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三十二章 大哥的秘密

第三十二章 大哥的秘密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笔挝属于奇门兵器。现在要不是一些古礼还保留着笔挝,恐怕早就没有人知道这种兵器了。当然,哪怕现在还是有少部分人知道,却也没什么人知道笔挝怎么用。在一些仪仗仪式上,不过就是找两个力士,举着笔挝走一圈罢了。

    不过,胡澈却是知道这么一个能用笔挝的……怪物。

    “看上了宫家外室子,还私相授受,哼。”任何一样兵器都不便宜。笔挝这种用料实诚,又体量大的奇门兵器,价格就更加昂贵。而且就算是以林淡的身份,到佩春锻造坊定制,也要排队很久。这其中代表的用心,让胡澈嫉妒地眼睛都红了。

    蛋蛋还从来没送过他东西呢!

    哪怕未曾谋面,林淡对于大哥还是很憧憬的。

    他从小就听着大哥的事迹长大,到了开蒙的时候,他天天一进学堂就被书本给弄得□□,对大哥就更加敬仰了。

    现在听到胡澈讲林炎的坏话,他顿时就怒掐了一下老大哥的脸颊:“不准这么说我大哥!”私相授受是能这么用的吗?

    宫家的外室子他倒是知道这么个人。宫家也算是老牌勋贵,不过太过老牌,早年皇帝防着,宫家韬光养晦,后来出了几任败家子,到现在已经没什么势力,只剩下一点财力。

    宫家的门庭是圈子里人所众知的乱,养在外面的就有好几个。真正意义上的外室子当然不少;不过能被这么叫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宫彭彭。

    单从宫彭彭姓宫,就知道虽然他不过是个外室子,却也是被宫家承认的子孙。若非因为种种原因,宫彭彭早就被认祖归宗,纳入门墙。他天生神力,据说十分有宫家老祖的风范。十三岁的时候就能力搏猛虎,最后竟然还赢了。

    当然,再怎么被看重,外室子毕竟是外室子,能够得到的资源有限,要想拥有一杆真正意义上的笔挝,凭着他自己的力量,几乎是不可能的。他甚至连能够给他打造兵器的人都找不到。

    按理说,林炎和宫彭彭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林淡也不知道大哥怎么扯上的宫彭彭,但是这不妨碍他的维护。然后话一出口,他就知道糟了。

    胡澈上山的脚步顿了顿,回过头语气怪异地重复:“大哥?”蛋蛋是家里面的老大,哪里有什么大哥?

    林淡把脑袋往胡澈肩窝一趴,装死();。

    胡澈不用看他脸就知道有猫腻,把他往上托了托,转过身对跟在后面的林祖父说道:“林爷爷,您累不?庄上有肩撵……”林蛋蛋在他面前的马脚露得多,跟之前的林炎判若两人。他一直以来都是给他找了“遭逢大劫性情大变”的借口,现在看来……嗯,等回去之后,他好好问。

    林祖父已经连续锻炼了个把月,精神头和体力都上来了一些。这点儿路还难不倒他,很有派头地一摆手:“不用,继续走着。”

    但是走到一半,老爷子就后悔了。他就不该死要面子活受罪!小庄是不大,可是这不大,也要看跟什么比。小庄再小那也是有着几十亩地的庄子,还都是山路。及到边上那一片原本徐老三的山坡地的时候,那路……根本就是人踩出来的小径啊,哪里有什么正经路?

    还好林祥机灵,他早就备好了肩撵等在了一边,看到林家的大家长过来,上前道:“老爷,山上在锄草整地,您还是坐肩撵上去吧,没得弄脏了衣服。”

    林祖父矜持地点了点头:“嗯。”他才不是因为走不动路呢!老头子还精神得很!

    山坡地很大,众人已经做了两天活,但是并没有把草清理完。在余道长的指挥下,各个地方怎么整治什么时候整治,都有明确的规划。林淡给出的红包,也让余道长十分满意。反正他每天就给三个人上半天课,其余什么都不用操心。他现在也不炼丹,闲着也是闲着,加上他十分好奇林淡这么大张旗鼓要种的花,到底有什么讲究。

    难道番邦的花,会比他们大商的花要值钱?

    泉眼在半山腰略上一点的位置,周围已经清理了出来。余道长正摆了个香案,两个道童在边上忙碌地做着准备。

    余道长过来招呼了一声,很快就到吉时。众人祭拜了一番之后,林祖父恰逢其会,第一个伸手往下挖了一锄头,看得众人一阵心惊胆战,那架势简直要往自己腿上锄!

    林祖父倒是很开心,被劝下后笑呵呵地坐在边上,看着雇工们挥汗如雨地挖池子挑泥,见林淡和林祥小声商量家务后,又拿了本书出来,招了招手看看小孙子的学习进度:“咦?你把元凯的笔记也弄到手了?”

