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梦境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看了看迹部手里的照片,七海开心地把拍立得举了起来:“真的很好玩哦,我还是第一次用这种相机拍照片呢。”

    “为什么买这种啊?”迹部纳闷地问道。

    “我叔叔要给我买的嘛,他说日本的女孩子好像都很喜欢这种东西,就给我也买了一个。”七海把相机举到自己眼前,对准迹部又拍了一张。

    迹部笑着问她:“你打算给我拍一整套吗?”

    七海撅了撅嘴:“我只是在拍一个好看的人啊,不给你拍了,我要去给真梨和安娜拍照片了。”然而走了两步之后,七海突然转过头来对迹部说,“你自己在那里干嘛啊?一起来玩嘛!”

    迹部手里拿着七海给他的两张照片,听到七海叫他之后,他抬起头看向她:“嗯?”

    “大少爷你今天出门是没带耳朵还是没带脑子啊?”七海无奈,走过去拉着迹部一起朝吉泽他们那面走。

    迹部看着七海拉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嘴角不由得勾了起来。

    下午三点半左右,八田和镰本回来了,两个人看起来也是收获颇丰的样子。见到十束,八田献宝似的对他说:“十束哥!你那个朋友好大方啊!给了我们好多鱼和虾!”

    十束笑眯眯地说道:“这下子,草薙哥和king可能要吃好一阵子的鱼了。”

    因为仁王和迹部两个人还有网球部的训练,而其他人出来一天差不多也累了,于是便准备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依旧是七海坐在迹部的车上。一上车她就打了个哈欠,看起来相当疲倦的样子。她对迹部说:“我睡一会儿,到了学校啊你再叫我。”

    看到七海不怎么好的脸色,迹部担忧地问道:“你还好吧?”

    “不好,让我睡一下。”说着,七海就闭上了眼。

    七海又做梦了。

    这次,她梦到自己从那栋蓝色的房子里出来了。那栋房子还带着一个不小的花园。她从后门出去,站在小径的尽头。

    模模糊糊地,七海看到前面有三个人影,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小孩,看起来也就三四岁的样子。她穿着白色的小裙子,一头黑色的卷发扎成了双马尾。

    但是奇怪的是,三个人的脸,七海一个都看不清。她感觉他们应该在说着什么,但是七海却听不到。不知道为什么,七海突然觉得有些心慌。她开始往后退,然而场景却突然变换,她独自一人置身于漩涡当中。她拼命地挣扎着,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最后,她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一个很温柔的男人的声音:“七海,到这里来——”

    迹部把车停好的时候,七海还在睡。只是她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紧皱,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今天拍的照片都被七海拿在手里,反正无聊,迹部就从她手里把照片抽了过来,一张一张翻着看。

    七海拍了不少照片,每个人都有,有他们几个人一起拍的合照,有她给安娜和真梨拍的合照,还有她硬拉着自己拍的自拍,结果拍出来的时候,迹部被七海吐槽臭着一张脸。

    七海猛地睁开眼的时候,迹部依旧在翻照片。他语气随意地对她说:“你醒了。”

    “嗯……”七海的声音有些沙哑,脸色比睡着之前还要差。

    迹部从后面找了瓶水递给七海,看着她喝了几口之后似乎缓和了一些。迹部迟疑着问道:“你刚刚是不是做噩梦了?”

    七海扶额:“算不上是噩梦吧……”手指尖上全是汗,七海愣了一下。她现在觉得自己有点虚,那个该死的症状又出现了。她问迹部,“我……刚刚怎么了吗?”

    迹部点了点头:“说梦话了。”

    “诶?”七海惊奇地看着迹部,“我说梦话了?我说什么了?”

    迹部定定地看着她,然后一字一顿地告诉她:“你叫了好多声‘爸爸’。”

    七海愣住了。她很想开玩笑似的告诉迹部“那大概是在叫你”,但是她现在完全没有这个心情。她手遮在脸上,好半天之后才缓缓地对迹部说:“迹部,我好像,梦到我爸妈了。”

    “好像?”迹部皱了皱眉。

    “嗯……”七海点了点头,“我看不清他们的脸,所以不太确定。如果是的话,那我应该是第一次梦到他们。”她深吸了口气,镇定了一下之后问道,“我们这是在哪儿?”

