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桃华 > 结第264章 大结局(下)

结第264章 大结局(下)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桃华得到蒋老太爷和于氏死讯的时候,正是她从宫里回到安郡王府的那日。

    来报信的是甘草,穿着一身麻衣,哭得眼睛红红的:“王爷,王妃,老太爷和老太太都去了……”

    先走的是于氏,而蒋老太爷看过了妻子的尸身之后,当夜就一睡未起,无疾而终。

    “伯祖母也去了?”桃华吃了一惊,蒋老太爷只预言了自己的过世,可并没有提于氏啊。

    “老太太……”甘草吞吞吐吐,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是在百草斋伺候的小厮,并不能随意进出于氏的院子,但是隐隐约约也听说,老太太并不是如老太爷那般的寿终,倒好像是——自尽的。

    只是,这话他可不敢乱说。自尽,这可是件大事,家里出了这样的人命,按说都是应该报官的,然而蒋钧最后只说于氏是久病而亡,决定将父母在同一天出殡下葬。既然主子不提,他这个做下人的当然不能乱说。

    而且这事儿,他也不是亲眼看见的,只是于氏身边的大丫鬟雪柳惊惶之中漏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但之后他再问,雪柳就根本不承认自己说过这话了。而且,银柳和雪柳现在都在灵堂之中守灵,等闲根本见不着她们,就更无从打听。既然这样,他又怎么跟郡王妃说呢?

    想了想,甘草还是把后头的话咽了下去:“老太爷生前吩咐过小的,把编写的医书给三老爷送了去,另外还有个医箱是给郡王妃的,一方砚台是给柏少爷的……”说起来,就给三老爷一家子这点东西,甘草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蒋老太爷这个医箱跟蒋方回的医箱几乎是完全一样的,只不过角上写的字不同,但因为年深日久,字迹也很模糊了,就像蒋老太爷这个已经逝去的人一样。

    桃华打开医箱的盖子看了看。或许是因为那天在宫里已经哭过一次,又或者蒋老太爷本人对生死看得太过豁达,这会儿真的听见蒋老太爷的死讯时,她的心里倒是平静的,虽然有隐隐的疼痛,却不会让人难以忍受:“你说伯祖父是睡过去的?”

    于氏的死讯让她惊讶,然而惊讶之后也就不再关心了。对她而言,于氏就像个陌生人,或者还不如陌生人呢。

    “是。”甘草低头道,“老太爷昨晚好好的,谁知今天早晨就……”

    桃华抹去不知什么时候滚到脸颊边的眼泪:“大伯父怎么说?”就算沈数现在不管事,也知道蒋钧如今春风得意,偏在这时候要守孝,恐怕他心里要埋怨蒋老太爷了吧?

    说到这个,甘草也觉得稀奇:“大老爷——伤心异常……”而且好像不仅仅是为了于氏,似乎是真的为了蒋老太爷而伤恸,真是奇怪呢。

    “为了伯祖父?”桃华下意识地喃喃了一句。这真是奇怪了,要说蒋钧是为了近在眼前却不得不暂时放弃的大好前程悲恸,那好像还正常一点,“备马车,我要去看看伯祖父。”

    伤心异常的不只是蒋钧,还有宫里的蒋梅华,只不过她悲恸的主要是自己。

    “老爷已经递了丁忧折子,大少爷也是……”沉香看着蒋梅华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道,“等老太爷过了七七,全家都打算回南边去……”

    “回南边去?”蒋梅华简直如同五雷轰顶。父亲兄弟全部丁忧也就罢了,还要回南边去,那岂不是把她一个人丢在了京城?今年本来应该选秀,因为太后身亡,皇帝将此事取消,但明后年是必定还要选的。就算父亲三年后能起复,那时候她已经快二十五了,宫里又有新人,哪里还有她争宠的空间呢?

