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跟踪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大摇大摆地走进了网球场,还正大光明地坐上了观众席,吉泽觉得她们两个人似乎太嚣张了一点。她掩着嘴在七海耳边小声问道:“我们这样很欠打诶,七海。”

    “放心吧,他们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七海翘着二郎腿不以为然地说道。

    网球部的部员们已经开始训练了,不过看起来好像并不是正选。根据桃井给她科普的,正选队员穿的队服跟非正选不一样。

    吉泽四处看了看,眨着眼说道:“这里还有观众席呀。”

    “五月跟我说,因为每隔一段时间,网球部就会进行一轮选拔,选出正选队员去参加比赛,那个时候会有很多人来看。再说了,也有一些外校的人来比赛嘛,没有拉拉队和观众在这里加油助威,比赛多没意思呀。”七海朝着吉泽抛了个媚眼,“你说呢?”

    吉泽雀跃着回答:“七海说的都对!不过,景吾为什么还没来呀?”

    七海看了看时间道:“差不多了吧?我对这个也不太清楚诶,我又不是他的脑残粉。”

    吉泽点了点头,然后好奇地问道:“那你是怎么跟他认识的呢?我有点好奇呢,七海讲讲嘛!”说着,吉泽就拉着七海的手晃了晃。

    七海摸着下巴:“这个事情,说起来挺虐的,大少爷开车撞了我,以为我是碰瓷的。后来莫名其妙地接触多了,就认识了。”

    “景吾开车撞你?”吉泽目瞪口呆,她上上下下地摸着七海担心地问道,“那你没事吧?有没有把哪里撞坏了?”

    七海坏笑着问道:“真梨,你是不是想趁机吃我豆腐?”

    吉泽脸一红,赶紧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才没有!”

    七海拍拍吉泽的肩安慰道:“放心吧,只是稍微刮了一下,一点事都没有的。”她伸手捏了捏吉泽软软的脸蛋,“担心我吗,真梨?”

    吉泽扁着嘴:“听到你说被撞当然会担心啦,真是的,小心一点嘛,居然还会被当成是碰瓷的,景吾是笨蛋吗?”

    “啊,我觉得大概是因为他追求者太多所以膨胀了?”七海摸着下巴猜测着,刚说完,她的眼睛就亮了一下,“哟,我看到了一个熟人。”

    “是谁?”吉泽一边问,一边顺着七海的视线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银色头发的少年把球拍扛在肩上,另一只手则是搭在一个紫色头发戴着眼镜的少年的肩上,看起来一副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模样。

    “他有小辫子诶。”吉泽指着仁王的后脑勺开心地说道,“那个就是七海的熟人吗?”

    “嗯对,他叫仁王雅治,旁边那个——我看看。”七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对折了好几次的纸,对了对号之后说道,“柳生比吕士,是仁王的搭档。”

    吉泽看了看七海又看了看仁王,歪着脑袋奇怪地问道:“不去打招呼吗?”

    七海两手背在脑后懒洋洋地说道:“他看不到我们啊,而且,去打招呼的话,说不定会引起麻烦来。”

    吉泽睁大了眼睛:“看不到我们?”

    “笨蛋,难道你一直没发现吗?”七海笑眯眯地说道,然后站了起来,“不信我去给你演示一下。”说完之后,她就从观众席的围栏上翻了下去,一直走到了仁王的面前,然后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吉泽捂住了嘴巴,惊讶的眼睛都睁圆了。她看到,七海在仁王面前真的好像是透明的一样,不管七海在他面前招手,还是冲他吐舌头做鬼脸,他都完全不为所动。

    好神奇哦!

    很快,七海回到了吉泽身边,脸上满是得意:“我说什么来着?”

    “你是怎么做到的啊?”吉泽拉着七海的手迫不及待地问道,“快告诉我啦!”

    七海凑到吉泽面前,伸出食指抵着唇,压低了声音对她说:“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ok?”

    吉泽拼命地点头:“嗯!七海不说我就不问了!啊,我看到景吾了!”吉泽伸手往后一指,七海也跟着转了过去,果然看到迹部走进了网球场。和仁王他们一样,迹部也完全没有看到七海和吉泽两个人。

    “咦,那个女生——”吉泽歪着头,盯着迹部身边的栗原看了一会儿之后疑惑地问道,“应该是伯母说的小佑吧?”

