派了太医院最擅妇人科的太医过去,反正现在宫里也没有孕妇,用不着他。

    “这孩子是个不老实的,老大媳妇到如今还在吐呢,瘦得一把骨头了。”其实文氏孕吐时间长是真的,但也根本没有瘦到一把骨头的程度,不过在南华郡主眼里,她没有养得白白胖胖的那就不正常,万一肚子里的孩子长不好怎么办。

    太后是知道南华郡主说话爱夸张的,并不以为意:“前头太医不是说胎还稳?那就无妨。”她无所出,南华郡主自幼就在她身边养大,也有几分感情在,每次太医去诊过脉,她也都要过问的,据太医的说法,文氏虽然妊娠反应大,但胎还是坐得很稳的,并没有南华郡主说的那么吓人。

    南华郡主正要答话,黄内侍已经走了进来:“太后娘娘,二公子在外头——与那位蒋姑娘仿佛是认识的,还让奴婢来替蒋夫人通传一下……”

    “嗯?”太后微微抬起眼皮,“是蒋氏那个妹妹?”小于氏几次入宫,太后虽然没怎么见她,却对她带进来的人了如指掌。

    “并不是。”黄内侍忙道,“奴婢没见过这位姑娘,听说是蒋婕妤的隔房堂妹,从江南来的。”

    南华郡主对接近儿子的任何女子都十分注意,顿时追问:“江南来的?是无锡蒋家的人?是不是叫什么桃华的?”

    这些事黄内侍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答道:“报上来的名字正是叫蒋桃华。”

    “嗨。”南华郡主微微皱了皱眉,“娘娘,这就是我说的那个看出老大媳妇有孕的蒋家丫头。若不然,您就打发了她们走吧。”一则算她还个人情,二则也免得那丫头在江恒眼前。

    太后随意点了点头:“连袁家的人一起打发了吧。”

    皇后一直没怎么说话,这时候才恨恨地道:“姑姑,袁家这是想送人进宫呢!”不要以为她不知道袁夫人今天带进宫的是个什么人,那是袁家旁枝的一个侄女,身份还不够参加选秀。

    太后摆了摆手:“袁家算不得什么。”被于氏一族打压得喘不过气来,以为再送个女儿入宫就管用了吗?

    皇后也知道,可就是这口气咽不下去:“昨日皇上又去了钟秀宫!”宫里一口气进了十几个新人,可袁淑妃还能占得皇帝一分宠爱,怎不让她恼火。

    太后皱了皱眉。皇后也太爱嫉妒,这可不像后宫之主的做派,怎么教导也教导不过来。

    “娘家不成,随她怎么得宠也没用,你急什么。”

    皇后低声道:“我是怕她生下皇子——”

    太后眉头皱得更紧,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蒋梅华有孕之后,她曾示意过皇后可以让蒋梅华生下皇子,再抱到自己宫中抚养,先在手里握一个皇子,就占据了主动不是?结果皇后在她面前装聋作哑,背过身去就做了手脚。

    如今皇帝登基十年,年近三十却连一个子嗣都没有,外头都在议论了,皇后却还在这里怕袁淑妃先生子——记得她刚入宫的时候还是听话的,怎么如今年纪长了,脾气也长,心眼却是半点不长呢?

    “与其担心她,不如想想自己。”到底是娘家侄女,太后也不欲在南华郡主面前让皇后没脸面,只说了一句就把话题转向了南华郡主,“说起来,恒儿年纪也不小了,他的亲事也该张罗起来了吧?”

    这事儿正是南华郡主的心事,忙道:“还要请母后给掌掌眼呢……”紧接着便将自己这几年来一直关注着的几家姑娘逐一说给太后听。

    正说得高兴,一股药味从门口传来,一名宫女捧着银杯进来:“太后,该用药了();。”

    南华郡主连忙起身去接了,亲手捧给太后:“母后用了这药,可觉好些?”

