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惊鹿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听了一郎的问题,七海先是怔了一下,随即微笑着回答:“您问了跟平藏先生一样的问题呢,我父亲的名字是原野诚,十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啊,”一郎显然很是意外,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喃喃地重复着,“这真是,真是——”

    七海急忙摆摆手:“您不用在意的,因为您事先也不知情。”

    迹部见状,便帮着七海一起转移了一下话题。他走过去看了看一郎刚刚写的书法,然后问道:“这是俳圣的《古池》吧?”

    “难得你们这些小辈认得。”一郎哈哈大笑,知道迹部这是在帮他找台阶下,一郎也就顺着说了。

    七海眨巴着眼问道:“是松尾芭蕉吗?”

    “你知道?”迹部有些讶然,“你连国文都不怎么好。”

    七海撅着嘴一脸不高兴地看着他:“我国文不好还不准我知道这个吗?我周围有对日本文化特别感兴趣的叔叔啊。你居然还嘲笑我国文不好?”

    迹部无奈:“好好,是我从的错,我道歉。”

    “哈哈哈哈,你们俩感情还真是好,我第一次看到景吾被女孩子这么说还不还口的。”说着,平藏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迹部一眼。

    迹部摸了摸鼻子不说话。

    然而听了两个人的对话,一郎却饶有兴致地问道:“怎么,小丫头,你不是日本人吗?”

    “我是半个日本人,我爸爸是日本人,但我妈妈是意大利人,我是意大利国籍的,今年是第二次来日本。”七海很有礼貌地回答道。

    一郎听了之后,道:“意大利啊,巧了,我也有个意大利的老朋友,不过他也上了年纪,现在都不来日本了。你在意大利住在哪儿?”

    “巴勒莫。”七海飞速地回答道。

    一郎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我那位朋友,也住在巴勒莫。上次跟他通信,好像也是是几年前了吧。他退了休以后,弄了个果园。真是清闲啊,不像我,一大把年纪了还得替自己儿子操心。”说着,一郎狠狠地瞪了平藏一眼。

    平藏悻悻地摸了摸鼻子。

    七海一听就乐了:“真的好巧哦,我爷爷也有个果园,我夏天的时候都会去帮忙!”

    “哈哈哈哈,我就说怎么看到你这个小丫头就觉得亲切,想不到我们还挺有缘分的。”一郎捻了捻胡子,“可惜啊……”他没有说完,看到七海不解的眼神之后便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对了,小丫头,你说你有个对日本文化很感兴趣的叔叔?那你对书法懂的多不多?过来看看爷爷这幅字写的怎么样,如何?”

    “啊?”七海有些惊慌,“我只是懂点儿皮毛啊,而且我那个叔叔对茶道更感兴趣,说起书法的话我还真是——”

    一郎不在意地摆摆手:“没事没事,过来看看。”

    迹部伸手摸了摸七海的脑袋笑着对她说:“让你过去就过去吧,不用害怕。”说完了之后,他又小声在七海耳边说,“老爷子上了年纪就喜欢小辈夸他,使劲夸就行了。”

    七海转头看着迹部,用眼神对他说:大少爷你很懂啊。

    迹部只是一脸得意地看着她:那当然。

    “只是让你过来看看,又不是不让你走了,怎么,就这样还跟景吾依依不舍的?”一郎故意板着脸问道。

    七海急忙否认:“没有没有!”她朝着迹部皱了皱鼻子,然后提着裙子快步走了过去。

    平藏悄悄地挪到迹部身边小声问他:“我觉得她刚刚那是在嫌弃你?”

    迹部毫不犹豫地回答:“你想多了。”

    七海走到一郎身边,低着头仔细地看着那副字,看了好半天之后,终于给了一个评价:“写的好!”

    三个人先是一愣,接着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七海急了:“你们笑什么啊?”

    “除了好就没有别的评价了吗?”迹部笑着看她。

    七海掩面:“我小的时候写字,我师父就只会说‘不错’或者‘挺好’,所以我觉得‘好’应该就是最高评价了吧?不要笑了啊!”

