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第69章 病症

第69章 病症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江郡马在这里谈蒋姑娘,安郡王也在那里谈蒋姑娘。

    初一今日跟着沈数来兴教寺,见了承恩伯那猥琐又张狂的模样,恨不得一拳头砸上去,只是怕给自家主子招祸,这才勉强忍住。眼下两人骑马走在路上,旁边没人,便忍不住骂起于思睿来:“……什么东西,仗着家里的势,欺男霸女,这要是在西北——”揍他个满脸开花!

    “可惜这是在京城。”沈数倒是没他那么大火气,“急什么。你没听蒋姑娘说他有病么?”

    “您是说他阳虚?”说起这个,初一有些咋舌,“这位蒋姑娘可真,真敢说啊。当面就咒姓于的呢,他最怕的就是这个了吧?”

    “你觉得蒋姑娘只是咒他?”沈数瞥了他一眼。

    “难道还能是真的?”初一想了想,“姓于的于女色上头从无节制,要说阳虚也靠得着边,可听说他极重补养,且看他那样儿红光满面的,也不像啊……”

    沈数笑了一笑:“瞧着是不像,且看吧。”

    初一有些疑惑地瞧了瞧自己主子,半晌小声道:“王爷,属下觉得,您怎么好像挺信蒋、蒋家人的?”他没好意思说是信蒋姑娘。

    沈数被他这么一说,微微的一怔,反问道:“难道你觉得她医术不佳?”

    初一性子较为活泼,跟沈数的时间又长,并不十分拘束,便道:“属下也只在无锡的时候见着蒋姑娘那一回,就算那次她说得准,可也不见得次次都准。就是西市那回,属下听十五回来说,也是蒋三老爷辨出的假药。王爷见她的次数也不多,怎的就这么信她说的话呢?”

    这话说得沈数倒有些无言以对了,只得咳了一声道:“准不准的,以后走着瞧吧。”

    两人回了住处,蝶衣一脸笑容地迎出来,张口就道:“王爷,十五揪着马脚了。那些人采买的砖石,里头好些都是以次充好。花木也是,说是什么名种,一半都是不值钱的,种这几日,又报说死了一批重新再买。奴婢只算算这些,怕不就被他们坑了五六千两去!”

    沈数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不急。砖石花木不算什么,等房子建起来,里头的摆设更有得他们贪。叫十五不要打草惊蛇,拿着证据就行。”

    蝶衣笑嘻嘻应了,道:“只是我们人太少了,十五怕忙不过来呢();。奴婢算算,跟侯府那边要的人也该到了,只盼他们快点儿来,十五说了,他算数目字的事不成呢,如今就扯着蝉衣姐姐替他算账了。”上来替沈数宽去外头的大衣裳,忽然皱了皱鼻子,“王爷这衣裳上沾了什么气味?”翻了一翻,发现衣袖上一抹红色,“这,这是在哪里蹭上的胭脂?”

    沈数不在意地瞥了一眼:“大约是承恩伯府那些丫头们蹭上的。”

    初一嘴快,几句话就把今日之事说了,蝶衣听见蒋家就心里不快,噘起了嘴勉强道:“也罢。上回王爷在西市也承了他们的情,这次就算还了礼罢。”

    沈数笑笑道:“说起来,也幸而在西市上闹了那一出,宗人府的人才当我是什么都不识货,放心大胆地贪呢。”

    蝶衣撇了撇嘴道:“可奴婢只盼着以后别再遇见蒋家人了。”他家王爷的眼睛直到如今都无药可治,至今还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一提起蒋家人,就不免叫人再拎出这事儿来说一遍,谁会高兴呢。

    初一看她这样子,将今日之事的细节索性全吞了下去,若让蝶衣知道王爷还颇为相信蒋姑娘,恐怕又要念叨了。

    从前在西北的时候,沈数的院子里还有年长的嬷嬷压着,蝶衣的话虽多,并不逾矩。只是从回京城这一路上,蝶衣就有些越来越活泼了。定北侯府中人性情都直爽,规矩也略松散些,没个比着的倒也觉不出什么,来了京城见了别人家丫鬟的作派,才觉得蝶衣有些太过自在,失了规矩。

    王爷于这些事上不大在意,他该私下里悄悄跟蝉衣提一提,让蝉衣跟蝶衣说说才好。至少也不要一遇到与蒋家有关的事就滔滔不绝的,不大像个样子呢。话又说回来了,今日蒋姑娘说于思睿的病,究竟准不准呢?

