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四十一章 措手不及

第四十一章 措手不及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流言传得如此凶猛,别说是谢思兴,就是二皇子也有些措手不及。

    林胡两家的联手,对他来说本来就是意外。他明明吩咐了下死手,完全没想到林炎……哦,现在改名叫林淡了,竟然如此命大,还能活着回来。不过,那小子就是活着也没用,今后也是个废人。他们林家不是指着这个长子嫡孙吗,现在恐怕是连上考场的力气都没有。

    想到这里,二皇子眼中露出一丝快意。若不是林家那个老匹夫,他这会儿早就应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而不是什么二皇子。论齿序,他不是最大的;论才干……呵,恐怕他爹心里面最看重的怕还是他那个“目光短浅”的皇长子;论背后的势力,秦贵妃才是势力最大的那个。

    身为皇后所出的皇子,贵妃的存在简直就是在他脸上扇巴掌。他母后还没死呢,秦家的女儿就能当上贵妃,还不是仗着背后秦老国公的兵权嘛!

    没错,就是兵权!靠着文官能治理天下,但是对于夺位,文官有个屁用?

    至于兵权,只要手上有钱,其实不难发展。可惜,谢思兴那个废物,也不知道哪里露了马脚,竟然被言官给盯上了。

    言官,在官员中素来被称为清流。当言官也没什么油水,还容易招人恨,能有好下场的通常也不多。但是言官这个群体,在读书人中十分有人望。有相当一部分的读书人,就是怀揣着当言官的斗志来到考场,发誓要去除朝堂的沉疴旧疾,发誓要为百姓说话,发誓将官员甚至是皇亲贵胄的种种不法揭露于世……

    现在这么一群活得不耐烦的家伙,盯上了谢思兴();!

    谢思兴的死活,其实二皇子并不关心。他和谢思兴往来,向来做得隐秘,就算偶尔碰上几个面,他们是一同长大的表兄弟,不碰面才不正常。

    他以往看中的就是谢思兴够蠢,他交代什么事情都会二话不说的去做。但是现在看来,太蠢的也不好用。但若是弃卒保帅,他还真有点舍不得这颗棋子。毕竟想要再找一颗这么好用的,也着实不易。

    二皇子转念一想,得让谢思兴把这个锅给自己背下来,反正就凭着他那个早亡的谢帅爹,他的性命也不会有什么关系,最多也就是撸了世子的位子。谢家那一门老狐狸的想法,他还怕不明白么?如今逮到了这个机会,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可是只要他过了这一关,他的谢表弟当不了世子,那谢侯府的其他人凭什么当得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他手上的那些兵,在断了眼前这条路子后,哪里来钱养?

    二皇子眼睛一眯,手指敲了敲椅子的扶手,喃喃自语:“要不,练兵?”只是窝在山坳子里面练,能练出什么来?还是得实战之后,才能知道效果,也是以战养战嘛。

    二皇子的打算,胡澈和林淡能看出来,胡高旻和林祖父当然更看得出来。

    冬至临近,衙门休沐。林家和胡家干脆结伴到了庄上,一起过节。

    这样明目张胆的做法,要不是二皇子现在有些自顾不暇,分分钟就能跳起来把胡高旻训一顿。别人虽然也知道林胡两家不对付,但是同一个衙门里的,当然听到一些风声,譬如说胡高旻向林祖父提亲了,对象是自己的小儿子和林家的大郎。

    至于这两家到底摆得什么龙门阵,他们这些外人还是少掺和为妙,免得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林淡和胡澈被叫到了林祖父屋里,胡高旻父子和林家的第二代们也在。

    不过他们的待遇和林和诚、胡钧一样,并没有什么发言权。作为小辈们,在旁听了整整两天后,才背后一身冷汗地清楚认识到自己和父辈祖辈的差距。

    那哪里是人啊?分明是一群人精!

    二皇子的滴水不漏,在这群人精眼里就没看不出破绽的地方。没错,二皇子的手段是高明,但是真正让这群人精们感到棘手的,从来不是二皇子的手段,而是二皇子的身份。

    “谢世子那边暂时可以放下了,谢家人自然会让他当不成世子。贪墨本就是重罪,敢把手伸向贡品,谢世子真是……够听话的。”这听的是谁的话,不言而喻。

    林大伯接着说道,“问题是二皇子那里,他要这么多钱总不会是做什么好事。等等看吧,没了这个来钱路数,他总是要露马脚的。”按照他的想法,一劳永逸的做法,无疑是想个法子将二皇子贬为庶民。光是禁闭什么的,对皇子根本就伤不及根本。但是想要把二皇子可不是侯府世子,想要撸下来……除非他真的作死到他想象中的那种地步。