    “全完了,什么都完了……”蒋梅华喃喃地道,颓然坐倒在椅子里。玉卉阁本来地方并不很大,但现在却像是空旷得无法形容,空旷得甚至留不住一丝人气和活力,就像她的后半生一样,一潭死水,再也难掀起波澜……

    蒋家的离去,原本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波浪,然而如今的京城里正是动荡不安的时候,所以这个波浪竟没有引起什么太大的回响,大家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接连不断的抄家、审讯和杀头上了。

    头一个覆灭的当然是于家。不过皇帝仁慈,又是看在已故太后曾抚养过他的情份上,只诛杀了于阁老以及他的亲兄弟这一枝,那些不怎么亲近的族人,若是有仗着于家之势为恶的,自然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若是素来都老老实实过日子的,倒也并不赶尽杀绝,只是一并逐回了于氏原籍,不允许再在京城居留。

    谋逆首恶都这么办了,下头的官员差不多也是这等规律:凡当日跟着于阁老踏出禁卫圈子的人,统统照此办理。因此一时之间京城里虽然腥风血雨,但也还没有到人人自危的程度,反倒是许多逃过株连的人都感恩不尽,到处传颂皇帝仁慈。

    同样说皇帝好话的,自然还有那些没有跟同于阁老谋逆的官员,于党倒台,就是给了他们升迁的机会,几乎每天都有调令下来,虽然只说是暂代某某职衔,但大家都知道,这会儿暂代了,等到于党风波平息之后,十之八-九就会坐实,皇上只不过这会儿忙着给太后办丧事,暂时顾不上下明旨罢了。

    太后的丧事办得极为盛大,按皇帝的说法,太后仍旧是太后,是先帝的原配,其身后哀荣并不因于阁老谋逆而有所减免,这是保全了先帝的脸面。

    然而红白事里头的猫腻是最大的,一样是表面上十分好看,内里的差距可能有稻草与锦绣之分。内务府那些人都精明得要死,皇帝一边给太后办着丧事,一边就废皇后为庶人,又以先帝陵寝封闭多年不宜打扰为由,为太后另选吉地营造陵寝,这里头究竟是个什么意思,谁还看不出来呢?更何况,如今已经有精明的官员上折子,要求追封皇帝的生母为太后了。

    因此,太后这丧事看起来盛大,其实好多东西都是敷衍的。内务府这些善于揣摸上意的家伙,可是很替皇帝省了一笔银子——有这钱,花在册封新皇后的大典上多好看呢。

    没错,册立新后的诏书已经下来了,毫无疑问,正是原先的修仪陆盈。

    这诏书一下,满后宫的嫔妃们又要拥向秋凉殿了——不是要打扰新皇后养胎,而是按礼应该先去拜贺的。

    “娘娘,今日无论如何也该去秋凉殿了……”钟秀宫内,流苏低声提醒已经梳妆好,却仍坐在镜前发呆的袁淑妃。

    “哦——”袁淑妃随口答应了一声,却仍坐着不动,神色有些茫然地看着镜中。她这里也是一面西洋玻璃镜子,如今里头清清楚楚映出一个中年女子,虽施了脂粉,掩盖住了眼角的细纹和面色的萎黄,却掩不住眼睛里的疲惫无神。

    “娘娘——”流苏小心翼翼地道,“虽说——可娘娘还是淑妃,仅次于皇后……”地位并没有变化,可娘娘怎么整个人都好像没了生气似的,跟前一阵子与废后争斗时那股子亢奋劲儿完全不同。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怎么说娘娘那时也是力敌废后,算得上与于党抗争过,就算不能入主中宫,也不能升位份,至少于昭仪被废之后,她所生的大公主也应该给娘娘抚养才是,怎么皇上却把大公主交给王充容了呢?弄得如今娘娘在宫里的地位格外尴尬。

    然而这种事都是皇帝说了算,流苏一个小宫人可管不着,只能提醒袁淑妃:“娘娘,还是起驾吧……”立后诏书下来两天了,合宫大概只有袁淑妃一个人没去秋凉殿拜贺了。虽说去的嫔妃都被杜内监那个徒弟小路子挡在宫门外,但皇后见不见是一回事,你去不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袁淑妃只觉得半点精神都没有,明明知道应该去的,可就是不想起身。正坐着发怔,门口忽然传来小宫人有点惊慌的声音:“娘娘,娘娘,有人来宣诏了!”