    被初一怀疑的蒋姑娘,这个时候正往百草斋里去。

    蒋老太爷坐在窗下,手里拿着一卷册子,桃华走到他身边瞥了一眼,果然是记载着那个“目不能见红”的案例的手稿:“祖父,您记的这个医案,就是安郡王吧?”

    “是啊。”蒋老太爷放下册子,长长叹了口气,“我想你也该猜出来了。”

    “可于思睿说的,仿佛跟您记的不大一样。”

    “正是。当年林太医只是临终前匆匆跟我说了个目不能见红,语焉不详,我也只当是双眼见红不适,但今日听来,并非如此,倒像是对红色视而不见一般。只是究竟如何能视而不见,我实在想不明白。”

    桃华心里倒有个想法,只是不能确定:“先帝和先贤妃娘娘有这毛病吗?”

    “怎么可能!”

    “那安郡王的外祖父母有此病症吗?”

    “自然是没有的。”蒋老太爷随手点了点册子,“若是还有第二个有此病症之人,我便也不会疑心是胎里用错药所致了。不单是宫中与定北侯府家中无人如此,就是祖上行医至今,也未曾见过此症。”

    如果是色盲症,那么致病染色体由女性携带,的确有可能数代不显。桃华沉吟着,蒋老太爷已经示意她坐下:“今日你说承恩伯之症,由何而见?”

    “呃——我只是气急了,随口说说……”

    “是吗?”蒋老太爷看着桃华,“其实我也觉得,承恩伯外强中干,身子已经虚了,但体虚与阳虚尚有所不同——你若是随口说说,那金樱子,也是随口说说吗?”

    桃华干咳一声,尴尬了。那些话骗骗蒋锡还行,是骗不了蒋老太爷的。

    “你的医术,究竟是跟谁学的呢?”蒋老太爷深深看着侄孙女儿,“难道,苏家——”各家的医术原都是不外传的,这都是吃饭的家伙呢();。可是以蒋锡,那是绝对教不出桃华来的。

    “苏老郎中的确指点良多……”桃华含糊地道。

    “虽是他悉心教授,也要你有此天赋。”蒋老太爷认定了苏家确实有功,“不过,苏家为何如此?”教别的也罢了,连男子阳虚之症也能教吗?苏老郎中年纪虽长,对着女孩子毕竟不好开这个口吧?

    这可怎么说呢……桃华只能道:“或许是我与苏爷爷投缘之故,每次有所请教,他定然讲得极清楚……另外,他家中的一些行医所记,也允我阅看……”这个话半真半假,桃华小时候跟着蒋锡去苏家,苏老郎中的确许她进书房随便看,不过那时候她才□□岁,老郎中并不觉得她能看懂些啥。

    蒋老太爷打算回头去问问蒋锡,苏家是不是有跟桃华年龄相近的子侄,否则怎会对外人如此尽心呢?苏家他是知道的,家风也是清正,只是苏家只是医家,桃华若嫁过去,未免低嫁了些……

    暂时把这想法抛开,蒋老太爷回到医学研究上来:“你是如何看出承恩伯阳虚来的?”至少从外表上来看,承恩伯还是龙精虎猛的模样。

    桃华笑了笑:“他脸色看着红润,其实都是酒色催出来的,其下肤色虚白,眼下并有青黑,才是真相。且脚步虚浮,身材虚胖,分明就是已被掏空了。他自以为尚是好精神,可府中妻妾成群却无子女,可知精力已是不足。且今日有孕的那一位,胎气也是甚弱,未必坐得住胎,恐怕再过一两个月就保不住了。但其人本身脉象正常,可见错不在她。妊娠艰难,若不是女子体虚,定是男子精弱。”

    “你仅是看着,就能看出这许多来……”蒋老太爷脸上渐渐有了惊喜之色,“还能想到他并无子嗣,好,好,好!”

    桃华连忙道:“也是因为知道他长年留连花丛,才有此结论的。”一般来说,这样纵情恣意的,跑不了都是个肾虚的下场。只不过有些人表现得明显,有些人却是属螃蟹的,壳子硬罢了。于思睿这个,显然是家里有钱,自己也注重保养,拿着补药当饭吃。自以为养得身强体壮,其实只是把病闷在里头,一朝反出来,比那开始就显了病相的更麻烦。

    “你这天赋,不该荒废了。”蒋老太爷缓缓地说,“咱们家里,如今竟找不出一个能承家学的来。”蒋松华他曾经觉得还不错的,被蒋钧拉走了,蒋榆华更不必说,蒋钧对他寄予厚望,根本就不让他到百草斋来。至于蒋楠华,那孩子脑子极灵,可对医术毫无兴趣。

    桃华默然。如果是在后世,学医自然好,可在这个时代,光看今天这件事吧,如果蒋老太爷当年不是做太医而是做太傅,于思睿敢这么放肆吗?