    这一年来太后总觉得眼睛有些发花,近日终于发展到了夜里视物不清,白日见光流泪的程度,不得不召了太医来用药。

    “陆太医有些本事,用了这药倒觉得好些,只是也太难喝。”太后素来不爱吃药的,只是这次眼睛实在难受,听陆太医的意思,倘若拖下去说不得还要失明,太后被吓着了,只得左一碗右一碗按时用药。

    南华郡主也知道太后这毛病,不由得笑起来:“良药苦口,母后且忍一忍。快拿蜜饯来。哎,这甜腻腻的东西,有时候倒弄得口里更苦了,倒不如带点子酸味的,酸甜酸甜更祛苦味。明儿我给母后送些腌梅子来,那个东西虽酸点,味儿倒不错。”

    太后不是很有兴趣地听着,随意点了点头,问道:“说起来,郡马现在怎么样了,还在兴教寺住着?”

    南华郡主闻言,脸就有点往下拉:“是,住了快一个月,我看是乐不思蜀呢。”

    太后轻咳了一声:“郡马也是为了治病。那如今腿可好些?”

    说到这个,南华郡主又高兴起来:“这可也真是奇了。从前他就好个酒,一天总要饮几杯,谁想得到这病居然是从酒上来的呢?这回在寺里住着,天天白菜豆腐清水,人倒精神了许多。还是从前那些太医不中用,只说是风寒湿痹之症,弄得年年都要去南边儿过冬,仍旧不好。现下这么一调理,眼瞅着他就说腿上轻松了。”

    当初是她自己挑中了江郡马,虽说夫妻婚后有些冷淡,但毕竟还是自己关心的人,被风湿症折腾了二十多年,如今忽然大有好转,心里自然也是高兴的:“可惜找不到当初指点郡马的那个人,不然真要好好赏她!”

    “怕是凑巧罢?”皇后也是听南华郡主说过这件事的,“一个十几岁的丫头,哪里就分得清什么风湿和——那个话怎么说的来着……”

    “痛风。”南华郡主已经对这个词儿很熟稔了,“说起来我当初听的时候也觉得诧异呢。不过郡马说得清清楚楚的,就是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说的。”

    太后摆了摆手,不让她们为这种小事辩驳起来:“民间郎中也是各有所长,且多有偏方奇方,遇着了拿手的药到病除也是有的。虽说是个小丫头,或许家里祖传的医术专治这个,见多了也就识得了。不管怎样,病好了就好。”

    南华郡主喜滋滋地道:“可不是。从前想劝他少喝一杯,比什么都难。如今不用我说,自己个儿就戒了酒。就凭这个,我若见着那女孩儿,也要好好赏她的。”

    皇后不大喜欢南华郡主。一则她总觉得太后对南华郡主更宠爱一点,二则却是觉得南华郡主的日子比她过得自在,因此每次见了面,总忍不住要别别苗头。此刻看南华郡主这样欢喜,嘴便又不听使唤,张口便道:“我总觉得没那么巧的事,再别是有人知道了郡马的身份,特意巴上来的罢?赏来赏去,别把人赏到你府里去了。切莫觉得十几岁的丫头没心计,而今这些女孩子,精明得紧呢。”

    她说着说着,倒触动了自己的心事,忍不住就忿忿起来:“一个个做出些狐媚样子,今儿唱歌,明儿烹茶,只管哄着皇上。你也小心些,别叫这些人把恒儿也哄了去。”

    太后听她越说越不像样子,不由得眉头一皱:“说什么呢。这是在宫里,谁来哄恒儿。”江恒可是南华郡主的心头肉,皇后说谁不好,要把江恒扯进来。

    皇后不服气地往外指了一下:“那外头就有两个呢。”

    这句话倒提醒了南华郡主,忙道:“快出去瞧瞧,恒儿做什么呢?”方才几个女人说话,江恒坐着也不耐烦,这才说要去院子里看看花。

    小内侍赶紧进来回话:“二公子在赏花();。”又机灵地补充,“两位夫人带着人都走了。”

    南华郡主追问道:“二公子跟蒋家姑娘说话了没有?”