    “是啊,那个就是阿佑,阿佑也超可爱的!”七海捧着脸,“不过有时间的话,我更想介绍五月和安娜娜给你认识。”

    “是七海的朋友吗?”吉泽挽着七海的胳膊好奇地问道。

    七海点头:“五月是我室友,安娜娜是我的小情人~”

    吉泽嘟着嘴:“那我呢那我呢?”

    “你是我的甜心。”七海扣住吉泽的手,拉到自己的唇边吻了一下。

    “不要撩啦我都要心动了!”

    “哈哈哈!”

    原本只是想围观一下网球部的训练,结果接下来的发展却让七海狠狠地打了脸。

    不等等,你们真的是在打网球?这飞沙走石的效果是怎么出来的?

    七海看的目瞪口呆,吉泽也是同样的反应。她指着网球场结结巴巴地问七海:“他、他们真的是在打网球吗?为什么跟我以前看的温网不一样?”

    七海掩面:“跟我看的也不一样,网球不是这么打的吧?卧槽卧槽牛顿要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了!”朋友们,你们对物理一无所知啊!

    “我觉得,我们可以走了。”七海面色深沉地说道。这种网球的打法完全超出了她对网球的认知,感觉自己对网球一无所知了。

    吉泽赞成地点了点头,她心有余悸地说道:“感觉好危险哦,只是打个网球至于这么拼吗……”

    “谁知道呢,”七海摊了摊手,然后翻出了小本本,“我看看,大少爷上课的教室……啊,找到了,我们去教室吧?”第一节就是金融学这种听起来就让人犯困的课啊。

    吉泽迅速地站了起来,拉着七海的手就走:“那我们快走吧!”

    在教室里找好了位置,七海趴在桌子上感叹了一句:“后援团,可以的。”

    吉泽不解地问:“什么意思呀?”

    “就是,她们连大少爷喜欢坐在哪个位置上都搞清楚了。”七海指了指她们面前的座位,“这个,是大少爷坐的位置,右边是赤司坐的位置。”

    吉泽不由得露出了一脸崇拜的表情:“好厉害哦!”

    七海扶额:“虽然说这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是一件值得敬佩的事情啦……对了,真梨是学什么的?”

    吉泽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我不太擅长学金融什么的,不过家里有哥哥,所以继承家业没我的事啦,我是学设计的。”

    “那也很厉害啊!”七海拍了下桌子,“设计什么?”

    “珠宝设计,爸爸还说以后我们家的珠宝就由我来设计了,”吉泽有些害羞地说道,“我们家是做珠宝生意的。”

    七海掩面。妹子啊,你说你对我不知根不知底的,就把你家是做什么的告诉我了,幸亏我不是什么坏人,要是我对你图谋不轨,你就完蛋了啊!不过七海转念一想,觉得吉泽应该也是认为,她是迹部介绍的人,所以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说完自己家,吉泽便问七海:“七海呢?”

    “怎么讲,”七海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之后回答道,“我是跟着我叔叔生活,我们家……为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吉泽双手合十,墨绿色的眸子里闪着光:“好厉害!听起来很帅哦!”

    糟糕了满满的负罪感……七海捂着心脏,然后默默地掏出了迹部今天的作息表:“那什么,我们来看看今天大少爷都要上什么课好了。”

    “嗯好!”完全没注意到七海在转移话题,吉泽的注意力立马被带着转移。

    七海把小本本翻开,然后对吉泽说:“大少爷今天课还蛮多的啊,上午满课,下午一节,不过他好像下午都会去生徒会室处理一下学生会的事,四点半到五点半是网球部的部活时间,晚上六点半到九点半是迎新晚会的排练时间……好忙啊。”

    吉泽下巴搁在七海的手臂上:“昨晚景吾就是快十点了才回家的。”

    “对了,反正你和大少爷住在一起,今晚我们可以去看迎新晚会排练,到时候让他直接带你回家。”七海收起小本本,“本来我还要去帮忙后勤呢。”

    “那我是不是耽误你了?”吉泽不由得担心地问道。

    七海笑眯眯地回答道:“没关系,因为要陪你,所以大少爷说我不用去后勤了。”

    “那就好!”吉泽开心地笑了起来,露出两个可爱的梨涡。

    看了下表,七海再次趴在了桌子上:“八点上课,我睡一下——”

    “这样很没形象诶七海。”吉泽一边说着,一边学着七海的样子——两只胳膊伸向前方耷拉着,脸直接贴在了桌子上。

    两个少女面对面,然后同时笑了出来。

    “还说很没有形象呢,你都学我了!”

    “不要说出来嘛!”