    “大郎,胡三郎,你们两个小打小闹的,我们不管,自己的安全为重,什么时候都别把自己折进去。”他们也不想来这么一趟,实在是面对这次的事情,他们也有些措手不及。

    两个十五的小孩儿能折腾出什么来?结果他们就散播了一条流言,竟然还歪打正着,如今局势急转直下,倒是让局面明朗许多。

    两个人被大人们嘱咐了一回后,相互依靠着往回走。林淡心不在焉地想着刚才的事情,等到胡澈爬到他床上才反应过来:“澈哥今天跟我睡?”

    “不跟你睡,我还能跟谁睡?”胡澈回答得理所当然();。小庄上的房子不多,本来供林家人住都有些紧巴巴。现在庄上不仅有余道长、甄慢和宫彭彭母子,还有奚家母女,再有胡家人,加上随行的仆从……

    “唔。”林淡一时被问得懵了懵,随即反应过来,“你不是睡东厢房吗?”

    “我让给林萦了。”他回答得理所当然,一点都不觉得身为客人的自己和主人一起睡,反倒让主人家的弟弟一个人睡有什么不对,“刚才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林淡往里面挪了挪,让出位置给胡澈:“唔……我在想二皇子是不是想造反?”

    造反?胡澈的表情变了变,放下床幔,把林淡拉进怀里:“二皇子干嘛要造反?现在这个趋势下去,他只要稳稳当当地表现,迟早会被陛下立为太子,根本就没必要造反。”

    “陛下最少还能当上十几年皇帝呢。我……出事那会儿,二皇子也只是二皇子,没被立为太子啊。你说陛下那么看重二皇子,为什么迟迟不立他当太子呢?”难道皇帝真的会因为他爷爷的一句话,就不立太子吗?他爷爷还没厉害到那种程度。

    再说,他爷爷难道真的就是缺心眼,会这么去跟皇帝说他儿子的不好?最大的可能,不过是他爷爷看出了皇帝的意思,顺着皇帝的心思说着反对立太子的话。在皇帝心里面,他对二皇子看重归看重,但肯定还不够满意。

    “可是,二皇子再怎么样,也用不着造反吧?他手上又没有兵权……”胡澈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来,过了一会儿道,“所以,他才需要很多很多的钱,才会通过谢世子把手伸到贡品上头……不对,佩春锻造坊每年究竟要打多少兵器?就凭着京城……哪怕加上整个大商的权贵圈子,他们养了那么多的工匠,真的只是给这些人打造兵器的?”

    他说完,自己就摇了摇头,“长公主应该是给陛下做事的。她能保持现在这个地位,肯定不是一个长公主的位份能说得过去的,说不定长公主在给陛下养私兵?最起码是给陛下提供兵器。”否则的话没法解释佩春锻造坊内,明明聚集了大量技艺精湛的工匠,偏偏每年的产出那么少,竟然还十分忙碌。

    林淡倒是接受不难:“陛下养私兵什么的是正常。”当皇帝的,哪个不留点后手呢?但是这种事情皇帝能做,皇子却不能做。养上一点还正常,毕竟当皇子的身边得有必要的保卫力量,律法上也是允许的。当然,这些都是能够光明正大做的事情,二皇子背地里做的肯定不会那么简单,所以林淡才会怀疑二皇子要造反。

    往后几年,大商天灾不断,但照理应该不会有那么多的匪患。现在想想,匪患真是多得有点不正常。

    上辈子攻破州府的,真的会是一群水匪?

    黑暗中林淡的眼睛眯了眯。如果顺着这条线想下去,或许二皇子养的私兵就在河州?!

    “蛋蛋?”

    “嗯?”

    “唔……蛋蛋,我能亲你一下吗?”

    林淡猛地瞪大眼睛,亲什么亲?然后他感到脑门一热,就被亲了一口。

    “澈哥!我还没同意呢!”要是不等他同意,那问他做什么?

    胡澈低笑一声,极近的距离让他的鼻息直接喷吐在林淡的脸上,让他的脸颊一阵滚烫。他贴过去蹭了蹭,笑道:“蛋蛋脸红了?”

    “才没脸红呢!”林淡死鸭子嘴硬。

    “哦,那再亲一下。”好软,终于亲到蛋蛋的脸……咦?是脸吧?

    林淡感受着嘴唇上的压力,整个人都懵了,半晌才猛地推开胡澈:“滚蛋!臭流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