    迹部朝她招了招手:“好了好了,不笑,回来吧。”

    七海走回去之后愤愤地对迹部说:“你都知道我国文不好了还笑我,明明就知道我不会说。”

    迹部轻咳了两声道:“只是没想到差到了这种水平。”他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笑出来,但是眼神却出卖了他。

    一郎笑呵呵地说道:“看来小丫头也是用了最高评价在说我啊,哈哈哈!行了,你们先出去吧,现在的年轻人啊,陪一陪老头子就觉得烦了。”

    “才不烦,我最喜欢夏天的时候去果园帮爷爷了!”七海认真地说道。

    平藏开口道:“一会儿还有客人要来,我还是带你们出去吧。对了,七海,想不想逛逛这个宅子?我带你去啊。”

    七海眼睛一亮,一脸惊喜地问道:“可以吗?”

    平藏点了点头,然后对一郎说:“那父亲,我先带他们出去了。”

    “嗯,去吧。”一郎朝他们摆了摆手。

    迹部鞠了一躬:“先失陪了。”

    七海学着迹部的样子也鞠了一躬,然而她只是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

    跟在平藏身后走出书房,七海听到平藏对她说:“抱歉,七海。”

    “嗯?平藏先生为什么要跟我道歉?”七海奇怪地问道。

    平藏回答道:“关于你父亲的事情,因为我没有提前说明,结果我父亲又问起来了。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真的以为你可能就是我哥哥的孩子,结果不是,所以我也没有跟我父亲说,怕他失望。只是没想到,景吾今天会带你来,所以也没有提前跟他说。”

    “关于这件事,请您不用放在心上。”七海微笑着说道,“并不是您的错,所以也没有必要担心。不过我很好奇,我真的跟原野健司先生长得很像吗?”见平藏面露诧异,七海解释道,“您上次问过我,我父亲的名字是不是原野健司。”

    “哦,对,你不说我都忘了。”平藏笑了笑,回答道,“真的很像。大概有六七分像吧,加上你也姓原野,所以我才那么问你。”

    “您越说我越好奇了。能让我看看照片吗?”七海很有礼貌地问道。

    闻言,平藏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七海见状,便急忙说道:“不方便的话也没关系,是我太唐突了。”

    平藏摇了摇头:“不是不方便,是,我们家,已经没有哥哥的照片了。”

    “诶?”七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

    “没关系,不过我倒是可以跟你讲讲我哥哥的事。”平藏说着,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七海看了迹部一眼,他便对她笑了笑,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走吧。”

    跟在平藏身后,七海听他用很平缓的语气讲了讲关于原野健司的事情:“我哥哥比我大了六岁,今年应该是三十九岁了吧。我哥哥是个天才,而且是个非常温柔的人。他比我聪明,各方面能力都比我强,小的时候父亲母亲明显对他更偏心,但是我们两个人关系很好。我父亲,因为工作的关系非常忙碌,所以我不会的功课都是哥哥教的,我的棒球也是跟着他学会的。”

    七海和迹部很认真地听着。

    “大概是在哥哥十八岁的时候吧,那个时候他刚刚考进了大学,却在学校里发生了一件事。”平藏说着,眉头不自觉地微微皱起,“你认识青之王,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异能者。我哥哥在过了十八岁之后,体内的异能就像觉醒了一样,让他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一个异能者。”

    七海捏着下巴:“斯特林的能力都是各种各样的,他们可以选择一个王,成为他的氏族,或者接受r4的监管,这并不是件多么麻烦的事情。”

    “不,很麻烦。”平藏摇了摇头,“我当时还小,不是很清楚,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我哥哥的确是被一个王看中了,想要选他成为自己氏族。但是我哥哥拒绝了,然而那个王并没有放弃,他锲而不舍地来找我哥哥,给当时的我们家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哪个王?”七海好奇地问道,“二十多年前的话,应该是上一任的王了吧?自从德累斯顿体系建成以来,没有换过的王,好像只有白银和黄金。”

    听到这里,迹部不觉有些诧异。七海怎么知道这么多?

    平藏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当时来找我哥哥的,就是上一任的绿之王。”

    “……怎么又是绿之王?”七海不由得一脸唾弃,“他们就不能干点好事吗?”

