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一品男妻 > 第四十二章 道观来人

第四十二章 道观来人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林淡现在手上的钱,还剩下三十五贯。明明最近赚了挺多钱的,怎么手上还是那么拮据呢?

    果然是赚钱的时间太短了吧?最近花的钱有些多。

    胡澈给林淡讲着讲着课,就看到林蛋蛋走了神,面露忧伤(大雾),赶紧把人抱进怀里哄:“蛋蛋,什么事请不高兴呢?”

    暖手捂被一番变化,只能从林淡腿上跳下去,往他的脚背上侧躺下来。

    林淡偏过头往胡澈肩头一靠:“澈哥,赚钱好难。”

    胡澈闻言一愣,怎么也没想到困扰林淡的竟然会是赚钱的问题,不禁失笑道:“你现在手头的书局,在京城可以说是独树一帜,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通固街的宿舍,听说食堂和澡堂也挺受欢迎;永兰巷的卤味铺子如今更是京城一绝,每天排的队伍都老长。再有你这些天开始卖菜……”

    “庄子是家里的,卖菜钱得进公中。”这个不进他兜里。他最多帮着农户们添些私房。将来隔壁山坡地上的葵花和兔子,倒是可以算作是小爹的私房,反正他只要兔种和葵花籽。然后若是能在京城把葵花的名气也打出来,那就最好不过。

    “好吧。”胡澈想想自己手上的产业,总共就那么十五个茶摊,最近陆续开始赚钱了没错,但是他一直想着的是再往别处去多开一些茶摊,根本没想着把钱交给公中。这个钱,好像是该上交的?想想好像也有道理,他长这么大,家里尽往他身上使钱,他还从来没给公中多添过一个铜板的。

    他干脆也拿出自己的账本理了理,然后又算算小金库里的数额,当下写了封信回家里。

    胡高旻看到信的时候,嘴巴都笑歪了,猛地拍了拍大儿子的肩膀:“阿妮比你懂事多了。”

    空有一颗侠士心肠,实际上百分百文弱书生的大儿子,差点没给老爹拍平在桌案上:“爹,你要打死我吗?”

    胡高旻看大儿子如今是一百个不顺眼:“你现在清闲,没事找护院练练();。就你现在这副样子,进了考场得横着出来。别说将来去任上做官了。”

    “知道了,爹。”胡钧撇着嘴应下,很想反驳说自己现在哪里清闲了?明年的春闱在即,他不但要复习迎考,还要忙自己衙门里的工作,还得和同窗故旧交际,家里还有个不省心的弟弟,根本就没时间好吗?转而一想,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策马江湖……不对,骑马练剑,顿时就浑身充满了动力。

    “对了,爹。阿妮写信说什么了?”弄得老头子那么开心?果然当小儿子的就是好啊,随便做点什么,就能让爹娘高兴。不像他这个做大儿子的,爹娘定下的标准,能做到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做不到那就家法伺候,有个兴趣爱好还得藏着掖着。

    “哦,阿妮说最近茶摊赚了钱,他问是把这些钱交还给公中,还是做些其它的营生?”

    做大哥的撇嘴:“茶摊能赚多少钱?”

    胡高旻把信纸递给他看:“喏,才那么点时间,不少了。”

    胡钧看清楚上面的数字,眼睛微微瞪大,还真是不少了。往年那几个茶摊,他爹还得往里贴钱。

    “咱们家又不差这点钱,让阿妮自己存着吧。他现在看中了林家大郎,人家可会赚钱,没的真让人把阿妮给娶过门。”

    “嗯。”胡高旻点点头,“阿妮有这份心就好了。不过他和林大郎的事情,还悬。”

    “啊?”胡钧吃了一惊,“怎么就悬了?冬至那日,咱们不是和林家结盟了吗?”

    胡高旻慢悠悠地坐下回信,头也不抬地反问:“结盟?谁说的?林大人说的?还是我说的?”

    胡钧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不住了,走到老爹跟前请教:“如果不是结盟,那怎么商量着一起对付那位呢?”

    “对付什么对付,不过是以攻代守罢了。”胡高旻冷哼一声,干脆搁下笔不写了,“林家重几斤几两,咱们胡家又重几斤几两?咱们现在不过是求个自保,只求别什么时候莫名其妙就给弄死了。”

    二皇子把谢世子绑在他的船上,打的什么主意难道他们会看不出来?谢世子有钱,关键还是佩春锻造坊的半个主人,私底下弄点兵器什么的,只要不是太出格,长公主那个一向贯儿子的娘也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错,这一次谢思兴的侯府世子的位子,保不保得住就看他到底弄走了多少贡品。但是就算没保住,谢思兴就不是长公主的儿子,不是谢帅的儿子了?

