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66章 援手

第66章 援手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过来的这人当然就是承恩伯于思睿。他才给寺里布施了一大笔香火钱,又抽了个上上签,心满意足地出来,就见殿前乱成一团。宠妾哭哭啼啼,还抱着肚子,这可了不得!想他于思睿横行京城,谁这么不长眼来招惹他的人?

    “这是怎么了!谁冲撞了——”于思睿目光一扫,看见独自立在那里的桃华,眼睛一亮,声音立刻低了八度,“谁冲撞了你?可是这位姑娘?”

    胭脂还没来得及把手放下来,旁边的下人们却都知道于思睿的德性——这姑娘怕是又被伯爷看上了。

    桃华冷冷地看着于思睿,心里飞快地思索。于思睿的“大名”早有耳闻,何况他看过来的眼神□□裸的,根本毫不掩饰。蒋家虽有人为官,有女有妃,恐怕也不放在于思睿眼里,要怎么办?

    于思睿这会儿已经把有孕的宠妾抛到脑后去了,随手拉一拉衣襟,笑嘻嘻往前走了一步:“姑娘贵姓芳名啊?是哪家的女儿?”他也不瞎,从桃华的衣着上就能分辨出来,这应该是官宦人家的女儿,但也不是什么高官显贵。至于说旁边的欧太太,他看出是个寡妇,但当成了桃华的母亲。

    一个没了爹的女孩儿,纵然家族里头有人做官,也不是动不得();。于思睿打着这主意,更往前迫了一步:“你怎么冲撞了我的妾室,她可是身怀有孕呢。”

    桃华厌恶地看着这张脸。于思睿身材高大,一张国字脸,虽有些发福但还没有到脑满肠肥的地步,面色红润,看起来好像还挺仪表堂堂的。可是桃华看得明白,此人肤色虚白,乃是日夜颠倒不常见日光所致,眼睛下头隐隐一抹青色,是酒色淘虚了身子,脚步更有些虚浮,可见外强中干,瞧着好像还生龙活虎,其实内里已经空了。

    “我并不曾与贵府姨娘有过接触,不知何为冲撞?”

    于思睿听这一把声音脆且亮,仿佛水晶琉璃相撞似的,心里顿时就痒痒的,情不自禁已经在想这嗓子若是在床上……嘴上却道:“你不冲撞,她如何会肚子痛呢?”

    当然是装的。桃华心里冷笑了一声:“伯爷若是愿意,现在也可以说自己腹痛。”

    哟,果然是朵带刺的玫瑰。于思睿不由得更起了兴致:“难道你是说本伯的妾室在装病不成?你一个小姑娘,怎的敢如此说,莫非你是郎中?”

    此刻蒋老太爷和蒋锡已经挤了进来,蒋老太爷脸都是黑的:“承恩伯安好。”

    “哟,这不是蒋老太医吗?”于思睿眯着眼看了半天才想起来,当初蒋老太爷做太医的时候侍奉的就是中宫,他小时候往宫里去,也见过几回,甚至自己病了的时候,当时的皇后还叫蒋老太爷给他诊治过。后来又是贤妃和四皇子的事儿闹得那么大,所以蒋老太爷虽然已经从宫中退出来二十年了,他还是认了出来,“这位姑娘是你孙女儿?”蒋郎中的女儿,这倒有点儿麻烦。

    蒋老太爷沉着脸,却也只能说:“这是老朽的侄孙女。”孙女和侄孙女还是差着一点的,可是出身却不能隐瞒。

    于思睿转着眼珠子一想,就乐了:“是蒋小太医的孙女?我记得蒋小太医一房人不在京城的,怎么进京来了?”别人家的关系他记不清楚,这家的可是知道。这下好了,蒋小太医是狱中自尽的,虽然他死之后,先帝也就不再追究这事儿,甚至没有明旨论罪,而是让家里人把尸首领回去算完。但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个罪人,罪人的孙女儿,还不是随便他揉搓?

    蒋老太爷知道这事要不好,只得继续道:“正是。为了婕妤娘娘身子不适,这丫头懂些医术,叫她进京来入宫替娘娘请请脉,蒙皇上垂怜,允她多去几回陪伴姐姐。”

    这下于思睿犹豫了。桃华进过宫,还得了皇帝的话,这是在皇帝面前露过脸的?想了又想,还是色迷心窍占了上风:“原来蒋姑娘还懂医术呢?正好正好,我这妾室身子不适,蒋姑娘来替她瞧瞧。”这丫头说是进过宫,可也未必就见过皇帝,就算皇帝允了,怕是只是看在蒋婕妤小产的份上。再说了,皇帝也没什么了不起,不是还得听他姑母太后和堂伯于阁老的么?

