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心意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中午,迹部和忍足仁王还有白石一起去餐厅吃饭的时候,总算知道了自己一上午不对劲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

    “噗哩~”仁王指了指前面不远处两个正在商量什么的少女,倚着迹部的肩膀问道,“那不是原野吗?旁边那个是谁?”

    忍足推了推眼镜,向来波澜不惊的脸上也流露出了几分诧异:“那不是你以前在英国的小青梅吗,迹部?她怎么跟原野在一起啊?”

    白石“喔嚯”了一声:“迹部你怎么这么多小青梅?”

    迹部没说话,只是大步走到了七海和吉泽身后,语气颇为不爽地开口:“你们俩跑到这里来干嘛?”

    “呀!”七海和吉泽同时转身,两个人眼里都闪着惊讶。七海说,“原来大少爷你会来这里吃饭的哦!”

    迹部额角跳动了一下:“你对本大爷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七海点着下巴:“我以为你每天都过着酒池肉林的生活。”

    迹部扶额:“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你这个笨蛋!”

    吉泽伸手拦在七海面前不高兴地对迹部说:“七海才不是笨蛋,不许你说七海的坏话,不然我就告诉伯母了!”

    迹部嘴角抽动:“你是小学生吗?还去告状?”

    七海搓了搓手:“太幸运了,真梨,我们遇到了大少爷,今天中午的午餐可以不用买单了。”

    “对哦!”吉泽开心地跟七海击了个掌。

    迹部头疼地捏着眉心,结果就忘记自己是跟三个队友一起来吃午饭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仁王三人笑嘻嘻地问迹部:“迹部,都不介绍下吗?”

    “真梨真梨,这个就是我说的仁王!”七海指着仁王给吉泽介绍道,“另外两个我就不认识了。”

    忍足故作伤心地说道:“呀咧呀咧,这么说我还真是伤心啊,我们明明见过的吧,原野同学。”

    七海语气诚恳地回答道:“我不记得了,我非常不擅长记男生的名字,尤其是见面次数又不多的。”

    “好吧,”忍足微笑道,“那么我来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忍足侑士。”

    “我会努力记住的。”七海严肃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一旁的白石不客气地笑完了之后,也一本正经地做了自我介绍,“我叫做白石藏之介,请多指教。”

    七海摸着下巴:“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大概是五月在宿舍里的时候提起过吧。”

    “所以,”仁王饶有兴致地看着吉泽,“这位小美女是谁呢?”

    “啊!”突然被提问,吉泽急急忙忙地自我介绍了一下,“我叫做吉泽真梨,是从英国来的,请多指教。”说着,吉泽朝着刚刚认识的三个人行了个礼。

    虽然都是混血儿,但是吉泽的身材属于比较娇小的那种,所以七海可以轻松地把她搂在怀里。她说:“好了,认识完了,我们去吃饭了。”

    迹部挑眉:“不是说要一起?”

    “可是,我们现在,很惹眼啊。”说着,七海伸手捂住了脸。

    忍足和白石往旁边一看,发现果然好多人都在朝这面行注目礼,其中还有一些人在交头接耳讨论着什么。

    “这样吧,你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我们去买午饭。原野和吉泽要吃什么呢?”忍足贴心地问道。

    吉泽挽着七海的胳膊:“和七海吃一样的就可以了!”

    “我随便。”七海摊手。

    忍足的笑容一僵,而一旁的仁王和白石两个人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还真是令人为难的答案呢。”忍足说着,推了推眼镜,藏蓝色的眸子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最后,为了不让忍足为难,七海和吉泽商量了一下,决定吃咖喱饭。

    “真梨,你在英国的时候你爸爸会做日式料理给你吃吗?”七海一边往外挑着咖喱里面的胡萝卜一边好奇地问道。

    吉泽咬着勺子想了想之后回答道:“有的,不过次数很少。七海呢?”

    “我阿姨会做。”挑完了大块又开始挑小的,七海这个势要把所有胡萝卜挑的干干净净的举动惹得坐在她对面的迹部眉头一跳。

    他说:“你挑食的毛病也太严重了吧我说?”

    七海抬起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你要是喜欢你可以吃啊。”

    吉泽一脸责备地看着迹部:“为什么人家挑食你也要管啦?”

    被噎的说不出话,迹部听到了“噗”的一声。他狠狠地瞪过去,就发现刚刚还在偷笑的忍足白石还有仁王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低头吃饭。

    很好,下午训练你们等着加训吧。迹部愤愤地想。

    “啊对了,”仁王突然问道,“吉泽也是跟原野一样来日本念书的?”