    宣诏?流苏心里不由得一喜:该不会是给自己主子升位份的诏书吧?立后诏书已经宣过,那倘若宫里再有位份的变动,淑妃娘娘也该是第一个轮到的。

    不过一见来宣诏的内侍面上那肃然冷淡的神气,流苏心里就是一沉——若是升位份的喜事,宣诏内侍也该是喜气洋洋的才对……

    果然,内侍一开口,那话就像冰茬子一样迎头砸了下来:“袁氏不敬皇后,怠慢无礼,着降为婕妤,自即日起迁居清芦馆……”

    降为婕妤?迁居清芦馆?流苏完全被砸懵了。从妃降为婕妤,这非犯大错不可。而清芦馆名字好听,却是在皇宫西北角上,离着冷宫不远,离着皇帝的居处却远得不能再远,若无什么特殊原因,恐怕一辈子都见不到皇帝了。自己主子这——这是彻底失宠被贬了!

    袁淑妃也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纸诏书,整个人跪在地上怔住了:“皇上——”只是拖延了两天没有去拜贺而已,毕竟这只是下诏,尚未举行册封礼,严格说起来陆盈现在还不是皇后呢。更何况是皇帝说让她安心养胎,叫小路子把众嫔妃都拦在宫外的呀!

    内侍将诏书收好,俯下身来:“皇上让奴婢问娘娘一句,还记得当年那碗药吗?”他不比杜公公或者小路子公公那样深得皇上宠信,知道很多事情,譬如皇上说的那碗药,他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来传话。再说了,皇上没告诉你的事就不要多问,仔细当差就是了。早晚有那么一天,他也能到皇上身边当差,也能得到皇上信任,该知道的,自然就知道了。

    流苏眼看着袁淑妃——不,现在应该叫袁婕妤了——像被抽了筋似的倒在地上,不由得吓呆了:“娘娘——婕妤!”降了位份之后,连娘娘都叫不得了。

    “皇上知道,皇上都知道……”如果说之前袁婕妤心里还有那么一丝希望的话,那么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皇帝只将她贬斥已经是客气的,她的命运,其实不会比冷宫里的赵充仪好多少……

    皇后册封大典于六月末举行,因那时新皇后的胎已经有四个来月,正是胎象稳固的时候,且天气又已过盛夏,不再是酷暑难耐。

    这日子是皇帝亲自从钦天监择的吉日里挑的最远的一个,当然对外说是谋逆之事牵涉甚广,没有两三个月怕是无法处置停当。不过私下里人人都议论,说皇帝是心疼新皇后呢——若是选个五月里,光是那身儿皇后的行头,就能把人闷热得晕过去。

    说起来新皇后要算继室,虽然说皇后的名头都是一样的,但毕竟不是原配,典礼的盛大程度也该比着前皇后降一级才是。然而礼部和内务府谁都没提这事儿,反而以新后育有皇长子为由,把典礼的等级往上提了提——当然,提高的绝对不是程序的繁琐程度,那个是皇帝亲口否决了的,新皇后还有身孕呢,累着了如何是好?

    总之册封大典极为隆重,不但内外命妇皆按品大妆前来拜贺,前朝的官员们也全部着官服来觐见新后,整个皇宫都热闹非凡。就连皇家寺庙,也为新后祈福而大办法事,不但施舍了一万八千八百个新面馒头,还以新后的名义办了一场义诊,引得那些穷苦人大赞皇后娘娘仁德。