    这么一想,胆子顿时壮了起来,笑嘻嘻伸手来拉桃华:“来来来,其实本伯爷也有些不适呢,蒋姑娘也给我诊诊脉?”瞅那双小手,十指纤纤,指甲上干干净净的没涂蔻丹,不知怎么的倒比家里那些争奇斗艳的妾室们瞧着更勾人些。这要是摸在自己手腕上,嘿嘿……

    蒋锡再也忍不住了,挥手隔开于思睿的手:“承恩伯请自重!”真要叫他拉了桃华的手去,他这个爹不如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这下承恩伯府的奴仆们不干了:“竟敢对伯爷动手!这是以下犯上!快抓起来!”一哄而上。这些人都是跟着于思睿出来惯了的,配合默契地拉着蒋锡,隔着蒋老太爷,单单把桃华留给了于思睿。

    胭脂看得又是痛快又是嫉妒。既恨不得于思睿马上就轻薄了桃华,又想上去在那张明艳照人的脸上狠狠抓一把。眼看于思睿已经逼了上去,伸手就摸桃华的脸,忽然旁边挤进一个人来,抬手就抓住了于思睿的手腕:“承恩伯这是做什么呢?”

    桃华已经在考虑是忍耐还是拔下头上的簪子给于思睿来一下了();。虽然穿过来已经有八年,她还保留着后世的观念,并不似这里的姑娘,被摸一下就得去死,她更担心会连累了父亲乃至蒋家一大家子。可是这流氓真的动手动脚起来,也实在是让人忍耐不住!

    正在犹豫,冷不防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居然拦住了于思睿,而且声音还有些耳熟。

    “安郡王?”于思睿一转头,顿时拉下了脸,“好端端的,安郡王怎么也到兴教寺来了,不是正忙着为崔家姑娘寻医求药吗?”满京城都知道,安郡王那个未婚妻是个病秧子,这婚还不定结不结得成呢。

    沈数稳稳站着,似乎没听见于思睿的后半句话:“不过是来庙里走走,承恩伯也是来上香的吧?菩萨面前何必这么大的火气?”

    于思睿用力拉自己的手,却觉得腕子像落入了个铁圈里似的。沈数也没有用力捏他,只是松松圈着,可是任他怎么拉拽都纹丝不动,就是扯不出来。

    “这位蒋姑娘冲撞了我的妾室,现在她动了胎气,我自然要问!”于思睿抽不出手来,气急败坏起来,“安郡王莫非是要坏我子嗣不成?”

    沈数瞥了一眼胭脂,后者看得起劲,已经忘记装肚子疼了:“我看令宠并不像动了胎气的样子。”

    这蠢娘儿们!于思睿心里暗骂,装都不知道装到底!

    “方才她还腹痛来着。安郡王还没成亲怕是不知道,妇人有孕是说不得的,此刻或许看着还好,没准过一时就不好了,安郡王可能做保,这孩子不会有事?”

    沈数仍旧攥着他的手腕:“令宠有孕,本不宜出门,车马颠簸也难免有些不适。蒋姑娘前日进宫,皇兄当面许她多探望宫中婕妤,便是觉得她是个有分寸的,想来不致随意冲撞令宠。纵有小小不妥,承恩伯也该看在皇兄份上,宽宏一二。”

    话就怕说破。于思睿可以在心里不拿皇帝当回事,可是却不能公开地说。现在沈数明白地说桃华是在皇帝面前挂过号的,哪怕皇帝当时见了第二天就忘记了呢,这也是一道护身符,除非你打算造反或者被人问个大不敬之罪,否则就得拿这当回事。

    美人在前,却无法下手,于思睿恼羞成怒,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把手夺回来,反倒弄得自己手腕像要脱臼一般疼痛,不由得让他怒火上冲,抬起另一只手,指着沈数就讥嘲起来:“安郡王只怕是难得入宫吧?怎么皇上见了谁你都知道,莫不是成窥探内宫,还是拿瞎话来蒙我呢?这倒奇了,若是本伯爷没记错,安郡王生母就是被蒋家人治死的,就是你自己那眼疾,不也是蒋方回下错了药弄出来的吗?说起来我倒忘了,总听人说你在西北那边还上阵杀敌,战功赫赫,我原想着你真是胆子大,现在想来,这目不视红倒是个便宜,任人说什么尸山血海的,你反正也看不见那血,自然不怕……”

    目不视红四个字落到耳朵里,桃华吃了一惊,突然想到了蒋老太爷手稿里那个目不能见红的案例,难道是凑巧沈数也是如此,还是说——那个案例说的就是他?也对,事涉皇家*,蒋老太爷就是要出医书也不能明说,为防别人联想到正主儿身上去,还要说是自己治坏的人……

    所以这个目不见红的人就是沈数?桃华忍不住抬头去打量他,正听见于思睿还在滔滔不绝:“……你倒替蒋家丫头出起头来,真是怜香惜玉……”