    小内侍低头道:“说了几句,奴婢听着是说什么走三桥的事儿,又提花茶。”

    南华郡主想想还是不放心:“蒋家姑娘怎么说?她对着二公子——是个什么样子?”

    这些宫里的内侍都是粘上毛比猴儿还机灵的,闻言便知道南华郡主是想问什么,忙道:“蒋家姑娘一直低着头,回话的时候都没怎么看二公子。”

    南华郡主吁了口气:“这还好。还是个知道分寸的。”

    南华郡主在寿仙宫盘问小内侍的时候,桃华已经跟着小于氏到了蒋梅华的居处。蒋梅华带进宫的丫鬟沉香正在门口等待,一见小于氏便欢喜地迎上来:“夫人总算来了,娘娘都等急了。”说着,有些疑惑地看看桃华,“夫人,娘娘不是说……”不是说让带着家里所有的姑娘都来吗,怎么只来了一位?

    小于氏顾不上回答沉香,迈步就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反问她道:“之前不是住在香延宫吗?怎么换了地方?”刚才跟着领路的内侍过来,她就看出不是往香延宫去的路,心里便提了起来,唯恐女儿是被发落到了什么偏僻的地方甚至冷宫。现在看这宫殿虽小,收拾得却整齐,心里才稍稍放下一点,但还是忍不住问了。

    沉香忙道:“夫人放心。皇上说娘娘小产后身子弱,香延宫偏殿窄小,不宜养病,就迁到玉卉阁来了。这地方宽敞些,就是娘娘做主了。”

    小于氏顿时呼出一口气:“这我就放心了。”蒋梅华住香延宫的时候,被香延宫主位的于昭容刁难过数次,小产之后,于昭容更是幸灾乐祸。皇帝现在把蒋梅华迁出来,显然是对于昭容态度不满,也是对蒋梅华的一种补偿和体贴了。

    玉卉阁也不大,小于氏走得快,几步就进了内殿,随即就唤了一声:“梅姐儿——”声音里隐隐已经带了哽咽。

    桃华抬眼看过去,吓了一跳。虽然已经没什么清楚的印象,但记忆里蒋梅华是个有点冰雕感觉的纤瘦美人儿,既然能给人冰雕的感觉,那肌肤应该是十分白皙通透的。但现在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女子跟纤瘦基本挂不上边,脸色更是黄黄的,有明显的黄褐斑,完全不复那冰肌玉骨的模样了。

    小于氏看见女儿这模样就心酸,拉着女儿的手好一通询问,又抱怨太医不顶用。蒋梅华回答得却有些心不在焉,等她稍稍平静一些便道:“母亲,妹妹们怎么没来,这是——”

    小于氏抹抹眼泪,这才想起桃华来:“这是你三叔家的三妹妹,桃华。你祖父说了,家里女孩儿年纪都不小了,也不宜进宫。桃华会诊脉,让她来给你诊诊脉,出去跟你祖父说说,也好开个对症的方子,免得这些太医糊弄你!”以前在香延宫有些话不敢说,现在蒋梅华自己独居一处,说话倒是方便了。

    蒋梅华打量着桃华,神色有些复杂,听到蒋老太爷不许家里姑娘们进宫,眉头便不易察觉地一跳,随即对桃华笑笑:“多年没见,三妹妹出落得我都不敢认了,没想到还学了医术。”

    桃华对她行了一礼,微笑道:“略懂一点皮毛,能看看脉象罢了。伯祖父担心大姐姐,好歹知道大姐姐的脉象,才好斟酌开方子。大姐姐让我诊诊脉罢。”

    蒋梅华带了两个陪嫁的丫鬟进宫,一个沉香一个檀香。此刻檀香正在沏茶,沉香见蒋梅华点了头,便连忙拿了个迎枕过来让蒋梅华搭手,又给桃华搬座椅。

    蒋梅华的手腕看起来丰润,但桃华看看她的脸色,就知道这是虚胖。再诊过她两手的脉,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半。蒋梅华小产之后,伤身还是其一,最要紧的是她心里憋了一口气,正经的郁结于心,以致肝脾不宁,血气不畅,脸上才起了这些黄褐斑。

    “前头太医开的什么方子,大姐姐这里可还有?”