    “不是的,”吉泽急忙伸手摆了摆,“我只是来玩,过几天就回去了。”

    迹部冷哼了一声:“听你昨晚说的那么神秘,还以为今天你们俩会去哪儿,结果就是来学校里?哼。”

    “学校里也有很多乐趣嘛,”七海一边把胡萝卜堆成小山一边不在意地说道,“比如我发现,我对网球一无所知。”

    迹部傲慢地开口:“本大爷可以原谅你的无知。”

    七海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看着两个人的互动,吉泽脸上露出了几分若有所思的表情。

    终结了跟七海之间的话题,迹部转而看向吉泽:“那你们下午有什么安排,还要保密?”

    “下午的话,要去一下书店。”吉泽想了想,“然后再回来。”

    迹部有些讶然:“怎么还回来?”

    吉泽不高兴地反问:“你怎么管这么多呢?”

    “你——”又被噎了一下,迹部算是败了,“行行,我不管了。那明天呢?我就问问。”

    忍足和白石仁王咬耳朵:“我觉得迹部现在像个为了女儿操碎了心的傻爸爸。”

    仁王和白石颇为赞成地点了点头。

    听了迹部的话,吉泽看了看七海,然而七海头也不抬地说道:“跟他说呗,你看他急的。”

    吉泽这才开心地回答了迹部的问题:“要去水族馆!”

    迹部觉得有点心塞,为什么要等七海说了可以告诉他真梨才说?

    仁王兴致勃勃地问道:“就你们两个去?”

    “我打算问问我小情人去不去,顺便拐个摄影师。”七海说着,往嘴里塞了一勺咖喱。

    仁王自告奋勇地举手:“那我也去呗?我明天一整天都没有课!”

    “你?”七海盯着仁王看了一会儿,然后说,“你拎包。”

    “没问题!”

    “成交。”

    仁王伸手跟七海击了个掌。

    吃过午饭之后,七海就陪吉泽去了书店。在书店里,七海发短信问了十束明天有没有时间带安娜一起去水族馆。

    十束很快回复短信:“哎呀,小七海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提议呢,正好安娜最近都没怎么出去~”

    “嗯嗯,那我们明天一起去!我正好要陪一个从英国来的女生玩几天~给小安娜介绍新朋友认识~十束哥也要一起来,记得帮我们拍录像!”七海愉快地回复道。

    十束:“没问题~我会给你们做好便当带着的~不过,对方不会介意吗?”

    七海回复道:“我跟她说过了,她也很想见小安娜的~哦对了,我还要带个男生,负责拎包的。”

    “哈哈哈,小七海想的很周到呢~我知道了,我会告诉安娜的,那明天上午九点,我们在水族馆门口碰面吧?”

    “行,那就这么定了!”

    买完了书,七海就开车带着吉泽回到了学校,两个人直接去了生徒会室。

    “居然不锁门?”七海拧开门把手之后,对迹部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大少爷还真是自信十足啊,知道没人敢随便进来吗?”

    吉泽有些不放心地问道:“那我们这样偷偷地来是不是不好呀?”

    七海坏笑着看她:“你忘了现在没人看得到我们嘛?”

    “对哦!”吉泽欢呼了一声,“虽然不知道七海你怎么做到的不过好厉害!”

    七海得意地扬了扬下巴,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环视了一周,吉泽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好夸张哦。”

    “不过我喜欢那个沙发。”反正也没人看得见,七海干脆放飞自我。她走过去瘫坐在沙发上翻起了吉泽买的书,“你随意吧。”

    “嗯!”吉泽用力地点了下头,然后开始参观起了生徒会室。

    两手撑在膝盖上,吉泽微微弯着腰,透过玻璃看着书柜里摆放的十分整齐的书籍。政治经济文化,每个领域都有涉及。

    “好多书哦。”吉泽不由得出声说道。

    七海漫不经心地回应道:“嗯,这个我倒是没注意,我好像只来过这里一两次吧我,忘记了。”

    吉泽抿了抿唇,又走到了办公桌前。

    桌子上堆放着几个文件夹,吉泽拿起来翻了翻,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懂。

    “当学生会主席好像很辛苦哦,我哥哥念书的时候也是学生会主席,还是学校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原来哥哥那个时候真的很忙啊,难怪都没时间陪我玩。”吉泽说着,把文件夹合上放回到了桌子上。她伸手摸了摸放在桌子上笔筒,然后突然发现了一个相框。好奇心驱使之下,她伸手拿了起来,然后一下子愣住了。