    沈数脸色一沉:“承恩伯慎言。当日我入宫向太后请安,与皇兄同行,既然知道此事,总不能让承恩伯稀里糊涂犯了错去。虽说不知者不为罪,可若是有人弹劾承恩伯一个不敬的罪名,太后和皇后怕也要为难。”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弹劾老子!于思睿狠狠在心里骂了一句,然而无法宣之于口。至于说到为难,他才不觉得太后会有什么为难的,但是要说皇后……

    即使再目中无人,于思睿也记得,皇帝到现在都无子嗣,而皇后——他的小堂妹,去年刚刚弄掉了宫里一个妃嫔已经成形的男胎。

    这事儿倘若放到一般人家,谋害子嗣,即使是正室也难逃干系();。皇后虽然身后有于家,又是位居东宫,没人敢提出来处置她,可是在朝廷官员们的心中,也是评价不良,就连于阁老,对此也是有所不满的。道理很简单啊,如果皇帝一直无子,将来的皇位都要旁落,皇后还值什么钱呢?

    沈数眼看于思睿似乎冷静了一些,这才缓缓将手放下,转头看了桃华一眼。他今日来兴教寺另有事做,初时看见承恩伯在这里,只当他又在调戏民女,没想到过来会看见是蒋家人。原只是看不惯于思睿此人,现下倒有些担心桃华被吓着了。

    然而目光所及之处,却见那女孩子稳稳地站着,脸上神情有忧虑有迟疑,却并没有惊慌失措泫然欲泣的样子,虽然嘴唇抿得极紧,但后背却挺得直直的。

    胆大。这是沈数心里浮起来的第一个念头。若说临危不惧未免有些太过夸张,但这个年纪的女孩儿,在于思睿面前仍旧能保持冷静,已经是出人意料之外了。没看她旁边那个女孩儿,于思睿还不是冲她去的呢,就已经吓得手抖脚抖,只会掉泪了。

    蒋杏华确实是吓坏了。于思睿的名声她是知道的,尤其是前生出嫁之后,于思睿越发嚣张,曾经强抢过一个行人司七品小官的女儿,结果皇帝说了话才把那女孩儿送回家去。可是因为已经在承恩伯府过了夜,女孩的未婚夫家上门退婚,女孩儿第二日就上吊自尽了。

    这件事在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许多人义愤填膺弹劾于思睿,可有更多的人却是看热闹,反而津津乐道于追究那女孩儿究竟是否已*。蒋杏华听刘之敬说过,女孩儿在承恩伯府不自尽,直等到退亲才自尽,应该是没有*。可刘母却口沫横飞地说,既是抢了,必定被外男碰过,无论如何也是失贞了,当时就该在街上一头碰死的。

    那件事听得蒋杏华全身冰冷。不过是被外男碰了,就该死吗?若是有一日她不小心被外人碰到,是不是刘母也觉得她该死了?

    如今重活一世,日日只想着如何避开刘之敬,从前的记忆倒渐渐淡了。可今日见了这场面,才又吓着了她——于思睿如此嚣张,万一真的当面辱了她们姐妹,传出去她们还有什么名声,会不会影响日后的亲事,会不会桃华都再做不成贵妃了?如果她做不成贵妃,又如何能帮得上自己呢?

    蒋老太爷也没想到沈数会在此地出现,还会拦着于思睿,并替桃华说话。老实说,蒋家虽有女在宫中,但却因有孕的事儿正招了皇后的眼,而于思睿却是太后的亲侄子,倘若他就在这里撒起疯来,那蒋家人除了拼死护着桃华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可看看于思睿带来的这四五个人高马大的打手,蒋家哪里抗得过?真想不到,今日他们反倒是要承了沈数的情……

    于思睿眼看到手的鸭子要飞,一肚子气没处发。胭脂跟他这些日子,算是摸透了他好色的脾气,知道他今天弄不到人,回府定要发怒,当即抱住肚子又弯下腰去:“哎哟,肚子又痛起来了……”

    丫鬟们慌做一团,于思睿却是眼珠子一转,嘿嘿一笑:“刚才蒋老太医都说了,蒋姑娘精通医术,你们还不快请蒋姑娘给你们姨娘瞧瞧。”

    蒋老太爷沉着脸道:“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儿家,哪里会诊孕妇之症。老朽不堪,在宫中侍奉也有十数年,不如容老朽为这位姨太太请一请脉罢。”刚才他说的是桃华略通医术,没有说精通好不好!