    七点五十五分的时候,迹部和赤司两个人一起进了教室。然而刚进教室,赤司就对迹部说:“你觉不觉得哪里不对劲?”

    迹部指了指他们俩固定坐着的两个位置:“你是说那里吗?”

    “对,平时那里……不是早就坐满人了吗?”赤司疑惑地问道。这两位名气在学校里几乎不分伯仲的大神总是固定坐在教室中间那一大排第三排的位置。他们两边的位置没人敢去做,但是前后位置却是坐的满满当当——而且是先到先得。

    迹部不以为然地说道:“管他呢,跟我又没有关系。”

    “说的也对。”虽然还是觉得不太对劲,不过赤司也没太计较,只是跟在迹部身后走到位置上坐了下来。

    然而迹部在坐下之后就觉得不对劲了。

    “我怎么觉得有人在盯着我?”迹部狐疑地侧过头去看着赤司。他转过头去看了看后面的人,发现虽然有人会时不时地瞄他一眼,但是紧盯着他看的却一个都没有。

    “啊?”赤司也跟着转过了头,看了看之后有些茫然地说,“没有啊,你是不是感觉错了?”

    “大概?”迹部半信半疑地转回去,但被人盯着的感觉却一直都在。

    怎么回事?

    盯着他看的七海和吉泽两个人趴在桌子上笑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吉泽压低了声音悄悄地对七海说:“他真的没有发现我们诶!”

    “我觉得我们再盯着他看,他要发毛了,虽然他根本看不到我们。”七海也是乐得不行。她探过头去,然后朝吉泽招了招手,“真梨快来,看大少爷记的笔记!”

    吉泽听话地凑过去,两个人左边一个右边一个,眼睛盯着迹部手里的笔记。

    “字写得好好看哦。”吉泽指着迹部的笔记,“我的日文写得超级难看,经常被爸爸嫌弃的。”

    七海掩面:“我的还好,我师父字写得很好看,我很崇拜我师父,所以苦练了很久。”她瞥了一眼赤司的笔记,然后对吉泽说,“赤司的笔记记的也很整齐。”

    吉泽有些意外:“七海你还有师父呀?”

    “嗯,我师父超帅的!”七海握了握拳,“回头你去意大利找我说不定能见到他呢。”

    吉泽也握了握拳:“七海说超帅那一定超帅的!”

    这时,迹部突然向左转了下头,吓得吉泽大气都不敢出。然而他也只是表情看起来有些怀疑,然后就转向了右边。

    七海掰着下眼睑不客气地朝他做了个鬼脸——反正看不到。

    看着迹部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赤司不由得担心地问道:“怎么了?”

    “总觉得这里有人。”迹部转了下笔,然后坐正了身体,“没事了。”

    七海吐了吐舌头,然后示意吉泽坐回去。她小声说道:“我们不要打扰他上课了,看着就好啦。”

    吉泽点了点头:“嗯,我们悄悄的~”

    “不如我们来研究一下接下来几天做什么好了。你想去水族馆吗?我可以叫小安娜一起去,正好介绍给你认识!”

    “好呀好呀!”

    接下来的时间里,七海和吉泽两个人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时间难熬。她们听不懂老师讲的是什么,想趁机扩充一下知识面都不行。对于迹部和赤司两个人全程一边认真听讲一边做着笔记不仅不犯困还能完美回答老师提出的问题,她们表示:服。

    “总觉得跟景吾一比,其实我过得还蛮轻松的。”吉泽趴在桌子上,手指无意识地在桌面上画着圈。

    “是啊,感觉大少爷对自己要求也很严格呢。”七海也开始有点佩服迹部了。

    吉泽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提出了一个问题:“七海,景吾下节课上什么呀?”

    “我看看哦。”七海翻出了小本本,看完了之后语气沉重地回答道,“政治经济。”

    “我们溜吧?”

    “正合我意。”

    于是,下课铃一响,两个人就溜出了教室。

    “我们现在去哪儿啊?”

    “唔——我们去逛逛学校吧?反正我不用去上课了~”

    “好~”

    因为要换教室,所以迹部和赤司两个人也走了教室。不知道为什么,一走出教室,迹部就看向了七海和吉泽两个人走的方向——当然,他什么也没看到。

    见迹部立在原地,赤司也顺着他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怎么了?”

    “没什么。”迹部一脸淡然地回答道。

    赤司皱了皱眉:“我觉得你今天有点奇怪。发生什么事了?”

    “真的没事。”迹部拍了拍赤司的肩,“我们走吧。”

    cpa728();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