    七海不知道吉泽发现了什么,只是回答了她说的话:“都说了能者多劳嘛。大少爷蛮能干的哦。”

    “嗯……”吉泽闷闷地点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手中的相册。

    只是一张速写,画中的少年穿着得体的西装,看起来意气风发的模样。

    但是,让吉泽愣住的并不是画里的内容,而是右下角那个小小的签名。

    vioia。

    吉泽想起,自己在和七海闲聊的时候问起过她有没有意大利名字,七海的回答是:“有啊,薇欧拉,不过这个名字很少有人叫的,所以还是叫我七海就行啦!”

    所以,这幅画是七海画的吗?想到这里,吉泽抬头看了一眼七海,发现对方只是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中的画本。

    把画摆在这里,一定是很珍惜吧?吉泽小心地把画框放回到原来的位置,然后眯起眼睛笑了起来。果然跟她猜的一样吧?

    七海正看画本看的入神,突然听到吉泽叫她:“七海。”她抬起头,就见吉泽两手扶着膝盖,笑眯眯地看着她,“我们走吧?”

    “诶?”七海诧异地看着吉泽,“大少爷还没来呢?你不视奸他了?”

    吉泽摇了摇头:“不了。”

    “诶——为什么啊?”七海合上画本,拍了拍沙发示意吉泽坐下。

    吉泽坐下后,注视着七海的眼睛认真地对她说:“我觉得,你说的很对。”

    “我好像什么都没说。”七海不禁满头黑线。

    吉泽摇了摇头:“不,你说了,你说可能我喜欢的是小时候那个景吾。”

    “我大概是条金鱼吧,只有七秒钟的记忆,”七海摸着下巴,“我真的没印象了。怎么,你突然想通了?”

    “是的!”吉泽开心地笑了起来,“因为我刚刚发现,他有喜欢的人了。”

    “卧槽!”七海急的蹦了起来,“大少爷这个闷骚!闷骚!我上次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他会说没有呢!”

    吉泽笑眯眯地说:“大概是他自己还没发现吧?”

    “那你是怎么想开的啊?自己喜欢的人有了喜欢的人,你不难过吗?”七海小心地问道。

    吉泽摇了摇头:“不啊,就是因为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难过,所以我才想,大概就像你说的,我喜欢的是小时候的他,而且这个喜欢,可能也是你说的那种英雄情结。其实,我从以前开始就听爸爸妈妈说,因为和迹部家是世交,所以以后可能会和景吾结婚。我对这种事情没有想法的,爸爸妈妈这么说了,我就也这么信了,也一直以为自己是喜欢他的。现在知道了他有别的喜欢的人,我反而松了口气呢。”

    七海本来以为吉泽只是想让自己放心,结果她发现,吉泽竟然真的很开心的样子。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认真的吗,真梨?”

    吉泽用力点头:“真的!不过,我觉得景吾那个笨蛋应该没发现自己喜欢那个女孩子?被他喜欢的那个人应该也没发现自己被喜欢了吧。”

    “两个笨蛋在一起不会幸福的你信我吧。”七海握住吉泽的手语气诚恳地说道,“真难想象迹部大少爷会喜欢什么样的人。”

    吉泽笑眯眯地看着她:“是啊,很难想象呢。”

    “不过既然你都想开了,那我就不说什么了,”七海两手揉着吉泽的脸颊笑嘻嘻地说,“我们真梨这么可爱,一定会遇到超级棒的男生喜欢你的!”

    “嗯!七海也是!”吉泽也伸手拉了拉七海的脸颊,两个女孩子咯咯地笑成了一团。

    晚上,迎新晚会排练。

    迹部一进礼堂就看到七海带着吉泽在跟桃井说话,旁边还有黄濑一边比划着一边讲着什么。

    “所以,这就是你们说的,还要回来?”迹部走过去,挑着眉看着七海,“你怎么又带真梨来这里了?”

    “盯——”吉泽目光灼灼地盯着迹部,看的大少爷举手投降,“好,我不问,我什么都不问,行动自由。原野七海,你是不是想省事今晚不送真梨回家?”

    吉泽不高兴地说道:“是我想来所以七海才带我来的,而且这么晚了景吾你怎么放心七海一个女孩子送我回家?”

    迹部掩面:“算了我什么都不说了。”

    啊,软妹子帮我正面怼她发小,我也是人生赢家了呢。七海愉快地想到

    cpa728();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