    “伯祖父,您有没有想过收个徒弟呢?”舍不得医术失传,可以考虑收徒的。虽然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人总还是想要传男不传女,徒弟总归是外姓呢。

    蒋老太爷深深叹了口气:“其实,先帝说了那些话,我也就知道你们这一辈儿是不能行医的,可是祖上传下来的……就此断了,便是我的罪了。从前自是没想过你们女孩儿能学这些——毕竟是有所不便……”

    男女授受不亲,有些古板的人家,家中妇女得了什么不好说的病,都不肯请郎中来看病,更不必说让一个女孩子跑去给男人看病了。

    “罢了罢了。”蒋老太爷想起欧家,只得把心思放下,“此事以后再说吧。你今日也受惊了,回去歇着罢。”倘若跟欧家的亲事能成,桃华哪可能去行医呢。

    只是经了今日的事,欧家到底是个什么心思呢?蒋老太爷看着侄孙女窈窕的背影,又头痛起来,恨不得立刻叫人去欧家下榻之处问问情况。

    欧家在京中已无宅第,如今在客栈里包了一个小院,地方虽窄,说话倒方便。

    “父亲——”欧太太往常是从不进公爹房中的,尤其守寡之后,更要避嫌,有时连话都让儿子代传,今日破天荒地与欧老太爷独处,也是为了这些话不好叫欧航听见();。

    欧老太爷自然知道儿媳妇是要来说什么:“今日你见过了蒋家姑娘,觉得如何?”

    欧太太抿了抿唇:“蒋姑娘生得美貌,能说会道,听其谈话,可知在家中也能管家理事。”

    听起来说了一大堆好处,可却没一句评论到品性的,尤其这个“能说会道”,对未出阁的女孩儿来说可未必是好话。欧老太爷对儿媳也有所了解,闻言便道:“你瞧着不好?”

    欧太太低声道:“父亲取中蒋老太爷,可这蒋姑娘,并不是跟着蒋老太爷长大的。”

    欧老太爷摆摆手:“你不必顾忌我,只管说就是了。这是给航儿定终身大事,我自然不会为与老友的交情就把孙子赔出去做人情。”

    这话说得略重,欧太太连忙站起身:“儿媳并不敢这样想的。只是今日之事,蒋姑娘的言辞——实在不像样子。哪有姑娘家光天化日之下就说什么涩……什么的……”她说着,自己脸上已经红了。

    “蒋家是医家,医不讳疾,总不能为这些个就不学了。”欧老太爷今日对桃华倒是有些欣赏之意,“蒋家姑娘不是那等见事便慌的,这样人才能帮夫君顶得起门户。”

    “可——”欧太太急了,“那承恩伯凑上来时,蒋姑娘竟不躲不闪,未出阁的女孩儿,与外男站得这样近,成何体统?”她做姑娘的时候,便是自家堂兄都要避讳一二的,若路上见着于思睿这样人,定要离得八丈远,绝不肯让他近身。

    欧老太爷没说话。欧太太续道:“且蒋姑娘生得——太过貌美了,那承恩伯只怕要纠缠不休,咱们家如今——航儿还需静心读书,万不能受扰乱的。”

    “虽说读书需静心,可若当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也未必就得成才。”欧老太爷说了两句,见儿媳脸上神色凄苦,想想她守寡不易,只得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这些去跟孙子说便是,与她一个妇道人家说什么呢。

    “父亲的意思若是取中了蒋家姑娘,儿媳也不敢……”

    欧太太话没说完,欧老太爷已经摆手了:“不过只见了一面,也不能说取中不取中。我只觉得,航儿既无父兄,须得娶个能干的帮他。”

    欧太太松了口气,公爹没有定下来就好:“儿媳也是这个意思,总得——找个能帮衬他的才好……”

    帮他,和帮衬他,听起来只差一个字,其实是两个意思。

    欧老太爷心里想的是:欧航没有靠山,将来的路难走,必得找个精明能干的孙媳妇,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同时还得性情坚韧,在欧航有所起伏的时候支持着他。

    欧太太说的却是:欧航没有靠山,将来的路难走,必得找个娘家有点势力的儿媳,靠不上父兄,就得让岳家提携一下了。

    这两种想法都对,只是在桃华身上得不到统一。

    欧老太爷道:“蒋郎中如今圣眷正可。还有蒋文林郎,也是在皇上亲自赐的。”走岳家路线这件事他当然想过,也是蒋家现在前途不错,否则他即使取中了蒋老太爷的人品,也不会贸然就要他的侄孙女。