    谢帅早逝没错,可是他在军中的人望,直到现在都无人能及。谢思兴就是扯他爹的虎皮,也能顶得上小半个秦国公的势力。

    世子的位置,在谢思兴这个人身上,不过是小节。

    要弄死谢思兴,除非让谢思兴所做的事情,让曾经谢帅的那些老部下死心,让长公主失势。而要办到这两个前提,谈何容易?

    连谢思兴都对付不了,还想对付二皇子?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胡钧被他爹说懵了,呐呐道:“那咱们就只能站在二皇子一边?爹不是说过二皇子不是明主吗?”

    胡高旻直觉想回一句,屁的明主。二皇子想当主子,他还不想当奴才呢!想想儿子才刚过二十,官场上的事情还是一步步来吧。像他这样事事以利益为先,也未见的是好事。

    “小蛙,你有空多看看史书。”

    他胡高旻现在是吏部侍郎,看起来位高权重不假;可是当初他有什么?二皇子支持他,是一场交易没错,对他的知遇之恩也不假();。这么多年来,他自认对二皇子也有所回报,对得起二皇子的提携。

    然而,二皇子这番将他和林家对立的做法,多少让他有些心寒。他的背后站着的是二皇子,林家背后站着的可是陛下!再说,林大人是他的顶头上司,要弄死他能有多难?到时候他势必会求助于二皇子,然后二皇子就可以顺势出手打压林家,而他们胡家到时候就算能保下来,也真的彻底变成了二皇子的一条狗!

    可是他既然已经爬到了现在这个位置,难道他会甘心再去做个狗奴才?小儿子所说四皇子的优势是不假,但是劣势更加明显。短时间内,他不可能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和二皇子撕破脸。

    但是,哪怕他站在二皇子的阵营里,他也得让二皇子知道,他的地位和价值。简而言之,他得让二皇子知道,他不再是个奴才,而是一个合作者。

    至于和林家的合作,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小蛙·胡钧看了看老爹:“爹啊,那阿妮的婚事呢?”

    “我不反对啊。反正就外面现在阿妮的名声,也说不上什么好亲事。至于能不能娶到林大郎,得看他自己的本事。”

    胡阿妮觉得自己没啥本事,现在唯一的本事就是书读得比蛋蛋强一点,现在正拼命读书,进度已经让余道长都夸赞过很多次,把甄慢更是甩开了一小截。

    甄慢原本和一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人学问差不多,心里面若是说没一点想法,那肯定是假的。他好歹也是从小被人夸耀大的读书种子,这一下被人甩开,当然心有不忿,也不出门了,就成天捧着书学习。

    蔡崇、段子旻和宁明碰到休沐的时候,也会过来。看到他们这样,自然也跟着一起勤学苦读,把什么风花雪月的心思全都抛诸脑后。

    余道长虽然不是个正经做学问的,但是看到学生们这么用功,心里面也是老大快慰。庄上的吃穿住用无一不贴心,他都有点想自荐在林家教书,要不当个大夫也成啊。

    两个小道童也是皮肤白皙红润,双下巴的沟槽深深的,捧着书本摇头晃脑。他们的出身贫苦,被余道长捡到的时候岁数还小,但多少已经记了点事;后来被余道长收养后,虽然没再怎么饿肚子,但是风餐露宿的时候也有。碰上余道长出门采药,他们被寄养在附近的道观或者农家的时候,日子更加谈不上好过。反正,打从他们有记忆以来,在庄上的这段时间是过得最舒服的。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

    一个小道童赶紧放下书本,出门迎接:“祥管家,不知何事?”

    林祥说道:“道观来了几位道长,为首的一位自称是应道长,不知道是请几位上来,还是……”

    余道长一听,也不慢悠悠走路了,直接快步走过来道:“自然是我等下山迎接!有劳管家了。”

    应道长,京城还有哪个应道长?

    那可是国师大人呐!想来,他汇报的丹药一事,如今有了结果,竟然还惊动到了国师大人,这一回不知道后面的事情到底会有多严重?

    余道长一阵风一样地飞奔下山,看到国师大人正抱着一只黑白花的胖兔子,对林淡说道:“这位小友很好,很暖和。”

    林淡:我知道暖手捂很暖和,但是暖手捂不外借。

    余道长:国师大人为什么会称一只兔子为小友?难道是兔子大仙?

    胡澈:哪里来的老牛鼻子?那是他给蛋蛋的暖手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