    “学校外面。”迹部言简意赅地回答道。因为上次七海说过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从他车上下来,所以迹部就暂时先停在了外面。

    七海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终端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七海压低声音问道:“阿骸你在哪?我有事找你。”

    挂了电话之后,七海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对迹部说:“我在这里下车。”

    “你要去哪儿?我送你。”迹部皱着眉问道。七海的状况看起来相当差,之前也有过一次这样的情况。当时七海说她是低血糖,但是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低血糖这么简单。

    七海摆了摆手:“不用了,你还有训练,就不麻烦你了。”她推开车门下车,然后隔着车窗对迹部说,“那些照片先放在你那里吧,回头我会找你要的。哦对了,迹部,谢谢你,今天我还是玩的很开心的。”说着,她冲着迹部笑了笑,然后对他挥了挥手,“拜拜。”

    迹部透过后视镜看到,七海走了几步之后就停了下来。想到她刚刚打的那通电话,迹部猜测她大概是约了什么人。

    会是什么人?想了想,迹部还是觉得放心不下,干脆停了车下车去看,结果却看到,七海身边已经多了个男人。对方身材颀长,在六月初这种天气里还穿着黑色的长风衣,手上也戴着一副黑色的手套。他的发型有怪异头顶那簇头发看起来很像凤梨叶子,长长的蓝色发丝在脑后束成一束。迹部注意到,他有一双红蓝异色的瞳孔,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戏谑表情。

    迹部觉得七海应该是跟他说了什么,他看到对方脸上戏谑的表情很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深沉。

    再然后,迹部就看到,七海的身体往前一倒,而那个男人则是动作迅速地伸出手扶住了他。迹部很想过去看看,但是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却发现了他。他的脸上再次露出了戏谑的表情,迹部甚至看到,他张了张嘴,似乎说了句什么,然后就带着七海走了。

    七海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她睁开眼适应了一下黑暗之后,就发现了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支着脑袋看着自己的六道骸。

    翻了个白眼,七海嗓音沙哑地对六道骸说:“阿骸我要喝水。”

    “kufufu~你这个臭丫头,一醒来就使唤人。”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六道骸还是给她倒了杯水,递给她之后说道,“我要开灯了。”

    “嗯。”七海半敛着眼眸喝着水,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开灯的一瞬间,七海还是被灯光晃得眨了下眼。她喝完水之后掀开被子下了床,将杯子放到桌子上之后一脸无辜地看着六道骸,“我饿了。”

    “啪——”六道骸抬手就在七海脑袋上拍了一下,“睡醒了先要喝水又要吃饭的,你把我当沢田纲吉吗?什么要求都能满足你。”

    七海不说话,只是用她那双蓝色的眼睛默默地盯着六道骸。

    六道骸先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七海,接着就变得面无表情,然后开始额角跳动,最后忍无可忍地吐槽道:“你还真不愧是沢田纲吉的闺女!”这两个人真是,装无辜的本事一个比一个厉害,明明就是吃人的老虎,偏偏喜欢装成纯良的兔子。

    七海握了握拳:“耶,原野七海的胜利!”

    六道骸不客气地在七海脑袋上又拍了一巴掌。

    看着七海狼吞虎咽地吃着意面,六道骸鄙夷地说道:“狱寺隼人教给你的礼仪都被你吃了吗?”

    七海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我饿嘛!”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好几天没吃饭了。”吃了牛排又吃意面,六道骸盘算了一下,这顿饭怎么也得让沢田纲吉给他报销了。

    七海咽下嘴里的意面之后歪着头对六道骸说:“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每次这样之后都会很饿。”

    “你这个情况在意大利的时候就有了吧?沢田纲吉一直没发现么?”六道骸皱了皱眉。不应该啊,以大家对七海的关心程度,怎么也该有个人发现才对啊?别人不说,沢田纲吉,沢田春,还有云雀恭弥,这三个人都没发现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七海咬着叉子回答道:“在意大利的时候,其实犯病的时候很少,而且症状也没有这么严重,有一次被阿纲看到了,不过我说我做了噩梦有点呼吸困难,就骗过去了。你也知道啊,他们都很忙的嘛,没发现也很正常。”

    “哼。”六道骸冷哼了一声,旋即皱起了眉,“就是说,你来日本之后变得开始频繁起来了?”

    七海摇了摇头回答道:“也不是,是最近一年,就是我过了十七岁生日之后就开始频繁起来了。以前通常是两个月才会有一次,最近这一年变成了一个月一次,现在,我来了日本两个月,已经犯了三次了。”她定定地看着六道骸,“阿骸,我觉得我可能要想起来了,我今天,梦到我爸妈了。”

    六道骸那双异色的眸子里划过了一丝难以言喻的震惊。

    cpa728();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