    “怎么了?”迹部皱着眉问道。

    七海扶额:“前几天跟真梨他们去水族馆的时候遇到了点不大不小的麻烦,就是绿之王的人给我惹出来的。”

    “你是说,电视上r4都出动的那件事?”迹部回想了一下之后问道。

    “对对对,我不是让真梨他们先回来了嘛,然后就给伏见打了电话让他带人来处理,毕竟是异能者的事情。现在我对比水流更没好感了。”说着,七海露出了一脸厌弃的表情。但是想起五条说过的话,七海觉得,自己想要离这个绿之王远一点,恐怕很困难。

    平藏既好笑又无奈地说道:“看来绿之王一脉传承地烦人啊。”

    “然后呢?”七海想要知道后续,于是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然后?然后哥哥为了不给我们继续添麻烦,就毁掉了家里所有跟他有关的东西,然后离开了日本,至今都没有回来。”说到这里,平藏的脸上划过一丝伤感,“不知道哥哥现在在哪儿,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了。”

    七海眨了眨眼,看起来有些困惑:“其实我有点不能理解,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去找其他的王不行吗?”

    “王与王之间是不能互相干涉氏族的,而且,白银之王长期在天上,黄金之王要管的事情太多。当时的赤之王和无色之王根本不管事,青之王的话,性格有点软弱。至于灰之王,当时好像并没有人在意过还有这么一位王。”平藏苦笑了一声,“并没有人能帮到他。”

    “那您父亲母亲一定非常伤心吧?”不知不觉间,七海也放低了语气。

    “是的,当时我母亲说,一定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的,但是我哥哥非常坚决,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家的生活已经被完全打乱了,哥哥说这是最好的方式,等以后事情平息下去他再回来,只是,我母亲都已经去世了,哥哥还是没有回来。”

    七海不无遗憾地说道:“那真是件令人难过的事情。”

    “好了,不说这个了。”平藏笑了笑,“或许有一天,哥哥会回来吧,说不定会给我带一个跟你很像的小侄女回来呢。”

    七海弯着眼睛笑了起来:“一定会的。”

    突然,平藏伸手拍了拍脑门:“光顾着说了,本来要带你逛宅子的,我们走吧。”

    “嗯!”七海开心地点了点头。

    一直没说话的迹部也开了口:“平藏叔叔,一郎爷爷是不是又催你结婚了?”

    “你怎么知道?”平藏颇为意外地看着迹部。

    迹部嗤笑了一声:“他老人家都说了,一大把年纪还要替自己的儿子操心。”

    平藏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事儿得怪你,景吾,谁让你带着女朋友来的,我爸一看,哟呵,景吾都有女朋友了,回头催我就催的更紧了,哈哈哈哈!”

    迹部只是笑而不语。

    跟着平藏一间间屋子参观过去,七海不由得感慨:“感觉好奇妙。”

    “怎么了?”迹部好奇地问道。

    七海歪着头:“大概是因为第一次见到所以觉得奇妙吧,前段时间我去过奶奶家,也是日式的住宅,不过跟这个差很大呢。”突然,她的目光落在旁边一个房间的墙上,脸色变了变之后,七海指着墙壁问平藏,“平藏先生,那个……”

    “嗯?那个屋子平时是用来招待客人的,你要进去看看吗?”平藏笑着问道。

    七海摇了摇头:“不是,我是想问,那幅画。”那是一副肖像,画中的女人穿着和服,眉眼间尽是温柔。

    “啊,那是我的母亲。”平藏走过去,对着画像拜了拜,“这是母亲还在世的时候,我帮她画的。我父亲喜欢书法,但是我喜欢画画,不过是闲暇时学的一项技能罢了,并不专业。”

    七海的眼神闪了闪,随即笑着回答道:“可以修身养性,我小的时候也学过一段时间,不过年纪小的时候总是对各种事情都感兴趣,到最后什么都会,但是又什么都不不会。”

    这时,一旁的迹部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我觉得你画的挺好的。”

    “哈哈哈,想不到七海也会画画,下次有机会让我看看。好了,我带你去庭院看看吧,你不是说没见过日式的?”平藏看着七海问道。

    七海双手合十开心地说道:“好呀!我想看那个有水滴下来会响一下的东西!”

    “惊鹿吗?走吧。”说完之后,平藏就率先走了出去。

    七海和迹部两个人跟在他身后,只是走的时候,七海忍不住又转过头去,深深地看了那副画像一眼。

    迹部见她停了停,便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七海摇了摇头,对着迹部露出一个他熟悉的笑容:“没事啊,走吧。”

    从小到大,七海被很多人教过很多东西。除了云雀教她的格斗之外,纲吉和小春都教过她读书认字,狱寺教过她礼仪和钢琴,山本教过她剑道,rebrn教过她枪法,九代目教过她下棋,甚至是六道骸,都曾经在跟她交手的过程中有意无意地教过她幻术。当然了,白兰和蓝波两个人教她吃喝玩乐这个可以不提。

