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三十八章 练手

第三十八章 练手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这天胡家老爹胡高旻胡侍郎,收到了一封小儿子给他的家书。

    小儿子做事向来有些粗枝大叶,打从他住到了林家的庄上,平时往来最多就捎个口信,从来不会正经写一封信的。平日里那些蔬菜糕点什么的,想也知道是林淡的主意,和胡澈半点关系都没有。

    胡高旻觉得有些稀奇,看了信上的内容之后,他就更加觉得……稀奇。想想他之前嘱咐大儿子的交代,突然觉得小儿子或许可以培养一下了?

    他混到如今的地位,要说不想再更上一层楼,那肯定是假的。但是他心里面也知道,凭着他的本事,若是想要再更进一步,那除非支持他的二皇子能够再更以进一步。然而到了现在这种程度,想要再往上爬谈何容易?

    更实际一点的想法是,他大儿子能够守成。他们胡家在京城毕竟根基太浅,若是他儿子能守住,等将来稳稳当当地发展起第三、第四代来,他们胡家才算是在京城彻底站稳脚跟。

    至于小儿子,要说他从来没指望过,那肯定是假的。小儿子读书聪明,难得的是武功也极好。可是小儿子的性格跳脱,总是带着点天真烂漫,他想交代他一点事情,总是忍不住想再保留保留,总想着等小儿子的性子真的定下来了,真的确定往仕途这条路上走了,再好好培养。

    现在,小儿子竟然来信找他要点事情“练练手”。胡高旻觉得有意思了,叫了管家进来,从抽屉里拿了个木匣子出来递过去:“明天送去给三郎。”

    管家跟在胡高旻身边多年,那匣子里面有什么,恐怕比胡高旻本人还清楚。这会儿听到吩咐,心头一跳,脸上半分不显,恭恭敬敬地接过匣子:“是,老爷。”

    “你再去夫人那儿问问,有什么东西要给三郎带去的,一并带了过去,别忘了林大郎的份。”既然自家蠢儿子认准了人家小子,他这个做爹的也没办法。要不什么时候,他和夫人正正经经地上门提亲一次?虽然他不以为人家爹娘会同意就是了。

    想想人家林大郎这两个月来做的事情,他的心里面真的有些痒痒。人情练达,做的东西又好吃,不行……

    “你明天去永兰巷买点卤味回来,多买点,夫人爱吃。”

    “是,老爷,小人明天一大早就去买。”管家暗笑。那卤味夫人是爱吃不错,但是老爷您更爱吃啊。

    一府的管家,排队买卤味和送信之类的事情,论理是用不着他亲自做的。但是这回他亲自跑了一趟林家的庄子。

    驴车晃晃悠悠到庄上的时候,正赶上林淡他们吃饭();。

    在庄上林淡最大。他肠胃弱,只能少食多餐,一天吃五顿;其他人自然也跟着他一天五顿的吃。

    老管家过来,可以说是随时都有东西吃。飨足地吃了一顿好料,老管家觉得此行不虚。

    胡澈拿着木匣子里的契纸和册子看,顺过一遍后,问道:“庄伯,您跟我讲讲呗。爹怎么想到弄个茶摊?”

    并不是说茶摊不好,而是茶摊不赚钱。一沓契纸足有十五张,代表了十五个茶摊,全都开在城外十里亭左右的地方。供人歇个脚,喝碗茶,最多就是再用上一点便饭。赚到手的钱,大概将将够养活一家人。胡家想靠着这个赚钱,显然是不现实的。

    老管家笑眯眯道:“茶摊上南来北往的人多,各方消息灵通。老爷在吏部做事,顾忌颇多,和言官那边的关系也……所以弄了这些个茶摊。”

    消息的重要性,胡澈是知道的。想想他似乎不止一次听林淡抱怨过相关的问题,当下觉得老爹的这份礼物,真是及时雨。他一定要将这茶摊开遍大商,到时候蛋蛋想知道啥消息,他都能给蛋蛋找来。而且,他得想法子让茶摊赚钱,否则他的小金库肯定不够用。

    当天下午,胡澈和老管家两个人讨论了半天,等到第二天,他又乔装改扮了一下,去了一趟京郊的茶摊。

    十里亭外的茶摊不止一家,每一家看上去都差不多。胡澈愣是没发现哪家是自家的,只能挨家吃喝过来。等到了晚上,胡澈回到庄上的时候,肚子里已经灌了一肚子茶水。

    林淡看得差点笑倒在地:“你不爱喝就别喝呗。那种茶摊哪里有什么好东西,也就你,非得较真。”他可是没忘记,某些人去茶馆的时候,都不愿意碰那里的茶碗和茶果。

    胡澈捧着肚子仰躺在榻上,抓着林淡的手指头数过来数过去:“我今天乔装了,总得像那么一回事情吧?”