    “沉香去取();。”蒋梅华随口吩咐,眼睛还在看着桃华,“三妹妹今年有十四了没有?”

    “已经过了十四岁生辰了。”

    小于氏有点尴尬。桃华的生辰在三月里,但她忘记了,连长寿面都没给桃华备一碗。也幸好蒋家人对生辰看得不那么重,否则单凭这个,传出去她这个当家主母就做得不合格。

    “十四了……”蒋梅华沉吟一下,“这么着,二妹妹已经快及笄了吧?”蒋莲华是六月里的生辰,今年正是及笄。

    小于氏不知她为什么问这个,随口答应着,见沉香取了前几次的药方来,忙道:“桃姐儿快看看,可是有什么不对?”

    桃华把几张药方都看了看,其实都是大同小异,除了补血就是补气,没什么特别的:“方子倒也中规中矩。”

    人的心情对健康的影响实在不小,蒋梅华现在这样子,也不能说前头的太医开的药不对,只是她心中郁结不解,身子就始终难好。而且这些太医也的确不是十分用心,只管把人补起来,却没有考虑到别的方面——譬如说蒋梅华要如何恢复怀孕之前的纤瘦身材,要如何消除脸上因妊娠而起的色斑——当然,也很可能,有人就是根本不希望她恢复成从前的样子。

    于是这事就成了个恶性循环:蒋梅华不好,就总要吃这些药,但补得多了,人就虚胖,越是虚胖,就越觉得不好……

    “大姐姐应该多活动一下,如今天气暖了,每日至少早晚各在园子里走半个时辰才好。”

    沉香在旁道:“娘娘如今体虚,这气血一直都不曾补回来,去皇后娘娘处请安都累得慌,如何能走那么久。”这位三姑娘,到底靠不靠谱呢?

    “气血不通,虚不受补,大姐姐必须活动起来,让气血通畅了,吃药才有用。否则不说别的,大姐姐这腰身——”桃华往蒋梅华腰和肚子上扫了一眼,蒋梅华下意识地抬手遮了遮。

    她自然知道自己现在胖得跟从前判若两人。自小产之后,皇帝也来安慰过她几次,然而却再没被宠幸过。当然明面上的理由是她身子尚未养好,但是她自己心里明白,她现在这模样……别说皇帝后宫佳丽不少,就是普通人家,恐怕也要有几分嫌弃了。

    这次皇后准了她家人进宫探望,她让母亲把家里几位妹妹都带过来,其实就是想在里头选一个来帮忙的。蒋丹华年纪还小些,但二妹妹蒋莲华打小就生得俊俏,年纪又快及笄了,应该顶得上用场。只是没想到,这念头才起,就被蒋老太爷给阻拦了。

    沉香和檀香的脸,连同小于氏的,一下子都黑了。她们都是战战兢兢不敢提这茬的,万没想到桃华居然明晃晃地就说出来了。

    桃华很明白这投过来的眼刀子是个什么意思,然而讳疾忌医是最要不得的,前头太医不说,是因为交情不到,敷衍着也就罢了。可是她这次进宫,就算不看在蒋梅华的面上,也要看在蒋老太爷的面子上尽心尽力,若是也这么藏着掖着,有什么意思呢?

    “大姐姐的脉象,我回去禀告伯祖父,自然有合适的方子开过来。但是大姐姐自己也必得要配合着才好。有些话太医们不好说,我跟大姐姐是自家人,若不说出来就是欺瞒了,有弊无利。”

    “你说。”蒋梅华当然还是盼着自己能恢复如初,能自己得宠,谁愿意在这种事上靠别人呢?

    “人体诸病,皆由气血不通而来。大姐姐看这个茶壶,总要揭了盖子才好往里注水,若是盖子盖得牢牢的,任你拿一桶水来浇下去,里头照样是空的。大姐姐如今身子虚,气血却不通畅,所以虚不受补,这些补药吃了也不见什么成效,必得活动起来,令气血运行通畅了,再用药才事半功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