    欧太太低声道:“可蒋姑娘——只是蒋郎中的侄女啊。更要紧的是,当年蒋小太医的事……”

    这是个无法绕过去的问题。欧老太爷对朝局另有些看法,但不能否认儿媳的顾忌也有道理,默然片刻才道:“你既觉得不好,那就罢了。横竖航儿不过十五岁,慢慢挑便是。”

    欧太太吞吞吐吐地问:“今日同行的是——”

    “那是蒋郎中的庶女();。”庶女,欧老太爷是绝对不能让孙子娶回来的,何况那女孩子只会哭,能成什么事儿。

    “可惜没有见到蒋郎中的嫡女,父亲见过么?”

    欧老太爷看了一眼儿媳,还是道:“蒋郎中此人,于仕途心甚炽。”欧航对蒋家现在还没有用处,在将来的十年之内都未必有用,他的嫡女是不会许给欧航的。

    欧太太心中微微有些失望,向公爹行了一礼,默默退出去了。待她回到房中,却见儿子也在,不由有些诧异:“怎么没去读书?”

    欧航即使出门在外,手不释卷,每天都有功课。见母亲问,便道:“书已读过了,怕母亲今日受惊,过来瞧瞧。”今天出游,欧老太爷给他布置的功课相应减少了一点。

    欧太太皱起眉道:“便是读过了,有时间何妨多读几遍,快回去罢。”

    欧航答应着,脚下却不动,磨蹭了片刻方道:“母亲,我们明日可是要回家?”祖父和母亲虽未曾对他提过相亲之事,但他自己隐约也猜着了些,正是少年慕色的时候,对桃华颇有几分好感,见母亲去祖父房中,料是商议此事,忍不住要过来问一句。又不敢直说,只得旁敲侧击。

    欧太太一听就知儿子要问什么,不由得心中一气:“你父亲去得早,母亲只指望你将来光耀门楣,你不用心读书,想别的做什么?”

    若是别的时候,欧航早就不敢再说什么,回去读书了。然而今日他着实有些愧疚:于思睿调戏桃华的时候他本也想上去阻拦,但欧太太死死拉住了他的手,他恐母亲害怕,只得站着没动,事后回想起来,颇觉不安。

    “今日蒋姑娘受惊,我们既知道了,总该遣人去问问……”如果祖父带他去就更好了。

    “此事自有你祖父处置。”欧太太寒起脸,“你今日也瞧见了,承恩伯仗着有爵就横行无忌,你只有考出功名为官作宰,才能扬眉吐气。”

    不行,蒋家这个姑娘是不能要的,才不过见这一面,就引得儿子心浮气躁,若真娶进了门,儿子还要不要念书了!绝对,不行!

    桃华自然不知道自己在欧太太这里已经被三振出局,她正忙着琢磨制药谢礼的事呢。一万包金创药倒不难,让无锡药堂那边制作,也用不到一个来月就能制好,麻烦的是如何运往西北军中。桃华觉得,这运输方法还是让沈数自己想吧,她可没有人手千里迢迢往西北送药呢,当然如果能在西北附近找个药堂制药就方便多了,然而蒋家药堂在无锡,对西北情况丝毫不熟,不可能跑去那里制作。

    如果把药堂在西北开个分店就好了。这个念头闪了一闪,桃华就自己好笑起来。说得好像西北没药堂了似的,专等着蒋家药堂去救命么?真进去了,怎么敌得过当地的大药堂和药商们——蒋家才有多少本钱呢。还是别想些有的没的了,办完眼前事要紧。

    除了一万包金创药之外,桃华还准备给沈数提供一个消息,这也是在兴教寺的意外收获——番椒。

    番椒者,后世之辣椒也。用这东西做菜,方便把军中的大锅菜调出好味道增进食欲不说,食后还能浑身发热,起到一定的驱寒作用。沈数不是说西北酒贵么,且军中不能饮酒,那天冷的时候喝碗酸辣汤如何?而且西北那地方,到了冬天蔬菜想必缺乏,辣椒多少还能补充一些维生素,可谓一箭三雕。

    当然,就兴教寺种的那点儿辣椒,大概还不够一队人吃的,桃华也只能让沈数去兴教寺求得种子,自己回西北大面积种植去吧。

    绞尽脑汁,桃华总算把辣椒种植要点想了个七八成——这要感谢上辈子那位爱在院子里种点菜的奶奶,每年别的不说,辣椒茄子扁豆是一定要种的——至于其它细节方面,还是请沈数要种子的时候顺便向兴教寺的僧人讨教吧,他们一定知道得更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