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三十九章 香料

第三十九章 香料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内宅的阴私手段,林淡见识过很多,却没想到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头上。

    林家管家相当严,自家人当然是从娃娃开始抓起,外面进来的无论是下人还是新妇,都要经历过一段为时不短的立规矩的过程。

    这个立规矩和其他人家那些婆婆磋磨新媳妇的手段不一样,而是真真正正地教着打理家务的各种事项。

    在林家,除了林和诚还没有功名之外,其余几个男人都是有官职在身。新妇嫁进门之后,并不是说不是当家主母,就不用打理家务了。各房的应酬交际,细细算来都是学问,需要慢慢教导。再加上林家开明,会给每房拨一些产业当私房。林家的女儿嫁出去了,自然是做嫁妆。但是林家的媳妇进门,原本属于林家儿子们手上的产业,自然要渐渐移交到她们手上。

    往日里,一切宅门里内斗的事情,在林家极少有人说起。就是偶尔有人提个一两句,多半也是为了提醒那些即将嫁出门的姑娘。用林祖母的话来说,他们犯不着做小人,但是那些小人使的手段也得心里面有数。

    林淡看过了送来的东西,吩咐道:“明天你亲自跑一趟大宅,把今天送来的东西都给退回去。说是这边什么都不缺,香料不用再送,我在用药,怕药性有冲突。”香料里掺了点其它东西,药效应该不厉害,最多就是让他容易激动一些。但是他的身体现在这幅样子,该有的症状一直都没有,要是这么一激动起来,所造成的后果……他有点不敢想。

    林祥赶紧应下,心里面又暗暗记了一笔,然后又汇报了几样家务,把最近的几项收益说了,重点说了一下京城宿舍开张的事情:“办得很热闹();。大郎你不出席,真的没问题吗?”这不是把到手的肥肉拱手让人么?

    “能有什么问题?”他病着呢,干嘛有事没事非得亲自跑?难道他不出席,宿舍就不是他的了么?读书人有狡猾,但更多的是耿直。有山长、先生们和宁明等人,才不会让人把他一笔抹去,反倒会把他的声望往更高处推一推。

    若是他出席了,必然会被一些学子们逮住,到时候请教或者是刁难就不好说了。他这辈子是比上辈子多读了两本书,但是自知之明要有,否则丢的可是他们一家的面子。虽然爷爷说过不要介意……他就是死要面子,怎么滴了!

    林淡这么说,林祥当然没有二话,随即问道:“快吃饭了,三郎去哪儿了?”

    林淡嘴角一抽:“抓兔子呢。”

    此刻的菜园子里一阵鸡飞狗跳,十几个人围追堵截,才终于把捣乱的小兔崽子给抓到。

    胡澈一身狼狈,揪着黑白花的暖手捂给了它屁股一下,一把塞进原本的小笼子,又指着一个有四五倍大的笼子说道:“本来是让你住那里,现在你不听话,只能住小笼子。”

    暖手捂看了看大笼子,低头默默啃草。

    这是不稀罕的意思吗?胡澈冷笑一声,往大笼子里放了一把青菜、一把金黄色的干草料……

    暖手捂慢慢慢慢地转过身来,对着大笼子看了看……

    过了没几日,一条消息传到了胡澈耳中:“林家来了一位娇客。”

    林淡还不知道这条消息:“什么娇客?外地来的?你那茶摊有用了啊。”

    “哼!”胡澈扭过头。消息确实是从茶摊递过来的。这会儿估摸着那伙人还没进城,他这儿离得近,才能马上知道。和蛋蛋一起在屏州种花得要后年才行,这一年多他手头的钱没什么用,或者他可以弄些什么营生?

    茶摊上来的消息,到底只能知道个大概,有时候还不知道真假,就像这回。他只知道有娇客要到林府,具体娇客是谁,为的什么目的,一概不知。

    林淡看胡澈沉着一张脸不说话,还以为他生气,到底心里面有点害怕,靠过去说道:“澈哥你那茶摊才到手没多久,将来肯定能更加有用的。你看看,原来茶摊半死不活的,时不时还要往里面贴钱,现在不是已经可以赚钱了吗?原本边上那些茶摊,虽说自家的开不下去,可是在你的茶摊上帮工,赚到的钱比自己摆摊要多得多。澈哥,你这是干好事来的。”

    胡澈淡淡地看了一眼林淡,完全没被安慰到。他比他爹厉害,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才是长盛之道。若是一代不如一代,那他们家可不就玩完了?关键是,他要是没一点出息,将来怎么和林淡成亲?林家难道会看中一个什么都不如林淡的男子?