    六月末的天气,虽然仍旧有些热,但宫宴摆在御花园里,前面不远就是太液池,风吹过来都带着水气和荷香,竟也让人不觉得暑热了。

    桃华挺着个肚子坐在外命妇的第一席上。

    放眼望去,不用看前朝,只看后宫这宴席,就已经知道什么叫物是人非了。内命妇那边,消失的不只是于皇后,还有曾经跟她别苗头的袁淑妃与赵充仪,哦对了,还有于昭仪。如今坐在皇后下手的,是已经升为贤妃的前充容王氏,身边还揽着大公主,正一边哄着孩子,一边陪着皇后说笑。从前她不多言多语,这会儿众人才发现,原来王贤妃居然是个长袖善舞之人,饶是这般奉迎着皇后,还能说得四座生春,谁也不受冷落呢。

    而蒋梅华以充媛身份坐在第二位,虽则如今九嫔之位仅她一人,也算得上高位了,可是看那颓丧的精神,还不如下头坐的蒋宝林气色好,就知道其位虽高,日子却过得并不得意。

    下头的小嫔妃们彼此交换着会意的眼神——这也难怪,毕竟是父亲兄弟都丁忧了,娘家没了靠山,就算还想争什么,也争不动了。

    “这也未必,还得自己有本事呢……”有人从嗓子眼里挤出细细的低语,只有身边几人能听见,“瞧瞧安亲王妃……”

    没错,如今安郡王府已经升级为安亲王府了,而原成亲王府,则因成亲王妃与前皇后于氏纠合,设计陷害安郡王妃之故,已经被贬为郡王。而成郡王妃更被勒令闭门思过,今日的宫宴都没能参加,只能在自己府里朝着皇宫方向跪拜了。

    “听说,皇上是不打算让她再出来了……”外命妇里也有人谈论这话题,毕竟今日最显眼的一个是新皇后,另一个就是安亲王妃了,只要看见这两个孕妇,就不由人不想起成郡王妃来。

    “没治她的罪就很好了。”靖海侯夫人淡淡地道,“都是看在已故安郡王的份上。”

    靖海侯在此次谋逆事件之中,率领五城兵马司力抗叛军。虽然说五城兵马司那战斗力实在不强,算不得立什么大功,但对皇帝的忠心却是明摆着的。叛党的事处理完,论功行赏的时候,靖海侯府虽然没有如定北侯府一般由侯升为公,但次子曹鸣却得到了一个四品世袭指挥使的荫封,也是极大的恩典了。曹鸣本来弓马本事就不错,给这个荫封正是如鱼得水,将来若有什么功劳,说不得还能再升呢。

    因此,靖海侯夫人这一句话,顿时引来了一片附和之声。

    南华郡主坐在旁边,看着周围那些陌生的面孔,心中五味杂陈。往年有这样的宫宴,她身为太后养女,总是坐在第一席。可如今,那个位置是安亲王妃蒋氏坐着,而她不但位置往后移,还没有了奉承的人——太后都倒了台,于家人都被赶出了京城,她不被牵连就不错了,哪还能有昔日的风光呢。天幸她的次媳是靖海侯府的大姑娘,姻亲风光,多少还是能带契一下江家的。

    不过,如果当初江恒娶的是蒋氏……南华郡主往首席看了一眼,立刻又把泛起的那一丝后悔狠狠压了下去——她绝不后悔!曹蕙一样能给江家带来好处,就算,就算可能不如蒋氏,她也绝不后悔!只是,倘若曹蕙现在有孕就好了,这个儿媳哪里都好,只是一直未有喜讯,今日往这席上一坐,就被那蒋氏给比了下去。

    曹蕙在南华郡主身边坐着,将婆母脸上的神色尽收眼底,捉着空儿与靖海侯夫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她才不管南华郡主在想什么呢,如今江家是要依靠曹家提携了,就算是婆母又能怎么样呢?再说夫君与她和睦,公爹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婆母那点子小心思,翻不起大浪来。至于说她至今无孕的事儿——嗯,等安亲王妃生产之后,或许可以请她给诊诊脉。甭管南华郡主怎么想,放着这样的神医亲戚不用,岂不是傻的?