    “是,山长说借我看看。”

    林祖父虽然知道小孙子和书院山长的交情不错,但是没想到已经不错到了这种程度。他看着小孙子书不离手的样子,忍不住小声说道:“不用事事跟你大哥比,能看得进多少就多少。你的底子差,明年童生试就当是去长长见识,考不上也没什么。”

    站在一边看挖泉眼的胡澈,耳朵一动,又是“大哥”?

    林淡扭头一撇嘴:“哼!”上辈子他爷爷就是这么惯着他,他才不学好。他知道自己在学问上绝对达不到大哥的水平,可是哪怕是站在商人的角度,他也不会放弃读书带来的人脉关系。

    他上辈子虽然纨绔,可好歹比现在多了十八年的见识。将来几年天下可不太平,他得多做准备。商人的地位尽管低下,可在很多时候做事都要方便很多,尤其是囤积物资。

    而且他怀疑大哥已经看出来了一点什么。等明年考评过后,大伯就要外放,大哥在这种时候去寻人给宫彭彭做笔挝,大概是想让宫彭彭护大伯周全。当然大伯身为朝廷要员,身边的守备力量也是有的;或许是大哥觉的那些守备力量不够,也或许是不足以信任,才会自行寻觅人选。

    当然,这些只不过是他的怀疑,具体如何他还得抽空去拜会一下宫彭彭,才能推断出更精确的结果来。

    林祖父一说就知道坏了,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看着还是大孙子,可是……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他对这个小孙子总是充满了怜惜和愧疚……唉……

    他干脆在边上指点起两个小子的功课来,时不时还说上一些官员方面的事例();。老爷子身为吏部的老大,对官场上的各种事情知之甚详。他的指头缝里漏一点出来,对旁人来说都受用无穷。

    林祥拿了个盆子过来,往里点了一把干草。没一会儿,在边上游弋的蚊虫就都飞走了。

    胡澈的爹胡高旻虽然也是在吏部为官,官位还不小;不过胡高旻平日里并不会特意去给胡澈讲这些。胡澈毕竟是小儿子,家里培养的重点都在他哥身上;而且胡高旻认为小儿子的年纪还小了一些,不宜过早接触这些,容易分心。

    今天他听林祖父讲课,有点开启了另外一扇窗户的意思。

    三个人一头教一头学,也不觉得时间难过,只觉得没过多久,就听到一声惊呼:“出水了!”

    余道长过去指点了一番,三个人过去围观了一下,不过没怎么靠近。周围被挖得一片泥泞,根本就没有下脚的地方。刚出的水也小,看上去就是一滩浑浊的泥浆,没什么好看的。

    林淡看了看天色,日头已经偏西,招来林祥吩咐:“把准备好的饭菜给拿去工棚,再去地窖里拿两坛酒,给工人们包个红包……”等林祥走了,对林祖父说道,“爷爷,咱们先回去吧。”

    林爷爷没有二话。

    然后,晚上雇工们喝酒吃肉,林祖父喝着菜粥。

    林淡挑眉:“晚上吃太多容易积食。奶奶上次来信,说你晚上还偷偷吃了两个糯米团子,一晚上没睡好。”

    林祖父低头。好吧,菜粥也挺好吃的。

    甄慢不说话,等林祖父开始吃了,才迅速抄起筷子。林大郎刚让人七拐八弯地从别处买了米,这次的粥就是用新来的米做的,闻着就不一样。粥并没有煮到酥烂,香滑浓稠又带着点嚼头,米香浓郁醇厚。

    甄慢一不小心就给吃撑了,还是他的小厮提醒了一句:“四郎,这都五碗了。”哪怕粥碗再怎么小,那也是五碗!五碗!更何况,这粥碗并不算小!

    打从他们家四郎来了庄上,其它习惯依旧保持着,就是从少食多餐,变成多食多餐!他就闹不明白,那个林大郎怎么脑子里尽是些好吃的。这才几天,自家四郎吃得脸都圆了一圈!

    甄慢后知后觉地摸了摸微突的肚皮,半晌才慢吞吞地感慨:“好撑。”眼巴巴地看着盛粥的锅子,肚子饱了,眼睛还饿着,看林淡吃完,提议道,“明早吃白粥吧?”

    这有什么不行的?林淡爽快道:“行啊。刚巧上次腌的小咸菜和酱瓜应该能吃了。”

    “咸鸭蛋还不能吃?”

    “那个再等等,现在吃倒是应该能吃了,就是怕油还不够多。”

    林祖父默默按下了盛第四碗粥的念头。

    胡澈一看,把剩下的粥都给包圆了,低头想了想,其实他吃的也不多啊,不就才三碗半嘛!

    甄慢默默看了一眼胡澈的粥碗,林祖父也跟着看了一眼。他们用的是普通的饭碗,胡澈用的是……汤盆?

    胡澈往林淡身后躲了躲。他的碗是林淡给他准备的,跟他没关系!

    林淡把老大哥往身后一扒拉:“澈哥是习武之人,消耗大,多吃一点是应该的。”

    那是多吃“一点”的问题吗?林祖父觉得小孙子的胳膊肘在往外弯,自家爷爷看着不让多吃,尽便宜别人家的狐狸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