    而迪诺教过她画画。迪诺跟她说:“每一个画家,其实在长期的绘画过程当中,都会形成自己的风格,拿来两幅同一个画家的作品,尽管题材不同,但是看画风,你就可以认得出来。”所以刚才,七海一看到墙上挂的那幅画,就认出来了,她得到的那张画像,就是平藏画的。

    其实认起来非常好认,就像平藏说的,他画的并不专业,所以脸部阴影的处理其实有些生硬。

    所以,那个调查我的人就是平藏先生?想到这里,七海的眸子暗了暗,半阖着的眼睛令人看不清里面的情绪。

    与此同时,迹部看到七海如此平静的脸色,眼中也多了几分深意。

    平藏带着七海参观完原野宅已经是下午下午三点了。

    “感觉如何?”平藏笑眯眯地问七海。

    七海兴奋地回答道:“感觉很棒!超帅的啊!原来那个小东西叫惊鹿啊,是用来吓跑小鹿的吗?”

    “倒不是,那个其实一开始是为了惊跑院子里落的鸟,现在的话,就是用来装饰的罢了。”平藏解释道。

    “原来如此!”七海恍然大悟,“我奶奶家的院子里没有这个的,但是以前叔叔给我讲过这个东西,所以很想亲眼看一看,那个‘咚’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呢。”

    平藏摇了摇头:“想不到七海你这么喜欢那个,不过那个就要在有流水的庭院里才能派上用场,想送你一个,恐怕回去你也听不到声响吧?”

    “可以放在水龙头底下吗?”七海睁大着眼睛认真地问道。

    迹部失笑:“那就不叫惊鹿了。”

    “哈哈哈,七海也很有想法。好了,我们回去吧,我让人准备点点心给你们。”平藏说着,就带着两个人回到了屋子里,然后找来一个仆人让她去准备茶点。

    仆人领命退下之后,平藏自言自语道:“不知道父亲和客人谈完了没有。”

    正说着,身后就响起了一个七海颇为熟悉的声音:“哦呀,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原野君,真是巧呢。”

    七海的心情顿时变得用五十个卧槽都无法形容了。她转过身去,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宗像:“青之王,为什么我走到哪儿都能看到你?你是不是跟我有仇?”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单凭一个背影就看出是她来的?难道这也是王的能力?

    宗像面带微笑地说道:“我倒是觉得,见到原野君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呢。”

    一旁的一郎面露诧异:“想不到啊,小丫头你连礼司都认识?”

    “孽缘,都是孽缘。”七海掩面,“我一点都不想认识他。”

    “原野君,从我这里拿钱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宗像意味深长地说道。

    看到一郎平藏甚至迹部的脸色都变了变,七海觉得自己快要给宗像跪下了:“青之王,我就帮你跑了个腿搬了个砖,你能不能不要说的好像我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似的?”

    “你敢说出来?”

    “……你狠。”师父大人诚不欺我,宗像礼司这个男人太难搞了,师父救我qaq!

    大概是自己的恶趣味得到了满足,看到七海不说话了,宗像脸上的笑容更愉悦了。他说:“可能有些冒昧,不过我想问一下,原野君是跟迹部君一起来的吗?刚刚似乎看到两位一起从外面进来?”

    七海刚要回答,迹部就把她拉到了身后,语气里带着几分傲慢:“啊恩,我带自己的女朋友来参加宴会,莫非也需要向青之王汇报一下?”

    卧槽大少爷你好帅!居然敢正面怼宗像礼司!一瞬间,迹部的形象就在七海心里变得高大了起来。

    然而听了迹部的话之后,宗像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居然露出了几分诧异。他说:“这真是件令人意外的事呢,恭喜两位。”

    七海躲在迹部身后嘀咕了一句:“又不是领结婚证恭喜什么呀。”

    宗像微笑着问道:“原野君刚刚说什么?”

    “不,没什么。”七海摇了摇头,然后拉了拉迹部的衣服小声对他说,“这个人超级腹黑的,虽然你帮我怼他我是很感动啦,但是你还是不要惹他了。”

    迹部意味深长地看着七海问道:“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废话!”要不是有长辈在,七海都想甩他一个白眼了。

    迹部弯了弯唇角,突然拉住了七海的手,语气客气地对宗像说:“多谢宗像先生。”

    宗像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cpa728();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