    桃华对下头众人的窃窃私语并不细听——不听也知道在议论什么呢,之前是诛逆,现在就是行赏了,反正不过是官场上沉沉浮浮的那些事呗。

    她现在想的是家里的事。蒋老太爷的过世对蒋锡而言算得上是个打击,他原是想跟着蒋老太爷的灵柩也回无锡守几年孝的,只是蒋老太爷不但把自己编写的医书给了他,还叫甘松给他送话,说想看见他及早编纂出完整的《草药纲》。

    这么一来,蒋锡就改变了主意,决定只等桃华生了之后,就再次出门。这次是要往云南那边走了,去得更远。白果当然随行,蒋柏华则可以再住进安亲王府,一方面可以继续跟着姐夫学武,另一方面还好陪着小外甥玩儿。

    一想到旭哥儿,桃华便转头问身边的玉竹:“旭哥儿呢?”

    玉竹忙道:“世子跟皇长子去中宫玩了,薄荷姐姐跟着呢,王妃放心。”薄荷已经跟初一定了亲事,只等桃华生了这一胎再坐过月子,就要成亲了。沈数升为亲王,连着身边侍卫也升官,初一如今是七品武官,薄荷嫁过去也是官太太呢。

    这愈发坚定了玉竹的信心,眼看着等薄荷嫁出去,她就是王妃身边的心腹了,日后的前程还会差么?更不用说,如今亲王府可不是从前郡王府那时候了,王爷不再是被猜忌之人,王妃与新皇后交好,就连小世子,跟皇长子现在也是皇上亲口所说的“兄弟俩”,那日后……

    玉竹觉得自己现在晚上做梦都能笑醒,当初被送进宫做小宫人的时候,哪知道会有今天的福气呢?

    “你是担心旭哥儿?”陆盈在上头听见了桃华的话,笑道,“放心,有嬷嬷和宫人们跟着呢。”晖哥儿虽然还不是太子,但依着本朝立长立嫡的规矩,只要他将来不是个纨绔之徒,这太子之位就是跑不了的,所以待遇早就跟太子差不多了。

    “我是怕那小子太皮,拐着皇长子淘气……”桃华有些无奈。这虽然是堂兄弟,性情却是天差地别,看晖哥儿稳稳重重的,话也不多说,旭哥儿却是跟猴一样,恨不得上天入地。

    陆盈掩着嘴笑:“你可不用担心这个。皇上都说晖哥儿太老成了,得有人引着他活泼一些才好呢。”再说宫人早就向她回报过了,旭哥儿虽然顽皮,但并不是没分没寸地乱闹,连皇帝都说过,蒋锡那种性情,又怎么会教出个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来。

    这话桃华听听罢了。晖哥儿将来要承继大统,老成些才是应该的,皇帝说这个,不过是“其辞若有憾焉”罢了,心里还不知多喜欢呢。

    “娘娘,该用保胎药了……”樱桃端上一小盅药汁来,“太医说,吃过这个月,就不必再服了。”

    陆盈皱皱眉,把药喝了,向桃华道:“桃姐儿,那顾太医,真就不肯留在太医院?你也不劝劝他,京城里怎么也比在外头跑要强些。”

    皇帝原想让顾丛领太医院的,但顾丛以自己医术不精为由推辞了,倒是自愿去承办那各地每年种痘的差事。

    桃华笑了笑:“他年纪轻,要说现在就领太医院,委实难以服众。且他所学于内宫所需并不相宜,经验也少,倒不如去外头历练历练,再过个十年八年,或许可为皇上所用。”其实顾丛是厌烦宫里的勾心斗角,但这话怎么能说出来呢。

    陆盈略有些失望:“如此,也罢了,横竖有你呢。”

    桃华笑了笑。其实她和沈数已经商量好了,再过几年,他们全家都打算去西北。京城虽好,却不是他们喜欢的地方。就是陆盈,如今做了皇后,大家相处的方式也渐渐要变化了。

    就是不知肚子里这个小东西什么时候出来,是男是女……桃华摸着肚子想,其实预产期应该也不远了。她和沈数都盼着是个女儿,如此儿女双全,夫妻和睦,生活就如同一艘鼓着风帆的船,乘风破浪,一路向前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