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舞伴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开口的人是赤司,但是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迹部和栗原。三个人心里都是满腹疑惑:为什么七海和宗像也认识?

    思考了一会儿,迹部才迟疑着开口:“原野七海,你已经穷到连政府都知道了吗?”

    “穷?”宗像愣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说起来,我第一次见到原野君的时候,你就在吐槽日本的物价很高吧?”

    七海掩面:“你不要记得那么清楚!”

    “真的非常难忘。”宗像说完之后,看向了赤司,“想必令尊在找我吧?”

    赤司点了点头:“是的,如果方便的话,还请宗像先生随我来一下。”

    宗像点头应允,临走时跟七海说:“哦对了,原野君,那件事尚未解决,近期我会让伏见君联系你的。”

    七海眼巴巴地看着宗像:“就不能让世理姐姐联系我吗?”

    宗像脸上的笑容扩大:“你已经快要被草薙君拉黑了哟,原野君。”

    “你走。”七海面无表情地指了个方向。

    赤司轻咳了一声,然后指了一个和七海完全相反的方向:“宗像先生,这边请。”

    我不想跟你们玩了。七海觉得很心塞。

    赤司带着宗像离开之后,原地就留下了七海迹部和栗原。

    栗原满脸好奇地看着七海问道:“七海,为什么你会认识宗像先生。”

    七海面色深沉地回答:“我觉得,他大概是想搞我吧。”七海觉得,宗像一定是想搞死她,毕竟他作为一个政府的大人物,看到一个和黑社会玩得很好的黑手党,不想搞死才怪。

    栗原歪了歪头:“可是,我觉得宗像先生是很正派的人物啊,搞你……是很没有道德的。”栗原显然搞错了七海所说的“搞我”的意思。

    迹部的理解和栗原一样,他现在开始觉得七海有着非常糟糕的私生活。

    然而七海并不能接收到他们的脑电波,她说:“这句话我还是很赞成的,青之王嘛,秩序的守护者,手持天狼,大义无霾。”

    迹部语带嘲讽地说道:“你倒是会拍马屁。”

    “他又不在这里,我拍他马屁干嘛?”七海翻了个白眼,“他也不会多给我钱,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虽然跟青之氏族一向不对盘,但是草薙对宗像的人品还是赞叹有加的。

    闻言,迹部认真地问道:“你不会真的已经穷到政府给你发贫困补助了吧?”

    “当然不,我姐姐的师父说了,君子不食嗟来之食,我给他干活,他才给我钱……”说到这里,七海猛地看向了迹部,“你提醒了我,我应该跟青之王也要一份钱的!”宗像礼司果然是个大忽悠!

    迹部无语,三句话离不开钱,他怎么会认识这么庸俗的人?这一点都不符合他迹部大爷的美学好吗?

    然后下一秒,他就看到七海扑到了栗原身上:“呜哇——我怎么可以在仙女一样的阿佑面前提起钱这种肤浅的东西!阿佑好可爱!想吃掉阿佑!”

    栗原哭笑不得:“我又不是蛋糕。”

    “阿佑是糖葫芦外面裹着的糖,亮晶晶的还很甜。”七海突然换了副一本正经的表情,她左手握住栗原的手,右手则是揽住了她的腰。作为一个有着欧洲血统的人,七海本来长得就高,穿着普通的平底鞋都接近一米七,更何况今晚她还穿了高跟鞋。她轻轻一用力,就将栗原拉到了自己的面前。两个少女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栗原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停止了,七海却用深情的眼神凝望着她。

    这一幕被二楼的网球部众人全程围观了。

    “噗哩,多么纯熟的动作。”仁王勾了勾唇角,碧绿的眼眸里带着一丝玩味。

    趴在围栏上,白石用绑着绷带的手撑着下巴:“经理大人淡定如斯,想必也是已经被过调戏了。”

    幸村弯唇微笑:“她的眼睛很漂亮。”

    忍足点头赞成:“没错,我近距离看过一次,非常纯净的蓝色。”

    “噗哩~”仁王两手插在口袋里,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嗤笑。他还对七海从他衣服里掏出来的那只蜘蛛心有余悸。仁王觉得那绝对不是什么整蛊道具那么简单,因为那只蜘蛛身上有一种活着的气息。但是,那么大的蜘蛛,七海又是从哪里弄到的?

    “雅治你去哪里?”幸村看到仁王抬脚往楼下走,便出口问道。

    背对着幸村,仁王招了招手:“去弄明白一件事情。”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到底是跟七海认识了一段时间,对于七海突然开撩,不管是栗原还是迹部都十分淡定。迹部甚至还说:“阿佑,你考虑考虑今晚的舞伴选原野好了。”

    “噗哩,这么说我来晚了吗?”仁王的出现吸引了三个人的注意,七海也顺势放开了栗原。

    迹部挑眉:“仁王,本大爷都不知道原来你喜欢阿佑?”

    栗原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迹部。

    仁王笑的吊儿郎当地回答道:“不,我是来邀请原野的。”

    “不约。”七海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仁王的邀请。

    因为之前就被七海拒绝过,所以仁王这次并没有多意外,也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他说:“我只是非常好奇,刚刚的那个。”说着,他伸出拳头伸到七海面前,张开手掌之后,食指和中指见就夹着了一颗樱桃。他把手上合上,又张开,中指和无名指之间也夹了一颗樱桃。他最后又一次合上,再张开,手指间就什么都没有了。

    七海明白了他想问什么。

    “可以邀请您跳支舞吗?”仁王行了一个绅士礼,然后朝着七海伸出了手。

    七海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好奇是会害死人的。”

    “如果你愿意解答,我将死而无憾。”仁王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七海将手放在了仁王的手上。

    看着和仁王一起离开的七海,栗原有些反应不上来,然后她就听到迹部对她说:“我们也走吧。”说着,他微微支起胳膊,等待着栗原像以往一样来挽住他。

    不知道为什么,栗原觉得,今晚的迹部有些心不在焉。

    难道是因为……七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