    “你几个铺子全都吃过一遍,谁都知道你有目的了。”林淡抽了抽手,没抽出来,“撒手!”

    “我不。”

    “我要翻书!”不是谁都有的一只爪子么,有什么好揉的,都快出汗了!

    “把书拿过来,我给你翻。”

    林淡挣不过他,只能把书递过去,看看胡澈没有让他指点生意经的意思,他也干脆没开口。茶摊什么的,赚钱完全不是目的。他不太好插手。

    冬日将近,往来京城的客商行人愈发多了起来。

    官道旁的茶摊生意也红火了许多。一个茶摊外的人格外多。远来的行人不知究竟,也凑到队伍边上看上一眼,顿时就被飘散出来的香味给勾走了神。

    茶摊茶摊,主要还是喝茶为主。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茶,粗茶两文钱一大碗,好一点的也就五文钱,区别不过是茶叶沫子的多少。茶摊提供的饭食也粗陋,讲究一些的人家,多是自己准备了食物,到茶摊上借个炉子热一热。

    但是今天这个茶摊可不一般,来人还没见里面的东西,肚子就咕噜一声叫了出来,问前面的人:“这位大哥,这茶摊卖的是什么东西?”

    排在前面的那位显然也是有些难耐:“听说是骨汤,三文钱一碗,可香。”

    三文钱,不过就是平日里略好一点的茶水钱。但是现在这种天气下,能够喝上一碗热乎乎的汤,可比喝一口热茶要舒坦得多。

    队伍前进得很快,店家夫妻两个和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子,连带着一个七八岁大的丫头都在边上帮着收钱();。

    “客人要点什么?汤三文钱一碗,骨汤面六文,加一个鸡蛋两文钱,加肉也是两文。”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天又走了那么长的路,原本觉得喝一碗热汤就着自己带的干饼吃就好,现在……

    “骨汤面,加鸡蛋加肉!”统共就十文钱,到了京城里可吃不上这么便宜的了。干饼还是留着到京城去吃吧。

    “好勒!”

    等这位客人在京城办完事情返乡的时候发现,原来的五个茶摊变成了一个。生意更加红火了,吃的东西也更多,想起京城里恨不得一碗白开水都要卖钱的德行,他忍不住又往队伍里一排……

    林淡正式拆了夹板,胡澈拿着小账本在他面前得意洋洋地炫耀:“哥就是不做,一旦做起来,有什么搞不定的?”

    林淡见不得他得瑟,和他上辈子印象中的老大哥一点都不像,嘴一张就开始打击:“就是一个小茶摊。”

    胡澈立刻就跳起来,插着林淡的腋窝把人举起来,还晃了晃:“反了你,怎么跟哥说话的?”见林淡呲着牙抵死不认错,又晃了晃,“快,说哥哥我错了,就放你下来。”

    林淡一巴掌糊他脸上:“想得美,放我下来。”

    “真不说?”

    “不说!”爱举着就举着呗,反正累得又不是他。

    胡澈看林淡的腮帮子鼓了鼓,赶紧把手臂收回来,跟抱小孩儿一样单手一抱,轻轻摇了摇:“好啦,蛋蛋不生气,嗯?”

    他抱着林淡往回走,两人一路小声说话,等回到院子的时候,看到有一辆车刚从庄子门口出去。

    “今天有谁来了?”如果是客人,那林祥一定会来叫他。如果是家里人,前不久刚送过东西呢。

    “是府上。之前换季有些东西漏了,派人重新送了过来。”一大家子那么多人,有些缺漏也是正常。

    林淡点点头:“嗯,知道了,一会儿把单子给我看一下。”他可不认为这个正常。每年换季要准备的东西都是有惯例的,哪一样不是按部就班的来。最不容易出问题的就是这些了。

    林祥听他这么一说,问道:“可是有什么问题?”

    “我先看过东西后再说。”

    胡澈也扫了一眼单子,问了一句:“香料?”

    “恐怕是了。”林淡皱了皱眉头,忽然脑门一暖,惊讶地看到胡澈红着脸缩回脖子。刚才是老大哥亲了他?

    胡澈自己脸红了一阵:“别皱眉头。有什么烦恼,有哥在呢。”一想自己这个哥,现在还没蛋蛋有用,就觉得心里头虚得厉害,“不想这些,走,去看小兔子去。兔房的人说了,今天我可以把暖手捂带出来了。”

    “暖手捂?”

    “就是你答应送给我的小兔子啊。”

    到了兔房一看,林淡的嘴角就是一抽。这哪里是小兔子,比它兔爹兔妈都要壮实了!想想这小兔子刚出生的时候,就比其它兔子要大上一圈……可是才一个月怎么能长成大兔子的大小?

    胡澈已经把暖手捂的兔笼提了出来,拎到外面,打开笼子就要上手抱。

    暖手捂锐利的视线扫向胡澈,后腿一蹬,唰地一下就蹿出了兔笼,不见了踪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