    他必须足够优秀,才能将人的视线,从能够传宗接代的女人身上,转移到他这个或许还和林家立场相悖的男子身上。

    所以,他才会在听到娇客两个字之后,反应有些过激。所谓的娇客,可以是林家的亲戚,也可以是林家出阁的女子回家探亲,反倒是给林淡做媒的姑娘,是最不可能的。

    然而,这个最不可能,却成为了可能。

    姑娘姓奚,家中行七,是林家二房夫人奚氏的娘家侄女;此行来京城,明面上是来探望姑母,实际上却是为了婚事。可没想到,在路上就听到了一则不太好的流言——她们意属的对象,林家大郎和别的男人私奔了!

    姑娘家当然不会自己一个人出门,随行的是奚七姑娘的母亲,岑氏。奚氏是庶出,所以嫁了个同样庶出的林二爷,哪怕林二爷品级比奚七的父亲的品级要高,岑氏也是不大看得起的();。

    这年头,嫡出就是嫡出,庶出的孩子说是主人,实际上比下人也没多几分体面。看看,他们奚家还一个个的觉得这奚氏嫁得好,夫家给挣了诰命,还能给自家闺女说上一门好亲。

    可是呢,不得不说这庶出的就是庶出,从小就差着点,看人的眼光也不准。好端端的一个林大郎,吏部尚书家的长子嫡孙,京城那么多官宦家的姑娘们看不上眼,怎么偏生看上了他们家的姑娘?没想到是打算把他们家姑娘拿来做幌子,实际上看中的竟然是那胡家的三郎!

    既然路都已经走到这儿了,她这个做娘的自然得来为女儿说道说道。

    奚氏的脸色不好看。林家管家严,不是放在字面上说说的。林府的当家主母自然是老夫人。这些年老夫人精神不济的时候,帮着掌家的是林大伯娘。那一车香料是谁送去的,动了什么样的手脚,一查便知。

    今天要不是娘家亲戚上门,她这会儿还在祠堂抄家规呢。她在香料里动手脚,还不是为了她这个娘家侄女么,现在倒是来挑了,当初私下说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欢喜的差点蹦起来。

    高门嫁女,低门娶妇。岑家的门头比奚家还要低上一头,这岑氏倒好,来林家摆起嫡出的谱儿来了。

    奚氏施了薄粉,脸上看不出什么来,言笑晏晏地拉着奚七姑娘的一只手,说道:“咱们家七姑娘出落地愈发标致了。”从手上褪了个镯子下来,往小姑娘手腕上一套,“这个镯子先拿着。现在京城流行的花样多,姑母还真弄不懂你们小姑娘喜欢的东西,一会儿我让你梅儿妹妹装一盒过来玩玩。”

    岑氏眼尖,一眼就看出那镯子细腻润白,显然是上好的羊脂白玉。她手上的这只虽也不错,可真论起价钱来,一条羊脂白玉的镯子,能买上她手上这样的三五个。她眼中闪过一丝不自在。

    奚氏叫来了贴身丫鬟,对奚七说道:“梅儿他们这会儿在学里玩呢,七姑娘去找她玩吧?”

    奚七闻言,看过母亲,轻声说了句“是”,跟着丫鬟走了,留下奚氏和岑氏两人对面而坐。

    “大嫂,这件事情是做妹妹的对不住你。”不等岑氏开口,奚氏就说道,“也亏得当年孩子们还小,也没交换庚帖,咱们就当是一句玩笑,过了就完了。”不等岑氏变脸,她又立刻说道,“这事情闹腾出去,大郎拖个两年没什么,七姑娘可已经十四了,可等不得。如今正巧嫂嫂在京里,再过些天各府的花会就要开始了,我这个做姑母的对不起她,这花会还是我带她去吧?”

    一番话,愣是说得岑氏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说林淡和奚七有过婚约,可当年确实不过是一句口头的玩笑话,还不是岑氏开口说的,也就是奚氏和林大伯娘妯娌之间的随口一提。他们原本盘算着,等奚七姑娘到了差不多的岁数,来京里住上一段时间,到时候要是孩子们合得来,婚事自然是水到渠成。

    至于为什么要多这些算盘,而不是直接提亲……奚家的门庭虽然不算差,可是林家的长子嫡孙,又不是败家子,奚家的姑娘要嫁过来当以后的主母,身份上还差了点。

    岑氏倒是想翻脸骂上奚氏几句,但又舍不得花会。要知道京城这些个花会茶会诗会的看着热闹,实际上参加的人选都是精挑细选的,别人想掺一脚,没人带路可不行。

    岑氏只能把心里头的一口恶气咽下,勉强扯了个笑脸:“还劳小姑多费心。”

    林大伯娘在老夫人房里冷笑:“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个胆子,把我家大郎的闲话传那么远!”先是从书院里传出林淡和胡澈私奔,接着又是在书院已经压下消息之后传到了外面,现在倒好了,连林淡身受重伤将来恐怕子嗣艰难的话都传了出来。

    林祖母扯着嘴角一笑:“莫急。蛋蛋自己心里面有打算。”这孩子恐怕真是无心仕途了,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