    于思睿耍起了无赖:“男女授受不亲。蒋老先生如今不是太医了,怕是不方便。我看,就请蒋姑娘来极好。”

    胭脂抱着肚子,心里暗恨,嘴上却道:“蒋姑娘医术极好的,当初在无锡时,还不是给江少夫人诊出了喜脉——哎哟,肚子好痛……”为了讨好于思睿,她只能帮忙,若是,若是现在身边的人是江悟,必定不会如此……

    “看看,蒋老先生不必过谦哪!”于思睿得意起来,“来来,快把姨娘送到后头禅房里去,还要有劳蒋姑娘哩。对了,安郡王不会连这也要拦着吧,这说不定就是我唯一的子嗣了,就是太后姑母,听了消息也高兴得很呢();。”

    桃华看出他今天是不肯罢休了,于是上前一步:“不必往后头去,看这位姨娘也等不得,就在这里诊脉就是。”鬼才要跟到你的禅房里去,就算有蒋家人跟着,传出去又是个什么说法?她虽然不像现在的女孩儿一样把名声看得比天大,可也犯不着跟于思睿这样的人挂连上。

    胭脂哪有什么病,要有也是心病,装模作样让丫鬟在旁边的台阶上铺了锦褥才坐下来,一脸娇弱地伸出手来。桃华诊过左手,又要诊右手,胭脂原是不当回事的,渐渐也被她诊得有点紧张了:“怎样?”这孩子可是护身符,将来的日子就指着他呢!

    “胎气尚稳,不过姨娘心思太重,对身子却是不好。”桃华收回手,一脸肃然,“所谓养胎养胎,饮食医药为养,心情愉悦亦是养,且比饮食更要紧些。太妊有孕,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傲言,方能孕妇胎儿俱佳。若总是心思不定,则怒伤肝、思伤脾,悲伤肺,何止于身无益,且恐贻及腹中胎儿。”

    胭脂不过是个丫鬟出身,略识几个字罢了,什么太妊,她全然不知,被桃华绕得晕头晕脑,只听懂了后头说的对孩子不好,顿时紧张起来:“这,这怎么办?”

    沈数在旁边已经听明白了,桃华这分明是在讽刺胭脂无事生非,若是再闹腾恐怕自己会把孩子闹腾没了。但看胭脂一脸懵懂,这话怕是要白说了。

    于思睿也没怎么听明白呢。他读书上头不用心,这会儿眼睛都盯在桃华脸上身上拔不开来,根本没仔细听桃华说什么,腆着脸就往上凑:“我也觉得身子不自在呢,蒋姑娘也给我瞧瞧?”说着,已经伸手来抓桃华的手了。

    桃华往后一躲,板着脸道:“男女授受不亲,伯爷的脉就不必我来诊了吧。”

    于思睿使个眼色,下人已经会意地挡住了蒋老太爷和蒋锡,两个丫鬟更是极有眼色地挤到沈数面前去了:“郡王爷请坐下歇歇……”娇声软语,带着一股子脂粉香味,直往沈数身上扑。

    沈数对付于思睿可以直接抓住人不放,可对付这些女子一时倒不知如何是好了,若让她们沾上一点,说不得就得生出无数麻烦来。

    桃华眼看于思睿已经逼到眼前,其余的人却都被隔在外头,更有个胭脂似有意似无意地挡在自己身边,要躲开于思睿,须得从她身边挤过去。桃华都能想像得到,只要自己动一动,胭脂就会像个职业碰瓷的一样抱着肚子满地打滚。退无可退,她只能站住了脚:“其实伯爷的病不必诊脉,我也看得出来。”

    “什么?”于思睿越发觉得有兴味了。他拈花惹草多年,不知调戏过多少女孩儿。这些女孩儿或是一被围住就惊慌失措,或冷声斥责却难掩内心惧意,还有极少数聪明的能够虚与委蛇,却也只是强做镇定,倒少有像桃华这样不卑不亢的,既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也没有奉迎的意思,尤其有趣的是,他感觉不到这女孩儿的畏惧。

    在于思睿看来,女子天生便是弱者,未出阁的女孩儿更是如此。她们胆子小得像耗子,就算那些官家的女孩儿们,也不过是仗着父兄的身份自矜,一旦发现欺侮她们的人比她父兄的身份更高,便畏惧起来。

    于思睿偶尔也动过研究的心思,发现她们害怕他,是因为怕他毁了她们的名声,如此一来她们将无法在这世间立足,更不必说将来有一桩好姻缘了。

    可是眼前这个蒋家丫头,却好像不是这样。于思睿也说不清楚到底哪里不一样,只是觉得,这女孩儿仿佛并不怕他,至少不是像别人那般的怕法,仿佛他碰她们一下,她们就得马上去死似的。

    桃华可不知道这个流氓居然还哲学起来了,只是觉得越来越厌恶。她从没像现在这么强烈地希望回到原来那个时代,那她至少就可以抡圆了胳膊给眼前这张脸一记响亮的耳光。

    可惜现在做不到,所以她也只能压制住自己跃跃欲试的手,冷淡地说:“伯爷身子可是要注意了,有重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